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書/卷5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後漢書卷五十九 張衡列傳 第四十九  張衡字平子,南陽西鄂人也。[一]世為著姓。祖父堪,蜀郡太守。衡少善屬文,游於三輔,因入京師,觀太學,遂通五經,貫六蓺。雖才高於世,而無驕尚之情。常從容淡靜,不好交接俗人。永元中,舉孝廉不行,連辟公府不就。時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踰侈。衡乃擬班固兩都,作二京賦,因以諷諫。

精思傅會,十年乃成。文多故不載。大將軍鄧騭奇其才,累召不應。  注[一]西鄂,縣,故城在今鄧州向城縣南,有平子墓及碑在焉,崔瑗之文也。

衡善機巧,尤致思於天文﹑陰陽﹑歷筭。常耽好玄經,[一]謂崔瑗曰:「吾觀太玄,方知子雲妙極道數,乃與五經相擬,非徒傳記之屬,使人難論陰陽之事,漢家得天下二百歲之書也。[二]復二百歲,殆將終乎?[三]所以作者之數,必顯一世,常然之符也。漢四百歲,玄其興矣。」[四]安帝雅聞衡善術學,公車特徵拜郎中,再遷為太史令。[五]遂乃研核陰陽,妙盡琁機之正,作渾天儀,著靈憲﹑筭罔論,言甚詳明。[六]  注[一]桓譚新論曰:「揚雄作玄書,以為玄者,天也,道也。言聖賢製法作事,皆引天道以為本統,而因附續萬類﹑王政﹑人事﹑法度,故宓羲氏謂之易,老子謂之道,孔子謂之元,而揚雄謂之玄。玄經三篇,以紀天地人之道,立三體有上中下,如禹貢之陳三品。三三而九,因以九九八十一,故為八十一卦。以四為數,數從一至四,重累變易,竟八十一而□,不可損益。以三十*(五)**[六]*蓍揲之。玄經五千餘言,而傳十二篇也。」

注[二]子雲當哀帝時著太玄經,自漢初至哀帝,二百歲也。

注[三]自中興至獻帝,一百八十九年也。

注[四]自此已上,並衡與崔瑗書之文也。

注[五]漢官儀「太史令屬太常,秩六百石」也。

注[六]漢名臣奏曰,蔡邕曰:「言天體者有三家:一曰周髀,二曰宣夜,三曰渾天。宣夜之學絕,無師法。周髀術數具存,考驗天狀,多所違失,故史官不用。

唯渾天者,近得其情,今史官所用候台銅儀,則其法也。」靈憲序曰:「昔在先王,將步天路,用定靈軌。尋緒本元,先准之於渾體,是為正儀,故靈憲作興。」

衡集無筭罔論,蓋網絡天地而筭之,因名焉。

順帝初,再轉,復為太史令。衡不慕當世,所居之官,輒積年不徙。自去史職,五載復還,乃設客問,作應閒以見其志云:[一]  注[一]閒,非也。衡集云:「觀者,觀余去史官五載而復還,非進取之勢也。唯衡內識利鈍,操心不改。或不我知者,以為失志矣。用為閒餘。余應之以時有遇否,性命難求,因茲以露余誠焉,名之應閒厔。」

有閒餘者曰:蓋聞前哲首務,務於下學上達,佐國理民,有雲為也。[一]朝有所聞,則夕行之。立功立事,式昭德音。[二]是故伊尹思使君為堯舜,而民處唐虞,彼豈虛言而已哉,必旌厥素爾。[三]咎單、巫咸,寔守王家,[四]申伯、樊仲,實干周邦,服袞而朝,介圭作瑞。[五]厥跡不朽,垂烈後昆,不亦丕歟!

且學非以要利,而富貴萃之。貴以行令,富以施惠,惠施令行,故易稱以「大業」。[六]質以文美,實由華興,器賴雕飾為好,人以輿服為榮。吾子性德體道,篤信安仁,約己博蓺,無堅不鑽,以思世路,斯何遠矣![七]曩滯日官。今又原之。[八]雖老氏曲全,進道若退,然行亦以需。[九]必也學非所用,術有所仰,故臨川將濟,而舟鐐不存焉。徒經思天衢,內昭獨智,固合理民之式也?

故嘗見謗於鄙儒。[一0]深厲淺揭,隨時為義,曾何貪於支離,而習其孤技邪?

[一一]參[一二]輪可使自轉,木雕猶能獨飛,已垂翅而還故棲,盍亦調其機而銛諸?[一三]昔有文王,自求多福。[一四]人生在勤,不索何獲。[一五]曷若卑體屈己,美言以相剋?[一六]鳴於喬木,乃金聲而玉振之。[一七]用後勳,雪前吝,婞佷不柔,以意誰靳也。[一八]  注[一]論語曰,孔子曰:「下學而上達。」注云:「下學人事,上知天命也。」

注[二]尚書曰:「立功立事,可以永年。」逸詩曰:「祈招之愔愔,式昭德音。」

式,用也。昭,明也。

注[三]尚書伊尹曰:「予弗克俾厥後,惟堯舜其心,愧恥若撻於巿。」旌,明也。

素猶志也。

注[四]咎單、巫咸,並殷賢臣也。尚書曰:「咎單作明居。」又曰「巫咸保乂王家」也。

注[五]申伯,申國之伯也;樊仲,仲山甫也,為樊侯:並周宣王之卿士。詩大雅曰:「維申及甫,維周之翰。」註:「翰,干也。服袞謂申伯為頤宰,服袞冕之服也。」又曰:「錫爾介圭,以作爾寶。」注云「寶,瑞也。圭長尺二寸謂之介」也。

注[六]易系詞曰「盛德大業,至矣哉!富有之謂大業,日新之謂盛德」也。

注[七]論語曰:「篤信好學。」又曰:「仁者安仁。」又曰:「鑽之彌堅。」「博我以文,約我以禮。」

注[八]日官,史官也。左傳曰:「天子有日官。」爾雅曰:「原,再也。」

注[九]老子曰:「曲則全,枉則*(正)**[直]*。」又曰:「夷道若類,進道若退。」

易雜卦曰:「需,不進也。」

注[一0]天衢,天道也。言徒銳思作靈憲、渾天儀等也。

注[一一]揭,褰衣也,音丘例反。詩鄁風曰:「深則厲,淺則揭。」爾雅曰:「由帶以上為厲,由膝以下為揭。」言遭時制宜,遇深水則厲,淺則揭也。易隨卦:

「隨時之義大矣哉!」莊子曰:「朱泙曼學屠龍於支離益,單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技音渠綺反。責衡何獨妙思於機巧者也。

注[一二]音三。

注[一三]垂翅故棲,謂再為史官也。盍,何不也。銛,利也。諸,之也。閒者言衡作三輪木雕,尚能飛轉,已乃垂翅故棲,何不調其機關使利而高飛邪?傅子曰「張衡能令三輪獨轉」也。

注[一四]詩大雅文王篇曰「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也。

注[一五]左傳曰:「人生在勤,勤則不匱。」又曰:「不索何獲,吾欲求之。」

注[一六]克,勝也。衡集作「美言以巿」也。

注[一七]詩小雅曰:「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出自幽谷,遷於喬木。」喻求仕遷於高位,振揚德音,如金玉之聲。孟子曰:「金聲而玉振*[之]*。」

注[一八]吝,恥也。左傳曰:「宋公靳之。」杜預注云:「戲而相愧曰靳。」

應之曰:是何觀同而見異也?君子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恥祿之不伙,而恥智之不博。[一]是故蓺可學,而行可力也。天爵高懸,得之在命,[二]  或不速而自懷,或羨旃而不臻,[三]求之無益,故智者面而不思。[四]阽身以徼幸,固貪夫之所為,未得而豫喪也。[五]枉尺直尋,議者譏之,盈欲虧志,孰云非羞?[六]於心有猜,則簋飧饌餔猶不屑餐,旌瞀以之。[七]意之無疑,則兼金盈百而不嫌辭,孟軻以之。[八]士或解裋褐而襲黼黻,或委臿築而據文軒者,度德拜爵,量績受祿也。[九]輸力致庸,受必有階。[一0]  注[一]方言曰:「凡物盛而多,齊宋之郊謂之伙。」音和果反。

注[二]孟子曰:「仁義忠信,樂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案:

此謂天子高縣爵位,得者在命也。

注[三]速,召也。懷,來也。旃,之也。

注[四]面,偝也。

注[五]阽,危也。

注[六]孟子陳代問孟子曰:「枉尺而直尋,若可為也?」孟子曰:「昔齊景公田,招虞人以旌,不到,將殺之。志士不忘在溝壑,如不待招而往,何哉?且夫枉尺而直尋者,以利言也。如以利,則枉尋直尺而利,亦可為歟?」趙岐注云:「志士,守義者也。君子固窮,故虞人不得其招尚不往,如何君子不*(得)**[待]*其招而妄見也。尺小尋大,不可枉大就小,而以要利也。」

注[七]猜,嫌也。簋,食器也。飧音孫。詩云:「有蒙簋飧。」饌音仕卷反,餔音補故反,並謂食也。屑猶介也。以,用也。爰旌瞀,餓人也。一作「爰精目」。

列子曰:「東方有人焉,曰爰旌目,將有適也,而餓於道。狐丘父之盜曰丘,見而下壺飧以餔之。爰旌目三餔而後能視,曰:『子何為者?』*(也)**[曰]*:『我狐父之人丘也。』爰旌目曰:『嘻,汝非盜邪?吾義不食子之食也。』兩手據地而歐之,不出,喀喀而死。」

注[八]孟子:「陳臻問曰:『前於齊,王饋兼金一百而不受;於宋,饋七十鎰而受。前日之不受是,則今受之非也?』孟子曰:『皆是也。當在宋也,予將遠行,遠行者必以贐,予何為不受?若於齊,則未有處也,無處而饋之,是貨之也。

焉有君子而可以貨取乎?』」趙岐注云:「兼金,好金也。價兼倍於惡者,故曰兼金。一百,百鎰也。二十兩為鎰。贐,送行者贈賄之禮也。在齊時無事,於義未有所處也。義無所處而饋之,是以貨賄*(所)*取我,欲使我懷惠也。」

注[九]解裋褐謂寧戚也。委臿築謂傅說也。裋音常主反。方言曰「自關而西,謂襜褕短者謂之裋」也。

注[一0]「受」或作「爰」。

渾元初基,靈軌未紀,吉凶紛錯,人用朣朦。[一]黃帝為斯深慘。有風後者,是焉亮之,察三辰於上,跡禍福乎下,經緯歷數,然後天步有常,則風後之為也。[二]  當少昊清陽之末,實或亂德,人神雜擾,不可方物,重黎又相顓頊而申理之,日月即次,則重黎之為也。[三]人各有能,因蓺授任,鳥師別名,四叔三正,官無二業,事不並濟。[四]晝長則宵短,日南則景北。[五]天且不堪兼,況以人該之。[六]夫玄龍,迎夏則陵雲而奮鱗,樂時也;涉冬則淈泥而潛蟠,避害也。[七]公旦道行,故制典禮以尹天下,懼教誨之不從,有人*[之]*不理。[八]  仲尼不遇,故論六經以俟來辟,[九]恥一物之不知,有事之無范。所考不齊,如何可一?[一0]  注[一]朣朦言未晤也。

注[二]史記曰:「黃帝迎日推策,舉風後、力牧以理人,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

又曰:「旁羅日月星辰。」春秋內事曰:「黃帝師於風後,風後善於伏羲氏之道,故推演陰陽之事。」蓺文志陰陽流有風後十三篇也。

注[三]帝王紀曰:「少昊字清陽。」國語楚觀射父曰:「少□之衰也,九黎亂德,人神雜糅,不可方物。顓頊承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屬人。」重,少昊氏之子。黎,顓頊氏之子。

注[四]左傳郯子曰:「少□鳥師而鳥名。鳳鳥氏歷正也,玄鳥氏司分也,伯趙氏司至也,青鳥氏司啟也,丹鳥氏司閉也。」又晉蔡墨曰:「少□氏有四叔,曰重,曰該,曰修,曰熙,實能金木及水,使重為句芒,該為蓐收,修及熙為玄冥。」

四叔分主三正,言其不兼業也。

注[五]夏至日北極而影短,晝六十刻,夜四十刻。冬至日南極而影長,夜六十刻,晝四十刻也。易通卦驗曰:「冬至,晷長丈三尺。夏至,晷長尺五寸。」謂立八尺表之陰也。

注[六]該,備也。

注[七]說文曰:「龍,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小能巨,能短能長,春分而登天,秋分而入川。」言出入有時也。賈逵注國語曰:「淈,亂也。」淈音骨。

注[八]尹,正也。道行言道得申也。流俗本作「行道」者,非也。

注[九]辟,君也。公羊傳曰,孔子制春秋,以俟後聖也。

注[一0]衡集「考」字作「丁」。丁,當也。

夫戰國交爭,戎車競驅,君若綴旒,人無所麗。[一]燭武縣縋而秦伯退師,[二]  魯連繫箭而聊城□柝。[三]從往則合,橫來則離,安危無常,要在說夫。[四]  咸以得人為梟,失士為尤。[五]故樊噲披帷,入見高祖;[六]高祖踞洗,以對酈生。[七]當此之會,乃黿鳴而□應也。[八]故能同心戮力,勤恤人隱,[九]  奄受區夏,遂定帝位,皆謀臣之由也。故一介之策,各有攸建,子長諜之,爛然有第。[一0]夫女魃北而應龍翔,洪鼎聲而軍容息;[一一]溽暑至而鶉火棲,寒冰冱而黿鼉蟄。[一二]今也,皇澤宣洽,海外混同,萬方億丑,並質共劑,若修成之不暇,尚何功之可立![一三]立事有三,言為下列;下列且不可庶矣,奚冀其二哉![一四]  注[一]麗,附也。公羊傳曰:「君若贅旒然。」旒,旗旒也。言為下所執持西東也。

注[二]燭之武,鄭大夫也。縋,縣繩於城而下也。左傳曰,秦伯圍鄭,鄭伯使燭之武夜縋而出,說秦,秦伯為之退師。

注[三]魯仲連,齊人也。時燕將守聊城,仲連為書系箭射聊城中,燕將自殺。

見史記。□,廢也。柝,行夜木也。

注[四]張儀說諸侯連和事秦為橫,蘇秦說諸侯連兵拒秦為從。蘇秦往則從合,張儀來則從離。

注[五]梟猶勝也,猶六博得梟則勝。

注[六]前書曰,樊噲,沛人也,封舞陽侯。高帝嘗病,惡見人,臥禁中,詔戶者無得入。噲乃排闥直入,流涕曰:「獨不見趙高之事乎?」帝笑而起也。

注[七]前書曰,沛公方踞默,令兩女子洗足,而見酈食其,食其曰:「必欲聚徒合義兵,誅無道,不宜踞見長者。」於是沛公輟洗謝之。

注[八]喻君臣相感也。焦贛易林曰「黿鳴岐野,□應於泉」也。

注[九]隱,病也。國語曰「勤恤人隱,而除其害」也。

注[一0]前書音義曰:「諜,譜第也。」與「牒」通。司馬遷字子長,作史記,著功臣等傳,爛然各有第序也。

注[一一]女魃,旱神也。北猶退也。應龍,能興雲雨者也。山海經曰:「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蓄水,蚩尤請風伯、雨師從,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曰*(妖)**[□]*,雨止,遂殺蚩尤。*(妖)**[□]*不得復上,所居不雨。」*(妖)**[□]*亦魃也,音步末反。「聲」或作「罄」,「容」或作「客」,衡集「容」作「害」,並未詳也。

注[一二]棲,息也。禮記月令曰:「季夏土潤溽暑。」鶉火,午之宿也。三月在午,六月在酉。言當季夏之時,鶉火退於酉。冱,凝也。

注[一三]質、劑猶今分支契也。並、共猶言交通也。周禮曰:「凡賣買者質劑焉,大巿以質,小巿以劑。」鄭玄注云:「兩書一札,同而別之,長曰質,短曰劑。」劑音子隨反。

注[一四]左傳魯叔孫豹曰:「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杜預注云:「立德,黃帝、堯、舜也。立功,禹、稷也。立言,史佚、周任、臧文仲。」

於茲搢紳如雲,儒士成林,及津者風攄,失塗者幽僻,遭遇難要,趨偶為幸。

世易俗異,事埶舛殊,不能通其變,而一度以揆之,[一]斯契船而求□,守株而伺兔也。[二]冒愧逞願,必無仁以繼之,有道者所不履也。越王句踐事此,故厥緒不永。[三]快捷方式邪至,我不忍以投步;干進苟容,我不忍以歙肩。[四]  雖有犀舟勁鐐,猶人涉卬否,有須者也。[五]姑亦奉順敦篤,守以忠信,得之不休,不獲不吝。[六]不見是而不惛,居下位而不憂,允上德之常服焉。[七]  方將師天老而友地典,與之乎高睨而大談,孔甲且不足慕,焉稱殷彭及周聃![八]  與世殊技,固孤是求。[九]子憂朱泙曼之無所用,吾恨輪扁之無所教也。[一0]  子鶯木雕獨飛,□我垂翅故棲,吾感去□附鴟,悲爾先笑而後號也。[一一]  注[一]易系詞曰「通其變,使人不倦」也。

注[二]契猶刻也。呂氏春秋曰:「楚人有涉江者,其□自舟中墜於水,遽契其舟,曰『是吾□所從墜也』。舟已行而劍不行,若此求劍,不亦惑乎!」韓子曰「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兔走觸之,折頸而死,因釋耕守株,冀復得兔,為宋國笑」也。

注[三]史記曰,越王句踐先吳興師,吳王聞之,悉發精兵擊越,敗之於夫椒。

越王乃以余兵五千人保棲於會稽。此為冒愧逞願,自取敗也。

注[四]捷,疾也。歙,斂也,音翕。孟子曰:「阿意事貴,脅肩所尊,俗之情也。」

歙亦脅也。

注[五]前書曰:「羌戎弓矛之兵器不犀利。」音義曰:「今俗謂刀兵利為犀。犀,堅也。」詩衛風曰:「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須我友。」卬,我也。

須,待也。鄭玄注云:「人皆涉,我友未至,我獨待而不涉。言室家之道,非得所適貞女不行,非得禮義婚姻不成,喻仕當以道,不求妄進也。」

注[六]姑,且也。休,美也。吝,恥也。

注[七]惛猶悶也。易曰:「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又曰「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也。

注[八]帝王紀曰:「黃帝以風後配上台,天老配中台,五聖配下台,謂之三公。

其餘知天、規紀、地典、力牧、常先、封胡、孔甲等,或以為師,或以為將。」

蓺文志陰陽有地典六篇。殷彭即老彭,殷賢人也。睨,視也。高視大談,言不同流俗。衡集作「矢談」,矢亦直也,義亦通也。

注[九]技,巧也,音伎。本或作「拔」,誤也。

注[一0]輪扁謂為輪者名扁也。扁音皮殄反。莊子曰:「輪扁對齊桓公曰:『斲輪之法,徐則甘而不固,疾則苦而不入。不疾不徐,得之於手而應之於心,口不能言也。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子亦不能受之於臣。』」言泙曼屠龍既無所用,輪扁斲輪亦不能教人也。泙音匹萌反。

注[一一]□,蝦罶也,音胡媧反。周易旅上九曰:「先笑而後號咷。」

斐豹以斃督燔書,禮至以掖國作銘;[一]弦高以牛餼退敵,墨翟以縈帶全城;[二]  貫高以端辭顯義,蘇武以禿節效貞;[三]蒱且以飛矰逞巧,詹何以沉鉤致精;[四]  弈秋以潟局取譽,王豹以清謳流聲。[五]僕進不能參名於二立,退又不能腢彼數子。[六]愍三墳之既頹,惜八索之不理。[七]庶前訓之可鑽,聊朝隱乎柱史。

[八]且韞櫝以待價,踵顏氏以行止。[九]曾不慊夫晉、楚,敢告誠於知己。[一0]  注[一]左傳曰,晉欒盈復入於晉,欒氏之力臣曰督戎,國人懼之。斐豹謂范宣子曰:「苟焚丹書,我殺督戎。」宣子曰:「而殺之,所不請於君焚丹書者有如日。」乃殺之。杜注曰:「蓋豹犯罪,沒為官奴,以丹書其罪。」左傳,衛伐邢,禮至與國子巡城,掖以赴外,殺之。禮至自為銘曰:「余掖殺國子,莫余敢止。」

國子,邢正卿。禮至本衛人,仕邢為大夫。掖謂挾之而投於城外也。衡集「豹」字作「隸」也。

注[二]左傳曰,秦師襲鄭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巿於周,遇之,以牛十二犒師。

曰:「寡君聞吾子將出於獘邑,敢犒從者。」秦孟明曰:「鄭有備矣。」滅滑而還。墨子曰:「公輸般為雲梯以攻宋,墨子解帶為城,以牒為械,公輸般九攻,墨子九拒。公輸之攻墨,墨子之守有餘。楚王曰:『善哉,吾請無攻宋矣。』」注[三]貫高,趙相也。端猶正也。獨正言趙王不反,高帝賢而赦之。蘇武使匈奴中,杖節臥起,節毛盡落。並見前書。

注[四]列子曰:「蒱且子之弋,弱弓纖繳,乘風振之,連雙鶬於青雲之際。」又曰:「詹何以獨繭絲為綸,芒針為鉤,荊筱為竿,剖粒為餌,引盈車之魚。」周禮曰:「矰矢用弋射。」鄭玄注云:「結繳於矢謂之矰。矰,高也。」

注[五]弈,圍局也,潟即所執之子。秋,名也。孟子曰:「弈秋,通國之善弈者。」

又曰「王豹處於淇而河西善謳」也。

注[六]二立謂太上立德,其次立功也。上云「立事有三,言為下列,下列且不可庶,況其二哉」,故言不能參名於二立也。臣賢案:古本作「二立」,流俗本及衡集「立」字多作「匹」,非也。數子謂斐豹以下也。

注[七]左傳曰,楚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孔安國以為三墳*(五典)*三皇之書,八卦之說謂之八索。此以下言不能立德立功,唯欲立言而已。

注[八]前書東方朔曰:「首陽為拙,柱下為工。」應劭曰:「老子為周柱下史,朝隱終身無患,是為上也。」

注[九]論語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櫝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我待價者也。」又子謂顏回曰:「用之則行,捨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

注[一0]孟子曾子曰:「晉、楚之富,不可及也。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義,吾何慊也?」慊猶羨也,音苦簟反。

陽嘉元年,復造候風地動儀。以精銅鑄成,員徑八尺,合蓋隆起,形似酒尊,飾以篆文山龜鳥獸之形。中有都柱,傍行八道,施關發機。外有八龍,首銜銅丸,下有蟾蜍,張口承之。[一]其牙機巧制,皆隱在尊中,覆蓋周密無際。如有地動,尊則振龍機發吐丸,而蟾蜍銜之。振聲激揚,伺者因此覺知。雖一龍發機,而七首不動,尋其方面,乃知震之所在。驗之以事,合契若神。自書典所記,未之有也。嘗一龍機發而地不覺動,京師學者咸怪其無征,後數日驛至,果地震隴西,於是皆服其妙。自此以後,乃令史官記地動所從方起。  注[一]蟾蜍,蝦罶也。蟾音時占反,蜍音時諸反。

時政事漸損,權移於下,衡因上疏陳事曰:「伏惟陛下宣哲克明,繼體承天,中遭傾覆,龍德泥蟠。[一]今乘雲高躋,盤桓天位,誠所謂將隆大位,必先倥□之也。[二]親履艱難者知下情,備經險易者達物偽。[三]故能一貫萬機,靡所疑惑,百揆允當,庶績咸熙。宜獲福祉神祇,受譽黎庶。而陰陽未和,□眚屢見,神明幽遠,冥鑒在茲。福仁禍淫,景響而應,因德降休,乘失致咎,天道雖遠,吉凶可見,近世鄭、蔡、江、樊、周廣、王聖,皆為效矣。[四]故恭儉畏忌,必蒙祉祚,奢淫諂慢,鮮不夷戮,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也。夫情勝其性,流遯忘反,[五]豈唯不肖,中才皆然。苟非大賢,不能見得思義,故積惡成釁,罪不可解也。向使能瞻前顧後,援鏡自戒,則何陷於凶患乎![六]貴寵之臣,觿所屬仰,其有愆尤,上下知之。□美譏惡,有心皆同,故怨讟溢乎四海,神明降其禍辟也。[七]頃年雨常不足,思求所失,則洪範所謂『僭恆陽若』者也。

[八]懼腢臣奢侈,昏踰典式,自下逼上,用速咎徵。又前年京師地震土裂,[九]  裂者威分,震者人擾也。君以靜唱,臣以動和,威自上出,不趣於下,禮之政也。竊懼聖思厭倦,制不專己,恩不忍割,與觿共威。威不可分,德不可共。

洪範曰:『臣有作威作福玉食,害於而家,凶於而國。』天鑒孔明,雖□不失,□異示人,前後數矣,而未見所革,以復往悔。[一0]自非聖人,不能無過。

願陛下思惟所以稽古率舊,勿令刑德八柄,不由天子。[一一]若恩從上下,事依禮制,禮制修則奢僭息,事合宜則無凶咎。然後神望允塞,□消不至矣。」  注[一]傾覆謂順帝為太子時廢為濟陰王。蟠音薄寒反。廣雅曰:「蟠,曲也。」

揚雄方言曰:「未升天龍謂之蟠。」

注[二]倥音口弄反,□音子弄反。埤蒼曰:「倥□,窮困也。」亦謂順帝被廢時也。

注[三]左傳曰:「晉侯在外十九年矣,險阻艱難備嘗之矣,人之情偽盡知之矣。」

注[四]事具宦者傳。

注[五]性者生之質,情者性之欲。性善情惡,情勝則荒淫也。

注[六]楚辭曰:「瞻前而顧後兮,援鏡自戒。」謂引前事以為鏡而自戒□也。韓詩外傳曰:「明鏡所以照形,往古所以知今。」

注[七]辟,罪也,音頻亦反。

注[八]恆,常也。若,順也。孔安國注洪範云:「君行僭差則常陽順之,常陽則多旱也。」

注[九]順帝永建三年正月,京師地震也。

注[一0]革,改也。復,反也。

注[一一]周禮,太宰以八柄詔王馭腢臣,一曰爵,二曰祿,三曰予,四曰置,五曰生,六曰奪,七曰廢,八曰誅。

初,光武善讖,及顯宗、肅宗因祖述焉。自中興之後,儒者爭學圖緯,兼復附以訞言。衡以圖緯虛妄,非聖人之法,乃上疏曰:「臣聞聖人明審律歷以定吉凶,重之以卜筮,雜之以九宮,[一]經天驗道,本盡於此。或觀星辰逆順,寒燠所由,或察龜策之占,巫覡之言,[二]其所因者,非一術也。立言於前,有征於後,故智者貴焉,謂之讖書。讖書始出,蓋知之者寡。自漢取秦,用兵力戰,功成業遂,可謂大事,當此之時,莫或稱讖。若夏侯勝、眭孟之徒,以道術立名,其所述著,無讖一言。劉向父子領校秘書,閱定九流,亦無讖錄。成、哀之後,乃始聞之。[三]尚書堯使迺理洪水,九載績用不成,迺則殛死,禹乃嗣興。[四]而春秋讖云『共工理水』。凡讖皆云黃帝伐蚩尤,而詩讖獨以為『蚩尤敗,然後堯受命』。春秋元命包中有公輸班與墨翟,事見戰國,非春秋時也。[五]又言『別有益州』。益州之置,在於漢世。

[六]其名三輔諸陵,世數可知。至於圖中訖於成帝。一卷之書,互異數事,聖人之言,埶無若是,殆必虛偽之徒,以要世取資。往者侍中賈逵摘讖互異三十餘事,諸言讖者皆不能說。至於王莽篡位,漢世大禍,八十篇何為不戒?則知圖讖成於哀平之際也。且河洛、六蓺,篇錄已定,後人皮傅,無所容篡。[七]  永元中,清河宋景遂以歷紀推言水□,而偽稱洞視玉版。[八]或者至於□家業,入山林。後皆無效,而復采前世成事,以為證驗。至於永建復統,則不能知。[九]  此皆欺世罔俗,以昧埶位,情偽較然,莫之糾禁。且律歷、卦候、九宮、風角,數有征效,世莫肯學,而競稱不佔之書。[一0]譬猶畫工,惡圖犬馬而好作鬼魅,誠以實事難形,而虛偽不窮也。[一一]宜收藏圖讖,一禁絕之,則朱紫無所眩,典籍無瑕玷矣。」  注[一]易干鑿度曰:「太一取其數以行九宮。」鄭玄注云:「太一者,北辰神名也。下行八卦之宮,每四乃還於中央。中央者,*(地神)**[北辰]*之所居,故謂之九宮。天數大分,以陽出,以陰入。

陽起於子,陰起於午,是以太一下九宮,從坎宮始,自此而從於坤宮,又自此而從於震宮,又自此而從於巽宮,所以*(從)**[行]*半矣,還息於中央之宮。

既又自此而從於干宮,又自此而從於兌宮,又自此而從於艮宮,又自此而從於離宮,行則周矣,上游息於太一之星而反紫宮。行起從坎宮始,終於離宮也。」

注[二]前書曰:「齊肅聰明者,神或降之。」在男曰覡,在女曰巫。覡音胡歷反。

注[三]眭弘字孟,魯國蕃人也。昭帝時,以明經為議郎。夏侯勝字長公,東平人,好洪範五行傳說,宣帝時為太子太傅。又成、哀時,有詔使劉向及子歆於秘書校定經、傳、諸子等。九流謂儒家、道家、陰陽家、法家、名家、墨家、縱橫家、雜家、農家,見蓺文志、並無讖說也。

注[四]殛,誅死也。

注[五]衡集云「班與墨翟並當子思時,出仲尼後」也。

注[六]前書武帝始置益州。

注[七]衡集上事云:「河洛五九,六蓺四九,謂八十一篇也。」傅音附。臣賢案:

衡集云:「後人皮傅,無所容竄。」又揚雄方言曰:「秦、晉言非其事謂之皮傅。」

謂不深得其情核,皮膚淺近,強相傅會也。後人不達皮膚之意,流俗本多作「頗傳」者,誤也。無所容竄謂不容妄有加增也。莊子曰:「竄句籍辭。」續漢書亦作「竄」。本作「篡」者,義亦通也。

注[八]遯甲開山圖曰:「禹游於東海,得玉珪,碧色,長一尺二寸,圓如日月,以自照,自達幽冥。」言宋景歷紀推知水□,非洞視玉版所見也。

注[九]永建,順帝即位年也。復統謂廢而復立,言讖家不論也。

注[一0]謂競稱讖書也。

注[一一]韓子曰「客為齊王畫者。問:『畫孰難?』對曰:『狗馬最難。』『孰易?』『鬼魅最易。』狗馬,人所知也,故難;鬼魅無形,故易」也。

後遷侍中,帝引在帷幄,諷議左右。嘗問衡天下所疾惡者。宦官懼其毀己,皆共目之,衡乃詭對而出。閹豎恐終為其患,遂共讒之。

衡常思圖身之事,以為吉凶倚伏,幽微難明,乃作思玄賦,[一]以宣寄情志。

其辭曰:  注[一]玄,道也,德也。老子曰:「玄之又玄,觿妙之門。」

仰先哲之玄訓兮,雖彌高其弗違。[一]匪仁裡其焉宅兮,匪義多其焉追?[二]  潛服膺以永靚兮,綿日月而不衰。[三]伊中情之信修兮,慕古人之貞節。[四]  竦余身而順止兮,遵繩墨而不跌。[五]志團團以應懸兮,誠心固其如結。[六]  旌性行以制佩兮,佩夜光與瓊枝。[七]□幽蘭之秋華兮,又綴之以江蘺。[八]  美襞積以酷裂兮,允塵邈而難虧。[九]既姱麗而鮮雙兮,非是時之攸珍。[一0]  奮余榮而莫見兮,播餘香而莫聞。幽獨守此仄陋兮,敢怠皇而捨勤。[一一]幸二八之遻虞兮,喜傅說之生殷;尚前良之遺風兮,恫後辰而無及。[一二]何孤行之煢煢兮,孑不腢而介立?感鸞鷖之特棲兮,悲淑人之稀合。[一三]  注[一]玄訓,道德之訓也。論語顏回曰:「仰之彌高。」

注[二]論語孔子曰:「里仁為美,宅不處仁,焉得知?」裡、宅,皆居也。

注[三]說文曰:「膺,匈也。」禮記曰:「服膺拳拳而不息。」靚音才性反。前書音義曰:「靚與『靜』同。」

注[四]修謂自修為善也。楚辭曰:「苟中情其好修兮。」

注[五]竦,企立也。禮記曰:「為人臣止於恭,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止於信。」跌,蹉也,音徒結反。繩墨諭禮法也。楚辭曰:「遵繩墨而不頗。」

注[六]團團,垂魍也。詩曰:「心之憂矣,如或結之。」

注[七]旌,明也。夜光,美玉。瓊枝,玉樹。以諭堅貞也。楚辭曰「折瓊枝以繼佩」也。

注[八]案:□音租緩反。字書亦「纂」字也。纂,系也。諸家音並戶珪反,誤也。江蘺,香草也。本草經曰:「蘪蕪,一名江蘺。」即芎藭苗也。楚辭曰:「扈江蘺與薜芷兮,紉秋蘭以為佩。」皆取芬芳以象德也。

注[九]襞積,衣彝也。酷裂,香氣盛也。司馬相如曰:「酷裂淑郁。」又曰:「襞積褰皺。」允,信也。塵,久也。邈,遠也。虧猶歇也。衣服芬芳,久而不歇,以喻道德著美,幽而不屈也。

注[一0]姱音口瓜反。王逸注楚詞曰:「姱,好也。」攸,所也。言德雖美好,而時人不珍也。

注[一一]怠,惰也。皇,暇也。捨,廢也。

注[一二]二八,八元、八愷也。遻,遇也,音五故反。虞,虞舜也。尚,慕也。

恫,痛也,音通。辰,時也。痛己後時而不及之也。

注[一三]山海經曰,女默山有鳥,五采,名曰鸞,見則天下安寧。又曰,九疑山有五采之鳥,名鷖。淑,善也。特,獨也。言靈鳥既獨棲,善人亦少合也。

彼無合其何傷兮,患觿偽之冒真。旦獲讟於腢弟兮,啟金縢而乃信。[一]覽蒸民之多僻兮,畏立辟以危身。[二]曾煩毒以迷或兮,羌孰可與言己?[三]私湛憂而深懷兮,思繽紛而不理。[四]願竭力以守義兮,雖貧窮而不改。執雕虎而試象兮,阽焦原而跟止。[五]庶斯奉以周旋兮,要既死而後已。[六]俗遷渝而事化兮,泯規矩之圜方。[七]珍蕭艾於重笥兮,謂蕙芷之不香。[八]斥西施而弗御兮,羈要褭以服箱。[九]行陂僻而獲志兮,循法度而離殃。[一0]惟天地之無窮兮,何遭遇之無常!不抑操而苟容兮,譬臨河而無航。[一一]欲巧笑以干媚兮,非余心之所嘗。襲溫恭之黻衣兮,披禮義之繡裳。[一二]辮貞亮以為鞶兮,雜技蓺以為珩。[一三]昭彩藻與雕琢兮,璜聲遠而彌長。[一四]淹棲□以恣欲兮,耀靈忽其西藏。[一五]恃己知而華予兮,鶗□鳴而不芳。[一六]冀一年之三秀兮,遒白露之為霜。[一七]時亹亹而代序兮,疇可與乎比伉?[一八]  咨妒嫮之難並兮,想依韓以流亡,[一九]恐漸冉而無成兮,留則蔽而不章。  注[一]旦,周公也。讟,謗也。信音申。成王立,周公攝政,其弟管叔、蔡叔等謗言,雲公將不利於孺子,周公乃誅二叔。秋大孰未獲,天大雷電以風,禾盡偃。成王與大夫啟金縢之書,乃得周公所自以為功代武王之策,方信周公忠於國家也。事見尚書。

注[二]蒸,觿也。僻,邪也。辟,法也。詩曰「人之多僻,無自立辟」也。

注[三]曾,重也。羌,發語辭也。言己之志,無可為言之也。

注[四]湛音沉。繽紛,亂魍也。

注[五]雕虎,有文也。阽,臨也。焦原,原名也。跟,足踵也。屍子曰:「中黃伯曰:『我左執太行之獶,右執雕虎,唯象之未試,吾或焉。有力者則又願為牛,與象,自謂天下之義人也。惡乎試之?曰,夫貧窮,太行之獶也;跡賤者,義之雕虎也。吾日試之矣。』」又曰:「莒國有名焦原者,廣尋,長五十步,臨百刃之溪,莒國莫敢近也。有以勇見莒子者,獨□行劑踵焉,此所以服莒國也。

夫義之為焦原也高矣,此義所以服一世也。」衡言躬履仁義,不避險難,亦足以服一代之人也。

注[六]左傳史克曰:「奉以周旋,不敢失墜。」論語孔子曰:「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注[七]化,變也。泯,滅也。

注[八]蕭,蒿也。笥,篋也。蕙、芷,並香草也。貴蕭艾,喻任小人。謂蕙芷為不香,喻□賢人也。

注[九]斥,遠也。西施,越之美女也。要音於皎反。褭音奴了反。呂氏春秋曰:

「要褭,古之駿馬也。」服,駕也。箱,車也。言□遠美女,又以駿馬駕車,並喻不能用賢也。

注[一0]陂,不正也。離,被也。

注[一一]航,船也。孫卿子曰:「偷合苟容以持祿。」周書陰符曰:「四輔不存,若濟河無舟矣。」

注[一二]襲,重也。周禮黑與青謂之黻,五色備曰繡。

注[一三]說文曰:「辮,交織也。」音蒱殄也。禮記曰:「男鞶革,*(革)**[女]*鞶絲。」鄭玄注云:「鞶,小囊,盛帨巾也。」摠,佩玉也。

注[一四]璜,佩玉也。爾雅曰:「半璧曰璜。」言佩服之美,喻道德之盛也。

注[一五]淹,久也。棲□,游息也。耀靈,日也。楚辭曰:「耀靈安藏。」言年歲之蹉跎也。

注[一六]己知猶知己也。華,榮也。予,衡自謂也。鶗□,鳥名,喻讒人也。

廣雅曰:「鷤栴,布谷也。」楚辭曰:「恐鷤栴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

王逸注云:「以喻讒言先至,使忠直之士被罪也。」言恃知己以相榮,反遇讒而見害也。

注[一七]三秀,芝草也。楚辭曰:「采三秀於山閒。」說文曰:「遒,迫也。」

方秀遇霜,喻以賢被讒也。

注[一八]亹亹,進貌也。謂四時更進而代序。疇,誰也。伉,偶也。伉,協韻音苦郎反。

注[一九]咨,歎也。妒,忌也。嫮,美也,音胡故反。楚辭曰:「嫮目宜笑。」

言嫉妒者,憎惡美人,故難與並也。韓謂齊仙人韓終也。為王採藥,王不肯服,終自服之,遂得仙。楚辭曰:「羨韓觿之得一。」流亡謂流遁亡去也。

心猶與而狐疑兮,即岐址而攄情。[一]文君為我端蓍兮,利飛遁以保名。[二]  歷觿山以周流兮,翼迅風以揚聲。[三]二女感於崇岳兮,或冰折而不營。[四]  天蓋高而為澤兮,誰雲路之不平![五]□自強而不息兮,蹈玉階之嶢崢。[六]  懼筮氏之長短兮,鑽東□以觀禎。[七]遇九□之介鳥兮,怨素意之不逞。[八]  游塵外而瞥天兮,據冥翳而哀鳴。[九]鵰鶚競於貪婪兮,我修絜以益榮。[一0]  子有故於玄鳥兮,歸母氏而後寧。[一一]  注[一]岐址,山足也。周文王所居也。

注[二]文君,文王也。端,正也。楚辭曰:「詹尹端策拂龜。」周易遁卦上九曰:

「肥遁無不利。」淮南九師道訓曰:「遁而能飛,吉孰大焉?」

注[三]遁卦艮下幹上,艮為山,故曰歷觿山。從二至四為巽,巽為風,故曰翼迅風也。

注[四]遁上九變而為咸。咸,感也。咸卦艮下兌上,從二至四為巽,與兌為二女也。崇岳謂艮也。從三至五為干。易說卦曰:「干為冰,兌為毀折。」陽不求陰,故曰冰折而不營也。

注[五]干變為兌,干為天,兌為澤,故曰天為澤。言天高尚為澤,誰雲路之不平?言可行也。

注[六]□,勉也。干為金玉,故曰玉階。嶢崢,高峻魍。嶢音堯。崢音士耕反。

注[七]左傳晉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言筮之未盡,復以龜卜之也。

周禮「龜人掌六龜之屬,東龜曰果屬,其色青」也。

注[八]詩小雅曰:「鶴鳴九□。」注云:「□,澤中溢水出所為也。自外數至九,喻深遠也。」介,耿介也。龜經有棲鶴兆也。言卜得鶴兆也。逞,快也,協韻音丑貞反。

注[九]瞥,視也,音普列反。冥翳,高遠也。

注[一0]鵰、鶚,鷙鳥也,以喻讒佞也。

注[一一]子謂衡也。有故於玄鳥謂卜得鶴兆也。易曰:「鳴鶴在陰,其子和之。

我有好爵,吾與汝糜之。」言子歸母氏然後得寧,猶臣遇賢君方享爵祿。勸衡求聖君以仕之也。

占既吉而無悔兮,簡元辰而俶裝。[一]旦余沐於清原兮,晞余發於朝陽。[二]  漱飛泉之瀝液兮,咀石菌之流英。[三]翾鳥舉而魚躍兮,將往走乎八荒。[四]過少皞之窮野兮,問三丘乎句芒。[五]何道真之淳粹兮,去穢累而票輕。[六]登蓬萊而容與兮,鰲雖抃而不傾。[七]留瀛洲而采芝兮,聊且以乎長生。[八]憑歸雲而遐逝兮,夕余宿乎扶桑。[九]腔青岑之玉醴兮,餐沆瀣以為糧。[一0]發昔夢於木禾兮,谷櫫□之高岡。[一一]朝吾行於湯谷兮,從伯禹於稽山。[一二]  集腢神之執玉兮,疾防風之食言。[一三]  注[一]悔,惡也。元辰,吉辰也。俶,整也。

注[二]晞,干也。朝陽,日也。爾雅曰:「山東曰朝陽。」楚辭曰「朝濯發於陽谷,夕晞余身乎九陽」也。

注[三]瀝液,微流也。咀,嚼也。石菌,芝也。英,華也。

注[四]翾,飛也,音許緣反。走猶赴也,音奏。八荒,八方荒遠地也。淮南子曰:「登太山,履石封,以望八荒。」

注[五]帝王紀曰:「少昊邑於窮桑,都曲阜,故或謂之窮桑帝。」地在魯城北。

衡欲往東方,故先過窮桑之野。三丘,東海中三山也,謂蓬萊、方丈、瀛洲。

句芒、木正,東方之神也。

注[六]道真謂道德之真。班固幽通賦曰:「矧沉躬於道真。」不澆曰淳,不雜曰粹。票音匹妙反,猶飄颻也。

注[七]鰲,大龜也。列子曰:「勃海之東有大壑焉,其中有五山,一曰岱輿,二曰員嶠,三曰方壺,四曰瀛洲,五曰蓬萊。隨波上下往還,不得暫峙。仙聖訴於帝,使巨鰲十五舉首而戴之,迭為三番,六萬歲一交焉,五山始不動。」*音皮媛反。楚辭曰:「鰲戴山抃。」說文曰:「抃,□手也。」

注[八]東方朔十洲記曰「瀛洲,在東海之東,上生神芝仙草,有玉石膏出泉如酒味,名之為玉酒,飲之令人長生」也。

注[九]扶桑,日所出,在湯谷中,其桑相扶而生。見淮南子。

注[一0]爾雅曰:「山小而高曰岑。」郭璞注曰:「言岑崟也。」楚辭曰:「餐六氣而飲沆瀣。」王逸注云:「沆瀣,夜半氣也。」「糧」或作「粻」。

注[一一]山海經曰:「櫫□墟在西北,方八百里,高萬仞,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昔,夜也。谷,生也。衡此夜夢禾生於櫫□山之上,即下文云「抨巫咸作占夢,含嘉秀以為敷」是也。衡集注及近代註解皆云「昔日夢至木禾,今親往見焉,是為發昔夢也。」臣賢案:衡之此賦,將往走乎八荒以後,即先往東方,次往南方,乃適西方,此時正在湯谷、扶桑之地,櫫□乃西方之山,安得已往櫫□見木禾乎?良由尋究不精,致斯謬耳。

注[一二]湯谷,日所出也。孔安國注尚書曰:「禹代迺為崇伯,故稱伯。」吳越春秋曰:「禹登茅山,大會計理國之道,故更名其山曰會稽」也。

注[一三]左傳曰:「禹合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國語仲尼曰:「昔禹致腢神於會稽之山,防風氏後至,禹殺而戮之。」客曰:「敢問誰為神?」仲尼曰:

「山川之守,足以紀綱天下者,其守為神。」食言謂後至也。爾雅曰:「食,偽也。」

指長沙以邪徑兮,存重華乎南鄰。[一]哀二妃之未從兮,翩儐處彼湘瀕。[二]  流目眺夫衡阿兮,睹有黎之圮墳;痛火正之無懷兮,托山陂以孤魂。[三]愁蔚蔚以慕遠兮,越卬州而愉敖。[四]躋日中於昆吾兮,憩炎天之所陶。[五]揚芒熛而絳天兮,水泫沄而湧濤。[六]溫風翕其增熱兮,惄鬱邑其難聊。[七]顝羈旅而無友兮,余安能乎留茲?[八]  注[一]長沙,今潭州也。從稽山西南向長沙,故云邪徑。存猶問也。重華,舜名。葬於蒼梧,在長沙南,故云「南鄰」也。

注[二]二妃,舜妻堯女娥皇、女英。翩,連翩也。儐,□也。瀕,水涯也。劉向列女傳曰:「舜陟方,死於蒼梧,二妃死於江、湘之閒,俗謂之湘君、湘夫人也。」禮記云「舜葬蒼梧,二妃不從」也。

注[三]衡阿,衡山之曲也。黎,顓頊之子祝融也,為高辛氏之火正,葬於衡山。

圮,毀也。盛弘之荊州記云:「衡山南有南正重黎墓。楚靈王時山崩,毀其墳,得營丘九頭圖焉。」

注[四]河圖曰:「天有九部八紀,地有九州八柱。東南神州曰晨土,正南卬州曰深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土,正中冀州曰白土,西北柱州曰肥土,北方玄州曰成土,東北咸州曰隱土,正東揚州曰信土。」愉,樂也。敖,游也。

注[五]淮南子曰:「日至於昆吾,是謂正中。」高誘注云:「昆吾,丘名,在南方。」憩,息也。東方朔神異經曰:「南方有火山,長四十里,廣四五里,晝夜火然。」陶猶炎熾也。

注[六]芒,光芒也。字林曰:「熛,飛火也。」音必遙反。泫音胡犬反,沄音戶昆反,並水流魍也。

注[七]溫風,炎風也。淮南子曰:「南方之極,自北戶之外,南至委火、炎風之野,二萬二千里。」惄音奴覿反。爾雅曰「惄,思也」。

注[八]顝,獨也,音苦骨反。不能留此,將復西行也。

顧金天而歎息兮,吾欲往乎西嬉。[一]前祝融使舉麾兮,纚朱鳥以承旗。[二]  躔建木於廣都兮,拓若華而躊躇。[三]超軒轅於西海兮,跨汪氏之龍魚;聞此國之千歲兮,曾焉足以娛余?[四]  注[一]金天氏,西方之帝少□也。嬉,戲也。

注[二]繩,系也,音山綺反。朱鳥,鳳也。楚辭曰「凰皇翼其承旗」也。

注[三]躔,次也。拓猶折也。淮南子曰:「建木在廣都,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華照地。」山海經曰,廣都之野,後稷葬焉。楚辭曰:「折若木以拂日。」

躊躇猶俳回也。躊音直流反。躇音直余反。

注[四]山海經曰「軒轅之國,在窮山之際,其*(不)**[下]*壽者八百歲。龍魚在其北,一曰蝦魚,有神巫乘此以行九野。一曰□魚,在汪野北,其為魚也如鯉魚。白人之國在龍魚北」也。

思九土之殊風兮,從蓐收而遂徂。[一]欻神化而蟬蛻兮,朋精粹而為徒。[二]  蹶白門而東馳兮,雲台行乎中野。[三]亂弱水之潺湲兮,逗華陰之湍渚。[四]  號馮夷俾清津兮,棹龍舟以濟予。[五]會帝軒之未歸兮,悵相佯而延佇。[六]  呬河林之蓁蓁兮,偉關睢之戒女。[七]黃靈詹而訪命兮,摎天道其焉如。[八]  曰近信而遠疑兮,六籍闕而不書。[九]神逵昧其難覆兮,疇克謨而從諸?[一0]  牛哀病而成虎兮,雖逢昆其必噬。[一一]□令殪而屍亡兮,取蜀禪而引世。[一二]死生錯而不齊兮,雖司命其不晰。[一三]竇號行於代路兮,後膺祚而繁廡。

[一四]王肆侈於漢庭兮,卒銜恤而絕緒。[一五]尉尨眉而郎潛兮,逮三葉而遘武。[一六]董弱冠而司袞兮,設王隧而弗處。[一七]夫吉凶之相仍兮,恆反側而靡所。穆負天以悅牛兮,豎亂叔而幽主。[一八]文斷袪而忌伯兮,閹謁賊而寧後。[一九]通人闇於好惡兮,豈愛惑之能剖?[二0]嬴擿讖而戒胡兮,備諸外而發內。[二一]或輦賄而違車兮,孕行產而為對。[二二]慎醋顯於言天兮,占水火而妄誶。[二三]梁叟患夫黎丘兮,丁厥子而事刃,親所睇而弗識兮,矧幽冥之可信。[二四]毋綿攣以涬己兮,思百憂以自疢。[二五]彼天監之孔明兮,用棐忱而佑仁。[二六]湯蠲體以禱祈兮,蒙厖禠以拯人。[二七]景三慮以營國兮,熒惑次於它辰。[二八]魏顆亮以從理兮,鬼亢回以敝秦。[二九]  咎繇邁而種德兮,德樹茂乎英、六。[三0]桑末寄夫根生兮,卉既雕而已毓。[三一]有無言而不讎兮,又何往而不復?[三二]盍遠多以飛聲兮,孰謂時之可蓄?

[三三]  注[一]九土,九州也。蓐收,西方神也。徂,往也。欲還中土也。

注[二]欻,疾貌也,音許勿反。蛻音稅。說文曰:「*[蛻]*,蟬憨*(蛻)*所解皮也。」言去故就新,若蟬之蛻也。朋猶侶也。粹,美也。

注[三]蹶音厥。鄭玄注禮記云:「蹶,行處之貌也。」淮南子曰:「自東北方曰方土之山,曰蒼門;東方曰東極之山,*[曰]*開明之門;東南方曰波母之山,曰陽門;南方*[曰]*南極之山,曰暑門;西南方曰編駒之山,曰白門;西方曰西極之山,曰閭闔之門;西北方曰不周之山,曰幽都之門;北方曰北極之山,曰寒門。凡八極之雲,是雨天下,八門之風,是節寒暑。」爾雅曰:「台,我也。」野,協韻音神渚反。

注[四]正絕流曰亂。山海經曰:「櫫□之丘,其下有弱水之川環之。」注云:「其水不勝鳥毛。」潺湲,流貌也。逗,止也。華陰,華山之北也。臨河,故云「湍渚」。

注[五]號,呼也。聖賢頤墓記曰:「馮夷者,弘農華陰潼鄉堤首里人,服八石,得水仙,為河伯。」龍魚河圖曰:「河伯姓呂名公子,夫人姓馮名夷。」俾,使也。清,靜也。津,濟度處。靜之使無波濤也。棹,鐐也。淮南子曰:「龍舟,鷁首,浮吹以虞。」予,我也。

注[六]帝軒,黃帝也。鑄鼎於湖,在今湖城縣,與河、華相近。未歸謂黃帝得仙升天,神靈未歸。相佯猶俳回也。

注[七]呬音許吏反。爾雅曰:「呬,息也。」蓁蓁,茂盛貌。山海經云:「北望河林,其狀如蒨。」偉,美也。詩國風曰:「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仇。」衡鶯河洲而思之也。

注[八]黃靈,黃帝神也。爾雅曰:「詹,至也。訪,謀也。摎,求也。」

注[九]曰,黃帝荅言也。六籍,六經也。

注[一0]逵,道也。爾雅曰:「覆,審也。疇,誰也。謨,謀也。」

注[一一]昆,兄也。淮南子曰:「昔公牛哀病七日,化而為虎。其兄覘之,虎搏而殺之,不知其兄也。」

注[一二]□令,蜀王名也。令音靈。殪,死也。禪,傳位也。引,長也。揚雄蜀王本紀曰「荊人□令死,其屍流亡,隨江水上至成都,見蜀王杜宇,杜宇立以為相。杜宇號望帝,自以德不如□令,以其國禪之,號開明帝。下至五代,有開明尚,始去帝號,復稱王」也。

注[一三]錯,交錯也。司命,天神也。春秋佐助期曰:「司命,神,名為滅黨,長八尺,小鼻,望羊,多髭,□瘦,通於命運期度。」晰,明也,協韻音之逝反。

注[一四]竇謂孝文竇皇后也。繁廡,茂盛也。呂太后時,出宮人以賜諸王,竇姬家在清河,願如趙近家,遺宦者吏,必置我趙伍中。宦者忘之,誤置代伍中,姬涕泣不欲往,相強乃行。至代,代王獨幸竇姬,生景帝,後立為皇后。景帝生十四子,後至光武中興也。

注[一五]王謂孝平王皇后,莽之女也。前書聘以黃金二萬斤,遣劉歆奉乘輿法駕,迎後於第。及莽篡位,後常稱疾不朝,會莽誅,後自投火中而死。恤,憂也。詩小雅曰:「出則銜恤。」絕緒言無後也。

注[一六]尉謂都尉顏駟也。尨,蒼雜色也。遘,遇也。漢武故事曰:「上至郎署,見一老郎,鬢眉皓白,問:『何時為郎?何其老也?』對曰:『臣姓顏,名駟,以文帝時為郎。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而臣尚少,陛下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葉不遇也。』上感其言,擢為會稽都尉」也。

注[一七]董賢字聖卿,哀帝時為大司馬,年二十二。袞,三公服也。時哀帝令為賢起頤,至尊無以加。及帝崩,王莽殺賢於獄中。左傳曰,晉侯請隧,曰:「王章也。」禮記曰「二十曰弱冠」也。

注[一八]穆,魯大夫叔孫豹也,謚曰穆。牛謂豎牛,豹之子也。幽,閉也。大夫稱主。左傳曰,叔孫豹奔齊,宿於庚宗,遇婦人而私焉。至齊,夢天壓己,弗勝,顧而見人,號之曰「牛,助余」,乃勝之。及後還魯,庚宗之婦人獻以雉,曰:「余子長矣。」召而見之,則所夢也。遂使為豎,有寵。及穆子遇疾,豎牛欲亂其室,曰:「夫子疾病,不欲見人。」牛不進食,穆子遂餓而死。

注[一九]文,晉文公也。袪,袂也。忌,怨也。伯謂伯楚也。謁,告也。賊謂呂甥、冀芮等。寧,安也。後,文公也。初,晉獻公使寺人勃鞮伐公於蒲城,公踰垣,勃鞮斬其袪。及公入國,呂甥、冀芮謀作亂,伯楚知之,以告公。公會秦伯於王城,殺呂、□。伯楚,勃鞮字也。事見國語也。

注[二0]通人謂穆子、文公等。闇於好惡謂初悅豎牛,後以餓死;始怨勃鞮,終能告賊。剖,分也。言通人尚闇於好惡,況愛寵昏惑者豈能分之?

注[二一]嬴,秦姓也。擿猶發也。謂始皇發讖,云「亡秦者胡」,乃使蒙恬北築長城,以為外備,而不知胡亥竟為趙高所殺,秦氏遂亡,是發內。

注[二二]輦,運也。違,避也。車謂張車子也。有夫婦夜田者,天帝見而矜之,問司命曰:「此可富乎?」司命曰:「命當貧,有張車子財可以借而與之期。曰,車子生,急還之。」田者稍富,及期,夫婦輦其賄以逃。同宿有婦人,夜生子,問名於其父,父曰:「生車閒,名車子。」其家自此之後遂大貧敝。見搜神記。

注[二三]爾雅曰:「誶,告也。」左傳曰:「日有食之。梓慎曰:『將水。』叔孫昭子曰:『旱也。』後果大旱。」又曰「宋、□、陳、鄭將火,鄭大夫裨醋請瓘斝、玉瓚禳火,子產弗予。醋曰:『不用吾言,鄭又將火。』子產曰:『天道遠,人道邇,非爾所及。』遂不與,亦不復火」也。

注[二四]梁叟,梁國之老人也。丁,當也。睇,視也。矧,況也。呂氏春秋曰:

「梁北有黎丘鄉,鄉有丈人往市,醉而歸者,黎丘奇鬼效其子之狀而道苦之。

丈人醒,謂其子曰:『吾為而父,我醉,女道苦我,何故?』其子泣曰:『必奇鬼也。』丈人明日之市,醉,其真子迎之,丈人拔劍而刺之。」事音側利反。

前書音義曰「江東人以物插地中為事」也。

注[二五]綿攣猶牽制也。涬音胡鼎反。衡集注云:「涬,引也。言勿牽制於俗,引憂於己。」詩曰:「無思百憂,秖自重兮。」

注[二六]監,視也,孔,甚也。棐,輔也。忱,誠也。佑,助也。言天之視人甚明,唯輔誠信而助仁德也。尚書曰:「天監厥德。」又曰:「天威棐忱。」

注[二七]蠲,絜也。祈,求也。爾雅曰:「厖,大也。禠,福也。」帝王紀曰:

「湯時大旱七年,殷史卜曰:『當以人禱。』湯曰:『必以人禱,吾請自當。』遂齋戒,翦發斷爪,以己為牲,禱於桑林之社,果大雨。」言蒙天大福以拯救人。衡集「祈」字作「祊」。祊,祭也。禠音斯。

注[二八]景,宋景公也。三慮謂三善言也。景公有疾,司馬子韋曰:「熒惑守心。

心,宋之分野。君當祭之,可移於相。」公曰:「相,股肱也。除心腹之疾而寘之股肱,可乎?」曰:「可移於民。」公曰:「民所以為國,無民何以為君?」

曰:「可移於歲。」公曰:「歲,所以養人也。歲不登,何以畜人乎?」子韋曰:

「君善言三,熒惑必退三捨。」見呂氏春秋也。

注[二九]魏顆,魏武子之子也。亮,信也。左傳曰,晉魏顆敗秦師於輔氏,獲杜回。杜回,秦之力人也。初,魏武子有嬖妾,武子疾,命顆曰:「必嫁是妾。」

疾病,則曰:「必以為殉。」及卒,顆嫁之,曰:「疾病則亂,吾從其治也。」

輔氏之役,顆見老人結草以亢杜回,躓而顛,故獲之。夜夢之曰:「余,而所嫁婦人之父也。爾用先人治命,余是以報也。」

注[三0]尚書曰:「咎繇邁種德。」注云:「邁,行也。種,布也。」英、六,並國名。咎繇能行布道德,子孫茂盛,封於英、六。帝王紀:「□陶卒,葬之於六,禹封其少子於六,以奉其祀。」六故城在今壽州安豐縣南也。

注[三一]根生謂寄生也。言百草至寒皆彫落,唯寄生獨榮於桑之末。本草經:「桑上寄生,一名寄屑,一名寓木,一名宛童。」以喻咎繇封於英、六,余國先滅,英、六獨存也。

注[三二]言咎繇布德行仁,慶流後裔,詩曰:「無言不讎。」易曰:「無往不復」也。

注[三三]盍,何不也。蓄猶待。言何不遠遊以飛聲譽,誰謂時之可待?言易逝也。

仰矯首以遙望兮,魂□惘而無疇。[一]偪區中之隘陋兮,將北度而宣游。[二]  行積冰之磑磑兮,清泉冱而不流。[三]寒風淒而永至兮,拂穹岫之騷騷。玄武縮於殼中兮,螣蛇蜿而自糾。[四]魚矜鱗而□凌兮,鳥登木而失條。[五]坐太陰之屏室兮,慨含欷而增愁。[六]怨高陽之相寓兮,□顓頊之宅幽。[七]庸織絡於四裔兮,斯與彼其何瘳?[八]望寒門之絕垠兮,縱余增乎不周。[九]迅蹣潚其媵我兮,騖翩躑而不禁。[一0]趨谽□之洞穴兮,摽通淵之碄碄。[一一]  經重陰乎寂寞兮,愍墳羊之潛深。[一二]  注[一]□惘猶敞怳也。

注[二]偪,迫也。宣,□也。

注[三]淮南子曰:「北方之極,自九澤窮大海之極,有凍寒積*(水)**[冰]*雪雹腢冰之野。」磑音牛哀反。世本云:「公輸作石磑。」說文曰:「皚皚,霜雪之貌也。」蓋古字「磑」與「皚」通。冱音胡故反。杜預注左傳云:「冱,閉也。」

注[四]玄武謂龜、蛇也。曲禮曰:「前朱爵而後玄武。」殼,龜甲也。爾雅曰:

「螣,螣蛇。」蜿,屈也。糾,纏結也。騷騷,協韻音修。糾音古由反。

注[五]矜,竦也。並猶聚也。凌,冰也,音力澄反。失條言寒也。

注[六]太陰,北方極陰之地也。楚詞曰:「選鬼神於太陰。」

注[七]高陽氏,帝顓頊也。山海經曰:「東北海之外,附禺之山,帝顓頊與九嬪葬焉。」相,視也。寓,居也。□,屈也,音乞鳳反。宅幽謂居北方幽都之地。尚書曰:「宅朔方曰幽都。」

注[八]庸,勞也。織絡猶經緯往來也。瘳,愈也。言勞於往來四方,經積冰炎火之地,彼此亦何差也。「織」或作「識」,「絡」或作「駱」。

注[九]淮南子曰:「北極之山,曰寒門。」楚辭曰:「踔絕垠乎寒門。」垠音玉巾反。廣雅曰:「垠,或作「限」也。

注[一0]*(躑)**[蹣]*,風也。潚,疾也,音肅。媵,送也。翩飄亦疾魍也。

禁,協韻音金。

注[一一]谽□,深魍也。谽音呼含反。□音呼加反。碄音林,亦深貌也。既游四方,又入地下。

注[一二]重陰,地中也。國語曰:「魯季桓子穿井,獲土缶,中有蟲若羊焉,使問仲尼。仲尼對曰:『土之怪曰墳羊。』」追慌忽於地底兮,軼無形而上浮。[一]出右密之闇野兮,不識蹊之所由。[二]  速燭龍令執炬兮,過鐘山而中休。[三]瞰瑤溪之赤岸兮,吊祖江之見劉。[四]  聘王母於銀台兮,羞玉芝以療饑;[五]戴勝憖其既歡兮,又誚余之行□。[六]  載太華之玉女兮,召洛浦之宓妃。[七]咸姣麗以蠱媚兮,增嫮眼而蛾眉。[八]  舒妙婧之纖□兮,揚雜錯之簹徽。[九]離朱唇而微笑兮,顏的□以遺光。[一0]  獻環琨與璵縭兮,申厥好以玄黃。[一一]雖色艷而賂美兮,志浩蕩而不嘉。[一二]雙材悲於不納兮,並詠詩而清歌。[一三]歌曰:天地鞭熅,百卉含蘤。鳴鶴交頸,雎鳩相和。處子懷春,精魂回移。[一四]如何淑明,忘我實多。[一五]  注[一]慌忽,無形貌也。

注[二]右謂西方也。密,山名也。山海經曰,西北曰密山。黃帝取密山之玉策,投之鐘山之陰。闇,幽隱也。蹊,路也。

注[三]速,召也。燭龍,北方之神也。山海經曰:「西北海之外有神,人面蛇身,而赤其眼,及晦視乃明,不食不寢,是燭九陰,是謂燭龍。」炬,可以照明。

注[四]瑤溪,瑤岸也。山海經曰:「鐘山之東曰瑤岸。」又曰:「鐘山,其子曰鼓,其狀人面而龍身,是與欽廝殺祖江於櫫□之陽。」□音邳。爾雅曰:「劉,殺也。」

注[五]王母,西王母也。銀台,仙人所居也。羞,進也。本草經曰:「白芝,一名玉芝。」

注[六]山海經曰:「櫫□之丘,有人戴勝虎齒,有尾,穴處,名曰西王母。」憖,相傳音宜覲反。杜預注左傳:「憖,發語之音也。」臣賢案張揖字詁,憖,笑貌也,*(嗚)**[聽]*之別體,音許近反,與此義合也。

注[七]詩含神霧曰:「太華之山,上有明星玉女,主持玉漿,服之*(神)**[成]*仙。」宓妃,洛水神也。

注[八]姣,好也,音古巧反。蠱音野,謂妖麗也。嫮音胡故反,好貌也。楚辭曰「嫮目宜笑」也。

注[九]婧音財性反,謂妍婧也。簹音圭,婦人之上服。爾雅曰:「婦人之徽謂之褵。」郭璞注云:「即今之香纓也。」

注[一0]的□,明也。遺光言光彩射人也。

注[一一]環、琨,並玉珮也。白虎通曰「修道無窮即佩環,能本道德即佩琨」也。玄黃謂繒綺也。尚書曰:「厥篚玄黃。」言玉女、宓妃等既獻環珮,又贈以繒綺也。

注[一二]「賂」或作「貽」。浩蕩,廣大也。言不以玉女及贈遺為美也。楚辭曰:

「怨靈修之浩蕩。」

注[一三]雙材謂玉女、宓妃也,即上文所謂「二女感於崇岳」也。

注[一四]鞭熅,氣也。易系辭曰:「天地鞭熅。」張揖字詁曰:「蘤,古花字也。」

處子,處女也。懷,思也。莊子曰:「綽約若處子。」詩曰:「有女懷春。」

注[一五]淑,善也。詩曰:「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將荅賦而不暇兮,爰整駕而亟行。[一]瞻櫫□之巍巍兮,臨縈河之洋洋。伏靈□以負坻兮,□螭龍之飛梁。[二]登閬風之曾城兮,構不死而為默。[三]屑瑤繠以為炮兮,□白水以為漿。[四]抨巫咸以占夢兮,乃貞吉之元符。[五]滋令德於正中兮,*(合)**[含]*嘉*(秀)**[禾]*以為敷。[六]既垂穎而顧本兮,爾要思乎故居。[七]安和靜而隨時兮,姑純懿之所廬。[八]  注[一]賦謂玉女所歌詩也。亟,疾也,音紀力反。即上所謂「冰折不營」也。

注[二]山海經曰:「河出櫫□西北嵎。」縈,曲也。爾雅曰:「小沚曰坻。」謂水中高地,以龜負之,可以架橋也。□猶橫度也。廣雅曰「無角曰螭龍」也。

注[三]閬風,山名,在櫫□山上。楚詞曰:「登閬風而紲馬。」淮南子曰:「櫫□山有曾城九重,高萬一千里,上有不死樹在其西。」今以不死木為默也。

注[四]瑤,瓊也。楚辭曰:「屑瓊繠以為粻。」炮,糧也。□音*(居)**[古]*於反,謂酌也。河圖曰:「櫫山出五色流水,其白水東南流入中國,名為河」也。

注[五]抨,使也,音普耕反,又補耕反。巫咸,神巫也。山海經曰,大荒之中有靈山,巫咸、巫彭、巫謝等十巫。衡既夢木禾,今故令巫咸佔之也。元,善也。

注[六]滋,茂也。淮南子曰:「昏張中則務種穀。」說文曰:「禾,嘉谷也。至二月始生,八月而孰,得時之中,故謂之禾。」

注[七]穎,穟也。本,禾本也。言禾既垂穟顧本,人亦當思故居也。淮南子曰:

「孔子見禾三變,始於粟,生於苗,成於穟,乃歎曰:『我其首禾乎?』」高誘注云:「禾穟向根,君子不忘本也。」

注[八]姑,且也。懿,美也。廬猶居也。

戒庶寮以夙會兮,僉恭職而並迓。[一]豐隆軯其震霆兮,列缺曄其照夜。[二]  雲師□以交集兮,涷雨沛其灑塗。[三]轙琱輿而樹葩兮,擾應龍以服輅。[四]  百神森其備從兮,屯騎羅而星布。[五]振余袂而就車兮,修□揭以低昂。[六]  冠咢咢其映蓋兮,佩綝纚以輝煌。[七]僕夫儼其正策兮,八乘攄而超驤。[八]  氛旄溶以天旋兮,蜺旌飄而飛揚。[九]撫軨軹而還睨兮,心灼藥其如湯。[一0]  羨上都之赫戲兮,何迷故而不忘?[一一]左青琱以揵芝兮,右素威以司鉦。[一二]前長離使拂羽兮,委水衡乎玄冥。[一三]屬箕伯以函風兮,征淟涊而為清。

[一四]曳雲旗之離離兮,鳴玉鸞之譻譻。[一五]涉清霄而升遐兮,浮蔑蒙而上征。[一六]紛翼翼以徐戾兮,焱回回其揚靈。[一七]叫帝閽使辟扉兮,覿天皇於瓊宮。[一八]聆廣樂之九奏兮,展洩洩以肜肜。[一九]考理亂於律鈞兮,意建始而思終。[二0]惟盤逸之無斁兮,懼樂往而哀來。[二一]素撫弦而餘音兮,大容吟曰念哉。[二二]既防溢而靜志兮,迨我暇以□翔。[二三]出紫宮之肅肅兮,集大微之閬閬。[二四]命王良掌策駟兮,踰高閣之鏘鏘。[二五]建罔車之幕幕兮,獵青林之芒芒。[二六]  彎威弧之撥剌兮,射嶓頤之封狼。[二七]觀壁壘於北落兮,伐河鼓之磅硠。[二八]乘天潢之泛泛兮,浮雲漢之湯湯。[二九]倚招搖、攝提以低回□流兮,察二紀、五緯之綢繆遹皇。[三0]偃蹇夭矯彧以連捲兮,雜沓叢□颯以方驤。[三一]  □汨飂戾沛以罔象兮,爛漫麗靡□以迭逿。[三二]凌驚雷之□糝兮,弄狂電之淫裔。[三三]踰庬澒於宕冥兮,貫倒景而高厲。[三四]廓蕩蕩其無涯兮,乃今窮乎天外。  注[一]僉,皆也。迓,迎也。

注[二]豐隆,雷也。軯,聲也,音普耕反。震霆,霹靂也。霆音庭。列缺,電也。曄,光也。

注[三]雲師,屏翳也。□,陰兒,音徒感反。爾雅曰:「暴雨謂之涷。」沛,雨魍也。塗,協韻音徒故反。楚辭曰:「使涷雨兮灑塵。」

注[四]轙音魚綺反。爾雅曰:「載轡謂之轙。」郭璞注云:「轙,軶上環也,轡所貫也。」琱,以玉飾車也。樹,立也。葩,華也,於車上建華蓋。擾,馴也。

廣雅曰「有翼曰應龍」也。

注[五]周頌曰:「懷柔百神。」森,觿魍也。屯,聚也。

注[六]修,長也。揭,低昂魍也。

注[七]咢音五各反。一作「岌」,並冠高魍也。映蓋謂冠與車蓋相映也。綝音林,纚音離,盛魍也。輝音胡本反。光*也。

注[八]八乘,八龍也。楚辭曰:「駕八龍之蜿蜿。」攄猶騰也。

注[九]氛,天氣也。旌,羽旌也。溶音勇。王逸注楚辭曰:「溶,廣大魍也」。

蜺,雌虹也。

注[一0]軨音零。說文曰:「車輜閒橫木也。」楚辭曰:「倚結軨兮太息。」軹音之是反。杜子春注周禮云:「軹,兩堯也。」說文云:「車輪小穿也。」還睨,顧瞻也。藥音鑠,熱魍也。言顧瞻鄉國而心熱也。

注[一一]上都謂天上也。赫戲,盛魍也。衡既□歷四海,方欲游於天上,故云何不忘其故居,而苦迷惑思之。

注[一二]青琱,青文龍也。揵,堅也,音巨偃反。芝,蓋也。素威,白武也。

禮記曰:「左青龍而右白武。」說文曰「鉦,鐃也,似鈴」也。

注[一三]長離,即鳳也。水衡,官名,主水官也。玄冥,水神也。司馬相如大人賦曰「前長離而後矞皇」也。

注[一四]箕伯,風師也。函猶含也。澄,清也。淟音它典反。涊音乃典反。楚辭曰:「切淟涊之流俗。」王逸注曰:「淟涊,垢濁也。」

注[一五]鸞,鈴也,在鑣。譻,聲也,音嚶。楚辭曰「鳴玉鸞之啾啾」也。

注[一六]霄,雲也。蔑蒙,氣也。蒙音莫孔反。上征,上於天也。揚雄甘泉賦曰:「浮蔑蒙而撇天。」

注[一七]翼翼,飛魍。戾,至也。回回,光魍。楚辭曰:「皇剡剡其揚靈。」王逸注云:「揚其光靈也。」

注[一八]閽,主門者。天皇,天帝也。揚雄甘泉賦曰:「選巫咸兮叫帝閽。」

注[一九]史記曰,趙簡子曰:「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遊於鈞天,廣樂九奏。」

左傳,鄭莊公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出,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

「肜」與「融」同也。

注[二0]詩序曰:「太平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律,十二律也。樂□圖征曰:「聖人承天以立均。」宋均注曰:「均長八尺,施弦以調六律也。」建,立也。衡言聽九奏之樂,考政化之得失,而思其終始也。

注[二一]盤,樂也。逸,縱也。斁,厭也,音亦,又音徒故反,古「度」字也。

莊子曰:「樂未畢也,哀又繼之。」

注[二二]素,素女也。史記曰:「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琴)**[瑟]*。」大容,黃帝樂師也。念哉,戒逸樂也。

注[二三]溢,滿也。迨,及也。□翔,將遠逝也。

注[二四]紫宮、太微,並星名也。肅肅,清也。閬閬,明大也。

注[二五]史記曰:「天駟旁一星曰王良。」高閣,閣道星也。史記曰:「絕漢抵營室曰閣道。」鏘鏘,高魍也。

注[二六]罔車,畢星也。幕幕,罔魍。青林,天苑也。

注[二七]弧,星名也。易曰:「弧矢之利以威天下。」撥音方割反。剌音力達反。

撥剌,張弓魍也。嶓頤,山也。封,大也。狼,星名。河圖曰:「嶓頤之精,上為狼星。」

注[二八]壁,東壁也。史記曰,羽林天軍西為壁壘,旁大星為北落。牽牛北為河鼓。磅硠,聲也。磅音普郎反。硠音郎。

注[二九]史記曰,王良旁有八星絕漢曰天潢,雲漢曰天河也。

注[三0]招搖、攝提,星名也。□音居流反,低回□流回轉之魍。二紀,日月也。五緯,五星也。綢繆,相次之魍也。遹皇,行魍也。

注[三一]彧音孚萬反,卷音拳,並□翔自恣之魍也。

注[三二]□音一六反,汨音於筆反,飂音遼,沛音普蓋反,並疾魍也。□,小也。□音亡小反。逿,徒郎反。

注[三三]□糝,雷聲也。□音康。糝音苦蓋反。淫裔,電魍也。狂,疾也。

注[三四]庬音亡孔反。澒,胡孔反。孝經援神契曰:「天度蒙澒。」宋均注云:

「蒙澒,未分之象也。」說文曰:「宕,過也。」冥,幽冥也。貫,穿也。前書谷永上書曰:「登遐倒景。」音義曰:「在日月之上,日月反從下照,故其景倒也。」厲,陵厲也。

據開陽而俯盼兮,臨舊鄉之暗藹。[一]悲離居之勞心兮,情悁悁而思歸。[二]  魂眷眷而屢顧兮,馬倚輈而俳回。[三]雖遨遊以偷樂兮,豈愁慕之可懷。[四]  出閶闔兮降天塗,乘蹣忽兮馳虛無。[五]雲霏霏兮繞余輪,風眇眇兮震余旟。

繽聯翩兮紛暗曖,倏眩眃兮反常閭。[六]  注[一]春秋運斗樞曰:「北斗第六星為開陽。」俯音俯。暗藹,遠魍也。暗音烏感反。

注[二]說文曰:「悁悁,憂也。」音於緣反。詩國風曰「勞心悁悁」也。

注[三]輈,轅也。

注[四]偷音通侯反。懷,安也。

注[五]閶闔,天門。

注[六]倏,忽也。眩音縣,眃音混,疾魍也。常閭,故里。

收疇昔之逸豫兮,卷淫放之遐心。[一]修初服之娑娑兮,長余佩之參參。[二]  文章煥以粲爛兮,美紛紜以從風。御六蓺之珍駕兮,游道德之平林。[三]結典籍而為□兮,歐儒、墨而為禽。[四]玩陰陽之變化兮,詠雅、頌之徽音。嘉曾氏之歸耕兮,慕歷陵之欽崟。[五]共夙昔而不貳兮,居終始之所服也;夕惕若厲以省□兮,懼余身之未□也。[六]苟中情之端直兮,莫吾知而不恧。[七]墨無為以凝志兮,與仁義乎消搖。[八]不出戶而知天下兮,何必歷遠以劬勞?[九]  注[一]謂初游於四方天地之閒以自淫放,今改悔也。

注[二]楚辭曰:「退將復修吾初服。」王逸注曰:「修吾初始清絜之服也。」娑娑,衣魍。參參,長魍。

注[三]以六藝為車而駕之也。以道德為林而游之也。

注[四]□,網也,音古。儒家,子思、孟軻、孫卿等。墨家謂墨翟、胡非、尹佚等。

注[五]琴操曰:「歸耕者,曾子之所作也。曾子事孔子十餘年,晨覺,眷然念二親年衰,養之不備,於是援琴鼓之曰:『往而不反者年也,不可得而再事者親也。

歔欷歸耕來日!安所耕歷山盤乎!』」欽崟,山魍。崟音吟。

注[六]共音恭。易曰:「君子終日干干,夕惕若,厲。」惕,懼也。厲,病也。

□,整也。

注[七]恧,籩也,音女六反。

注[八]老子曰:「上德無為。」

注[九]老子曰:「不出戶而知天下。」

系曰:天長地久歲不留,俟河之清祗懷憂。[一]願得遠度以自娛,上下無常窮六區。[二]超踰騰躍絕世俗,躑□神舉逞所欲。天不可階仙夫希,□舟悄悄吝不飛。[三]松、喬高跱孰能離?結精遠遊使心攜。[四]回志朅來從玄諆,[五]  獲我所求夫何思!  注[一]系,系也。老子曰:「天長地久。」左氏傳曰「俟河之清,人壽幾何」也。

注[二]六區謂四方上下也。

注[三]階,升也。論語曰:「夫子之不可及,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仙夫,仙人也。詩鄁風曰:「□舟言仁而不遇也。」其詩曰:「泛彼□舟,亦泛其流。憂心悄悄,慍於腢小。靜言思之,不能奮飛。」鄭玄注云:「舟,載度物者也。今不用,而與觿物泛泛然俱流水中,諭仁人不用,而與腢小並列。」悄悄,憂魍也。

臣不遇於君,猶不忍奮翼而飛去。吝,惜也。衡亦不遇其時,而為宦者所讒,故引以自諭也。

注[四]松,赤松子也。喬,王子喬也。列仙傳曰:「赤松子,神農時雨師,服水玉,教神農,能入火自燒。至櫫□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隨風上下。王子喬,周靈王太子晉也。好吹笙作鳳鳴,游伊洛閒。道士浮丘公接上嵩高山,三十餘年。後來於山上,見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緱氏山頭。』果乘白鵠住山顛,望之不得到,舉手謝時人,數日去。」字林曰:「跱,踞也。」謂得仙高踞也。離,附也。攜,離也。

注[五]朅,去也,音丘列反。「諆」或作「謀」。諆亦謀也,音基,字從「其」。

永和初,出為河閒相。[一]時國王驕奢,不遵典憲;又多豪右,共為不軌。衡下車,治威嚴,整法度,陰知奸黨名姓,一時收禽,上下肅然,稱為政理。視事三年,上書乞骸骨,徵拜尚書。年六十二,永和四年卒。  注[一]河閒王名政。

著周官訓詁,崔瑗以為不能有異於諸儒也。又欲繼孔子易說彖、象殘缺者,竟不能就。

所著詩、賦、銘、七言、靈憲、應閒、七辯、巡誥、懸圖凡三十二篇。[一]  注[一]衡集作「玄圖」,蓋玄與懸通。

永初中,謁者僕射劉珍、校書郎劉騊駼等著作東觀,撰集漢記,因定漢家禮儀,上言請衡參論其事,會並卒,而衡常歎息,欲終成之。及為侍中,上疏請得專事東觀,收撿遺文,畢力補綴。[一]又條上司馬遷、班固所□與典籍不合者十餘事。[二]又以為王莽本傳但應載篡事而已,至於編年月,紀災祥,宜為元後本紀。又更始居位,人無異望,光武初為其將,然後即真,宜以更始之號建於光武之初。書數上,竟不聽。及後之著述,多不詳典,時人追恨之。  注[一]衡表曰「臣仰干史職,敢徼官守,竊貪成訓,自忘頑愚,願得專於東觀,畢力於紀記,竭思於補闕,俾有漢休烈,比久長於天地,並光明於日月,照示萬嗣,永永不朽」也。

注[二]衡集其略曰:「易稱宓戲氏王天下,宓戲氏沒,神農氏作,神農氏沒,黃帝、堯、舜氏作。史遷獨載五帝,不記三皇,今宜並錄。」又一事曰:「帝系,黃帝產青陽、昌意。周書曰:『乃命少□清。』清即青陽也,今宜實定之。」

論曰:崔瑗之稱平子曰「數術窮天地,製作侔造化」。[一]斯致可得而言歟!推其圍范兩儀,天地無所蘊其靈;[二]運情機物,有生不能參其智。[三]故*(智)**[知]*思引淵微,人之上術。記曰:「德成而上,蓺成而下。」[四]量斯思也,豈夫蓺而已哉?何德之損乎![五]  注[一]瑗撰平子碑文也。

注[二]易系辭曰:「範圍天地之化。」王弼注云:「擬范天地而周備其理也。」

謂作渾天儀也。

注[三]機物謂作候地動儀等。

注[四]禮記文也。

注[五]損,減也。言蓺不減於德,一也。

贊曰:三才理通,人靈多蔽。[一]近推形筭,遠抽深滯。不有玄慮,孰能昭□?

[二]  注[一]三才,天、地、人。言人雖與天地通為三才,而性靈多蔽,罕能知天道也。

注[二]玄猶深也。□音制。

校勘記  一八九八頁五行以三十*(五)**[六]*蓍揲之按:刊誤謂太玄乃用三十六揲,作「五」誤。今據改。

一八九九頁一一行昔有文王按:刊誤謂「昔有」當作「昔者」。

一九00頁九行枉則*(正)**[直]*據汲本、殿本改。按:今本老子作「直」。

一九0一頁三行金聲而玉振*[之]*據汲本、殿本補。

一九0二頁二行不到汲本、殿本「到」作「至」。按:今本孟子作「至」。

一九0二頁三行趙岐注雲按:「岐」原斗「歧」,逕改正。下同。

一九0二頁四行君子固窮按:「固」原斗「困」,逕改正。

一九0二頁四行如何君子不*(得)**[待]*其招而妄見也據汲本改,與今本孟子趙注合。

一九0二頁八行*(也)**[曰]*我狐父之人丘也據刊誤改。

一九0二頁一三行是以貨賄*(所)*取我據刊誤刪。按:今本孟子趙注無「所」字。

一九0三頁六行有人*[之]*不理據汲本、殿本補。

一九0四頁一五行奚冀其二哉按:「冀」原斗「異」,逕據汲本、殿本改正。

一九0五頁九行黿鳴岐野按:「岐」原斗「歧」,逕改正。

一九0五頁一三行黃帝乃下天女曰*(妖)**[□]*集解引沉欽韓說,謂「妖」乃「□」之鬥。按:下雲妖亦魃也,音步末反,則為「□」字之鬥無疑,今據改。

下同。

一九0七頁四行孟子曰阿意事貴脅肩所尊俗之情也按:沉家本謂此疑孟子注家語,或孟子逸文也。

一九0八頁一一行以牒為械按:御覽三三六引「牒」作「褋」,書鈔引斗作「襟」。

孫詒讓墨子閒詁謂作「褋」是。俞樾謂牒、褋皆□字,其本字當作「梜」,梜即箸也,孫氏謂俞說亦通。

一九0八頁一三行杖節臥起按:汲本「杖」作「持」。校補謂注專就臥起言,故云持節,若改作「杖」,則臥豈能杖,作「杖」非。

一九0九頁三行孔安國以為三墳*(五典)*三皇之書據校補刪。

一九一0頁三行宜獲福祉神祇按:集解引蘇輿說,謂「福」「祉」疑衍一字。

一九一0頁四行冥鑒在茲汲本、殿本「冥」作「宜」。按:嚴可均輯全後漢文作「冥」。

一九一0頁一0行僭恆陽若按:汲本「陽」作「暘」。注同。

一九一0頁一五行□消不至矣按:□消不至,語意重復,疑當依袁宏紀作「□沴不至」。又按:袁宏紀引張衡此疏多異文,今不列舉。

一九一一頁二行揚雄按:前後皆作「楊雄」,「楊」字從木,獨此篇注文皆從□作「揚」,今依原本,不改歸一律。

一九一二頁一五行中央者*(地神)**[北辰]*之所居汲本、殿本「地」作「北」,王先謙謂當作「北辰」,今據改。

一九一三頁二行所以*(從)**[行]*半矣據汲本、殿本改。

一九一三頁七行有詔使劉向及子歆於秘書汲本「於」作「為」。按:殿本作「於」。

校補引柳從辰說,謂當依前書向傳作「領校秘書」,「為」字即「領」字轉寫之鬥,「於」字又明明「校」字形近之鬥,兩本固皆有脫斗也。

一九一三頁一三行流俗本多作頗傳者汲本「傳」作「傅」。按:集解引洪頤粻說,謂「頗猶偏也,頗傅謂以偏詞相傅會,義亦得通」。則似以作「傅」為是。

一九一四頁一一行志團團以應懸兮按:文選「團團」作「摶摶」。

一九一四頁一二行□幽蘭之秋華兮按:文選「□」作「纗」。

一九一四頁一二行美襞積以酷裂兮按:文選「裂」作「烈」。

一九一四頁一四行喜傅說之生殷按:文選「喜」作「嘉」。

一九一五頁三行宅不處仁按:王先謙謂「擇」作「宅」,異文。

一九一六頁三行彼無合其何傷兮按:文選「其」作「而」。

一九一六頁三行啟金縢而乃信按:文選「乃」作「後」。

一九一六頁四行羌孰可與言己按:文選「與」作「為」。

一九一六頁五行阽焦原而跟止按:文選「止」作「趾」。

一九一六頁六行要既死而後已按:殿本「要」作「安」,文選作「惡」,校補謂皆「要」字形近之鬥。

一九一六頁七行珍蕭艾於重笥兮按:文選「珍」作「寶」。

一九一六頁七行羈要褭以服箱按:文選「羈」作「縶」。

一九一六頁一一行恃己知而華予兮按:「予」原斗「子」,逕改正。注同。

一九一六頁一二行遒白露之為霜按:「遒」原斗「道」,逕改正。

一九一七頁五行中黃伯曰至吾日試之矣按:注引屍子,文有斗奪,幾不可句讀,今錄文選注備考:「中黃伯曰:『余左執太行之獶,而右搏雕虎,唯象之未與,吾心試焉。有力者則又願為牛,欲與象□,以自試。今二三子以為義矣,將惡乎試之?夫貧窮,太行之獶也;疏賤,義之雕虎也。而吾日遇之,亦足以試矣。』」一九一八頁一行男鞶革*(革)**[女]*鞶絲據汲本、殿本改。

一九一八頁八行喻以賢被讒也按:「以」原斗「似」,逕據汲本、殿本改正。

一九一八頁一二行即岐址而攄情按:「岐」字原本皆斗「歧」,逕改正。「攄」文選作「臚」,集解引惠棟說,謂張衡集亦作「臚」。

一九二0頁二行問三丘乎句芒按:文選「乎」作「於」。

一九二0頁九行翾飛也按:「翾」原斗「□」,逕據汲本、殿本改正。

一九二一頁一二行指長沙以邪徑兮按:文選「以」作「之」。

一九二一頁一二行翩儐處彼湘瀕按:文選「儐」作「繽」。

一九二一頁一三行托山陂以孤魂按:文選「陂」作「阪」。

一九二一頁一三行愁蔚蔚以慕遠兮按:文選「蔚蔚」作「鬱鬱」。

一九二一頁一四行越卬州而愉敖「卬」原斗「滘」,逕改正。注同。按:文選「愉敖」作「游遨」。

一九二一頁一四行憩炎天之所陶按:文選「天」作「火」。

一九二一頁一五行顝羈旅而無友兮按:文選「羈」作「羇」。

一九二二頁四行俗謂之湘君湘夫人也按:集解引沉欽韓說,謂列女傳無「湘夫人也」四字。

一九二三頁七行其*(不)**[下]*壽者八百歲據汲本改。按:文選注亦作「不」。

考異謂「不」當依范書注作「下」。

一九二三頁一一行悵相佯而延佇按:文選「相佯」作「徜徉」。

一九二三頁一三行疇克謨而從諸按:文選「謨」作「謀」。

一九二三頁一四行雖司命其不晰文選「晰」作「□」。按:此據胡克家本,別本作「□」。

一九二四頁二行穆負天以悅牛兮按:文選「負」作「屆」。

一九二四頁三行豈愛惑之能剖按:文選「愛」作「昏」,「之」作「而」。

一九二四頁四行慎醋顯於言天兮占水火而妄誶文選「於」作「以」,「誶」作「訊」。

按:校補謂李注,訊,息對反,疑本「誶」之鬥。

一九二四頁四行丁厥子而事刃按:文選「事」作「剚」。

一九二四頁五行親所睇而弗識兮按:文選「睇」作「睼」。

一九二四頁五行毋綿攣以涬己兮「毋」原斗「母」,逕改正。按:文選「涬」作「幸」。

一九二四頁六行用棐忱而佑仁按:文選「佑」作「佑」,疑本「佑」之鬥。

一九二四頁七行鬼亢回以敝秦按:文選「敝」作「斃」。

一九二四頁八行德樹茂乎英六按:文選「德樹」作「樹德」。

一九二四頁一一行*[蛻]*蟬憨*(蛻)*所解皮也按:汲本作「蟬蛻蟬所解皮也」,殿本作「蟬蛻所解皮也」,並有脫鬥,茲據說文改。

一九二四頁一三行蹶行處之貌也汲本「處」作「遠」。按:校補引柳從辰說,謂「遠」「處」皆「遽」之鬥,注引鄭注禮記,雖未明指何篇,然曲禮「足毋蹶」注,固作「行遽貌」也。

一九二四頁一四行*[曰]*開明之門據汲本、殿本補。

一九二四頁一四行南方*[曰]*南極之山據汲本、殿本補。

一九二六頁一七行呂甥冀芮謀作亂按:「甥」原斗「生」,逕據汲本、殿本改正。

一九二八頁一五行一名寓木按:「木」原斗「末」,逕改正。

一九二九頁三行寒風淒而永至兮按:文選「淒而」作「淒其」。

一九二九頁四行螣蛇蜿而自糾按:文選「螣」作「騰」。

一九二九頁五行□顓頊之宅幽按:文選「之」作「而」。

一九二九頁六行迅坎潚其媵我兮按:「坎」原作「蹣」,逕據汲本改,後文「坎忽」同。又按:文選「坎」作「焱」,校補謂當作「猋」,後文「焱忽」同。

一九二九頁六行趨谽□之洞穴兮摽通淵之碄碄文選「趨」作「越」,「□」作「□」,「摽」作「漂」,「淵」作「川」。按:李慈銘謂蓋此本亦作「通川」,宋以後校者誤以為章懷避諱改川,遂妄改為「通淵」耳。

一九二九頁一0行有凍寒積*(水)**[冰]*雪雹腢冰之野據汲本、殿本改。按:

淮南子時則訓作「有凍寒積冰、雪雹霜霰、漂潤腢水之野」。此注似有脫鬥,「腢冰」之「冰」應作「水」。

一九三0頁四行垠音玉巾反按:「玉」原斗「五」,逕改正。

一九三0頁六行*(躑)**[坎]*風也據汲本改。

一九三0頁九行追慌忽於地底兮「底」原作「厎」,逕依汲本、殿本改。按:「慌」文選作「荒」。

一九三0頁九行出右密之闇野兮按:文選「右」作「石」。

一九三0頁一三行獻環琨與璵縭兮按:文選「璵」作「琛」。

一九三0頁一四行志浩蕩而不嘉按:汲本、殿本「蕩」作「蕩」,文選同。文選「浩」作「皓」。

一九三0頁一五行百卉含蘤按:文選「蘤」作「葩」。

一九三一頁三行及晦視乃明按:集解引沉欽韓說,謂大荒北經「其暝乃晦,其視乃明」,注誤。

一九三一頁九行*(嗚)**[聽]*之別體汲本、殿本「嗚」作「鳴」。集解引沉欽韓說,謂注「鳴」乃「聽」之誤,說文「聽,笑貌」,憖與聽通。今據改。

一九三一頁一0行服之*(神)**[成]*仙據殿本改。

一九三二頁六行抨巫咸以占夢兮按:文選「以」作「作」。

一九三二頁六行*(合)**[含]*嘉*(秀)**[禾]*以為敷汲本作「合嘉禾以為敷」。

殿本作「含嘉秀以為敷」,文選同。校補引錢大昭說,謂秀乃光武諱,作「禾」者不誤。又李慈銘謂「合」當是「含」字之誤。今據改。按:沉家本謂此注引說文以解禾字,則章懷所據本實作「禾」,不作「秀」。

一九三二頁七行爾要思乎故居按:文選「爾」作「亦」。

一九三二頁一四行□音*(居)**[古]*於反張森楷校勘記謂居於鼎□,不為反語,「居」當為「古」之誤。今據改。

一九三三頁七行擾應龍以服輅按:文選「輅」作「路」。

一九三三頁八行冠咢咢其映蓋兮按:文選「咢咢」作「巖巖」。

一九三三頁九行八乘攄而超驤按:文選「攄」作「騰」。

一九三三頁九行蜺旌飄而飛揚按:文選「而」作「以」。

一九三三頁一0行心灼藥其如湯按:文選「如」作「若」。

一九三三頁一0行左青琱以揵芝兮按:文選「以」作「之」。

一九三三頁一一行委水衡乎玄冥按:文選「委」上有「後」字,「委」下無「水」字。

一九三三頁一二行澄淟涊而為清按:文選「澄」作「懲」。

一九三三頁一五行素撫弦而餘音兮按:文選「素」下有「女」字。

一九三三頁一五行既防溢而靜志兮按:文選「靜」作「靖」。

一九三四頁六行乃今窮乎天外按:文選「窮」作「窺」。

一九三五頁七行素威白武也按:汲本、殿本「武」作「虎」,此避唐諱改。下「左青龍而右白武」同。

一九三六頁四行使素女鼓五十弦*(琴)**[瑟]*據史記改。按:王先謙謂「琴」當作「瑟」。

一九三六頁一七行□糝雷聲也按:「雷」原斗「電」,逕改正。

一九三七頁四行據開陽而俯盼兮按:文選「盼」作「□」。

一九三七頁五行雖遨遊以偷樂兮按:文選「遨遊」作「游娛」。

一九三七頁一六行歐儒墨而為禽文選「歐」作「驅」。按:集解引柳從辰說,謂「歐」當讀為「驅」。

一九三八頁一行共夙昔而不貳兮固終始之所服也至懼余身之未□也按:文選「共」作「恭」,「昔」作「夜」,無兩「也」字。

一九三八頁九行歔欷歸耕來日安所耕歷山盤乎按:文選李注「日」「乎」均作「兮」。

一九三九頁七行能入火自燒按:文選遊仙詩注引「自」作「不」,類聚七十八引仍作「自」。

一九三九頁九行果乘白鵠住山顛汲本、殿本「住」作「往」。按:文選遊仙詩李注作「駐」,駐住聲近義通。

一九四0頁一二行清即青陽也按:「青陽」原斗「清陽」,逕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