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八十三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八十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三

 玉牒𥘉草

   寕宗皇帝嘉定十二年

正月戊辰朔上不視朝文武百僚赴大慶殿朝賀

聶子述除寶謨閣直學士四川制置使兼知成都府

己巳不視朝 癸酉袁燮以己見進對論豫常燠若

時雪未應由逸豫之故願陛下至誠感格庶幾天意

可回上曰每日在禁中焚香致禱燮奏古人應天以

寳要湏修政事進忠良屏邪侫此應天之實也上曰

人臣来說者少不来說者多朕只要人来說 乙亥

大風 戊寅袁燮進讀 寳訓至御史中丞趙𪔂䟽

論宰相吕頥浩過失燮奏祖宗立國規模以大臣爲

股肱心膂任以大政故大臣得以行志以臺諫爲耳

目無所不言故大臣不敢爲非上曰此所謂言及乘

輿則天子改容事関廊廟則宰相待罪則上下之精

不通則爲否卦若臺諫不言何縁得知朕只要人来

說 吏部引見計黌等三十九人詔並改合入官

蔡闢奏乞申嚴百官出入局之節及常朝後殿四參

之禮從之 壬午下詔貢舉 甲申盛章奏朝廷每

給知糴犒賞並以銅劵而两淮州郡將帥率以鉄繦

折支物貴繦輕實原子此乞嚴行戒飭 李安行奏

近有指揮凡逃絶田産為民冒耕若請佃在戸者並

令召賣拘錢觧封椿庫官吏奉行過當開告訐之門

立剗奪之令所在怨嗟且逃絶田已經紹熈間置局

出賣嘉定間嘗再根括為錢不過一百八十萬緡而

巳乞下諸路應紹熈四年以前請佃之家不乆租課

者並免估賣其因近䧏指揮為人剗買者給價還剗

買之人並從之 甲午吏部引見馬任仲等二十三

人詔並改合入官 袁燮進讀續 帝學至上官均

言明君操術自有至要盖好學則明天人之道通古

今之變好問則察郡臣之情達天下之政燮奏上官

均之言可謂切當臣願 陛下勤於訪問柴中行因

言亦湏𮗚其所問之人問於正人必能盡忠問於邪

人反為正人之害上深然之燮奏人之邪正亦不難

知但𮗚其所言為巳乎為國乎則邪正判矣 丙申

李安行奏知婺州趙㦛夫褒歛析秋毫每日輪官受

輪別貯出剩即其多寡以課能否其折價也每石以

七貫而囬糴軍糧也以三貫二百軍民怨嗟詔罷之

二月戊戍朔 庚子太白晝見 袁燮進讀 帝學

崇寕三年幸太學遂幸辟雍御製辟雍記宣和四年

幸秘書省次𦍒秘閣燮奏當時興學崇儒如此未幾

乃有夷狄之禍何也皆由邪正不明是非顛倒雖崇

儒學亦無益柴中行言當時所作事不過止是觀美

初非務實何以能遏夷狄之禍 辛丑徐應龍進讀

寶訓至紹興八年上謂輔臣廣南去朝廷逺宜精擇

郡守奏云臣前此两試廣郡親見其間武臣爲郡者

狼籍殊甚李安行奏云右科人止三任便可入廣郡

此文臣甚優上曰此等人未練歴不宜輕𢌿以郡

癸𫑗徐應龍因進讀奏云前讀資治通鑑所載𬽦士

良事陛下能記之否上曰士良歸老語其徒云天子

不可令閑暇暇必觀書見儒臣則納諫智深慮逺吾

属恩薄而權䡖矣應龍云陸下能記此天下幸甚

庚戍曾從龍徐同知樞密院事江淮宣撫使禮部尚

書任希夷徐端明殿學士僉書樞密院事兼二子賓

客 癸亥以武師為道池州副都統制 甲子臣僚

奏前四川制置使董居誼料敵無先見臨事無豫備

蜀人怨之深入骨髓乞寑召命從之

三月丁𫑗朔太學愽士樓昉面對讀劄至事力不敵

猶當掩撃攻刼口奏云虜欲求和皆非實意若不能

自立崖岸彼豈肯退聴上曰當立些崖岸又讀至

變官軍怯懦之習口奏云(⿱艹石) 朝廷能駕馭将帥能

激昻官軍人人敢戰山東一邉自然不㑹頭重上曰

然 己巳鄭昭先除知樞密院事曾從龍參知政事

並兼太子賓客 戊子大理寺丞梁丙䧏两官罷以

臣僚論其暫守楚州短於御衆激使携故也 辛卯

夕有流星如太白 壬辰知沔州兼利西安撫丁焴

特轉朝奉大夫直龍圖閣賞其誅李好古之功也好

古為利路副縂管擅斬統制張斌領兵二千徑下沔

州或言其謀害張威張虎焴執而誅之故有是命其

後乃有言好古𡨚者 癸巳徐應龍進讀 寳訓至

建炎三年慶帥王似言陕西六路帥乞皆用武臣

帝曰如范仲淹亦不在親臨矢石應龍奏云如丁焴

沔州臨事深識權變若邉頭盡得若人而用之復

何患上曰此人殊有謀略 甲午袁燮進讀寳訓至

御筆督諸將進兵事爕奏近日諸將多不肯向 前

有領兵数萬端坐两月更不出城一歩者冝戒飭之

又讀續 帝學至程瑀侍讀隨事者明其說上曰近

年侍讀不進講義得卿每事敷陳甚善燮因奏觀程

瑀事則知向来讀官亦進講義也上曰只讀一遍則

無益於事

閏三月丙申朔 袁夑進對因賀生禽偽駙馬燮言

若當時與虜講和安得有今日之事上曰(⿱艹石)講和則

鋭氣銷鑠燮奏人主鋭氣豈可銷鑠 己亥臣僚奏

吏部𭅺官康仲𨽻以儒自名中實峭深前守天台無

善狀詔仲𨽻與祠 辛亥柴仲行進講羔裘大夫以

道去其君之詩言古人三諫不用而後去之此所謂

道去其君也上曰人主容納諫爭則人臣得以行其

道壬子袁夑進讀寳訓至上言劉錡順昌之勝

未為善戰錡之所長在於循分守節又稱李寶非惟

驍勇其心術亦可倚杖燮奏髙宗選擇將帥專取其

用心此乃萬世人主擇將之法柴中行亦言安豐受

圍甚乆𥘉未嘗出戰却稱大㨗十数上曰被圍七十

餘日乃敢欺罔如此 庚申袁燮進讀 寳訓至手

詔三省今後侍 有闕選師臣及第二任提刑資序

者卿監郎官闕選監司郡守有政績者燮奏 髙宗

此詔可謂得人主用人之要盖必經歴外任然後通

練世務上曰更迭之法誠不可廢次讀録忠義門燮

奏蘇軾有言平居有犯顔敢諫之士則臨難有伏節

死義之臣今日立朝之士偷免苟容者多只觀輪對

便自可見上曰此只見為爵禄燮奏 陛下更宜崇

奨莭義

四月丙寅朔 辛未前知袁州鄭自誠奏事論苟同

之弊上曰雷同最是今日大患自誠奏轉移之機全

在陛下 壬申填入氐房口 癸酉月入太㣲垣

臣僚奏成都提刑周居信𬒳召絫月遷延營私乞寑

召命從之 甲戌臣僚奏知池州葉凱以酷濟貪乞

行鎸斥從之 詔諸道提㸃刑獄以五月按部理囚

徒 癸未朝献景靈官 甲申亦如之 辛邜𠫵政

政事曾從龍除職與宫觀 太常議故相余端禮謚

曰忠肅 壬辰知樞宻院事鄭昭先兼叅知政事盛

章奏大府卿四川縂領王鈆姦險貪惏𨼆匿糴本

祠牒科諸路夫錢数百萬蜀民怨咨皆謂一年而取

十年之賦制帥庸懦鈆每侵撓其事權禍流四蜀歸

装捆載舳艫蔽江乞重賞典憲詔鎸三秩罷之 癸

巳李楠論曾從龍𬒳命宣威遷延卜日乞寑除職予

祠之命又奏董居誼誤國害民出蜀席卷乞重行黜

責並從之居誼裭職鎸三秩 甲午福州𮗚察使李

貴進右武大夫爲興元都統制

五月乙未朔以鄭昭先權監修國史日歴同提舉編

修勅令 丁酉詔朕紹累聖之綂撫九有之師信不

足以睦鄰威不足以制敵醜虜匪茹輕啟於兵端生


民何辜重罹於荼毒空國以逞仍年于兹徃来迭擾

於三埀大小不知其幾戰頼天意厭亂之乆而人心

助順之多我武用張彼氣自奪果速鯨鯢之戮遂空


狐兎之群漸底晏清少寛憂顧然念創殘之後尚多

愁嘆之聲室廬既𭏟婦子不保民力困而轉輸未巳


農時失而賦役未蠲扞邉死事之家盍朌䘏典臨陣


血戰之士當議優恩或失律而逋逃或乘時而嘯聚

悉䟽禁網用穆迓衡於𭟼除戎器戒不虞敢廢修陳


之政發徳音下明詔共為安集之圖咨爾群倫體予

至意應两淮京襄湖北利州路沿邊諸州軍府縣鎮

曾經蹂踐驚擾及轉餉勞役去處恤死節赦罪囚蠲

租賦各有差 辛丑以武功大夫忠州團練使張盛

為右武大夫揚州𮗚察使依前沔州都統制 癸𫑗

袁夑進讀續帝學至迪功郎朱熹辭召命乞嶽廟上

曰熹安貧樂道改合入官主管台州崇道𮗚燮奏熹

累召不至而孝宗亦重之自初官即與改秩可見崇

儒好賢其後入為侍從出典方靣又嘗擢置經筵當

陸下龍興之𥘉實為講官上曰記得朱熹在經筵即

是朱在之父燮同說書柴中行奏陛下記得朱熹

如此其子猶在罪籍本無大過陛下能抆拭而用之

亦足以見不忘忠賢之後上然之 臣僚奏監 州

縣期㑹不報動渉𡻕年乞詔省部攷覈稽遲必罰無

赦從之 甲辰以扈再興爲鄂州副都統制 乙巳

利西路安撫司言和州鄉貢進士何大用等三十四

人狀乞將𫞐知郡趙彦呐SKchar加旌異詔彦呐特轉两

官知西和州 丙午袁燮進讀續帝學 孝宗皇帝

聖訓云朕常語東宫徳性已自温粹須是廣徳讀書

濟以英氣則爲盡善夑奏人君之徳固以温粹爲本

然不濟以英氣則無以立大事決大疑惟有英氣則

有英㫁而人主之徳全矣欲全此徳非學問不可此

孝宗所以言廣讀書也上曰此事全在學問 丁未

徐應龍等奏進讀先朝范祖禹听進帝學徹卷乞宣

付史館從之 己酉詔安邊所没入寳應縣韓侂胄

田五十九頃撥充忠義人耕種從淮東提刑賈渉請

也 辛亥以崇信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萬夀𮗚

使安丙為保寕軍節度使依前開府儀同三司四川

宣撫事兼知興元府利東路安撫使 己未秘書監

柴中行輪對奏近上官職湏親出陛下手然後權歸

於上又奏古之用人謂之尊上帝上曰只是要無私

不用非人也又奏三學伏闕此事不可含糊湏早處

分大抵公是公非合於人心則人心自平上曰然又

論邉事臣𮗚邉庭種𩔗至多使殘虜滅亡亦湏数十

年不定朝廷卒未有息肩之期安可一日少忘邉備

今偷安之徒只欲苟自前富貴豈復頋 陛下宗廟

社稷子孫計哉又今日大患最在虚誕使邉備失措

置難𠋣仗上曰湏是慤實理會因奏山東人雖受莭

制就招刺然亦不可置之腹裏況隂誘韃人是再𣸸

一山東也又論公生明偏生暗此心一偏邪正是非

貿亂雖欲知之不可得矣此是知人之法然必在人

主先明其徳然後邪正是非不能亂 上然之 癸

亥以進讀續帝學終篇賜宰執講讀修注官燕于秘

書省 詔令侍從两省臺諫各擇文武可用之才二

三人姓名来上籍於中書隨才任使

六月甲子朔臣僚奏尚左郎官陳天宜昬眊跛倚與

宫觀 乙丑臣僚奏新除太常少卿蔡闢未嘗試邑

昨除臺察冒然居之彈擊多私意出臺有怨言詔與

宫𮗚 丙寅録行在繋囚 丁𫑗權工部尚書胡榘

禮部侍郎𡊮燮並罷以右諫議大夫李楠殿中侍御

史盛章右正言胡衛監察御史徐龜年張次賢言其

和戰異論侍班漏院㑹食公堂紛爭求勝釁開明黨

害及國家故有是命庚午以隨州棗陽縣為棗陽

軍從京湖制置趙方請也 辛未太白晝見 乙亥

以嗣濮王不嫖薨輟視朝 庚辰太白入井 壬辰

臣僚奏軍器監𥠖伯巽傾詐兵部郎中髙禾當華髪

之年有嬰孺之嗜刑部𭅺中趙彦适權姦之甥乞並

與郡著作𭅺陳黼憒憒無聞與参議官大理寺正沈

繹丞蔣誼與宮觀並從之 詔朝士𥙷外推殿試前

三名省元釋褐狀元朝蹪稍深許之為郡餘未經作

邑人非三丞二著權𭅺且與通判差遣 癸未李楠

奏前江淮制置使李珏權重謀疎泗上之役實珏逼

行損國家威重啓夷狄卿心乞候服闋奪職仍乞沿

江两淮各制置使其有官序尚卑資望猶淺則姑命

以副使從之 丁亥命從臣日一人禱晴於天竺山

卿監𭅺官禱于霍山祠 詔二廣監司應闕官去處

不許白帖差攝巳差人限两月赴本司陳毁違者追

冒請俸給計𧷢坐罪 己丑張次賢奏申嚴胄試假

託宗枝遷就服屬之敝從之 辛卯太白經天

七月甲午朔 壬寅進信陽軍守臣趙綸官二等旌

其守禦之勞也 太白𡻕星合于井 辛亥宣繒奏

董居誼誤國罪天僅降三官落職未足示懲詔居𧨏

更降两官送居水州 甲寅盛章奏乞先降糴本令

臨安府两浙漕司差人還至極邉諸郡廣糴米觧以

寛淮民從之 臣僚奏池州副都統制武師道誔謾

無勇詔罷之 庚申蠲天水軍嘉定十一年分貢瑞

慶節銀絹以經虜㓂焚湯故也 辛酉光州奏虜犯

光山縣知縣許泊𫞐統制韓貴叶力捍禦貴鏖戰屢

捷以寡不敵衆陣殁泊守城不屈而死詔贈泊武翼

𭅺貴修武郎並與一子承信𭅺仍各給其家錢千緡

八月甲子朔 丙寅胡衛奏今後該封襲嗣濮王安

定郡王之人令寓居州軍審驗堪拜跪者津遣至宗

正司銓量都堂審察令奏事訖取旨除授或序當承

襲不堪拜跪者特轉一官與一子恩澤却於以次入

選襲又奏選擇老成更練之人爲知宗並從之詔户

部申嚴州縣受租苛取之禁漕臣察其違者劾之

庚午臣僚奏江西浙東等處和糴並以一色官㑹近平

抑配乞以金銀品格從之 壬申太白犯權御女星

 甲戌詔四川制置司依舊利州置司令安丙往來

興元府等處措置𫟪面 丁丑太白犯權左角少民

星 壬午蠲建寕府七縣嘉定七年至九年第五

等户積欠稅租為緡錢十萬從守臣史彌堅請也

癸未月入井 甲申月犯熒惑 庚寅斈楠奏朝紳

進對監司守臣僚上五事與夫草茅獻議多有可采

而未及行乞置籍記録委官考察其可仃者條列取

旨從之

九月癸已朔 庚子侍讀徐應龍讀寳訓有自東京

來者云張九成投偽齊帝曰朕固知其不然應龍奏

曰非高宗聖明九成必遭中傷上曰飛語烏足信又讀

張常先汪召錫莫汲范洵等告訐帝曰可並與追削

編置應龍奏曰詩云取彼讒人投𢌿𧲣虎 髙宗可

謂深得詩人疾讒之意上曰此誠可為子孫家法

甲辰李楠進讀 寶訓至帝諭輔臣曰朕欲治𧷢吏

須檢舉祖宗舊法先告諭庶行之不𭧂上曰祖宗治

𧷢吏至棄市楠奏髙宗嘗曰不必至此笞黥足矣⿰糹⿱𢆶匹

今有𧷢敗者乞並遵高宗聖訓杖SKchar流之嶺表 乙

巳徐應龍進讀通鑑至吳起為將與士卒最下者同

衣食分勞苦卒有病疽者起為吮之應龍奏曰昔之

將帥與士卒同甘苦得其死力今之將帥事掊尅而

不恤士欲其臨危劾命得乎惟 陛下嚴戒飭之

癸丑詔令皇城司招刺三百人配填親從等闕 省

衢州西安縣西尉置龍游縣主簿從臣僚諸也乙𫑗

以皇叔保康軍節度使開度儀同三司嗣秀王判大

宗正事師禹為少保保寕軍承宣使知閤門事楊石

為保寕軍節度使奏國軍承宣使知閤門事楊谷為

奉國軍節度使 徐應龍進讀寳訓至紹興二十六年

樊光遠進對云近投荒者還官職物故者復資品録

子孫又帝諭輔臣曰往時士子或上書忤秦檜押本

貫或它處聽讀致妨應舉可並放逐便上曰當時秦

檜用事在朝賢者斥逐去盡應龍奏曰 髙宗旣為

之復官職錄子孫至於聽讀士人亦令逐便恩亦厚

矣陛下觀書能察及此公道幸甚 丙辰月入太微

垣 己未建康都統許俊奏前軍統領張世忠策應

濠州畏怯逗撓委棄衣甲詔張世忠鐫三官降準備

將 辛酉臣僚奏沿邉令尉須年六十以下方許差

注見任人令各州察其疲老不堪任使者赴部别行

注授從之

十月癸亥朔 甲子朝獻景靈宮 丁卯臣僚奏乞

戒勑監司郡守各察其屬舉賢紏惡歳終具數來上

省部置籍稽考違者臺臣覺察重罰從之 己巳詔

權殿前司事務王端理獻錢㑹叄拾萬貫令本司樁

管 庚午月入羽林 辛未張次賢奏淮西陸運舊

分两路東路自安豐運至無為無爲運至廬廬運至

濠西路自蘄運至黄黄運至光地之相去各不下三

百里半月可以往復民亦樂趍近𡻕邉吏措畫乖方

東路之夫遣往西路甚或不給路費顛踣道路乞戒

勑諸司勿得越境借夫諸邉吏假軍期科SKchar者必罰

無貸從之 甲戌工部𭅺中張午進對奏前此方面

之臣及江淮諸將𩔖無可恃當急𭣣賢望㧞用智勇

上曰然又奏内帑之積無餘版曹之用不⿰糹⿱𢆶匹上曰内

帑誠不及向來午奏聖德恭儉宜貫朽粟紅今中外

之財皆若不足必有其故當節用不當取民上曰誠

是又奏𫟪事上曰蜀中兵火可念午奏陛下軫念遐

遠如此天下無十全之利圖事揆䇿固當惟目前之

安而銷患制變亦不可不熟計其後上曰當慮後

戊寅以瑞慶節賜武臣宴于貢院 庚辰群臣上夀

 辛巳賜文臣宴于貢院 癸未大燕集英殿 丙

戌李楠奏乞下提舉常平司申嚴州縣推排陛下降

之法違者憲漕互察以聞從之  辛卯胡衛奏知

欽州林千之殺人為饌乞差大理寺官審勘 上曰

然又奏乞令四蜀守臣各修軍政廂禁軍弓手之籍

闕者日下招填仍令逐路帥臣督察其奉行不䖍者

從之 臣僚奏淮東刑提刑兼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洪汲退縮辭

難乞别與州郡從之時朝議移帥閫于楚州汲有異

論故也

十一月癸巳朔 丁酉以雪賜輔臣宴于尚書省

徐龜年奏前王管川秦監牧公事趙彦綰靳吝本錢

不盡支散致四都統司戰馬闕數乞寑彦綰召命從

之己亥日南至御史德殿羣臣朝賀有流星天如太

白癸卯詔臨安北山劔門嶺今後毋得於其所鑿山

伐石以張次賢論其泄山川隂陽之氣故也 甲辰

遣大理正孫涇鞠林千之獄于全州辛亥以少傳岳

陽軍節度使充萬夀觀使永陽郡王陽次山為太保

安德昭慶軍節度使進封㑹稽郡王致仕㝷薨輟視

朝二日贈太師 戊午以前四川安撫制置使聶子

述為寶謨閣侍制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官給事中宣

贈奏子述入蜀之𥘉不能拊定潰卒乃悉誅之激而

亂害及王人驚惶奔竄僅以身免乞將子述奪職罷

祠從之 已未李楠奏於無事為有事之備上曰極

是寕有備而無事不可無備而事至無所措手楠奏

殘虜雖巳埀亡冝加意設備上曰困獸猶闘 壬戍詔

置安邉所幹辨公事一員臣僚奏今後宗室監試無

官應舉照鎻應以七人取二人省試乞下禮部將三

舉所放數上之朝廷如取應例立為定額從之

十二月癸亥朔 甲子臣僚奏塩官縣海潮衝突沙

岸傾SKchar去縣逼近人皆皇皇乞行下浙西諸司築

仍撥上供錢米為工𭛠費從之 丙寅著作𭅺陳德

豫進對奏畢上曰人主𦂳切無出敬天親賢二事卿

言極當 辛未詔以𡻕晚嚴寒出豐儲倉米三萬石

賑贍臨安貧民 詔省闈增置㸃檢試卷官二員專

考宗子試卷 辛巳胡衛奏權刑部侍𭅺何剡乆(⿱艹石)

疾弗為去就詔剡與宫觀 乙酉臣僚奏乞飭泉廣

二司及諸州舶務除依條抽分和市外母得和買違

者計𧷢論從之 丙戌臣僚奏乞諭三邉制帥逐路

帥臣搜訪偏禆之有武勇智慮者奏聞令樞密院審

察陛擢從之丁亥臣僚奏前知瓊州楊炎正大言無

實激成𥠖人之變知貴州陳士廉專事欺誕妖㓂跳梁

副吏何彬為賊謀主而不能察詔炎正士亷各鐫一

秩罷之又申嚴京官臺参之制謂如有過犯未改正

者本臺未與放參銓曹注擬亦視臺關為準今或於

未應參選徑欲參臺乞下臺部自今京官劾罷元犯

應二年(⿱艹石)一年半參選者與仍舊外其有限半年放

參者並展作一年從之 戊子臣僚奏戰士殁於行

陣者増支請給一年半因傷歸栅身死者増支九箇

月而孝糧两月在其外此開禧二年嘉定十一年

揮也近𡻕主將諱敗陣殁者因傷歸栅者云病死請

給截日住支老幼轉為乞丐乞下諸軍病革此弊從

之 己丑以陳立為興元副都統制程信為利州副

都統制 是𡻕两浙路户二百八十九萬八千七百

八十二口五百八十三萬九千七百八十七福建路

户一百六十八萬六千六百一十五口三百四十八

萬九千六百一十八㫁死刑一十八人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