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七 徐公文集 卷第二十八
宋 徐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二十九

徐公文集卷第二十八

       東 海 徐◍◍◍鉉

  泗州重脩文宣王廟記

  邢州紫極宫老君殿記

  洪州華山胡氏書堂記

  江州新建尚書白公祠堂記

  洪州始豊山興玄觀記

  金陵寂樂塔院故玄寂禅師影堂記

  撫州永安禅院記

  潤州甘露寺新建舎利塔記

  重建宓子賤碑隂記

  邠州定平縣傳燈禅院記

    泗州重脩文宣王廟記

昔我先聖有周公之才無文王之時故憲章其道

以垂萬世精神㝠𢍆夕則夢之是知千載旦暮蓋

其道同也自時以䧏鴻儒碩生敷暢微言佐佑大

化專一之志通于神明咸夢宣尼以著名實斯文

間作來者不誣國家彰灼神功在宥天下禮樂刑

政舉百王之中典謨訓誥用三代之式文學之士

靡然向風臨淮徐君名某字某弱而好學壮而有

 立行敦乎族黨名聞於州閭修辭立誠躬儒者之

 業博施濟衆秉義士之規隨計春官𠕂不中選㑹

 長子宗孟郡亦舉秀才君以為名不可多取即欲

 退而求志無何夢游淮上倐有淪胥之厄衆君子

 拯之而置于宣聖之堂儼然逢掖之容若奉緇帷

 之㑹寤而神SKchar益用兢懐聞者竒之勉以 上明

 年春冕旒臨御親較羣才崇朝之間父子俱㨗蓋

 古今未之有也君歎曰

 天子廣孤平之路杜請謁之門先聖知之是有敦

 勉斯實至徳感召鄙何有焉思欲昭荅靈心丕顯

 玄貺惟兹泗上雄視百城學校之制我不在後王

 業伊始天下𥘉平舟車輻湊之都郵𫝊旁午之地

 邦君丞SKchar日不睱給弦誦之所窺户閴然君白于

 公府願補闕政於是出家積鳩國工即舊謀新瞻

 星揆日乃建路寝乃立應門闢講論之堂設東西

 之序廣袤合度奢儉中規像設増嚴繪素加煥凡

 𥙊器制度皆圗於垣墉俾夫觀藝之徒横經之侣

 居今識古虗往實歸三代之風由斯而致也録事

 叅軍張君濬綱紀之任夙夜惟寅嘗與同僚及斯

 而歎曰

 振舉廢闕公力未遑當屬於好事君子非徐君不

 能也及兹締今上御名如宿𢍆焉是知善人之言㒺弗響

 荅夫聖人之教也與天地常在将隂陽並運恍惚

 玄應昧者不知今徐君服之而成大名感之而臻

 介福咨爾後學可不勉歟金石之銘其無媿已于

 時歳次乙酉雍熈二年秋七月記

     邢州紫極宫老君殿記

 昔者老君伯陽憫大道之既隠傷周室之既微以

 為清浄無為道之本也非建言不能盡其意安上

 治民道之用也非設教不能永其成乃著書于函

 關以明清心之要授禮于仲尼以𨳩垂世之統繇

 是教義之被于民如造化之漸于物賢者識其大

 不賢者識其小出入𢧐國經厯薄俗君君臣臣父

 父子子民到于今受其賜則二聖人是賴焉故並

 享明祀格于㝢縣雖百世不能易也邢州紫極宫

 者唐𨳩元中所立老君像則𤥨玉石以為之真靈

 所慿功用殊絶睟容竒表儼然若存瞻仰之徒莫

 不増肅王室剥亂郡國崩離三晉之郊戎馬孔𣗥

 崇堂隳落乃移像于北極殿之西偏数十年間不

 絶如線皇宋𭙶運百度惟貞道風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眞侣咸萃

 萃女道士陳體元江左右族夙挺玄符不従象服

 之華自結鳳羅之誓勤行匪SKchar眞氣日滋乙亥𡻕

 伯氏従宦将之俱至㟪𡾊知化汗漫與期郡守賢

 之授以宫任亦既涖止慨然永懐嗟崇今上御名之傾穨

 歎尊位之蹂雜程工度費即舊謀新知州事叚公

 思恭仙𣲖分源諫垣舊徳嘉其偉志𦔳以俸金郡

 僚而下歡然風靡即宫之 序建老君殿三間材

 用必良工藝必精廣衺中規奢儉合度旭景昇而

 丹彩煥清風襲而爽氣生肅然仙都復覩靈境粤

 某年月奉玉像而處焉霓衣致䖍羽蓋成列几筵

 嚴肅香燭苾芬鐘磬咸和煙雲改色非至誠感召

 孰能臻此者乎練師之家弈葉従公清白垂訓仲

 兄前鹿邑令省躬秉直忤俗退而居貞季兄邢州

 書記長参學古入官和以接物積善之家宜生仙

 才鉉知二君𡻕乆故羙其事而紀于石某年十二

 月二日記

     洪州華山胡氏書堂記

 士君子承積善之慶服聖人之道治身修心義之

 本也風行于家徳之充也教被于俗仁之周也疇

 克具舉吾其與之豫章屬邑世雲舊里山水特秀

 英靈所𨇠安定胡君籍于是君名仲堯字光輔弈

 葉儒學蝉聨簮𥿈曽門標舉煥列宿之華祖徳韜

 映戢少微之耀至于我先人少好左氏春秋之學

 研幾索隠儒者宗焉及君之長克揚其業言斯出

 矣身則踐之揖譲周旋之儀孝友姻睦之行修乎

 閨門之内形于羣従之間少長有禮絲麻同㸑鄉

 黨率義人無間言然君以為上古之風可以馴致

 由六經之㫖可以化成也乃即别墅華林山陽玄

 秀峯下今上御名書堂焉築室百區聚書五千卷子弟及

 逺方之士肄學者常數十人𡻕時討論講席無絶

 又以為學者常存神閒曠之地游目清虗之境然

 後粹和内充道徳來應于是列植松竹間以葩華

 涌泉清池環流于其間虗亭菌閣𪔂峙于其上處

 者無斁游者忘歸蘭亭石室不能加也又案圖牒

 云昔陶丘公李八百皆修道于此是知人境相得

 其道乃光勤而行之古猶今也鉉欽義其事道阻

 且躋故述斯文以垂不朽年月日記

     洪州新建尚書白公祠堂之記

 大丈夫處厚居實據徳依仁豈徒㓗身将以濟世

 故著于事業𤼵于文詞而後功績宣焉聲名立焉

蓋有其實者必有其名是以君子恥𣳚世而名不

聞也若乃格于穹壌漸於蠻夷大則蔵於金匱石

室之書細則誦於婦女稚孺之口則古今以来彰

灼悠久未有如白樂天者不其異乎故神明相之

攸居不傾𥠖𤱕懐之餘風不泯士大夫神交道親

若旦暮焉㝷陽古郡昔公謫宦之所綿祀二百市

朝屢變而司馬聴事之室巋然獨存斯益異矣聖

運光啓崇古尚文三代之風傳逺萬里禮部𭅺中

江南轉運使張去華述職按部幸來是邦弭莭城

闉攝齊堂奥以爲先賢所舎邑里具瞻與夫元規

 之樓恵逺之社崇飾祗薦我何後焉太子中允知

 州事梁君翊賛善大夫通判州事維君彧叶規同

 心相視莫逆政有餘𥙿府多羡財即舊謀新創為

 祠宇傳冩廬山之遺像寘于北墉棟宇深嚴門序

 奥秘肅然廟貌想見其人凡游居之徒仰髙山聆

 遺韻薦誠觀藝結轍于斯禮不云乎禱祠古之卿

 士有益于人者𮗚樂天之文主諷刺垂教化窮理

 本逹物情後之學者服𭙶研精則去聖何逺其為

 益也不亦多乎尸而祝之固其冝矣某昔逰廬岳

 𫉬拜儀形今塵𮪍省遥聞締今上御名喜儒宗之不墜嘉

 使者之得人故作斯文勒于貞石年月某記

     洪州始豊山興玄觀記

 聖人之言道無不在若乃域中歸其大萬物恃之

 生鴻化玄造無徳而稱已至于顯神道之敎挺方

 外之朝反之于身以固其本清心鍊氣保精嗇神

 飡霞茹芝脩用者殊規御風乗景㳺集者無方盖

 真階仙品之有差故洞天福地而區别竒篇所紀

 靈境可尋豫章始豊山者案圖諜第三十七之福

 地也爾其穹窿SKchar産干霄蔽日凌空瞰野之𫝑嶔

 崟窈窕蒸雲泄雨儲神宅怪之竒隂林修幹材用

 之所生也周飛湍激流利澤之所及者逺紫煙白

 霧隠映而紛霏靈風爽氣蕭寥而披靡醮享之數

 厯代相因爰有興元之觀是為薦誠之地土徳玄

 季三災迭興市朝𧵍遷堂今上御名𮥠頓幾嘆遼城之鶴

 常栖楚幕之烏若夫真氣所慿神靈攸相物無終

 否道不逺人道士聶紫庭襲玉笥之地英追九仙

 之夙𢍆以勤行為志業以訪古為師資𡻕在玄SKchar

 來游此觀顧瞻祠宇慷慨傷懐徒侣敦請遂𭙶其

 任積行所應至誠易通㳺居之人莫不信奉以為

 興作者古人之所慎因循者前哲之所宗足偹制

 度何必侈大於是𥙷其闕而葺其壊窒其𨻶而扶

 其傾集瓴甋塼埴之工加杇鏝丹雘之飾𤨏𥦗鏤

 檻朱户金鋪深沈靡迆虗明藻麗百年舊制一旦

 維新日就厥功十稔而已已不病於費人不知其

 勞用此脩真真其焉往又以方志漏略碑頌烟沈

 使夫來者何所宗仰謂余為好道者故求我以文

 是用直書以𮗚成績淳化元年夏六月記

     金陵寂樂塔院故玄寂禪師影堂記

 士有切問强記以脩其内和光退莭以晦其外而

 人自仰之名自歸之不知所以然而然見之於玄

 寂禪師矣師名澄玘姓陳氏畨禺人既生而孤

 骨竒秀岐嶷之態有異常童常端居静念如學道

 者七𡻕復失所恃母臨終以託其姑曰此兒㓜有

 竒應法當出家儻果斯願吾無恨矣年十一𡻕遂

 詣本郡從師十七𡻕韶州南華寺正度於是造詣

 先逹請益質疑厯游名山無逺弗届不違𩔖於顔

 子𧺫予同於⺊商丁未𡻕來止舒州山谷寺徧閲

 經論師門之學無所不通然未嘗為人言也是時

 季唐二葉像法大興凡聚徒講學者所在奉之以

 為長老禅師狎狥鷗之志慕争席之風雖衆人與

 居而羣望自集道俗敦請抗志不従郡守周公因

 人之心封章上啓嗣君嘉賞以詔書命之周公延

 至郡齋親為SKchar禮師不得已乃攝齊即坐音詞宣

 朗寮吏屬目士庶咸歡還處精廬宴居如故丁已

 𡻕避難南渡止于廬山嗣君召致建康累徴乃至

 迭處名寺咸敷講席㤙禮優渥賜號玄寂禅師時

 之名流無不景仰至于誘進後學𨳩導真詮激厲

 憤悱皆得所欲乾徳五年冬十一月終于建康龍

 光禅院春秋六十有一後主遣中使護葬贈送甚

 優葬于都城東南隅鳯臺郷門人廬弟子廬于墓

 次誅茅今上御名宇遂成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儼設靈儀式𮗚遺愛鉉頃

 自禁掖放逐舒庸閉關却掃不豫人事時游𤅬岳

 因獲今上御名止容貌閒暇議論平淡言意相得有若舊

 交雖慙方外之期自叶忘形之𢍆一生一死已隔

 於當年谷変陵遷復悲於陳迹弟子嗣昭等永懐

 遺範願勒貞珉因述斯文申庶夙分年月日記

     撫州永安禅院記

 教之大者其行逺利之博者其報豊自三代已還

 百家並騖炎靈之後釋氏特𨺚經法之盛叅乎先

 聖祠宇之設廣於虞庠不知所以然而然非言象

 所及已撫州郡署之左一里而近有禅院焉乾符

 中署曰寳國天祐中改名永安方志失傳莫知肇

 興之始髙人迭處咸為宴坐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夫經像之所居

 苾馨之所薦必将據郡國之形勝襲川原之氣象

 斯郡也揔楚越之都㑹斯院也浸章汝之清流逸

 少康樂江左名士而墨池經臺介乎比閭麻姑南

 真丹臺上列而仙壇閑館峙乎封域閈閎相望鐘

 磬交音神靈之所依慿烟霞之所韜映爾其棟宇

 之状也則赫赫乎顕敞耽耽乎深嚴黼藻成文磨

 礱盡妙層樓對峙脩廊四通列講肆於崇堂安衆

 士於奥室動有擊䝉之益静有寕體之娱儲峙必

 豊器用必給四方學者至輙如歸考績程功則住

 持禅師義韜之力也韜公道學精詣慧心朗悟以

 濟衆為務以興教為懐少㳺名都歴訪先逹晚棲

 臨汝自闢師門甲申𡻕来詣京華褐衣請見對揚

 玉扆躬奉天言論難所及辭義響荅聖恩嘉矚贈

 以紫衣登門之徒莫不増肅韜公以斯院制度崇

 麗修奉精嚴金石闕如何以示後惠然見顧求我

 以文辤譲不獲因為之記年月日記

     (⿰氵閠)州甘露寺新建舎利塔記

維皇宋二葉改元五祀潤州丹徒縣令王紀改築

縣牆掘地得石函驗其刻文梁大同五年道人法

瘞真身舎利於此函中銅龕一龕中銀合一合

中銀瓶二舎利七粒存焉而銅龕復有刻文則唐

貞觀十二年𠕂加營奉掌𭛠者張遇獲之以獻遇

也感貞應之在已念妙道之可修因𭠘郡之慈雲

寺削髪為沙門易名閨真精心苦行誓復前迹廣

募衆施疇咨協心數年之間克果其願即以端拱

元年夏四月八日遷𦤺于郡之甘露寺東隅建浮

屠焉獻状而來求志其績粤

 聖人在上欽若靈心政無不脩神靡不舉玄貺交

 感坤元効珍用能使幽瘞之質煥然景彰騫崩之

 迹蔚然雲今上御名然則澤及微隱福𬒳含生其可知也

 是郡也楊州之都㑹京口之重鎮六代之風流人

 物綜萃於斯三吴之山川林泉肈𤼵於此髙深自

 改氣象常存是寺也北固山之隂崖賛皇公之遺

 迹峥嶸飛閣廻闕凔江邐迤岩房周行數里植丨

 之作逺邇雲臻故真師因人之心相地之勝獲此

 空𨻶建兹崇封材用工𭛠必求善良規模制度必

 據經法其髙七十尺其周二十歩八隅瑩玉五盞

凌霄冠星珠於觚稜海日先照圗雲氣於棼撩宿

霧常棲中嚴睟容肅然月滿旁績靈變煥若霞舒

㳺居之徒莫不稱歎愚嘗見釋氏子為此𭛠者多

矣如真師者其涉道也淺其居處也卑上無許史

之託下無猗陶之富𦔳苦莭以感物績微而著功

不慁民不愆素而能事以立亦可尚也故嘉而志

端拱二年二月一日記

    重建宓子賤碑隂記

單父縣宓子賤舊碑賈至文梁耿書天寳十年四

月四日栁載建始致於故縣北隅琴堂之上光化

 二年以縣為郡署縣令李知傑移理於今所碑亦

 隨徙措置不謹風雨所摧因折為數叚扶置垣墻

 之間及今八十年矣皇宋撫運書𮜿大同人文化

 成清静為理縣令毛君名庻㡬越自江左来撫斯

 民見賢思齊好古博雅以為宓子之化人猶不忘

 賈君之文人共稱賞若棄之而不修非所以訓民

 事神也於是再建𨺚碣重書舊詞以鉉嘗學篆

 見求運筆梁氏之迹本自非工仍為倒薤之𫝑非

 八書之正也而又字體譌俗文詞舛誤今以賈氏

 集校而正之逺擬秦李斯改為玉箸立於宓君之

 祠庭事之宜也以改作之意附于碑隂云太平興國

 五年正月二十日記

     邠州定平縣傳燈禪院記

 乾維巨屏寔曰邠郊其地險固其氣剛勁被宗周

 信厚之澤詠王業艱難之風是故人知徼福之方

 俗嚴慈氏之教精廬静宇隠轔相望定平縣傳燈

 禪院者帯位署之左方據郭邑之勝𫝑四面環其

 趾湮水盪其𮌎却𠋣崇岡爰標龍尾之號上冩寒

 澗仍有天河之稱藹爾鮮原SKchar然佳氣昔居唐室

 之季四海崩離中和四年有禅師従一者挺秀宗

 門従師臨海避難髙舉擇地遐征萬里而来稅駕

 於此相其爽塏有志盤桓羣心翕然𦔳成其事買

 地築室者咸集横經履者亦臻十年之間百堵

 斯建守官嘉尚請命于朝景福二年詔賜題署天

 光所及道譽彌髙一公化去弟子佐範克嗣其業

 範之弟子知信復繼其任守之以恪加之以勤感

 召益多法事增廣殿堂像設靡不荘嚴儲峙器用

 無乏供億而經典猶闕講誦弗聞以為居今識古

 者存乎書觀象得意者存乎言金匱石室之宏規

 名山京師之故事此而不務何以為能乾徳四年

 秋肈啓精誠指期繕冩邑人石遷等聞風而悦叶

 比其謀日就月将惟力是視卷以緗秩貯之琅函

 邑人髙玘奉其家山以偹今上御名室采伐之備夫𭛠未

 充俄而暴雨猥至山溜奔激屹然巨石自至院前

 取以給用宛𢍆心匠雖廬岳神運之殿石頭後渚

 之梁感通𡨋財符無以過也既而信公復𣳚以屬

 弟子令熈熈也遵行弗敢失墜而民非兆萬俗空

 猗陶漸以化之静以俟之二十許年猶未訖事㑹

 中使王君名素分𣙜筦之職督𨵿梁之征歸餘於

 終率𥸤衆力於是簡牘幾閣即日僝工俾下帷鑿

 壁者得肆其勤研精索隠者不愆其義真風無泯

 介福來臻繄髙士四世之勤垂本宗百代之憲宜

 其篆刻金石永示方来知余有好善之心專舊史

 之學求我是用直書于時𡻕次壬辰淳化三年

 三月記


 徐公文集卷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