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敵構釁侵權亟宜防範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強敵構釁侵權亟宜防範摺
袁世凱
1899年7月4日

奏:爲強敵構釁侵權,亟宜妥爲防範,以杜借口,而戢戎心,恭折密陳,仰祈聖鑒事。

竊維德人窺伺山東,蓄志已久,分布教士,散處各邑,名爲傳教,實勘形勢,而構釁之由,亦即陰伏于此。今又與英人分界造路,德之工匠員司將紛至踏來。該省民性剛強,仇視非類,稍有龃龉,德人即由膠澳借口遣兵,侵權自治。日照之事甫息,高密之變又起,接踵而至,竟成慣伎,長此以往,不但騷動民心,尤損我國體。如按各國交際通例辦理,德兵入我內地,戕我居民,即爲釁自彼開,立應興兵擊逐。惟現值時艱方殷,朝廷鄭重邦交,顧全大局,自不得不曲予優容。然敵情無厭,後患伊于胡底。且東省居南北要沖,海程陸路悉出于此,倘滋他族逼處,我之漕運饷源勢必梗阻,利害所關殊非淺鮮。現籌防範之策,似莫若先自經理,不資以可借之口,不予以可乘之隙,當可漸就相安,借保我自有之權。謹不揣冒昧,就臣管見所及,約舉四端,伏侯采擇。

一曰:慎選守令。東省民教積不相能,推原其故,固由教民之強橫,亦由地方官未能持平辦理。近聞東省官吏,非視洋人如仇,即畏之如虎。其仇者固足倡民生事,而畏者尤足府怨激變。查良民、教民本屆壹體,既爲長官,即有約束懲治之權,判案但循律例,原不必分良教爲兩歧。倘有教士、洋人干預詞訟,自可據理駁斥,其教士之甚不安分者,亦可查照條約,列其實迹證據,詳請上司照會該管領事官,查明驅逐。如該領事查辦未能公允,亦可轉詳大吏咨請總理衙門辦理,果屬理直情實,該國使員亦何得任意偏袒。縱使終難妥結,而教士叠被查訊,拖累良苦,亦必備知斂迹。乃畏事官吏,顧惜祿位,不耐煩瑣,遇有教案,但欲責懲良民,敷衍了事,冀可偷保目前之安。而教民之氣焰益張,良民之激怒愈甚,壹旦變生倉猝,勢同決川。民間多壹教案,公家即多壹虧損,是良民之欲報復乎教民者,反足以贻累于公家,而挑釁于強敵。星星之火,終至燎原,未始不由于辦理不善有以釀成之。擬請饬山東撫臣,查各州縣教民之多寡,情形之難易,酌量輕重,不拘常格,慎送牧令,須求谙練約章明達時務者,分別補署,以期遇案持平,不激不隨。久之民教自可相安矣。
一曰:講求約章。內地官吏,大半不谙約章,退事無所依據,故辦事難期允當。擬請饬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選派明練員司,將各國條約公法,並辦理內地交涉各成案,凡關涉教案交際爲內地官吏所須知者,均簡選成書,發交疆臣多加刊印,分頒各守令,奉爲准則,遇事援照妥辦,毋得任意出入。並發給在省候補人員與吏治各書同事講習,或酌定獎勵,按月課試,以徵其才具之優劣,識見之淺深,遇事差委,亦可收得人之效。
一曰:分駐巡兵。德兵出膠澳登岸時,有就近出入之人,壹遇攔阻辄爲口實。擬請饬山東撫臣選擇該省營兵內素有紀律者,分駐附近膠州各邑,及勘查鐵路經過各處,並遴派統將往來梭查,每處或百人,或數十人爲率,自亦無需過多。遇有洋人出入經過,即派兵弁護送照料。並扼要屯駐數千人,以作各處之援應。德人見我巡兵周密,重兵扼紮,既不得借口遣兵,尤不敢任意尋釁。是于保護之中隱寓钤制之術,先事預防,脾益良多。
一曰:遴員駐膠。查膠州距山東省會約近千里,撫臣以相距既遠,情形或未能周悉,防範亦恐難及時。似應由撫臣速調請練洋務大員駐紮膠州,專辦交涉事件。並與膠澳德員訂明章程,凡有德人由該處前往內地,均須知會駐員驗明執照,分饬沿途妥爲照料。遇事亦可就近會商,並隨時刺探德兵意向動靜,以便預作准備,無形之功用,實亦非細。

以上四端,謹就曲爲優容之中,謬陳妥爲防範之策,固非統兵如臣者之所應言。第念受恩深重,報稱毫無,目睹時艱,夙夜憂憤,即有所見,不敢壅于上聞,妄貢愚誠,不勝戰栗彷徨之至。

臣爲杜借口而戢戎心起見,是否有當,謹恭折密陳。

伏乞皇太后、皇后聖鑒,訓示。謹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