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書/卷60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後漢書卷六十上 馬融列傳 第五十上  

馬融[编辑]

馬融字季長,扶風茂陵人也,[一]將作大匠嚴之子。[二]為人美辭貌,有俊才。

初,京兆摯恂以儒術教授,隱於南山,不應徵聘,名重關西,[三]融從其遊學,博通經籍。恂奇融才,以女妻之。  注[一]融集云:「茂陵成歡裡人也。」

注[二]嚴,援兄余之子。

注[三]三輔決錄注曰:「恂字季直,好學善屬文,隱於南山之陰。」

永初二年,大將軍鄧騭聞融名,召為舍人,非其好也,遂不應命,客於涼州武都、漢陽界中。會羌虜坎起,邊方擾亂,米谷踴貴,自關以西,道殣相望。[一]  融既饑困,乃悔而歎息,謂其友人曰:「古人有言:『左手據天下之圖,右手刎其喉,愚夫不為。』[二]所以然者,生貴於天下也。今以曲俗咫尺之羞,滅無貲之軀,殆非老莊所謂也。」故往應騭召。  注[一]左傳曰,叔向云:「道殣相望。」杜注云「餓死為殣」也。音覲。

注[二]莊子曰。言不以名害其生者。

四年,拜為校書郎中,[一]詣東觀典校秘書。是時鄧太后臨朝,騭兄弟輔政。

而俗儒世士,以為文德可興,武功宜廢,遂寢搜狩之禮,息戰陳之法,故猾賊從橫,乘此無備。融乃感激,以為文武之道,聖賢不墜,五才之用,無或可廢。[二]元初二年,上廣成頌以諷諫。

其辭曰:[三]  注[一]謝承*[書]*及續漢書並雲為校書郎,又拜郎中也。

注[二]五才,金、木、水、火、土也。左傳曰,宋子罕曰「天生五材,人並用之,廢一不可,誰能去兵」也。

注[三]廣成,苑,在今汝州梁縣西。

臣聞孔子曰:「奢則不遜,儉則固。」奢儉之中,以禮為界。[一]是以蟋蟀、山樞之人,並刺國君,諷以太康馳驅之節。[二]夫樂而不荒,憂而不困,[三]先王所以平和府藏,頤養精神,致之無疆。[四]故戛擊鳴球,載於虞謨;吉日車攻,序於周詩。[五]聖主賢君,以增盛美,豈徒為奢淫而已哉!伏見元年已來,遭值□運,[六]陛下戒懼災異,躬自菲薄,荒□禁苑,廢□樂懸,勤憂潛思,十有餘年,以過禮數。重以皇太后體唐堯親九族篤睦之德,陛下履有虞烝烝之孝,外捨諸家,每有憂疾,聖恩普勞,遣使交錯,稀有曠絕。時時寧息,又無以自娛樂,殆非所以逢迎太和,裨助萬福也。臣愚以為雖尚頗有蝗蟲,今年五月以來,雨露時澍,祥應將至。方涉冬節,農事閒隙,宜幸廣成,覽原隰,觀宿麥,*[勸]*收藏,因講武校獵,使寮庶百姓,復鶯羽旄之美,聞鐘鼓之音,歡嬉喜樂,鼓舞疆畔,[七]以迎和氣,招致休慶。小臣螻蟻,不勝區區。職在書籍,謹依舊文,重述搜狩之義,作頌一篇,並封上。

淺陋鄙薄,不足觀省。  注[一]界猶限也。

注[二]詩國風序曰:「蟋蟀,刺晉僖公也。儉不中禮。」其詩曰:「無已太康,職思其居。」毛萇注云:「已,甚也。」鄭箋云:「君雖當自樂,亦無甚太樂,欲其用禮以為節也。」又序曰:「山有樞,刺晉昭公也。有才不能用。」其詩曰:「子有車馬,弗馳弗驅。宛其死矣,佗人是愉。」言僖公以太康貽戒,昭公以不能馳驅被譏,言文武之道須折衷也。樞音謳。

注[三]左傳曰,吳季札聘於魯,魯為之歌頌。季札曰:「樂而不荒。」為之歌衛。曰:「憂而不困。」

注[四]韓詩外傳曰:「人有五藏六府。何謂五藏?精藏於腎,神藏於心,魂藏於肝,魄藏於肺,志藏於脾,此之謂五藏也。何謂六府?喉咽者,量腸之府也;胃者,五穀之府也;大腸者,轉輸之府也;小腸者,受成之府也;膽者,積精之府也;旁光者,湊液之府也。」詩曰:「天生蒸民,有物有則。」

注[五]戛,敔也,音古八反。形如伏獸,背上有二十七刻,以木長尺櫟之,所以止樂。擊,柷也,像桶,中有椎柄,連底搖之,所以作樂。見三禮圖。球,玉磬也。虞謨,舜典也。詩小雅曰:「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又曰:「我車既攻,我馬既同。」

注[六]元年謂安帝即位年也。□運謂地震、大水、雨雹之類。

注[七]孟子對齊宣王曰:「今王*(頗)*鼓樂於此,百姓聞王鐘鼓之聲,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歟?何以能鼓樂也!』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見羽旄之美,欣欣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歟?何以能田獵也?』此無佗,與人同樂也。」

臣聞昔命師於鞬櫜,偃伯於靈台,或人嘉而稱焉。[一]彼固未識夫雷霆之為天常,金革之作昏明也。[二]自黃炎之前,傳道罔記;三五以來,越可略聞。且區區之酆郊,猶廓七十里之囿,盛春秋之苗。[三]詩詠*(囿)**[圃]*草,樂奏騶虞。[四]是以大漢之初基也,宅茲天邑,總風雨之會,交陰陽之和。[五]揆厥靈囿,營於南郊。[六]徒觀其□場區宇,恢胎曠蕩,□敻勿罔,寥豁鬱泱,[七]  騁望千里,天與地莽。於是周阹環瀆,右矕三塗,左概嵩岳,[八]面據衡陰,箕背王屋,浸以波、溠,夤以滎、洛。[九]金山、石林,殷起乎其中,峨峨磑磑,鏘鏘□□,隆穹盤回,嵎峗錯崔。[一0]神泉側出,丹水涅池,怪石浮磬,耀焜於其陂。[一一]其土毛則搉牧薦草,芳茹甘荼,[一二]茈萁、芸蒩,昌本、深蒱,[一三]芝荋、菫、荁,蘘荷、芋渠,[一四]桂荏、鳧葵,格、□、菹、於。[一五]其植物則玄林包竹,藩陵蔽京,珍林嘉樹,建木叢生,[一六]椿、梧、栝、柏,櫃、柳、楓、楊,[一七]豐彤對蔚,崟蹌槮爽。[一八]翕習春風,含津吐榮,舖於布□,蓶扈蘳熒,惡可殫形。[一九]  注[一]鞬以藏箭,櫜以藏弓。鞬音紀言反。櫜音高。禮記孔子曰:「武王克殷,倒載干戈,包以獸皮,名之曰建櫜。」鄭注云「建讀為鍵」,音其蹇反,謂藏閉之也,此馬鄭異義。司馬法曰:「古者武軍三年不興,則凱樂凱歌,偃伯靈台,荅人之勞,告不興也。」偃,休也。伯謂師節也。靈台,望氣之台也。

注[二]左傳鄭子太叔曰:「為刑罰威獄,以類天之震耀殺戮。」杜注曰:「雷霆震耀,天之威也。聖人作刑獄以象類之。」又宋子罕曰:「兵之設久矣,所以威不軌而昭文德也。聖人以興,亂人以廢,廢興存亡昏明之術,皆兵之由也。」

注[三]酆,周文王所都。孟子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爾雅曰:「春獵為搜,夏曰苗,秋曰獮,冬曰狩。」

注[四]韓詩曰:「東有*(囿)**[圃]*草,駕言行狩。」毛詩曰:「彼茁者葭,一發五豝,于嗟乎騶虞。」毛萇注云:「騶虞,義獸也,白虎黑文,不食生物。有至信之德則應之。」周禮大司樂:「王大射則奏騶虞。」

注[五]周禮曰:「風雨之所會也,陰陽之所和也,乃建王國焉。」天邑謂洛陽也。

注[六]揆,度也。詩大雅曰:「王在靈囿。」言作廣成苑以比之。

注[七]□音眇,泱音烏朗反,並廣大貌。

注[八]阹音欺於反。上林賦曰:「江河為阹。」郭璞注曰:「因山谷遮禽獸曰阹。」廣雅曰:「矕,視也。」音馬板反。三塗,山名,在陸渾縣西南。

注[九]衡陰,衡山之北。山海經曰:「雉山,澧水出焉。東曰衡山,多青*(懼)**[□]*。」地裡志云:「雉縣衡山,澧水所出。」在今鄧州向城縣北。王屋,山,在今王屋縣北。周禮曰:「豫州,其浸波、溠,其川滎、洛。」水經注云「溠水出黃山」。在今隨州棗陽縣東北。又云「波水出歇馬嶺」,即應劭所謂孤山波水所出者。在今汝州魯山西北。滎水在滎陽縣東是也。

注[一0]金山,金門山也。水經注雲在澠池縣南。石林,大石山也,一名萬安山,在河南郡境,*(薄)**[簿]*云「洛陽縣南大石山中有雜樹木,有祠名大石祠,山高二百丈」也。殷音於謹反,磑音五來反,□音徂回反,嵎音隅,峗音魚軌反,並高峻魍。

注[一一]爾雅曰:「*(汍)**[氿]*泉穴出。穴出,側出也。」丹水、涅水在今鄧州。怪石,怪異好石似玉者。浮磬,若泗水中石,可以為磬也。耀焜,光也。

注[一二]毛,草也。左傳雲楚芋尹無宇曰:「食土之毛,誰非君臣?」搉,相傳音角。搉牧,未詳。莊子曰:「麋鹿食薦。」一曰,草稠曰薦。茹,菜也。爾雅曰:「荼,苦菜也。」詩曰:「堇荼如飴。」飴亦甘也。

注[一三]茈音紫。萁音其。爾雅曰:「藄,月爾。」郭璞注曰:「即紫藄也,似蕨可食。」芸,香草也。說文云:「似苜蓿。」蒩音資都反。廣雅曰:「蕺,蒩也。其根似茅根,可食。」昌本,昌蒱根也。深蒱謂蒱白生深水之中。

注[一四]芝荋,草也。禮記曰:「芝栭菱椇。」荋音而。堇,菜,花紫,葉可食而滑。荁音戶官反。禮記曰:「堇荁枌榆。」鄭注云:「苣,堇類也。」蘘荷,苗似姜,根色紅紫似芙蓉,可食。芋渠即芋魁也,一名蹲鴟,大葉,根可食也。

注[一五]爾雅曰:「蘇,桂荏。」方言曰:「蘇亦荏也。」爾雅曰:「茆,鳧葵。」葉團似蓴,生水中,今俗名水葵。爾雅曰:「茖,山□。」格與茖古字通。菹音子閭反,即巴苴,一名芭蕉。於,軒於也,一名蕕,生於水中*(矣)**[涘]*。

注[一六]玄猶幽也。包,叢生也。爾雅曰:「大阜曰陵,絕高曰京。」藩亦蔽也。建木,長木也。

注[一七]並木名也。櫃音矩。楊,□韻音以征反。

注[一八]並林木貌也。對音徒對反。崟音吟。槮音所金反。爽,□韻音生。

注[一九]舖音敷。蓶音以揆反。郭璞注爾雅云:「草木花初出為髭。」與蓶通,其字從「唯」,本作從「荏」者,誤也。扈音戶。蘳音胡瓦反,字從「圭」,並花葉貌。本或作*(蘳)**[□]*。說文云:「蘳,黃花也。」廣雅曰:「好色也。」熒,光也。惡,何也,音烏。

至於陽月,陰慝害作,百草畢落,林衡戒田,焚萊柞木。[一]然後舉天網,頓八紘,揫斂九藪之動物,繯橐四野之飛征。[二]鳩之乎茲囿之中,山敦雲移,腢鳴膠膠,鄙騃噪讙,子野聽聳,離朱目眩,隸首策亂,陳子籌昏。[三]於時營圍恢廓,充斥川谷,罦罝羅羉,彌綸坑澤,□牢陵山。[四]校隊案部,前後有屯,甲乙相伍,戊己為堅。[五]  注[一]爾雅曰:「十月為陽。」孫炎注曰:「純陰用事,嫌於無陽,故以名雲。」

左傳曰:「唯正月之朔,慝未作。」杜注云:「慝,陰氣也。害作言陰氣肅殺,害於百草也。」周禮曰:「林衡掌巡林麓之禁令。」又曰:「牧師掌牧地,凡田事贊焚萊。」除草也。柞音士雅反,邪斫木也。周禮:「柞氏掌攻草木及林麓。」

注[二]揫,聚也,音子由反。周禮職方氏掌九藪:楊州具區,荊州雲夢,豫州圃田,青州孟諸,兗州大野,雍州弦蒲,幽州貕養,冀州楊紆,并州昭余祁。

鄭玄注云:「澤無水曰藪。」動物謂禽獸也。繯音胡犬反,又胡串反。說文曰:「繯,落也。」國語曰:「繯於山有罕。」賈逵注云:「繯,還也。」橐,囊也,音托。四野,四方之野。飛征,飛走也。

注[三]鳩,聚也。敦音屯,亦積聚也。鄙騃,獸奮迅貌也。鄙音普美反,騃音俟。韓詩曰:「駓駓俟俟,或腢或友。」眩,亂也,□韻音玄。隸首,黃帝時善筭者也。陳子,陳平,善於籌策也。昏,亂也。言禽獸多不可筭計。

注[四]罦音浮,雉網也。罝,兔□也。羉,彘網也,音力官反。並見爾雅。坑音苦庚反。蒼頡篇曰:「坑,壑也。」□牢猶牢籠也。孫卿子曰「□牢天下而制之,若制子孫」也。諸本有作牢柵者,非也。

注[五]周禮司馬職曰:「前後有屯。」甲乙謂相次也。伍,伍長也。戊己居中為中堅也。

乘輿乃以吉月之陽朔,登於疏鏤之金路,六驌獮之玄龍,建雄虹之旌夏,揭鳴鳶之修橦。[一]曳長庚之飛髾,載日月之太常,棲招搖與玄弋,注枉矢於天狼。

[二]羽毛紛其髟鼬,揚金亨而扦玉瓖。[三]屯田車於平原,播同徒於高岡,旃旝摻其如林,錯五色以摛光。[四]清氛埃,埽野場,誓六師,搜鑈良。[五]司徒勒卒,司馬平行,車攻馬同,教達戒通。[六]伐咎鼓,撞華鐘,獵徒縱,赴榛叢。[七]徽嫿霍奕,別騖分奔,騷擾聿皇,往來交舛,紛紛回回,南北東西。

[八]風行雲轉,匈糝隱訇,黃塵勃滃,闇若霧昏。[九]日月為之籠光,列宿為之翳昧,僄狡課才,勁勇程氣。[一0]狗馬角逐,鷹□競鷙,驍騎旁佐,輕車橫厲,相與陸梁,聿皇於中原。絹猑縞,鏦特肩,脰完羝,撝介鮮,散毛族,梏羽腢。[一一]然後飛鋋電激,流矢雨墜,各指所質,不期俱殪,竄伏扔輪,發作梧羆。[一二]祋殳狂擊,頭陷顱碎,獸不得猭,禽不得瞥。[一三]或夷由未殊,顛狽頓躓,蝡蝡蟫蟫,充衢塞隧,葩華□布,不可勝計。[一四]  

注[一]陽朔,十月朔也。疏鏤謂雕鏤也。周遷輿服雜記曰:「玉路,重*(較)**[輅]*也。金路、玉路形制如一。六,駕六馬也。」續漢志曰:「天子五路,駕六馬。」

驌獮,馬名。左傳雲,唐成公有兩驌獮馬。周禮曰:「馬高八尺曰龍。」禮記曰:「孟冬,乘玄輅,駕鐵驪。」今此亦順冬氣而乘玄也。郭璞注爾雅云:「虹雙出色鮮盛者為雄。」左傳云:「舞師題以旌夏。」杜預注云:「旌夏,大旌也。」

揭,舉也,音渠列反。禮記曰:「前有塵埃,則載鳴鳶。」鳶,鴟也,音緣。鳴則風動,故畫之於旌旗以候埃塵也。橦者,旗之竿也,音直江反。

注[二]長庚即太白星。髾音所交反,即旌旗所垂之羽毛也。太常,天子所建大旗也,畫之日月。周禮云:「日月為常。」招搖、玄弋、天狼,並星名也。枉矢,妖星,蛇行有尾目,*(赤)**[亦]*畫於旌旗也。

注[三]髟鼬,羽旄飛揚魍也。髟音必由反。鼬音羊救反。蔡邕獨斷曰:「金亨者,馬冠也,高廣各四寸,在馬□前。」亨音無犯反,一音子公反。瓖,馬帶以玉飾之,音襄。

注[四]詩小雅曰:「我車既好。」又曰:「射夫既同。」言徒觿齊同也。旝亦旃也,音古會反。左傳曰:「旝動而鼓。」摻音所金反,與「森」字同。

注[五]野場謂除其草萊,令得驅馳也。左傳曰:「天子六軍。」鑈良,馬之善者。

注[六]周禮曰:「司徒若將有軍旅、會同,田役之戒,則受法於司馬,以作其觿。」又曰:「司馬狩田,以旌為左右和之門。前後有屯,百步有司,巡其前後。」鄭注云:「正其士之行列。」詩小雅曰:「我車既攻,我馬既同。」毛萇注曰:「攻,堅也。同,齊也。戎事齊力,尚強也。田獵齊足,尚疾也。」

注[七]咎鼓,大鼓也,音公刀反。周禮:「□鼓長尋有四尺。」

注[八]嫿音呼獲反,並奔馳貌。

注[九]糝音苦蓋反,訇音火宏反,並聲也。滃音烏董反。

注[一0]僄狡,勇捷。僄音匹妙反。

注[一一]絹,系也,與罥通,音工犬反。猑縞,野馬也。爾雅曰:「猑縞跰,善升甗。」猑音昆。鏦猶撞也。楊雄方言曰:「吳楚之閒,或謂矛為鏦。」音楚江反。韓詩齊風曰:「並驅從兩肩兮。」薛君傳曰:「獸三歲曰肩。」脰,頸也,謂中其頸也。脰音豆。完羝,野羊也。臣賢案:字書作「羦」,音戶官反,與「完」通。梏,諸家並古酷反。案字書「梏」從「手」,即古文「攪」字,謂攪擾也。

注[一二]鋋,矛也,音巿延反。周禮曰:「王弓以授射甲革、椹質者。」鄭注云:「質,正也。」正音征。扔音人證反。聲類曰:「扔,摧也。」言為輪所摧也。梧,支梧也,音悟。謂支著車也。羆,車軸頭也,音衛,謂車軸□而殺之。

注[一三]祋亦殳也,音丁外反。顱,額也,音盧。猭,走也,音丑戀反。瞥,視也,□韻音疋例反。殳音殊。

注[一四]夷由,不行也。楚詞曰:「君不行兮夷由。」未殊謂未死。蝡音而兗反。說文曰:「動也。」蟫音似林反,亦動貌也。

若夫鷙獸□蟲,倨牙黔口,大匈哨後,縕巡歐紆,負隅依阻,莫敢嬰御。[一]  乃使鄭叔、晉婦之徒,睽孤刲刺,裸裎袒裼。[二]冒□柘,槎棘枳,窮浚谷,底幽嶰,暴斥虎,搏狂兕,獄□熊,抾封狶。[三]或輕訬趬悍,廋疏嶁領,犯歷嵩巒,陵喬松,履修樠,踔攳枝,杪標端,尾蒼蜼,掎玄譸,木產盡,寓屬單。[四]罕罔合部,□弋同曲,類行並驅,星布麗屬,曹伍相保,各有分局。[五]  矰碆飛流,纖羅絡縸,游雉腢驚,晨鳧輩作,翬然雲起,霅爾雹落。[六]  

注[一]爾雅曰:「駁如馬,倨牙食虎豹。」黔,黑也。周禮考工記曰:「大匈,耀後,有力而不能走。」鄭玄注曰:「耀,讀曰哨。」哨,小也,音稍。縕巡,並行貌也。縕音於粉反。孟子曰:「有觿逐虎,虎負隅,莫之敢攖。」攖,迫也。御,扞也。

注[二]鄭叔,鄭莊公弟太叔段也,詩鄭風曰:「太叔於田,乘乘馬,襢裼暴虎,獻於公所。」孟子曰:「晉人有馮婦者,善搏虎,攘臂下車,觿皆悅之。」睽,離也。孤,獨也。謂挺身刺獸。刲亦刺也,音苦圭反。爾雅曰:「袒裼,肉袒也。」孟子曰:「袒裼裸裎於我側。」說文曰:「裎,*(袒)**[裸]*也。」其字從「衣」。

注[三]爾雅曰:「□,山桑也。」音一染反。槎,斫也,音仕雅反。嶰謂山澗也。蒼頡篇曰「斥,大也」。□亦狂也,音吉曳反。說文曰:「兕,似野牛而青色。」抾音劫,古字通。封,大也。狶,質也,虛起反。

注[四]訬,輕捷也,音初稍反。趬音丘昭反。說文曰:「趬,行輕貌。」廋疏猶搜索也。廋音所由反。字林曰:「婁,山顛也」,音力於反。爾雅曰:「山大而高曰嵩,山小而高銳曰巒。」樠音莫寒反。踔,跳也,音□教反。攳音尋,謂長枝也。杪音亡小反,標音必遙反,並木末也。蜼音以□反。爾雅曰:「蜼,卬鼻而長尾。」郭璞注曰:「似獮猴而大,黃黑色,尾長數尺,末有兩歧,雨則自懸於樹,以尾塞鼻。」零陵、南康人呼之音「余」,建平人呼之音「相贈遺」之「遺」也,又音余救反,皆土俗輕重不同耳。掎音居蟻反。說文曰:「偏引一足也。」木產謂巢棲之類也。寓屬謂穴居之屬也。

注[五]罕亦網也。相如上林賦曰:「載雲罕。」續漢志曰:「將軍有部,部下有曲。」□,魚網也,音增。弋,繳射也。分音扶問反。

注[六]矰,弋矢也。碆與磻同,音補何反,又補佐反。說文曰:「以石著隿繳也。」絡縸,張羅貌也。縸與幕通。翬,飛也,音揮。霅音素洽反。廣雅曰:「霅,雨也。」言鳥中繳如雹之落。

爾乃□觀高蹈,改乘回轅,泝恢方,撫馮夷,策句芒,超荒忽,出重陽,厲雲漢,橫天潢。[一]導鬼區,逕神場,詔靈保,召方相,驅厲疫,走蜮祥。[二]捎罔兩,拂游光,枷天狗,增墳羊。[三]然後緩節舒容,裴回安步,降集波□,川衡澤虞,矢魚陳罟。[四]茲飛、宿沙,田開、古蠱,[五]翬終葵,揚關斧,刊重冰,撥蟄戶,測潛鱗,踵介旅。[六]逆獵湍瀨,渀薄汾橈,淪滅潭淵,左挈夔龍,右提蛟鼉,春獻王鮪,夏薦□黿。[七]於是流覽□照,殫變極態,上下究竟,山谷蕭條,原野嵺愀,上無飛鳥,下無走獸,虞人植旍,獵者□具,車弊田罷,旋入禁囿。[八]棲□乎昭明之觀,休息乎高光之榭,以臨乎宏池。[九]鎮以瑤台,純以金堤,樹以蒱柳,被以綠莎,瀇瀁沆漭,錯紾盤委,天地虹洞,固無端涯,大明生東,月朔西陂。[一0]乃命壺涿,驅水蠱,逐罔、螭,滅短狐,簎鯨、鯢。[一一]然後方余皇,連舼舟,張雲帆,施蜺幬,靡颸風,陵迅流,發棹歌,縱水謳,淫魚出,蓍蔡浮,湘靈下,漢女游。[一二]水禽鴻鵠,鴛鴦、鷗、鷖,鶬鴰、鸕、鷁,鷺、鴈、鷿□,乃安斯寢,戢翮其涯。[一三]魴、鱮、釬、□,鰋、鯉、鱨、魦,樂我純德,騰踴相隨,雖靈沼之白鳥,孟津之躍魚,方斯蔑矣。[一四]然猶詠歌於伶蕭,載陳於方策,豈不哀哉![一五]  注[一]□,遠也,音名小反。田獵既罷,故改乘回轅也。左傳曰:「改乘轅而北之。」泝,上也。恢,大也。馮夷,河伯也。句芒,東方之神也。荒忽,幽遠也。重陽,天也。雲漢,天河也。天潢,星也。

注[二]靈保,神巫也。楚辭九歌曰「思靈保兮賢姱」。周禮:「方相氏掌執戈揚楯,帥百隸以驅疫。」洪範五行傳曰:「蜮,射人,生於南越,謂之短狐。」詩蟲魚疏曰「一名射景,如□三足,今俗謂之水弩」也。

注[三]捎音所交反。鄭玄注周禮曰「捎,除也」。國語曰:「木石之怪曰夔、罔兩。」游光,神也,兄弟八人。天狗,星名也。春秋元命包曰:「天狗主守財。」增,系也,音息列反。墳羊,土之怪,其形似羊。見家語。

注[四]波□,池□也。前書音義曰:「□,在池中作室,可用棲鳥,入則捕之。」又曰「折竹以繩綿連,禁御使人不得往來」也。周禮「川衡,掌川澤之禁令。澤虞,掌國澤之政令」也。 左傳曰:「魯隱公矢魚於棠。」矢亦陳也。國語曰:「魯宣公夏濫□於泗川,裡革斷其□而□之,曰:『古者大寒降,水虞於是登川禽而嘗之於廟,行諸國助宣氣也。今魚方孕,又行□,貪無蓺也。』公曰:『吾之過也。』」□音圉。

注[五]音冶。

注[六]茲飛即佽飛也。呂氏春秋曰:「荊人佽飛,涉江中流,兩蛟繞其船。佽飛拔□赴江,刺蛟殺之。」魯連子曰:「古善漁者宿沙渠子,使漁山側,雖十宿沙子不得魚焉。宿沙非暗於漁道也,彼山者非魚之所生也。」晏子春秋曰:「公孫捷、田開強、古冶子事景公以勇,晏子勸景公饋之二桃,曰:『計功而食之。』公孫捷*[曰:『捷]*持楯而再搏乳虎,若捷之功,可以食桃。』田開強曰:『吾仗兵而御三軍者再,可以食桃。』古冶子曰:『吾嘗濟河,黿銜左驂以入砥柱之流,吾逆而百步,順流九里,得黿頭,鶴躍而出,可以食桃矣。』二子皆反其桃,契領而死。古冶子曰:『二子死之,吾獨生,不仁。』亦契領而死。」「蠱」與「冶」通。翬亦揮也。廣雅曰:「終葵,椎也。」關斧,斧名也。刊,除也。踵猶尋也。介謂鱗蟲之屬也。旅,觿也。

注[七]渀音蒲艮反;橈,奴教反:並入水魍也。淪滅謂沒於水中也。鼉音□。鮪、鱣屬也,大者為王鮪,小者為叔鮪。禮記「季春之月,天子始乘舟,薦鮪於寢廟。季夏之月,令漁師取黿」也。

注[八]流覽謂周流觀覽也。周禮曰:「植虞旌以屬禽。」鄭注曰:「植猶樹也。田上樹旗,令獲者皆致其禽也。」又曰:「車弊獻禽以享礿。」注曰:「車弊,車止也。」嵺音力救反,愀音七救反,亦蕭條魍也。

注[九]宏,大也。

注[一0]純,緣也,音之尹反。蒱亦柳也。瀇音胡廣反,瀁音養,沆音胡朗反,漭音莽,並水魍也。錯紾,交結也。紾音之忍反。委音於危反。虹洞,相連也。虹音胡貢反。朔,生也。禮記曰:「大明生於東,月生於西。」鄭注曰:「大明,日也。」言池水廣大,日月出於其中也。

注[一一]周禮:「壺涿氏掌除水蠱。」涿音丁角反。蠱音公戶反。罔謂罔兩也。螭,龍*(也)**[屬]*。短狐即蜮也。簎音七亦反。說文曰:「刺也。」周禮:「□人掌以時簎魚□龜蜃。」鄭觿注云:「簎謂以杖刺泥中搏取之。」

注[一二]方猶並也。余皇,吳之船名也。見左傳。舼,小舟也,音渠恭反。淮南子曰:「越舼、蜀艇,不能無水而浮。」帆音凡。幬,帳也,音直由反。颸,疾風也,音楚疑也。武帝秋風詞曰:「蕭鼓鳴兮發棹歌。」劉向列女傳曰:「津更之女,中流奏河激之歌。」韓詩外傳曰:「瓠巴鼓琴,淫魚出聽。」淮南子曰:「上有叢蓍,下有伏龜。」論語曰:「臧文仲居蔡。」注云:「龜出蔡地,故以為名也。」湘靈,舜妃,溺於湘水,為湘夫人也。見楚詞。漢女,漢水之神*[女]*。詩云:「漢有游女。」

注[一三]鴛鴦,匹鳥也。鷗,白鷗也。鷖,鳧屬也。爾雅曰「鶬,麋鴰」。今謂之鴰鹿也。鴰音括。鸕,鸕帚也。楊孚異物誌云:「能沒於深水,取魚而食之,不生卵而孕雛於池澤閒,既胎而又吐生,多者生八九,少生五六,相連而出,若絲緒焉。水鳥而巢高樹之上。」鷁,白鶂也。鷺,白鷺也。鷿音步歷反。□音梯。楊雄方言曰:「*(白)**[野]*鳧也,甚小,好沒水中,膏可以瑩刀□。」寢,宿也。詩曰:「乃安斯寢。」涯,水濱也。

注[一四]鱮音緒,似魴而弱鱗。釬音徐林反,口在頷下,大者長七八尺。□音卑連反,魴之類也。鰋音匽,今鰋額白魚*(鯉)**[也]*。鱨音嘗,詩蟲魚疏曰「今黃頰魚」也。魦音沙,或作「鯊」。郭義恭廣志曰:「吹沙魚,大如指,沙中行。」詩大雅曰:「王在靈沼,於牣魚躍。」鄭玄注云:「靈沼之水,魚盈滿其中也,皆以跳躍。」又曰:「白鳥翯翯。」翯,肥澤也。翯音學。言並得其所也。尚書中候曰「武王度孟津,白魚躍入於王舟中」也。

注[一五]伶,樂官也。詩國風序曰:「衛之賢者,仕於伶官。」禮記曰:「文武之道,布在方策。」又曰:「百名以上,書之於策,不滿百名,書之於方。」鄭注云:「方,板也。」

於是宗廟既享,庖廚既充,車徒既簡,器械既攻。[一]然後擺牲班禽,淤賜犒功,腢師疊伍,伯校千重,山罍常滿,房俎無空。[二]酒正案隊,膳夫巡行,清醪車湊,燔炙騎將,鼓駭舉爵,鐘鳴既觴。[三]若乃陽阿衰斐之晉制,闡□華羽之南音,[四]所以洞蕩匈臆,發明耳目,疏越蘊慉,駭恫底伏,[五]鍠鍠鎗鎗,奏於農郊大路之衢,與百姓樂之。[六]是以明德曜乎中夏,威靈暢乎四荒,東鄰浮巨海而入享,西旅越□領而來王,南徼因九譯而致貢,朔狄屬象胥而來同。[七]蓋安不忘危,治不忘亂,道在乎茲,斯固帝王之所以曜神武而折遐沖者也。[九]  注[一]禮記曰:「天子歲三田。一為干豆,二為賓客,三為充君之庖。」

注[二]廣雅曰:「捭,開也。」字書:「擺亦捭字也,音捕買反。」班固西都賦曰:「置互擺牲。」班,布也。淤與飫同。左傳曰:「加軹則飫賜。」犒,勞也。山罍,畫為山文。禮記曰:「山罍,夏後氏之樽也。」又曰:「周以房俎。」鄭玄注云:「房謂足下跗也,有似於堂房矣。」

注[三]周禮「酒正,中士,辯五齊之名,三酒之物。膳夫,上士,掌王之食飲膳羞」。說文曰:「醪,汁滓酒也。」大雅曰:「或燔或炙。」將,行也。既,盡也。流俗本「爵」字作「爝」,「既」字作「暨」,皆誤也。

注[四]淮南子曰:「歌採菱,發陽阿。」禮記曰:「嘽諧慢易之音作而人康樂。」鶡冠子曰;「南方萬物華羽焉,故以調羽也。」

注[五]越,散也。蘊慉猶積聚也。慉與畜通。恫音洞。底伏猶滯伏也。呂氏春秋曰:「昔陰康氏之始,陰多滯伏湛積,故作為舞以宣導之。」此言作樂,亦以疏散滯伏之象。

注[六]鍠鍠鎗鎗,鐘鼓之聲也。鍠音撗。鎗音測庚反。孟子謂齊*[宣]*王曰:「今王與百姓同其樂則王矣。」農郊,田野也。

注[七]入享謂來助祭也。孔安國注尚書曰:「西旅,西戎遠國也。」□嶺,西域山也。西河舊事曰:「嶺上多□,因以名焉。」徼,塞之道也。九譯為九重譯語而通中國也。尚書大傳曰:「周成王時,越裳氏重九譯而貢白雉。」朔狄,北狄也。周禮:「象胥掌蠻、夷、戎、翟之國,使傳王之言而諭說焉,以和親之。」

鄭注云:「通夷狄之言者曰象胥,其有才智者也。此類之本名,東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譯。此官正為象者,周始有南越重譯來貢獻,是以名通言語之官為象胥。」胥音諝。

注[八]晏子春秋曰:「晉平公欲攻齊,使范昭觀焉。景公觴之。范昭曰:『願請君之□酌。』景公曰:『諾。』范昭已飲,晏子命徹尊更之。范昭歸,以報晉平公曰:『齊未可伐也,吾欲籩其君而晏子知之。』仲尼聞之曰:『起於尊俎之閒,而折衝千里之外。』」方今大漢收功於道德之林,致獲於仁義之淵,忽搜狩之禮,闕盤虞之佃。[一]  闇昧不鶯日月之光,聾昏不聞雷霆之震,於今十二年,為日久矣。亦方將刊禁台之秘藏,發天府之官常,由質要之故業,率典刑之舊章。[二]采清原,嘉岐陽,登俊桀,命賢良,舉淹滯,拔幽荒。[三]察淫侈之華譽,顧介特之實功,聘畎畝之腢雅,宗重淵之潛龍。[四]乃儲精山藪,歷思河澤,目□鼎俎,耳聽康衢,營傅說於胥靡,求伊尹於庖廚,索膠鬲於魚鹽,聽□戚於大車。[五]俾之昌言而宏議,軼越三家,馳騁五帝,悉覽休祥,總括腢瑞。[六]遂棲鳳皇於高梧,宿麒麟於西園,納僬僥之珍羽,受王母之白環。[七]永逍搖乎宇內,與二儀乎無疆,貳造化於后土,參神施於昊干,超特達而無儔,煥巍巍而無原。[八]  豐千億之子孫,歷萬載而永延。[九]禮樂既闋,北轅反□,至自新城,背伊闕,反洛京。[一0]  注[一]盤,樂也。虞與娛同。

注[二]周禮八法,四曰官常,以聽官理。天府掌祖廟之守藏,與其禁令,察腢吏之理。左傳云:「晉趙盾為國,政由質要。」杜預注曰:「由,用也。質要,契券也。」刊音苦寒反。

注[三]清原,地在河東聞喜縣北。左傳曰:「晉搜於清原,作五軍。」又楚椒舉曰:「周武有孟津之誓,成有岐陽之搜。」禮記月令:「孟夏,命太尉贊傑俊,遂賢良。」左傳楚平王「詰奸慝,舉淹滯」。杜預注云:「淹滯,有才德而未□者也。」

注[四]華譽,虛譽也。介特謂孤介特立也。畎畝謂隱於隴畝之中也。司馬相如上林賦曰:「掩腢雅。」音義云:「謂大雅、小雅之人也。」潛龍,喻賢人隱也。

注[五]□,視也,音所解反。鼎俎謂伊尹負鼎以干湯也。墨子曰:「湯舉伊尹於庖廚之中。」康衢謂寧戚也。說苑曰:「寧戚飯牛於康衢,擊車輻而歌碩鼠。」傅說代胥靡刑人築於傅巖之野,高宗夢得之。孟子曰「膠鬲舉於魚鹽」也。

注[六]俾,使也。昌,當也。宏,大也。前書楊雄曰:「宏言崇議。」軼,過也。三家,三皇也。

注[七]韓詩外傳曰:「黃帝時鳳皇止帝東園,集帝梧桐,食帝竹實。」尚書中侯曰:「黃帝時麒麟在園。」帝王紀曰「堯時憔僥氏來貢沒羽。西王母慕舜之德,來獻白環」也。

注[八]論語孔子曰:「堯之為君,煥乎其有文章,巍巍乎其有成功。」

注[九]詩大雅曰「天錫百祿,子孫千億」也。

注[一0]闋,止也,音苦穴反。新城,縣,屬河南郡,今伊闕縣。

頌奏,忤鄧氏,滯於東觀,十年不得調。因兄子喪自劾歸。[一]太后聞之怒,謂融羞薄詔除,欲仕州郡,遂令禁錮之。[二]  注[一]融集雲,時兄伉子在融捨物故,融因是自劾而歸。

注[二]融集雲,時左將奏融*(道)**[遭]*兄子喪,自劾而歸,離署當免官。制曰:「融典校秘書,不推忠盡節,而羞薄詔除,希望欲仕州郡,免官勿罪。」禁錮六年矣。

太后崩,安帝親政,召還郎署,復在講部。出為河閒王□長史。時車駕東巡岱宗,[一]融上東巡頌,帝奇其文,召拜郎中。及北鄉侯即位,融移病去,為郡功曹。  注[一]延光三年。

陽嘉二年,詔舉敦樸,城門校尉岑起舉融,征詣公車,對策,拜議郎。[一]大將軍梁商表為從事中郎,轉武都太守。時西羌反叛,征西將軍馬賢與護羌校尉胡疇征之,而稽久不進。融知其將敗,上疏乞自□,曰:「今雜種諸羌轉相鈔盜,宜及其未並,亟遣深入,破其支黨,而馬賢等處處留滯。羌胡百里望塵,千里聽聲,今逃匿避回,漏出其後,則必侵寇三輔,為民大害。臣願請賢所不可用關東兵五千,裁假部隊之號,盡力率厲,埋根行首,以先吏士,[二]三旬之中,必克破之。臣少習學蓺,不更武職,猥陳此言,必受誣罔之辜。昔毛遂廝養,為觿所蚩,終以一言,克定從要。[三]臣懼賢等專守一城,言攻於西而羌出於東,且其將士必有高克潰叛之變。」[四]朝廷不能用。又陳:「星孛參、畢,參西方之宿,畢為邊兵,至於分野,并州是也。[五]西戎北狄,殆將起乎!宜備二方。」尋而隴西羌反,烏桓寇上郡,皆卒如融言。  注[一]續漢書曰,融對策於北宮端門。

注[二]埋根言不退。

注[三]毛遂,趙平原君趙勝客也。居門下三年。時平原將與楚合從,以毛遂備二十人數,其十九人相與笑之。比至楚,毛遂果按□與楚定從,楚立發兵救趙。事見史記。廝養,賤人也。

注[四]左傳曰,鄭使高克率師次於河上,久而不召,師潰而歸,高克奔陳。

注[五]參在申,為晉分,并州之地。

三遷,桓帝時為南郡太守。先是融有事忤大將軍梁冀旨,冀諷有司奏融在郡貪濁,免官,髡徙朔方。自刺不殊,得赦還,復拜議郎,重在東觀著述,以病去官。

融才高博洽,為世通儒,教養諸生,常有千數。涿郡盧植,北海鄭玄,皆其徒也。善鼓琴,好吹笛,達生任性,不拘儒者之節。居宇器服,多存侈飾。常坐高堂,施絳紗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弟子以次相傳,鮮有入其室者。嘗欲訓左氏春秋,及見賈逵、鄭觿注,乃曰:「賈君精而不博,鄭君博而不精。既精既博,吾何加焉!」但著三傳異同說。注孝經、論語、詩、易、三禮、尚書、列女傳、老子、淮南子、離騷,所著賦、頌、碑、誄、書、記、表、奏、七言、琴歌、對策、遺令,凡二十一篇。

初,融懲於鄧氏,不敢復違忤埶家,遂為梁冀草奏李固,又作大將軍西第頌,以此頗為正直所羞。年八十八,延熹九年卒於家。遺令薄葬。族孫日磾,獻帝時位至太傅。[一]  注[一]三輔決錄註:「日磾字翁叔。」

[编辑]

論曰:馬融辭命鄧氏,逡巡隴漢之閒,將有意於居貞乎?[一]既而羞曲士之節,惜不貲之軀,[二]終以奢樂恣性,黨附成譏,固知識能匡欲者鮮矣。[三]夫事苦,則矜全之情薄;生厚,故安存之慮深。[四]登高不懼者,胥靡之人也;[五]  坐不垂堂者,千金之子也。[六]原其大略,歸於所安而已矣。物我異觀,亦更相笑也。  注[一]隴漢之閒謂客於漢陽時。易屯卦初九曰:「盤桓利居貞。」

注[二]莊子曰:「曲士不可語於道者,束於教也。」

注[三]識,性也。匡,正也。

注[四]老子曰:;「人之輕死者,以其求生。生之厚也,是以輕死。」

注[五]前書音義曰:「胥,相也。靡,隨也。謂相隨受刑之人也。」莊子曰:「胥靡登高*(也)*不懼,遺死生也。」此為矜全之情薄也。

注[六]前書□錯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此為安存之慮深也。

校勘記[编辑]

一九五三頁一0行會羌虜坎起按:「坎」原作「蹲」,逕據汲本改。

一九五四頁三行拜為校書郎中「校」原作「挍」,逕據汲本、殿本改。按:校挍本通作,然各本皆作「校」,且注文亦作「校」,故改。

一九五四頁七行謝承*[書]*及續漢書「承」原斗「丞」,逕改正。按:當作「謝承書及續漢書」,謂謝承後漢書及司馬彪續漢書也,今補「書」字。

一九五五頁三行*[勸]*收藏據汲本、殿本補。

一九五五頁三行歡嬉喜樂按:汲本、殿本「嬉」作「欣」。

一九五五頁八行有才不能用按:刊誤謂「才」當作「財」。

一九五六頁三行今王*(頗)*鼓樂於此據刊誤刪,與今本孟子合。

一九五六頁八行詩詠*(囿)**[圃]*草據汲本改,注同。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囿」當從閩本作「圃」。詩「東有甫草」,鄭氏讀如「圃」。

一九五六頁一0行恢胎曠蕩按:「恢」原作「□」,俗體字,逕改正。下「營圍恢廓」同。

一九五六頁一0行寥豁鬱泱按:「寥」原斗「寒」,逕據汲本、殿本改正。

一九五六頁一一行左概嵩獄按:王念孫讀書雜誌余編謂「概」當作「枕」,字之誤也。水經汝水注、太平御覽地部引此,並作「左枕嵩岳」。

一九五六頁一一行箕背王屋按:王念孫謂「箕背」當作「背箕」,與「面據」相對,箕讀為基,基亦據也,言前據衡陰,後據王屋也。水經汝水注引此,正作「背基王屋」。

一九五六頁一三行昌本深蒱殿本「蒱」作「蒲」,注同。按:蒱蒲通。

一九五六頁一五行豐彤對蔚按:「彤」原作「肜」,逕依汲本、殿本改。

一九五七頁一五行東曰衡山多青*(懼)**[□]*按:引文見山海經中次八經。善丹曰雘,□丹;善青曰□,□青。山海經凡言「青□」,皆□青作「□」,茲據改。

一九五七頁一七行應劭按:「劭」原斗「邵」,逕改正。

一九五八頁二行*(薄)**[簿]*雲據集解本改。按:張森楷謂簿即河南十二縣簿,太平御覽屢引之。

一九五八頁五行*(汍)**[氿]*泉穴出各本並誤,據爾雅改。

一九五八頁一三行爾雅曰茆鳧葵按:「爾雅」當作「廣雅」。沉欽韓謂爾雅無此語,見廣雅釋草。

一九五八頁一四行生於水中*(矣)**[涘]*據殿本改。

一九五九頁二行本或作*(蘳)**[□]*據汲本改。按:汲本無「或」字。

一九五九頁五行鄙騃噪讙按:李慈銘謂「鄙」當作「駓」。注引韓詩「駓駓俟俟」,即毛詩之「□□俟俟」也。

一九五九頁一三行繯於山有罕按:今國語齊語作「繯山於有牢」。一九六0而四行棲招搖與玄弋按:沈欽韓謂「玄弋」當作「玄戈」。隋書天文志「玄戈一星,在招搖北」。新唐書兵志「武德三年更以關中富平道為玄弋軍,軍置將副各一人」,皆取星文為號。

一九六0頁五行揚金亨而扦玉瓖按:沉家本謂「亨」當作「□」。說文:「□,□蓋也。」讀若范,大徐亡范切。注中之「無犯反」,即大徐之「亡范切」,其音是矣。而又云「一雲子公反」,蓋唐時已有誤作「亨」者,故注家遂有此音而不知其非耳。

一九六0頁九行狗馬角逐按:汲本「角」作「爭」。

一九六0頁一一行祋殳狂擊按:「祋」原斗「□」,逕改正。注同。

一九六0頁一四行玉路重*(較)**[輅]*也據殿本改。

一九六一頁五行蛇行有尾目*(赤)**[亦]*畫於旌旗也按:刊誤謂妖星但見尾目而已,又言其赤,非也。當作「蛇行有尾目,亦畫於旌旗也」。上文太常畫日月,故云「亦畫」也。今據改。

一九六一頁六行高廣各四寸在馬□前按:續書輿服志注引獨斷,「四寸」作「五寸」,「馬□」作「馬髦」。

一九六一頁八行我車既好刊誤謂「我」當作「田」。按:詩小雅車攻作「田」。

一九六二頁一行猑縞趼殿本「猑」作「騉」。按:今本爾雅作「騉」。

一九六二頁一一行獄□態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當作「猘」。

一九六二頁一二行杪標端按:「標」原斗「摽」,逕改正。注同。

一九六三頁四行裎*(袒)**[裸]*也據汲本、殿本改。

一九六四頁一行導鬼區按:刊誤謂「導」當作「道」。

一九六四頁七行樹以蒱柳汲本、殿本「蒱」作「蒲」,注同。按:蒲蒱通。

一九六四頁一二行詠歌於伶蕭按:汲本「蕭」作「簫」。

一九六四頁一五行帥百隸以驅疫按:「驅」原斗「歐」,逕改正。

一九六五頁一一行公孫捷*[曰捷]*持楯而再搏乳虎據汲本補。按:宋本注無「曰捷」二字,故劉攽刊誤謂如下文,則此少「曰吾」二字。此「曰捷」二字疑毛子晉以意補之。張森楷校勘記謂據下二子皆曰「吾」,不自稱名,則捷亦不宜獨自稱名,劉謂少「曰吾」二字是也,未知子晉何從改作「捷」。

一九六六頁七行螭龍*(也)**[屬]*據汲本改。

一九六六頁一0行蕭鼓鳴兮按:汲本「蕭」作「簫」。

一九六六頁一二行漢水之神*[女]*據汲本、殿本補。

一九六六頁一四行鷗白鷗也按:汲本「白鷗」作「白鷴」。

一九六六頁一六行*(白)**[野]*鳧也據汲本、殿本改。

一九六七頁一行今鰋額白魚*(鯉)**[也]*據汲本、殿本改。

一九六七頁一五行擺亦捭字也按:「捭」原斗「裨」,逕改正。

一九六七頁一五行班固西都賦曰置互擺牲按:沉欽韓謂此張衡西京賦語,注誤以為班固。

一九六八頁八行孟子謂齊*[宣]*王曰據汲本、殿本補。

一九六八頁一四行是以名通言語之官為象胥刊誤謂「名通」當作「通名」,謂總稱言語之官為象胥也。按:周禮鄭注作「是因通言語之官為象胥雲」,阮元校勘記謂大字本「因」下有「名」字,則刊誤之說非也。

一九六九頁三行嘉岐陽按:「岐」原作「歧」,逕改正。注同。

一九七0頁一五行時左將奏融*(道)**[遭]*兄子喪據殿本改。

一九七一頁一行出為河閒王廄長史按:刊誤謂廄長即是官名,「史」字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