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一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八十二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八十三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二

  玉牒初草

   寕宗皇帝嘉定十一年

正月癸酉朔御大慶殿羣臣朝賀 辛巳填留守氐

距 壬午樞密院奏李全劉全楊友季先率先歸附

尅復東海漣水等處詔李全特補武翼大夫東京路

副總管楊友季先並修武郎京東路鈐轄 癸未吏

部引見某人等三十九人詔並改合入官 贈武信

軍節度使畢再遇太尉 賜故天章閣侍講胡爰謚

曰文昭 乙酉臣僚奏今後有司議謚當博采是非

之實不可專據行狀從之 臨安府奏獄空詔獎

之己丑朝獻景靈宫乙未右諌議大夫黄序奏納諫

用人等五箴 臣僚奏三衙江上諸軍并两淮忠義

義勇民兵令主帥制置司郡守各嚴閲習從之 丙

申雷 殿中侍御史李楠奏比耒朝廷治𧷢吏失之

寛 上曰孝宗治𧷢吏甚嚴𧷢吏害民豈可不治

丁酉吏部引見某人等二十四人詔並改合入官

二月癸𫑗朔 甲辰禮部侍郎𡊮爕奏今日邉陲不

靖非朝廷有意用兵緣被其擾不得不應上曰旣彼

侵犯若不能應何以為國 庚戌月入井 癸丑復

李壁元官與祠 甲寅大風 丙戌白虹貫日 丁

已進武翼大夫不嫖福州觀察使襲封嗣濮王 丙

寅日有戴氣 臣僚奏朝士非休務日及公事聚議

不得出謁 黄序奏史館宜釋專官修帝紀餘官分

撰志傳遇史官闕不拘資格或補外許以藁隨修畢

上之詔從其議

三月壬申朔趙方奏知均州應謙之因虜犯江棄郡

入山頼統制馮𣏌捍禦始定詔謙之降两官罷 庚

寅詔今𡻕明堂惟事神儀物如舊制其乘輿服御中

外支費並從省約有司條具以聞 壬辰工部尚書

兼國史寳録院修撰任希夷等奏乞修 孝宗皇帝

寳訓丙申禮部貟外𭅺李琪奏乞令太常寺將慶元

元年以後興禮編纂成書 丁酉徐應龍等奏進讀

通鑑徹卷乞宣付史館並從之 詔法有標撥爲祖

父俱亡而祖母與母有前晚嫡庶之分設令後應一

母所出子孫及祖與父年老抱疾者並不得抑令標

撥雖出祖父母與父母之命亦不許用州縣母得給

㨿從大理丞沈繹請也

四月壬寅朔 癸卯朝獻景靈宫 乙已監察御史

盛章奏洩未外國之弊乞下淮東漕司沿海州郡措

置闗防犯者處以軍法又奏撫州𡻕起米綱守巨移

易水脚之費抑進納富民部餫乞下江西漕臣考覈

水脚錢岀入之数今後輪差見任官從之 辛亥月

入太微垣 甲寅以禱晴舉行寛恤之政 已未以

經筵進讀資治通鑑終篇賜宰執講讀修汪官燕于

祕書省癸亥閤門舍人熊武輪對 上謂武曰卿是

東宫官太子如何武奏云殿下賢明仁孝勤儉節用

人之才否事之是非無不盡知每日講論之暇無他

嗜好手不擇卷且動如節度又不喜飲酒臣每輪當

宿直絶不聞宴飲之樂上曰此天賦也 丁𫑗以今

年九月有事於眀堂 戊辰黄序奏两淮湖北京西

守倅之俸悉取銅㑹州縣小吏或折酸酒或以鐵錢

而又積壓不支乞委逐路運司下所部增小吏俸將

鐵錢并交子銅㑹作三色按月支給從之

五月辛未朔 丁丑以明堂有期告於天地宗廟社

稷宫觀 戊寅臣僚奏乞修復義倉舊制𡻕終令丞

合一縣所入数上之守貳守貳合諸縣所入數 上

之常平常平合一道数上之朝廷令丞替移必批印

𥿄攷其盈虧議其殿最從之 壬午潼川路提刑兼

提舉丁必稱奏知資州李𦒿崗磐石縣令宇文之寅

輙移城外南津浮橋於西洋竹木纎弱溺死十有四

人乞並罷黜從之 丙戌臣僚奏知天水軍黄炎孫

偷生誤事詔炎孫鐫二秩罷 壬辰 御射殿閲新

舊行門射藝有差 壬辰盛章奏法科鋪陳㫁案舊

以五十五通為十分以所通定分数以分数辨等級

別恩例凡七等上四等除評事餘三等揗資占射比

年偶一中選不問等級皆可入寺有司以其仕進水

SKchar遂難其題在下者病取放之数窄在上者患精通

之士少乞復七等之制上四等除評事餘三等初任

注司法經任注檢法取之寛則習者必衆用之精則

濫者不容從之 甲午詔前淮南轉運判官方信孺

特鐫三秩以給事中任希夷言其皷倡儀貞官民聽

其奔迸私賂山東首領意在邀功故也 丙申大理

寺丞趙彦㑘輪對乞擇守令上曰守令難擇監司則

每路只消擇三两人 丁酉命從臣曰一人禱臣于

天竺山 戊戌黄序奏前知江陵府直秘閣趙善培

昨以憲節兼帥㐮陽虜𮪍犯塞驚畏成疾易鎭江陵

不聞有一施設乃𢃄職名奉祠而歸詔善培落職

六月辛丑朔 癸𫑗盛章奏乞令諸路憲司𡻕終比

較州縣獄瘐死尤多者痛懲一二從之 乙巳臣僚

奏新知處州呂祖平頃以珍玩取媚權姦祖儉乃其

堂兄祖平恐為所累圖寫宗枝指為踈族用以自解

守江隂無善狀乞罷括蒼新命從之 丁未李安行

奏遴選愛民奉法者為郡守老成有風力者為監司

從之 袁燮違對奏蜀中不靖上曰秋髙馬肥是他

時月尤當為備夑奏云今日事𫝑迫切不容少繳

上四蜀帥不可不易又奏兩淮荆襄間近雖稍静然

不可忽上曰夷狄姦詐何可輕信燮奏云講和卻是

省事但虜人之意不專在𡻕幣難與通和上曰他擄

掠所得巳数倍於𡻕幣燮奏云誠如聖諭虜既不通

和中國尤當嚴備 庚戌月入氐 辛亥填星晋守

亢 乙亦有流星大如太白 辛酉詔湖州賑恤安

吉縣𬒳水之民 丙寅録行在繋囚

七月庚午朔日有食之 壬申右正言李止行奏

陛下雙隻皆視朝而延訪之時不乆早晚皆講讀而

作輟之日不常聴納雖不倦而議論之見於施行者

無幾奉養雖有節而帑藏之耗於浸欺者不察豈非

安於小康而有怠心乘之耶願陛下謹終如始以興

治功從之 給事中任希夷繳奏成都路運判梁給

輕信浮言驚SKchar中書舎人黄宜奏知天水軍黄炎孫

負印先遁詔綸奪两秩罷炎孫迫三柣居於辰州

以集英殿修撰知平江府趙彦橚為寶謨閣侍制旌

其集事修舉也 甲戍監察御史蔡闢奏兵部侍𭅺

黃序遍厯臺諫嗜利無厭詔與祠禄監察御史王夣

龍奏國子司業林垌巽儒貪鄙乞行黜罷從之 𡻕

星入井 辛已詔知潼川府許奕與祠提刑丁必稱

罷以侍御史李楠言其皁郊之擾妄奏失實故也

乙酉以袁夑為編𩔖孝宗皇帝寳訓官 壬辰詔進

知州真德秀官一等旌其擒捕海㓂之功也 丁酉

詔諸以𧷢罷母得輕受文狀遽改正必檢㑹元劾罪

犯輕重為之處分從李楠請也戊戌左司諫盛章奏

乞戒飭監司帥守凡日前差人僉㕔之人並令囬任

違者御史臺覺察受差人罷黜所差官例責罰從之

八月庚子朔 辛丑臣僚奏年来𧷢吏罰輕自免者

勿與祠鐫褫者勿叙復竄斥者勿近徙永不親民者

勿改正巳甚則施杖配佑籍之法乞下有司著為令

甲從之 癸卯權工部尚書胡榘奏事云 虜本無

能為陛下愛兼南北初未有征伐意内因 臣横議

外而邉臣邀功使邉境乆未安 上曰皆  希望

爵賞為國生事不可不戒以右丞相兼樞密使史

武兵以備緩急從之

九月庚午朔 癸酉蔡闢奏今從聚斂之臣永不例

於親民刻剥之將永不使之馭軍從之 己𫑗朝獻

 靈宫 庚辰朝享太廟 辛巳大饗于明堂赦天

雷 丙戌日入畢戊子月入井 巳丑𡻕星守

 壬辰監察御史王夢龍奏三邊移運之若謂如

某州㸃夫某州運米又指某州出卸渉厯三洲所運

不過捌斗計其資糧扉履㸃摘誅求之費常十倍於

八斗之直中産之家雇替一夫為錢四五十千下户

一夫受役一家離散乞責諸路漕臣增價就近和糴

以省陸運又奏朝廷近科降官錢委淮西漕司雇夫

移運而官吏奉行不䖍所給不敷樂就者鮮未免驅

廹乞嚴飭典餫之官凡所募雇必須寛計其程給卸

以時從之 丙申李楠奏二廣四𡚁一右選不問有

無出身不顧格法違礙皆睥睨符所二武弁雜流冐

辟縣令三選人入嶺例求速化旣就此得一削又改

辟它州四嶺右獨桂林似中州官游来者往往職𨽻

諸州身留八桂乞令各路帥臣監司有右列求辟守

令與夫改辟選人苟圖薦削不安本任者按奏鐫斥

帥臣監司自違戾者降責從之

彌逺為明堂大禮使參知政事鄭昭先為禮儀使簽

書樞密院事曾從龍為儀仗使吏部尚書李大性為

鹵簿使户部尚書薛極為橋道頓逓使 甲長以安

德軍節度使師嵒提舉萬夀觀 詔平江府新剏嘉

定縣分置五鄉可易以依仁循義服禮樂智守信為

名從守臣所請也 丙午𡻕星入井臣僚奏新除起

居舍人留元綱立朝傾險治郡荒滛乞寢新命詔與

宫觀 壬戌寶謨閣侍制新知興元府充 州路安

撫使聶子述内引朝辭上曰朕將付卿全 子述奏

臣材識凡下深懼無以稱塞 陛下使令之意 乙

丑臣僚奏前知黄州謝汲右識淺行汚乞寑召命詔

與宮觀 戊辰盛章李安行進對論敵情 詐願

陛下母以虜退為可喜日與二三大臣講明備禦

上曰邊備不先理㑹却遲安行奏兵法曰無侍其不

来侍吾有以待之上曰極是 臣僚言二廣大州城

池甲兵僅足自保至    池淺兵或不及百人

南俗易動中州姦盗率多配𨽻于此猝有竊發何以

待今世言武備者𩔖於两淮荆襄介意而置嶺南於

度外臣恐如唐人每備西北不知其禍在於東南欲

望朝廷不惜小費於二廣要害去處葺浚城池練習

十月己亥朔 庚子李安行奏日者郊禋肆赦未幾

雷聲隱然皆由奉行之吏不能祗承德意督責己蠲

之租淹留應釋之囚沮抑參選之官敗將當誅而幸

免逃卒或貸而不問掩覆陣亡裦尅衣廪旣失軍民

之心遂激上天之變乞日與二三大臣講求布德修

令之意仍内委臺省外令監司帥守第覺察奉 詔

不䖍者並從之 壬寅恭謝于景靈宮 癸卯如昨

禮 以趙方為龍圖閣侍制仍舊京湖制置使大理

丞游九功遷官一等直佖閣知金州 己酉崇政殿

說書紫中行進講奏曰所講唐國風以後諸侯之事

也何足為 陛下道顧其所述有是非得失興亡

治亂之迹可以為後世規鍳者上曰卿以名儒勸講

異聞忠讜 壬子蔡闢奏科舉差官每患科名員少

乞博採科第學識衆所推重者以備考官之選從之

王夢龍奏邊郡幕職令佐雖考第舉員已足並須成

資受代 癸丑恭謝于太乙宮 甲寅賜武臣宴于

貢院 丙辰瑞慶節群臣上夀 丁丑賜文臣宴于

貢院 戊午夜大風 已未大燕集英殿 戊辰盛

章奏以 太祖 太宗 真宗 髙宗 孝宗 謹

學為法從之 詔两淮江浙監司帥守所部災傷州

軍合蠲放賑濟去處並從實以聞違者臺臣劾之

十一月乙巳朔 庚午命從臣日一人禱雨于天竺

山卿監郎官禱於霍山祠 辛未就命禱雨從臣卿

監郎官禱雪 壬申蔡闢奏今後慶宴母得託疾避

免從之 廣西經略鄒應龍奏知欽州林千之殺人

而食詔千之先罷仍限一月具案来上 癸酉袁夑

進讀 髙宗寳訓至為上極難處一事不合人情則

人得以議上曰人主作事豈可不合天下之心又讀

至凡進一人使人皆以為當用退一人皆以為當去

廼為允當因奏 髙宗聖意以為進退人才皆當合

天下之公論願陛下以為法上曰國人皆曰賢然後

用之此便是公論又讀至朝廷多是事急時許人賞

典事平後不能如所許與之甚不可也因奏向來諸

軍曾立戰功者賞猶未及徧行上曰人無信不立若

賞典不信何以使人又讀至功過不相掩則賞罰信

上曰有功則賞有罪則罰自是不可相掩 甲戌袁

夑進讀寳訓至王𤫉專事交結因奏將帥交結非能

自出家財不過掊刻軍士上曰今日將帥亦有此𡚁

何以成功又進讀吳璘功賞 寶訓云政有賞罰如

醫用藥不及則不能治病太過則傷氣要湏適中夑

奏曰自古人君治天下只是中道剛柔皆不可不中

上曰柔而不中為姑息剛而不中為霸道剛柔皆得

中為王道夑曰誠如聖諭 丙子填起入氐宿方口

星 袁夑進讀 寶訓云土豪等賞似太輕宜遞加

一等上曰此民兵邪夑奏曰即民兵也建炎間中原

䧟沒土豪多有能㩀險自守者虜不能破 髙宗所

以優賞之因奏王辛者即土豪也去年光州被兵辛

首立功以此知土豪可用 四川制置使董居誼奏

殘虜犯關知成州羅仲甲知西和州楊克家皆棄城

不守詔各削三官克家送居道州仲甲常徳府 已

𫑗以左翼軍統領楊俊為統制旌其過連𫉬賊㓂海

道肅清故也 辛巳刑部尚書徐應龍進讀續帝學

至詔講讀官遇不聞講日輪進漢唐故事有益政體

者二條仍旬錄申三省因奏近𡻕止進一條而不復

申省乞間以一二付外施行上曰所進故事便與輪

對劄子一同若有益於治道者當付出行之 壬午

蠲皇后殿置平江府長洲常熟田自嘉定十二年

後稅租科敷等三年 袁燮進讀 寶訓至 上書

後漢光武紀賜右諌議大夫徐俯手詔曰卿近進言

宜熟看光武紀以益中興之治因思讀之十過未若

書一遍之為愈也燮奏云 髙宗所謂讀十過未若

書一遍此語有益聖德臣聞陛下龍潜時親書吕公

著十事宜時以此等語灑之宸翰上曰吕公著有十

事司馬光有五規柴中行因言臣向於宗寺恭覽玉

牒載陛下日書三百字不勝嘆仰 甲申校書𭅺袁

甫進對言欲圖外治當先内治所謂内治無他辨邪正

而已忠實者為正人䛕佞者為邪人知有人主知有

國家者為正人知有身知有私家者為邪人上曰然

又奏陛下若得正人以為國家用則朝廷根本既正

外患何憂不平上曰然 徐應龍進讀續 帝學至

 元祐三年五月詔權住進講八月范祖禹言昔唐憲

 宗不對學士两月李綘奏曰為臣等𥨸禄偷安之計

 則便矣其如陛下何應龍曰 范祖禹意謂人主深

 居間燕接見儒生之日少恐為近習所移故發是論

 大凡人主之學當以此心為先祖禹此後又有正心

 之說盖心正則萬事皆正惟 陛下留神 上曰祖

 禹愛君之切如此 乙酉袁燮進讀 寶訓建炎元

 年詔三省曰宣仁聖烈皇后保佑 哲宗有社稷大

 功姦臣懐私誣衊聖德其蔡確蔡卞邢恕蔡懋取旨

 行遣燮奏曰 高宗所以中興者只為能辨 宣仁

之誣治蔡卞邢恕等之罪君子小人至此方見明白

此所以為立國之本上曰邪正豈可以不辨向來止

為邪正不分所以致夷狄之禍又曰今日自是可為

之時變中行奏曰誠如聖訓天下事未有不可為者

中行人奏曰更在陛下𡚒大有為之忠上曰然 丙

戌太府少卿葛洪奏惠民五局以偽藥給賣詔監官

管淇陶大章閭邱椅各鐫一資潘師文展磨勘二年

 徐應龍進讀續 帝學至蘇軾所讀淳化二年

太宗皇帝謂侍臣曰諸牧監馬多死近取十數槽寘

殿庭下視其芻枺軾因進言馬不能言無由申訴

太宗皇帝深哀憐之民雖能言上下隔絶不能自訴

無異於馬四海之衆又非如馬可致殿庭惟當廣任

忠賢以爲耳目若忠賢疎遠民之疾苦無由上逹應

龍奏曰昔齊宣王不忍一牛之觳觫孟子謂其恩嘗

及百姓蘇軾因殿庭飼馬事廼言及民之疾苦是皆

遇物見意廣其君之仁愛者也上曰昔人開導其君

𩔗多如此又奏曰今日之民困亦甚矣任牧民之𭔃

知此理者十無一二望陛下與二三大臣講䆒可以

寛民力者至於除授守臣之際亦乞審擇上然之 庚

寅皇太子講堂奏乞講尚耆從之 袁夑進讀 寳

訓云自古小人䧟害君子立為朋黨之論夑奏曰慶

元𥘉攻汝愚者謂之謀逆所用之人謂之逆黨汝愚

豈謀逆者上曰此時天下洶洶夑奏曰頼陛下聖明

察見誣㒺復奏曰逆黨之說既不足取信又撰一名

謂之偽學上曰此謂道學也若不立此名則無以排

䧟君子夑等奏誠如聖訓次進讀續 帝學元祐元

年司馬康講尚書洪範又用三徳哲宗問曰只此三

徳為更有徳起居舎人王巖叟喜聞玉音請書於册

夑奏帝王之學要發問周易言學以聚之問以辨之

中庸害博學之必曰審問之臣亦願陛下勤於訪問

上曰問則明日南至上不視朔

十二月己亥朔李楠奏知揚州應純之非守山陽背

公徇私揜將士功以私其子乞賜鐫罷從之 庚子

徐應龍進讀 寳訓至 昭慈皇后處瑶華宫事應

龍曰兹事其𥘉也人衆勝天及其後也天定能勝人

矣京城之變昭慈以廢居瑶筆不與北徒既而垂𬖄

聽政以位授之 髙宗豈非宗廟社稷之靈䕶祐之

乎上曰當時宮中所謂厭勝者烏有此理應龍奏曰

惟其不信即無是事若漢之武帝惑孰甚焉李楠奏

曰陛下聖明廼灼見無是理 癸𫑗李安行奏乞將

令年綱運應入浙者就江東三司截留科撥理為和

糴之數却責三司以元降糴本於浙西豐熟州郡就

便𭣣糴徑觧豐儲倉或平江嘉興和糴倉祗還兌撥

之數其江東諸郡如建康太平池寕國廣徳等處守

料撥𨽻司農寺交納者亦許兊撥應副江上軍糧却

就行在支撥和糴米還司農寺支遣其部網賞格當

照地里差之次與推元賞從之 盛章奏祖宗之世

内藏所積或至三十庫三司有闕於此假貸 陛下

躬行節儉而内帑空乏諸州合解之數以囑托而䆮

虧主藏出納之司以肆欺而侵盗先朝修内司文厯

令赴比部驅磨元祐門御史上官均請復舊制令户

部太府並主行内藏檢察出納今士大夫顧忌無敢

言者不過以左右近習惡聞是說願陛下參酌成憲

令外廷覈内帑從之又奏雄勝軍統制侯汝楫御軍

無律赴授畏怯詔鐫二秩送軍前自効 甲辰以禱

雪蠲大理寺臨安府三衙私酤茶監𧷢賞錢 丙午

臣僚奏安豐軍教官何知昌化軍敎官張毅然备擅

離任入朝覔舉乞並罷黜仍乞下諸路監司郡守今後

敎官不得妄作訪求遺書差出及入簽幕從之 已

酉御射殿閱軍頭司武伎 庚戍月入井 辛亥徐

應龍進讀續 帝學至劉唐老言大學論入德之序

應龍奏曰能知是理然後可以推而逹之天下國家

唐老之言是也上曰大學之言甚切治體 甲寅袁

燮進讀寳訓至上䟦𣈆王羲之書蘭亭詩序云 覽

此叙因思其人與謝安共登治城安悠然遐賞想有

髙世之志羲之謂曰今四郊多壘宜思自効而虚談廢

務浮文妨要恐非當今所宜登臨放懐之際不忘SKchar

國之心令人逺想慨然燮因奏士大夫虚談廢務浮

文妨要最計利害 髙宗當紹興元年金虜方强中

國多故之時發為聖訓今殘虜未平邉烽未息願

陛下體 髙宗之意激厲士大夫 上然之丙辰徐

應龍進讀寳訓至紹興三年殿中侍御史常同言

六曹長貳拘守繩墨宜少假以權使得隨宜裁决

上曰國朝以法令御百執事有司奉法而不敢以私

意更令祖宗成憲不敢改也應龍奏曰常同之言誤

矣若使得從權裁决豈復有成法乎上深然之又讀

續 帝學至吕大防等奏人君之要在乎知人若以

正為邪以小人爲君子則不可應龍奏曰姜公輔天

下皆以為君子而德宗乃以為賣直盧杞天下皆以

為奸邪而德宗乃以為忠亂亡相⿰糹⿱𢆶匹未有不由於是

上曰君子小人最為難知彼小人者亦能發君子之

言當即其事而觀之 己未以禱雪命大理寺臨安

府三衙决繋囚两浙州縣亦知之庚申徐應龍讀續

帝學至 仁宗皇帝與講讀官講詩至誰能烹魚溉

之釜𩰿謂侍讀丁度曰老子云治天下若烹小鮮謂

此也應龍奏曰烹魚煩則碎治民煩則亂詩言誰能

烹魚者乎但滌其釡𩰿而已 仁宗皇帝四十二年

安靖之治豈非自此言而推之耶今日為 陛下牧

養斯民者以苛察為明以督促為能望陛下時有

以丁寕訓飭之上曰然 壬戌給諸軍薪炭錢

甲子以雪賜輔臣燕于尚書省 是𡻕㫁死刑一百

六十八人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第八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