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第二十八 徐公文集 卷第二十九
宋 徐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三十

徐公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二十九

      東 海 徐■◍◍鉉

  大宋左千牛衛上将軍追封吴王隴西公墓誌銘

  大宋右千牛衛上将軍隴西郡公李公墓誌銘

  大宋故處士贈太子少師李公墓誌銘

  大宋故尚書户部郎中王君墓誌銘

  大宋故尚書兵部貟外郎江君墓誌銘

  大宋故陳留縣主簿贈太子中允李府君墓誌銘

    大宋左千牛衛上将軍追封吴王隴

    公墓誌銘并序

 盛徳百世善⿰糹⿱𢆶匹 -- 繼者所以主其祀聖人無外善守者

 不能固其存蓋運暦之所推亦古今之一貫其有

 享蕃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寵保克終之美殊恩飾壌懿範流光傳

 之金石斯不誣矣王諱煜字重光隴西人也昔庭

 堅賛九徳伯陽恢至道皇天眷祐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祚于唐祖文

 宗武世有顯徳載祀三百龜玉淪胥宗子維城蕃

 衍萬國江淮之地獨奉長安故我顯祖用𭙶推戴

 淳耀之烈載光舊吴二世承基克廣其業皇宋将

 啓玄貺冥符有周𨳩先太祖厯試威徳所及寰宇

 将同故我舊邦祗畏天命貶大號以禀朔獻地圖

 而請吏故得義動元后風行域中恩禮有加綏懐

 不世魯用天王之禮自越常鈞𨟎存紀侯之國曽

 何足貴王以世嫡嗣服以古道馭民欽若𢑱倫率

 循先志奉蒸嘗恭色養必以孝賔大臣事耉老必

 以禮居處服御必以莭言動施舎必以時至於荷

 全濟之㤙謹藩國之度勤脩九貢府無虚月祗奉

 百𭛠知無不為十五年間天眷彌渥然而果於自

 信怠於周防西鄰起釁南箕今上御名禍𭠘杼致慈親之

 惑乞火無里婦之辭始勞因壘之師終後塗山之

 㑹口太祖至仁之舉大賚為懐録勤王之前効恢

 焚謗之廣度位以上将爵為通侯待遇如初寵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斯厚

 今上宣猷大𪋤敷惠萬方毎侍論思常存𨳩釋及

 飛天在運麗澤推恩擢進上公之封仍加掌武之

 秩侍従親禮勉諭優容方将度越等𢑴登崇名數

 嗚呼閲川無捨景命不融太平興國三年秋七月

 八日今上御名疾薨于京師里之第享年四十有二

 皇上撫几興悼𭠘𤓰軫悲痛生之不逮俾殁而加

 飾特詔輟朝三日贈太師追封吴王命中使涖葬

 凡䘮𥙊所湏皆従官給即其年冬十月日葬于河

 南府某縣某郷某里禮也夫人鄭國夫人周氏勲

 舊之族是生邦媛肅雍之美流詠國風才實女師

 言成閫則子左千牛大将軍某𬓛神俊茂識度淹

 通孝悌自表於天資才略靡由於師訓日出之學

 未易可量惟王天骨秀異神氣清粹言動有則容

 止可𮗚精究六經旁綜百氏常以為周孔之道不

 可暫離經國化民𤼵號施令造次於是始終不渝

 酷好文辭多所述作一游一豫必以頌宣載笑載

 言不忘經義洞曉音律精别雅鄭窮先王制作之

 意審風俗淳薄之原為文論之以續樂記所著文

 集三十卷 --卷(⿵龹⿱一龴)雜說百篇味其文知其道矣至於弧矢

 之善筆札之工天縱多能必造精絶本以惻隠之

 性仍好竺乾之教草木不殺禽魚咸遂賞人之善

 常若不及掩人之過惟恐其聞以至法不勝姦威

 不克愛以厭兵之俗當用武之世孔明罕應變之

 略不成近功偃王躬仁義之行終于亡國道有所

 在復何媿歟嗚呼哀哉二室南峙三川東注瞻上

 陽之宫闕望北邙之靈𣗳旁寂𡨜兮迥野下冥冥

 兮長暮𭔃不朽於金石庻有傳於竹素其銘曰

 天鍳九徳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我唐祚綿綿𤓰𤔅"茫茫商土裔孫有

 慶舊物重覩𨳩國承家彊吴跨楚䘮亂孔𣗥我恤

 疇依聖人既作我知所歸終日靡俟先天不違惟

 藩惟輔永言固之道或汙𨺚時有險易蠅止于𣗥

 虎游於市明明大君寛仁以濟嘉爾前哲釋兹後

 至亦今上御名亦見乃侯乃公沐浴玄澤徊翔景風如松

 之茂如山之崇奈何不淑運極化窮舊國䟽封新

 阡啓室人諗之謀卜云其吉龍章𩦸徳蘭言玉質

 邈爾何往此焉終畢儼青蓋兮裶裶驅素虬兮遅

 遅即隧路兮徒返望君門兮永辭庶九原之可作

 與緱嶺兮相期垂斯文于億載将樂石兮無𧇊

     大宋石千牛衛上将軍隴西郡公李公

     墓誌銘

 公諱従善字子師隴西成紀人唐室之諸孫元和

 之近屬譜諜詳悉此不具陳若夫天祚之徳大運

 有時而極積慶之祀百世無得而踰必生克肖之

 賢以承有後之應保姓受氏公實宜之昔者土徳

 既㣲羣雄角立維我顯祖𡘤宅舊吴延祚四紀傳

 國三世公以天屬之愛𭙶寳玉之封始在膠庠已

 有名望姿儀秀出文學生知仁孝極於事君謙抑

 形于下士中外之論翕然稱之由是受任六官交

 修庶職彌綸舊典諮訪老成恪居無違所至皆理

 于時聖人出於中土正朔及於四方維我先君祗

 畏天命受盟請吏息民弭兵玉帛交馳冠葢相望

 公親則介弟位則中台獨奉絲綸留𠫵槐𣗥元戎

 駟牡分建莭之權玄冕九章奉侍祠之列朝奨既

 厚臣誠益恭後凋之葉無渝萬頃之陂自若故得

 全名莭於危疑之際保恩顧於終始之間環衛迭

 遷𭔃任増重盤根必觧師律以貞十有餘年其志

 如嗚呼修塗方騁景命不融春秋四十有八雍熈

 四年秋九月薨于通許護軍之廨詔輟朝一日賻

 絹百匹即其年冬十月十三日葬于𨳩封府𨳩封

 縣吹臺鄊蘇里祔太夫人凌氏之塋禮也前夫人

 徐氏⿰糹⿱𢆶匹 -- 繼室周氏並早卒皆有肅雍之徳窈窕之華

 宜家治内盡其規魚軒象服昭其盛子十四人仲

 顗仲翊仲衍仲華仲雅仲頴仲寕仲簡仲彬仲文

 仲猷仲玄仲義仲端女十四人慕英懿卿奉蘋藴

 蘭正容茂莭穉仙恵昭如賔道崇鳯兆㓜貞閨秀

 季貞或嬪于盛族或待禮未行惟公生于深宫特

 禀異氣謙而得禮和而執中容納直言賔延素士

 經歴夷險雅度不渝大年未登終古同嘆鉉登門

斯久辱顧殊深永惟知已之恩願表爲陵之谷其

銘曰

真源引𣲖仙李垂芳實生我公金玉其相非禮勿

動出言有章忠信以濟終然允臧三代之姓倐焉

爲庶九萬之程溘然中路吹臺北峙浚川東注不

植刺草長瞻宰𣗳大雅君子隴西公之墓

    大宋故處士贈太子少師李公墓誌銘

    并序

道之㤗也賢人振衣而濟物時之否也君子括SKchar

以獨善其有修之家而孚教於俗無其位而博施

 於人角立傑出蓋亦難矣公諱某字某庭堅邁徳

 百世流光源長𣲖逺蕃衍郡國今為常山真定人

 也祖某贈太子少保考某贈太子少傅公即少傅

 第三子也㓜而岐嶷長而純孝承顔先意實禀生

 知七𡻕丁太夫人憂泣血絶漿殆于毀滅宗族驚

 異謂之神童事兄弟人莫能間先是唐之叔世燕

 趙多虞故我先人累世貞遯公亦奉家法咸樂丘

 園躬耕敦本儉以足用百年之業是享素封既而

 天下兵興生民益否公盡出私積以均有無為食

 以救飢歉微嗟采之誚焚劵以賙乏絶非市義之

 求逺邇之人全濟甚衆懐仁向義者撫之既無矜

 色背恵棄信者接之亦無愠容𬓛懐曠然莫窺其

 際慈愛惻隠視人如傷昆䖝草木無所夭閼故閭

 里率化風俗以和崇儒尊道墳籍未嘗釋手喜酒

 好客醒醉必與之同常以為芳華易凋光隂不駐

 𤼵于吟詠以𭔃其情𥠖杖角巾所至皆適是非⿰扌⿳丆⺝⿱冖友-- 擾

 ⿰扌⿳丆⺝⿱冖友-- 擾若蚊䖟之過前愚智憧憧若蜾臝之在側至矣

 哉古之達者也開運末有晉失御獫狁孔𣗥公挈

 家南度居于胙城伯氏飛龍府君時在榮陽召公

 同處廣順三年夏六月日終于鄭州私第享年四

十有三夫人清和郡太夫人張氏以謝女之淑徳

狥菜妻之髙莭宜家理内令問藹然威姑性嚴諸

婦皆𮋹夫人順而得禮勤而無怨晨夕參侍獨𬒳

深慈凡飲食藥餌須經夫人之手然後即御長姒

亦頗嚴厲夫人事之如姑或𬒳誚責怡聲致拜由

是閨門之内不肅而成及罹恭姜之哀更全孟母

之訓諸孤稍長教以學文為之擇師友為之致經

籍凡學舎賔館之所須者輟衣食捐󠄂簮珥以奉之

躬截髪之恵俾其親仁引㫁織之言誡其中廢故

諸子皆立門户如𥘉越建𨺚二年秋七月十日終

 于鄭州私第享年四十有五長子格大理評事次

 子至吏部侍郎兼秘書監吏部以文學冠時擢髙

 第於聖鍳以才業𭙶世參大政于中樞以疾告罷

 復為少宰天子祕御書于中禁命我專掌式恢文

 教時人榮之先是少師之𦵏也世猶多故禮或有

 闕及夫人祔也塋地逼隘介于羣冡之間(⿱艹石)子曰

 非安神之宅也即以端拱元年冬十二月十三日

 改卜于鄭州管城縣某鄉里原禮也鉉鄉里遼夐

 聲塵致暌朅來京師獲與吏部㳺處覩于公髙門

 之盛知臧孫有後之由公之行實皆聞于輿論或

 得於家老梗㮣而已不能偹舉也金石之紀宜在

 鴻儒恵然見顧辭不𫉬命謹爲銘曰

 天生賢人以佑生民生民數竒賢人隠淪修之于

 家富以其鄰里閭率化宗族歸仁樂天知命全和

 保真鳯皇于飛以况嘉耦伯鸞之妻士行之母婉

 淑宜家嚴慈啓後金鈎鵲印魚軒紫綬令問無已

 流光不朽刻此貞珉髙深共乆

     大宋故尚書戸部郎中王君墓誌銘

 君諱𠑽貞字守莭其先太原人也緱山之胄本固

 源長淮水既微枝分𣲖别所居占籍吴楚爲多今

爲廬陵人矣曽祖某不仕祖某贈吉州别駕考某

屯田郎中君弱不好弄㓜善屬文風骨峻整器度

閑雅年未及冠名聞于時自唐室之季詞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道䘮

江左延祚復覩舊章翰林學士江君文蔚典司春

官詳求藝實取人至寡較文尤精君一舉擢第首

冠諸子時人以爲追蹤元和之際矣明年以秘書

省正字釋褐寓直樞近專掌文翰之任措詞典雅

叙事詳審守位以慎當官以勤由是二十餘年累

𨗇至中書舎人樞宻副使未嘗佗任求之前載亦

爲異矣及末葉多故時政浸衰唯吾守道中立不

渉浮議及宗國淪䘮䇿名天朝自太子中允歴户

部兵部二員外郎禮部户部二郎中典漢滑㐮梓

四州事皆以寛簡為務仁愛推誠當時之不名臣

僕長孺之擇任丞吏是故民以之睦政以之修端

拱二年秋自梓潼還至京九月十八日今上御名疾終于

興州之傳舎享年六十明年某月日葬于楊州某

縣鄊里禮也夫人隴西縣君李氏早亡無子女一

人許適鹽鐡使諫議陳某惟君有文雅之用有周

慎之誠言行相顧光塵不異奉職無廢舉在私無

惰容厯夷險而不回保始終而無吝𥘉君始従鄉

薦余已典綸誥謬爲先逹屢辱請益及余消長在

運而君金石不渝古人之風於是在矣已悲深谷

更閱逝川𤼵爲哀詞識彼泉户銘曰

猗嗟夫君心宜氣純英英逹士亹亹詞臣不愆於

位有惠於民無悔無咎不緇不磷吉徃凶歸道悠

運促旋自九折復于左轂駟馬悲鳴市人行哭邈

矣彼蒼云何不淑悠悠邦水隠隠崑岡慈親臨奠

令季持䘮旁羅宰𣗳下閟玄堂郊原掩靄雲日冥

茫痛光塵兮永已念蘭菊兮徒芳

    大宋故尚書兵部貟外郎江君墓誌銘

 君諱直木字子建尋陽人也廬九之地時生俊才

 忠壮之族世著南國末葉湮替與時汙𨺚儒墨退

 譲垂爲家法曽祖晁祖皆不仕伯父夢孫

 與先君同隠廬山以經學大義自娱伯父後𭙶宰

 府之辭自求弦歌之任報政罷去復隠舊山孝友

 貞清鄉里推服先妣李氏方娠夢神人授以直木

 一本寤而生君故取名焉㓜而頴悟生知經義七

 𡻕以神童擢第未㡬丁先君憂至性孺慕宗族稱

 歎孜孜色餋無復宦情學古屬文惟日不足爰及

 弱冠遂以詞藝知名其爲文清淡簡約自爲品格

尤長於古風詩家居凡二十五年親友敦喻乃從

常調釋褐太常寺奉禮郎轉江都縣主簿直以事

上不失其恭勤以率下畢舉其職民従其化吏服

能府尹陳玄藻縣令路儀皆恃才傲物獨推重

于君以為不如也改江夏令其理如𥘉鄂帥何洙

武勲𦤺位性復𭧂桀亦加優禮異于餘人嘗視君

舉止迂緩車服朴野輙怡然而笑毎責諸寮屬曰

君軰稱為儒生不學江令也秩滿改蘄州黄梅令

議者以為屈君以郷曲俯接欣然而往踰𡻕遷歙

州黟縣令㑹宗属封建妙選府寮授君記室之任

處平臺複道之地列瑇簮珠履之間清莭素風凛

然不改正詞直道動必盡規府公甚重之十有餘

年累遷至水部貟外郎賜緋而記室如故庚午𡻕

府公奉使天朝留鎮兖海授君㤗寕莭度判官檢

校僉部貟外郎數年遷司門貟外郎判刑部今上

元年加朝奉郎先君贈大理司直先妣追封隴西

縣太君視事三載求外任以自效上以君恭勤詳慎

宜乆其職拜兵部貟外郎仍兼刑部享年六十有

四居常康寕微病數日奄従物故時太平興國五

年冬十二月二十八日也即明年二月十日葬于

𨳩封縣汴陽鄉豊臺里禮也前夫人封氏今夫人

太原縣君王氏皆有窈窕之質幽閑之操叶此貞

莭蔚其門風長子敞京兆府醴泉縣主簿次曰用

成用明用澄用康用平用文用寕女二人曰慕昭

用貞君生於季俗世全素業性純貌古行潔文髙

守道安貧非禮不動未嘗忤物亦不隨流真所謂

鞠躬君子者矣夙惠之性禀于天資年十餘𡻕侍

伯父食不過園𬞞而已伯父戯之曰啜白薤之𡙡

淡而無味君應聲荅曰齧紫茄之蔕鏗爾有聲人

知其當大成也余始聞其名晩乃識面察言觀行

 重其為人藩房見選余所薦也亦既稱職頗嘗自

 多丙寅𡻕與君俱年五十𡻕日㑹飲酒相與賦詩

 君先就曰學易寕無道知非素有心余遂不復作

 也君有文集二十卷嗚呼𢍆濶夷險咨嗟年𩯭一

 生一死孰克忘情聊存挂劔之期故有刋銘之作

 其詞曰

 嗚呼江君世濟其名生今之俗為古之人閨門侃

 侃鄉里恂恂其實如秋其華如春握蘭有裕伏閣

 惟勤考終歸全邈焉清塵葬于所𣳚古稱逹者浚

 水長源夷門逈野徒挂寳劔空馳白馬勝氣如存

 逰川不捨勒石垂芳千載之下

     大宋故陳留縣主簿贈太子中允李府

     君墓誌銘并序

 府君諱某字廣途其先隴西狄道人仙源帝系蕃

 衍萬邦隴西一族獨為𪔂甲中葉従官因家雍丘

 今為縣人曽祖皆不仕考蔡州長史府

 君清明禀氣才智夙成㓜而屬文已洽時譽既志

 學通左氏春秋未冠即為講説横經請益虚往實

 歸㣲言奥義别為編録年二十三舉進士𠕂不中

 第後唐天成𥘉宗人璩為大宗正見而器之曰王

 室多故吾道未光得禄而已何必是也乃表為屬

 吏委以牋奏丞相鄭公珏竒君之能時除蔡州汝陽

 主簿奏課連最改兾州南宫主簿于時期運吿謝

 河朔多虞君内撫疲羸外給軍旅民安事集郡國

 稱之澤潞莭度侍中馬公存莭聞其名辟為𬋩記

 薦章連上制命弗臨君知命之不遭乃謝病而退

 閉門却掃以名教自娱漢氏初基羣心改屬親友

 敦喻復詣京師直道而行 往無吝又為興平河

 東二主簿秩滿以常調當遷望令時皇運肇啓多

 士狥名君之次子巨源已従郷薦𫉬知於尚書陶

 公公時與選事謂曰文人才髙運否邅廻下位區

 區一宰未足為光孰若復佐近畿以便吾子之舉

 事不亦可乎乃除陳留主簿乾徳六年春三月四

 日終于縣署享年六十有八夫人追封琅耶郡太

 君王氏緱山仙𣲖河洲懿徳婦道以順家人用嚴

 睦族惟和訓子由義以乾徳三年月日先逝俱權

 殯于縣之乾明寺至雍熈五年二月日合𦵏于𨳩

 封府𨳩封縣吹臺鄉蘇村禮也子五人長巨舟早

 亡次巨源擢進士第今為都官郎中鹽鐡副使次

 巨載以疾家居次巨川卿及二女皆早天惟君懐

 恬淡之性秉貞介之規孝於奉親仁以睦俗雅志

 宗道餘力攻文有孔墨之志無管樂之遇淹翔末

 路従容自若所至之處輙今上御名茅齋延髙士談宴終

 日㑹無倦容嘗謂諸子曰吾志在大名非欲夸世

 欲行吾道爾時命不偶古則皆然汝軰宜勉成吾

 志也而巨源果能奮竒藻㨗髙科際㑹聖明騫翔

 臺閣長才利刄應用忘疲追逺之澤漏于泉卜宅

 之儀由乎禮積善之家斯在大名之應何慙仁人

 孝子正當如是鉉嚮風斯久傾蓋甚歡不朽之文

 惠然見託賢賢善善翰墨之任也故来家諜勒于

貞珉其詞曰

才髙位下古實有焉積善餘慶神寕捨㫋邈哉李

君一時之賢其身則屈其道斯全餘慶伊何寔有

令子奉之以孝葬之以禮蜃輅同載佳城䨇啓九

原與歸三廟而祀遺愛被俗𣳚而不亡貞珉頌羙

乆而彌芳阡如京兆地即桐郷綿綿𤓰𤔅"永永流


徐公文集卷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