張禹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張禹論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08

夫社稷之計,安危之機,人君不能獨斷者,必資於所敬之臣。然臣有忠邪,時有險易,交有淺深,義有厚薄。范雎山東之匹夫也,入虎狼之秦,履不測之險,可謂交疏義薄矣,而能尊昭王,去穰侯,開秦霸業之基,以安固後嗣,可謂忠於昭王矣。夫能獨斷者英主也,古人言「謀之欲多而斷之在獨」,蓋為此矣。天有震雷之怒,龍有逆鱗之恨,所以人君在於能斷耳。然親戚之際,恩義之重,斷之於己不可也。張敞所謂「明詔以恩不聽,群臣以義固爭而後許」,而令明詔自親其文,非策之得也。漢文帝誅薄昭,斷明矣,於義則未安也。周宣餞申伯,有《孔碩》之詩,秦康送文公,興「如存」之感,況太后尚存,唯一弟薄昭,而斷之不疑,非所以慰母氏之心也。漢成帝車駕至張禹第,辟左右,親問禹以天變。禹以年老子弱,與曲陽有隙,乃言:「新學小生,亂道誤人,宜無信用。」帝雅信愛禹,由此不疑王氏。致漢室之亡,成王莽之篡,皆因禹而發,可謂漢之賊也,國之妖也。雖蛇鬥於鄭,鷁退於宋,妖不甚於禹矣。朱雲欲以上方斬馬劍斷佞臣頭,斯言當矣。後代有類於此者,其臣可以范雎為師表,張禹為鑒戒。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