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敌构衅侵权亟宜防范折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强敌构衅侵权亟宜防范折
袁世凯
1899年7月4日

奏:为强敌构衅侵权,亟宜妥为防范,以杜借口,而戢戎心,恭折密陈,仰祈圣鉴事。

窃维德人窥伺山东,蓄志已久,分布教士,散处各邑,名为传教,实勘形势,而构衅之由,亦即阴伏于此。今又与英人分界造路,德之工匠员司将纷至踏来。该省民性刚强,仇视非类,稍有龃龉,德人即由胶澳借口遣兵,侵权自治。日照之事甫息,高密之变又起,接踵而至,竟成惯伎,长此以往,不但骚动民心,尤损我国体。如按各国交际通例办理,德兵入我内地,戕我居民,即为衅自彼开,立应兴兵击逐。惟现值时艰方殷,朝廷郑重邦交,顾全大局,自不得不曲予优容。然敌情无厌,后患伊于胡底。且东省居南北要冲,海程陆路悉出于此,倘滋他族逼处,我之漕运饷源势必梗阻,利害所关殊非浅鲜。现筹防范之策,似莫若先自经理,不资以可借之口,不予以可乘之隙,当可渐就相安,借保我自有之权。谨不揣冒昧,就臣管见所及,约举四端,伏侯采择。

一曰:慎选守令。东省民教积不相能,推原其故,固由教民之强横,亦由地方官未能持平办理。近闻东省官吏,非视洋人如仇,即畏之如虎。其仇者固足倡民生事,而畏者尤足府怨激变。查良民、教民本届壹体,既为长官,即有约束惩治之权,判案但循律例,原不必分良教为两歧。倘有教士、洋人干预词讼,自可据理驳斥,其教士之甚不安分者,亦可查照条约,列其实迹证据,详请上司照会该管领事官,查明驱逐。如该领事查办未能公允,亦可转详大吏咨请总理衙门办理,果属理直情实,该国使员亦何得任意偏袒。纵使终难妥结,而教士叠被查讯,拖累良苦,亦必备知敛迹。乃畏事官吏,顾惜禄位,不耐烦琐,遇有教案,但欲责惩良民,敷衍了事,冀可偷保目前之安。而教民之气焰益张,良民之激怒愈甚,壹旦变生仓猝,势同决川。民间多壹教案,公家即多壹亏损,是良民之欲报复乎教民者,反足以贻累于公家,而挑衅于强敌。星星之火,终至燎原,未始不由于办理不善有以酿成之。拟请饬山东抚臣,查各州县教民之多寡,情形之难易,酌量轻重,不拘常格,慎送牧令,须求谙练约章明达时务者,分别补署,以期遇案持平,不激不随。久之民教自可相安矣。
一曰:讲求约章。内地官吏,大半不谙约章,退事无所依据,故办事难期允当。拟请饬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选派明练员司,将各国条约公法,并办理内地交涉各成案,凡关涉教案交际为内地官吏所须知者,均简选成书,发交疆臣多加刊印,分颁各守令,奉为准则,遇事援照妥办,毋得任意出入。并发给在省候补人员与吏治各书同事讲习,或酌定奖励,按月课试,以征其才具之优劣,识见之浅深,遇事差委,亦可收得人之效。
一曰:分驻巡兵。德兵出胶澳登岸时,有就近出入之人,壹遇拦阻辄为口实。拟请饬山东抚臣选择该省营兵内素有纪律者,分驻附近胶州各邑,及勘查铁路经过各处,并遴派统将往来梭查,每处或百人,或数十人为率,自亦无需过多。遇有洋人出入经过,即派兵弁护送照料。并扼要屯驻数千人,以作各处之援应。德人见我巡兵周密,重兵扼扎,既不得借口遣兵,尤不敢任意寻衅。是于保护之中隐寓钤制之术,先事预防,脾益良多。
一曰:遴员驻胶。查胶州距山东省会约近千里,抚臣以相距既远,情形或未能周悉,防范亦恐难及时。似应由抚臣速调请练洋务大员驻扎胶州,专办交涉事件。并与胶澳德员订明章程,凡有德人由该处前往内地,均须知会驻员验明执照,分饬沿途妥为照料。遇事亦可就近会商,并随时刺探德兵意向动静,以便预作准备,无形之功用,实亦非细。

以上四端,谨就曲为优容之中,谬陈妥为防范之策,固非统兵如臣者之所应言。第念受恩深重,报称毫无,目睹时艰,夙夜忧愤,即有所见,不敢壅于上闻,妄贡愚诚,不胜战栗彷徨之至。

臣为杜借口而戢戎心起见,是否有当,谨恭折密陈。

伏乞皇太后、皇后圣鉴,训示。谨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