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七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八十八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八十九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八

  記一十七首

   雲泉精舍

休文逰四方而歸築精舍閣皂山中面峯挹澗手植

葠𣏌梅竹無數其言曰人英不有嗜嗜美色末也有

嗜疥痔者焉嗜爽口末也有嗜昌歜羊𬃷者馬又其

大者嗜聲名嗜富貴嗜無窮力有限則必疲心役智

以求之而後饜余山人也世之所嗜率予之所不好

然亦有嗜焉山椒之雲自去自來澗中之泉隨取隨

有此予之所嗜也盖聲名富貴非有力不可致而世

之嗜之者衆是二物者不待有力可致而世之嗜之

者少故予得而擅之噫此遯世避俗之高談也或曰

休文讀書通古今善属辭縱使老窮不遇猶當蕭然

陋巷求顔子之所樂今乃着華陽巾黄練衣修老氏

之道與窮猿野鶴爲友壞美質而離本性曷不返初

服乎僕曰不然昔賀監知章姜相公輔晚節皆求爲

道士而不可得夫士以不降志辱身爲高二子仕至

卿相始欲以其巳降之志既辱之身自附於幽人勝

士孰若高蹈逺引扵未嘗降辱之先哉僕婚宦二十

年所就何亊依違俯仰有愧休文多矣方将從休文

入山顧恐俗状已成雲見之斂態泉見之悶聲休文

見之而閉闗也况敢輕議休文乎休文楊氏名至質

豐城人

   古田縣廣惠惠應行祠

廣惠惠應行祠者縣令劉克遜之所作也初嘉定丙

子邑人郎縣西隅為惠應祠未幾遷扵溪南草創數

楹旁設廣惠香火封爵同而位置異觀者病焉紹定

已丑冬積雨妨穫令禱祠下輙霽時劒郡不靖聲揺

邑境徐村頑民效尤𥨸𤼵前一夕西村諸葛珏夢神

告曰賊至矣寤以告令為備及領兵搏賊詣祠乞𤫊

穆卜龜從賊果就縛扵是令尉議辟故址作新宫合

祠二神丞洪某主簿某東尉某洎士民咸樂助明年

八月落成廣惠居東恵應居西論其世也使來徴記

余惟聖人譏諂祭古者祭不越望魯可以𥙊泰山楚

不可以祭河今夫桐川昭武之神而食扵福之支邑

無乃非古誼歟然嘗論之具仁義禮智謂之人禀聰

明正直謂之神均是人也有一鄉一國之士有天下

之士惟神亦然故有能驚動禍福一方者有功𬒳

内澤流後世者有歆豚蹄魚酒之薦者有𡻕食萬羊

者有依草附木以惑人者有被衮服冕極國家之封

册者今二神之祀起漢隋訖今日繇江浙至閩粤綿

綿不絶比比相望豈非聰明正直之尤者乎豈非功

被海内澤流後世者乎然則祭之非諂也雖不在其

望非越也祠因官亭廢基捨𨻶地以增葢者謝某劉

令莆人值時多虞拊民有恩境内稱治凡黌舍廪(“㐭”換為“面”)

郵傳津梁繕葺一新行祠特一事耳洪丞番陽人三

洪之後某簿某郡人某尉某郡人諸葛尉温陵人以

捕賊功改京秩将用扵時矣皆可書也

   新𭣣三歩泄

瀕海之田皆依隄為固名曰長圍昔人扵圍内䟽塘

以灌溉而南北洋凡十塘馬塘皆有泄所以嚴縱閉

也曰三步塘者距海僅三步地勢𠩲薄脱遇滛雨外

潮内潦隄潰泄隳自嘉定辛巳紹定庚寅官敷民

錢亟築亟壞辛卯又壊太守温陵曽公用乕歎曰民

之財有限水之患無窮長圍千餘丈可使有罅缺乎

上腴數百畝可使化㵼鹵乎扵是判官趙汝𦰚奉檄

脩廢浮屠宗奐宗超被選董役用椿杙大小二千四

百五十竹落一千二百三十四草千擔夫千人竹木

草皆依市估夫皆支僦直錢皆出郡帑而民不知事

一毫錢一孔皆咨扵元僚付之兩衲而吏不預明年

孟春告戊長二百六十尺深三十餘尺噫公之力勤

矣而塘民猶曰未也内基雖固外捍不宻久将復圮

請索石為二馬頭以禦潮又曰他塘率有贍租而此

獨無公立行其説築馬頭擇守僧且取田扵廢菴以

贍馬凡泄之費(⿱艹石)干緡馬頭之費若干緡菴之租若

干斛塘民徳公之賜相告語曰今之牧守二年而去

䖏二年之暫而慮百世之逺難也不敷種扵農難也

不誅費扵僧又難也昔鄴中渠成邑思西門鴻𨻶陂

壞郡怨方進然則便民之與病民也興利之與遺患

也非特有智無智之異亦仁與不仁之判與夫智敏

而易効仁久而見思敏而易效能吏之事也久而見

思循吏之事也公治郡有異績始甓其城大修水利

余所記者特三步泄一事耳

   興化軍新城

莆為郡且三百年猶不克有城皆曰樂土也緩事也

一日盗起汀邵他州皆增陴峻隍惟莆四封蕩然破

扉不闔未幾盗寢南侵勢且及境富家窖寳物窶人

挈空身咸欲潰去郡人陳公宓始猖版築之儀士民

和之臺郡是之㑹王侯克恭病委其責扵通守趙君

汝盥事方有緒而王趙相踵即世趙侯汝固始至顧

郡力巳屈則拜疏求助扵朝有旨賜祠牒五十未至

而趙侯去陳公與郡人嘆息曰城其中輟乎扵是

天子擇魯侯用乕知軍事侯博訪扵衆或謂城卑且

薄不足恃或謂費雜且廣無以繼侯𡚒然曰卑者可

高也薄者可厚也役不可以已也且吾患無政不患

無財益市木石益僦工徒先是官畫丈尺俾僧幹築

僧有能否有勤惰而官無賞罰侯斥逐其不勉者向

之茍簡悉趨堅好既成長一千二百九十八丈高一

丈八尺表裏以石覆以磚五門樓堞丹堊煥然慿高

望之鉅麗𦊅兀疑化人之所爲𦘕史之所摹也凢用

石以丈者五萬七千一百七十二磚大小六十七萬

八百夫五萬一千四百靡緍錢二萬四千六百七十

七楮幣六萬六千八百内楮四萬朝家所肸錢楮各

千漕臺所助餘悉出郡帑昉扵紹定三年之春汔扵

四年之冬盖三百年不克爲者一朝而就然則城果

緩事乎樂土果可常恃乎夫敵無脆有偹者勝國無

小善守者全樂毅能下齊而不能㧞莒即墨之二城

佛狸能飲江而不能克盱眙之孤壘往事之明驗也

先朝懲儂㓂之患城廣城邕城桂嶺海之民始奠其

居嘉定鍳開禧之迹大城江北樓櫓相望然後並邊

郡邑各能自立近事之已效也玩常而忽變喜逸而

惮勞華元之謳子罕之撲人之常情也以習安為懼

以恃陋為戒墨翟之智子SKchar之忠侯之盛心也侯治

郡尤清苦省逄迎之厨傳罷遊觀之土木獨民間有

大利病必勇扵興除不以役巨費夥而沮城成之眀

年𡻕豐盗熄乃下令蠲夏税以撙節之嬴代輸噫侯

知築是城又知所以守是城矣初役之興陳公最盡

力且率大夫國人各相斤斵其後趙君汝駉判官趙

君汝𦰚與有勞焉莆人喜守偹之固美蕃宣之勤復

悲陳公之不及見也某亦版築一民貲不足以豪鄉

閭力不足以荷畚鍤兹𫉬以筆墨小技記事之成顧

非幸歟

   重脩太平陂

曽公守莆惠民之政不可殚紀水利最鉅曰太平陂

曰三步泄曰陳𭐏斗門陂功最鉅始為是陂者趾石

中流斡溪右注遡山逆行翼以岸塍導以圳溝長二

十餘里溉七百頃然沉石扵淵石㣲罅則址顛激水

入港水𭧂决則岸頽農失膏潤官莫顧省公聞而慨

然召莆田丞陳君告曰陂塘非若職乎丞曰敬受教

起去冬汔今春圮岸頓崇淺溝倐深出新智為散水

石以窒罅衛址塍用石尤多或謂松性宜水寘松扵

裏飾石扵表可省費公曰木不壽扵石眀矣悉易以

石錢出公家者百五十萬僦夫六千不以煩民郡人

更名曽公陂既庵以祠公復属筆扵予俾紀顛末余

聞物之成壞存乎數慮之疎宻係乎人三坂之城可

以不没千文之隄有時而潰昔人脩陂之由為是設

也紹興復田八姓之力故陂亊迭主之八姓皆有私

田扵陂知䕶田則知愛陂矣百年之間八姓盛衰不

常扵是有私田盡去而視陂田為劵内置陂患扵度

外者公按其籍𡻕得榖一百六十九石錢四十一千

各有奇曰果脩陂此足矣以田属囊山寺陂正一人

幹一人以庵僧充甲首工各二人𡻕給錢榖一如舊

約租之出納陂之脩廢在八姓不可問在僧可覆也

公之慮逺乎哉夫循吏遺迹之在天下甚衆余足厯

目睹如桂之𤫊渠本秦史禄𭈹史禄渠廣陵之三塘

本漢陳登𭈹陳公塘由秦漢至今千餘載世代殊異

權位銷歇一邦之人尚稱思故侯名氏不已此豈有

所謟畏而然歟他日云曽公陂者猶是矣公名用乕

温陵人仁而眀丞名子頥三山人敏而勤宜特書大

書寓士林尉起犀釋智上法均勞竭勞扵陂宜牽聫

得書

   重脩通判𠫊

倅治創扵崇寕葺扵淳熈𡻕久頽圯滋甚舊即東廡

爲門坐則面牆陳君伯玉僅新其堂他末暇及趙君

野翁既至則曰𠫊卑扵堂門設扵廡非制也乃命高

堂棟礎增舊基而𠫊益眀敞撤屏蔽達通逵而門始

端直面勢巍然官府以尊自國初置倅與監司太守

俱名按察異時獨衘𤼵僚吏奮筆塗書判長官一舉

手輒從旁掣之倅嘗横矣及其久也有按察之名無

亊權之實更以督經縂制錢爲職業籌𮅕䘮雅道敲

撲敗清司思存冷落吏民侮玩遇事至前謙遜退避

自托扵聾丞者皆是也然則昔也惡權之專而惟患

守之不分今也病權之分而惟恐倅之不削亦其勢

然歟君扵經縂制至其額而已不求豐以示能扵郡

事叶其長而已不立異以炫智公退則静坐一室讀

書觀畫風日佳時或携賔客以登臨山水追逐雲月

為樂雅道未嘗䘮清思未嘗敗也堂之役實寳慶

年門之役實紹定五年陳君名振孫君名汝𩢱皆永

嘉人

   聽雨堂

天下之至音非静者不能聞至樂非定者不能知也

風之翏然也水之淙然也嘯之然也入扵耳同也

然南郭子綦以為天籟元結以為全聲阮籍以為鼓

吹為鳯音得扵心異也何也躁之不如静也動之不

如定也雨之為聲至矣而聞者鮮焉兄弟羣居之樂

至矣而知者鮮焉昔之人有以𢇁竹陶冩為樂者有

以朋友切偲為樂者𢇁竹托扵物之聲也人也雨自

然之聲也天也朋友取諸人之樂也外也兄弟脩扵

家之樂也内也今夫大衾長枕短檠細字漏斷人寂

壎唱箎和當此之時溜扵簷滴扵階者如奏簫韶如

鼓雲和静者聞躁者不聞也定者知動者不知也此吾

友野翁名堂之意夫近世言友爱者推蘇氏其聽雨

之約千載而下聞之者猶凄然也抑蘇氏能為此言

也非能踐此言也余嘗次其出䖏而有感焉方老泉

無恙二子虞侍家庭講貫自為師友𥨸意其平生聽雨

莫樂扵斯時也既中制舉各仕四方SKchar患齟齬契

𤁵離合扵是聞雨聲而感慨矣中年宦達晏寐早朝

長樂之鐘禁門之鑰方属扵耳而雨聲不暇聴矣𡻕

晚流落白首北歸一返陽羡一居穎濵聴雨之約終

身不復諧矣故曰非能踐此言也今野翁兄弟俱以

才業光顯扵時雖為是堂余恐其騎馬聽雞之時多

對床聞雨之時少願刻鄙語扵堂上暇則覧焉盖惟

静可以聞此聲惟定可以知此樂惟早退可以踐此

言也

   陳曽二君生祠

紹定癸巳郡人作長樂陳公温陵曽公生祠扵譙樓

之東揭美績懐賢牧也初陳公以寳慶丁亥出守在

郡才數日而去然崇風化肅紀網訪故家禮名勝精

采一變威爱並流民至扵今稱之去之三年盗起汀

邵蔓延劍達名城壮邑相繼失守陳公繇延平牧為

招捕使為提點刑獄毅然以一身為吾閩百萬生𤫊

請命上帝躬環甲胄大小百𢧐巢穴掃清種孽殱夷

人皆知上四州賴陳公而復安而不知下四州非陳

公而幾危也先是盗攻䧟泉之支邑下四州之人驚

曰吾属無噍𩔖矣陳公命别将李僊提偏師南下道

興泉抵漳汀盗始潰去盖上四州力𢧐而全下四州

不𢧐而全謂陳公尤有大造扵下四州者非歟昔齊

相立攘戎之功夫子興㣲管之嘆此言必傑出之才

而後可以捄横流之禍也陳公有焉朝廷深原致盗

之本旌㧞良吏曽公實來剖符其治有陳公之風保

境衛民郡以無警浚坡築壘農不知役吏蠧民瘼燭

見廋隐山偷海刼鉏去根冗善良吐氣豪猾䘮膽教

令清眀上下信服乃行寛恤之政蠲三縣紹定五年

夏税萬七千緡既而曰惠及扵有田者而已以不濟

寺榖四千斛計口予民代編戶出僦直九千緡冬寒

散貧民錢四千緡各有奇既而曰惠及扵民而已庠

序有餽卒乗有犒恩意益周匝矣秩滿上艱其代曽

公扵民愈無厭斁取六年夏税半蠲之莆田下戸萬

九千全蠲之且立社倉以遺後人其節用爱人損上

益下合扵經旨昔季康子患盗夫子告以不欲此言

盗生扵欲而無欲者固盗之所畏也曾公有焉㑹陳

公自建帥洪曾公自莆㧞建在朝在野翕然以為曽

公之宜代陳公也扵是莆人聚而謀曰盗之方熾戡

定之難盗之甫息綏靖之難陳公戡定扵前曽公綏

靖扵後皆稱賢牧皆有功徳扵是邦今其去我吾儕

小人其忘之乎或曰合而祠之可乎或曰生祠非古

也余曰泥古者一至之情懐惠者衆多之情慕宋璟

之介不如為宋邑之通撲廣人之碣不如聴桐鄉之

祀况莆人之扵二公漸被教化沐浴膏澤自有不容

釋者持一至之見咈衆多之情可不一乎雖然二公

方擁麾龯居權居亦無怪或者之云扵千百年之下

是祠也與石室之文翁峴首之叔子相為長久将有

升堂而起敬者讀碑而堕淚者至此而后可以觀人

心焉

   興化軍創平糶倉

平糶倉者太守寳章曾公之所作也公在郡三年蠲

弛予民以鉅萬計至是復捐楮幣萬六千緡為糴本

益以廢寺之榖寺之産及五貫而糴民不與也倉之

政擇二僧而付吏不與也糴視時之價不抑也糶視

糴之價不增也别儲錢楮二千緡俻折閲又撥廢寺

錢三百緡供縻費𡻕儉價長則𤼵是倉以權之𡻕豐

價平則散諸市易新榖以藏焉其纎悉載規約而建

置大指如此郡人懽呼雷動更相賀曰異時富家南

舡迭操榖價低昂之柄以制吾儕之命今公為民積

榖五千斛富家之仁者勸鄙者愧南船亦不得而擅

龍斷之利矣非可賀也夫先王委積之法逺矣熟而

歛飢而散李悝之法也賤而糴貴而糶耿壽昌之法

也今之常平是矣貸其本取其息荆公所謂周官之

法也今之社倉是矣然艮齋魏公猶以二分之息咎

朱文公以為祖金陵之餘論公為是倉忠厚惻怛有

常平不費之惠無社倉取息之謗純乎仁義而不以

一毫霸政参之矣或曰不有常平乎曰常平之遇𡻕

豐也不易而腐也易而無所受也其是倉則不然其

易也無害扵僧也其糶也有利扵民也常平以使者

典領使者去民逺而不時發也郡縣去民近而不敢

𤼵也是倉属扵郡而不属扵使者也掌乎僧而不掌

乎吏者也守以規約而不守以文法也廣先賢之遺

意輔常平之不及不在兹乎或曰艮齋之論高矣美

矣其後艮齋之倉先廢而文公之食倉不獨建人守

之往往達扵天下郡邑則以二分之息扶之故也乃

(⿱艹石)有本無息日消月磨本竭而倉敗矣曰别儲之錢

為是設也昔無倉而今有倉公之惠也脩其政無使

之壊飬其本無至扵竭後人之責也立法而過SKchar

日之必𡚁則法不可立矣為善而逆慮後人之不能

繼則善不可為也公将奉使江右顧瞻舊邦眷焉不

忘其待吾民厚也(⿱艹石)夫潤澤之以待君子其待後人

尤厚也公名用虎温陵人倉作扵 院廢址以紹定六

年季夏落成聴事中敞兩厫對峙屋皆三間垣廡宏

壮莆田丞陳子頥實賛其議涖其政役二僧住SKchar

者曰智上住華巖者曰法均云

   福清縣創大參陳公生祠

紹定三年某月某日詔罷福州福清縣税陳公貴誼

之請也時公以從槖侍經筵間為上言臣之鄉邑土

瘠俗貧物貨不産商賈靡至其民皆墾山種果菜漁

海造鮭蛤之属以自給海口鎮在縣之東劣有墟市

縣民之適鎮者鎮民之至縣者不過各負挈所有以

相貿易既税扵鎮矣徑港在縣之南又置税焉又税

扵縣焉是二十餘里之内凡三税也不已重乎臣嘗

訪求其故税錢之𨽻縣者日止數緡𨽻州與漕者月

各四十緡而已官府之大利源之廣豈與赤子較此

毫末哉臣以爲罷之便玉音欣然即可其奏邑之父

老既扶携聽䛇歌咏聖徳復相與像公而祠之記曰

與其有聚歛之臣寕有盗臣唐人亦云捕蛇之不幸

未若復賦之不幸悲夫天下之不仁至盗而止復有

不仁扵盗者乎天下之毒至蛇而止復有毒扵蛇者

乎此儒者之篤論而聚歛之臣所未嘗講也故人主

必親近儒臣然後聞正大之言然後公利之說莫得

而進公之建是言也非私其邑之人也儒者家法然

也齊設衡麓舟蛟之官以籠山海藪澤之利姑尤聊

攝之人羣起而詛尹鐸爲邑减其户租晋陽之人卒

懐其惠衆之為是祠也非私公之賜也民之秉𢑱然

也初嘉泰壬戌公之先太師内相嘗有此請其議中

格至公乃纉成之公家世邑人也去而僑扵武康居

畿輔之近而不忘鄉井之逺處旃厦之邃而深隐閭

閻之患其父子間議論風旨如此所謂世載其徳者

歟所謂必百世祀者歟雖然建一議畫一䇿近臣之

事也一夫不𫉬時予之辜四方有敗必先知之大臣

之任也天下郡國之廣不止一方生民疾苦之多不

止一事公方坐政事堂與吾君吾相共圗之矣吾儕

小人何足以知之

   漳州代輸丁錢

民年二十至六十輸丁錢自五季始罷之自祥符始獨

漳泉興化錢先折米不克罷蔡公㐮龎公籍踵使閩

俱條其害議格不行龎公後相皇祐竟奏减三郡所

輸有差未幾米復為錢端平元年趙侯以夫建言丁

錢宜罷久矣顧𡻕額萬千緡𨽻扵漕守不得專而况

民以全鏹輸官以半楮𤼵此不欲罷也年甲付吏手

縻費等正錢此吏不欲罷也官吏規近𫉬民被長患深

可嗟閔以夫嘗㑹州家常賦外有廢刹租利錢所入

不下丁口之數舊以充橐装篚實者今朝廷大眀好

惡表亷黜貪賄道永絶請以此錢為民代輸安撫使

真公某大漕袁公某聞而擊節上扵朝曰漳州此舉

可為分符守土者法䛇可其奏侯俾余記之余惟取

民易予民難陳洪進創立之賦循襲三百餘年中更

賢牧守何啻數十公而不能革豈以為既取而不可

復予歟至侯乃本先賢遺意去漳民痼疾亦㑹天子

方用儒相力行仁政而連帥部使者皆以徳選故侯

所請嘲奏而暮報也使侯而不遇此時雖請不得達

雖達不過下其事有司 桑大夫固不主賢良文學

之議而為觀察使者未必通 陽城元結之意又不

過非笑以為迂濶而巳夫因不必因之法誤也然因

之以至如此之久余以是知取民之易也革不容不

草之𡚁宜也然革之必待如此之時余以是知予民

之難也始侯下車鄰宼猝至四封告警諸道之兵㑹

扵漳調度繁興應之𥙿如生禽其渠檻以獻勞賜吏

士費以千萬民不知歛而猶有餘力及斯事然則世之

謂郡縣空乏不可復措手者其果然歟

   登聞檢院續題名

前紀起紹興庚申紹定壬辰凡九十三年自王君

習至孟君㸃凡八十八人石盡而⿰糹⿱𢆶匹之者未暇續也

陳君瑢始與陳君纉議礱石為後記惟古今之官不

同而登聞檢院者本先王設鼓立木遺意不巳重乎

嘉定以來當路諱言箝結成風天子患之布衣某人

詣匭上書有司以休沭不即受被譴右遷矣然物情

顧望猶末丕變扵是英斷赫然更化改元舉相去凶

下詔求言在廷之士畢輸忠讜下至草茅人人知上

意封事輻輳語或激計上亦不以為忤親洒宸翰申

命近臣差擇而施行焉扵乎聖矣哉先朝夫人得言

事監門論新法縣优議儲貳諸生諫花石若是者不

可殚紀上方脩祖宗故事思捄時𡚁博通下情君當

是時居是官日閱天下章奏豈無鄭俠婁寅亮鄧肅

之流其亟以告諸朝表而出之使後之人指君名氏

而言曰是能助端平天子開言路者

   華亭縣建平糴倉

環吳㑹為邑者百數以華亭為大詣銓曹注令者千

數以華亭為難琴堂常虚席莫敢就有就者世輒目

以奇材余行四方聞某縣蠲某賦某縣革某𡚁昔難

而今易者往往有之而華亭之難自若盖竭一縣財

粟盡輸之官通天下之縣皆然也至扵學也倉也與

社稷並而不敢廢雖甚凋陋猶存其名惟華亭併常

平義倉之名而廢之噫其難至是歟餘姚楊君瑾奉

辟書綰銅墨境内稱治上下信伏君喟然曰吾儒者

也受子男之封任芻牧之寄詎可以善事上官不

得罪巨室為職業乎去𡻕夏五民苦貴糴邑無粒粟

歛扵諸豪吾心愧焉㑹常平使者曹公豳脩舊法太

守趙公與𥲅奉新書𡻕留米五千石扵縣華亭扵是

乎有義倉君曰二公所以惠我縣者至矣然歛㪚之

權令不得專吾将有以輔之取樽節餘錢一萬緡糴

三千石規縣東為屋五楹别儲之華亭扵是乎有平

糴倉昔王介甫嘗恨士大夫不能講先王之意以合

扵當世之故余每嘆其言之善而又病其太高夫常

平創扵漢義倉昉扵隋士大夫不能講漢隋之法以

合諸當世者有之矣况逺而及扵先王之意歟顧壮

哉縣生齒之繁貴豪之衆水旱凶荒之備一日不可

闕者相承百年莫過而問必待下有賢令上有賢監

司太守而后舉行然則民之望治不其愈難歟君既

在端平循吏之日滌華亭難治之謗薦墨交上有旨

陛擢朞月之間績状如此使盡其材而究扵用其可

書者何止一倉余又将秉筆以俟

   汀州重建譙樓

汀古郡也官寺皆百年老屋廪廪覆壓紹安李公出

守稍撤而新之由堂寝至門廡亭榭皆煥然改觀獨

譙樓以費夥未遑及公益務節縮得鏹二萬緡将改

作適當路牟利左右望而豪奪公慮是役之賈旤移

積鏹糴米(⿱艹石)干斛爲均惠倉汀人始免貴糴之患㑹

上親政放黜貪濁用真公徳秀爲帥視属部如家公

臨郡滋久所積又萬緡廼申初志六閲月而樓成手

詔頒春亭舊翼以廡属城南門後廢弗葺居民冐侵

對列邸肆中通綫路公别給以在官田宅復兩廡併

城南門樓高大之郡治之前可立萬馬鉅麗如是

然傭作募而使材瓦市而致六邑之民不知有役焉

初庚寅辛卯間閩為盗區祸起扵汀四封之内大抵

皆盗而營卒亦囚執郡人欲𢦤害人情視汀猶毒蛇

鷙獸之窟宅也公以偏師襲磜而巨宼擒单車入城

而畔卒誅天子嘉奨就𢌿符竹或者尚為公慮曰民

兵驕也悍也財乏也既而公在郡四年前之恣睢犯

上不可調柔者皆駢首順令兵果驕耶前之強獷負

固未易拊循者皆革面慕化民果悍耶亂離瘡殘之

後練兵積粟猶有餘力   美輪奐財果乏耶昔

春秋書新作南門以       風至而脩城

郭營室中而土功始司空塓    功周制具存

不待其敝而後改也僖公治    而有斯役則

國内之事闕遺不及舉者多矣公𡻕月視僖公孰乆

近樓視一門孰難易𥨸意夫子復生将特書大書之

矣而又奚譏公名華字實夫資忠義而輔以才智計

而𢧐𢧐則克動而慮慮必成余從真公久見其尚論

當世人物如公僅屈一二指故因斯樓之成具書之

以諗後人云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八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