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幹中論 (四部叢刊本)/卷第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上 徐幹中論 卷第下
漢 徐幹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嘉靖乙丑刊本

徐幹中論卷之下  四明薛晨子熈校正

 考僞第十一

仲尼之没于今數百年矣其間聖人不作

唐虞之法微三代之敎息大道陵遲人倫

之中不定於是惑丗盗名之徒因夫民之

離聖敎日久也生邪端造異術假先王之

遺訓以縁飾之文同而實違貌合而情逺

自謂得聖人之眞也各兼說特論誣謠一

丗之人誘以僞成之名懼以虚至之謗使

人憧憧乎得亡惙惙而不定䘮其故性而

不自知其迷也咸相與祖述其業而寵狎

之斯術之於斯民也猶内𨵿之疾也非有

痛癢煩苛於身情志慧然不覺疾之巳深

也然而期日旣至則血氣𭧂竭故内𨵿之

疾疾之中夭而扁鵲之所甚惡也以盧醫

不能別而遘之者不能攻也昔楊朱墨翟

申不害韓非田駢公孫龍汨亂乎先王之

道譸張乎戰國之丗然非人倫之大患也

何者術異乎聖人者易辨而從之者不多

也今爲名者之異乎聖人也微視之難見

丗莫之非也聽之難聞丗莫之舉也何則

勤逺以自旌託之乎疾固廣求以合衆託

之乎仁愛枉直以取舉託之乎隨時屈道

以弭謗託之乎畏愛多識流俗之故麤誦

詩書之文託之乎博文飾非而言好無倫

而辭察託之乎通理居必人才遊必帝都

託之乎觀風然而好變易姓名求之難𫉬

託之乎能靜卑屈其體輯柔其顔託之乎

煴恭然而時有距絶擊斷嚴厲託之乎獨

立奨育童𫎇訓之以巳術託之乎勤誨金

玉自待以神其言託之乎說道其大抵也

苟可以𭣣名而不必𫉬實則不去也可以

𫉬實而不必𭣣名則不居也汲汲乎常懼

當時之不我尊也皇皇爾又懼來丗之不

我尚也心疾乎内形勞於外然其智調足

以將之便巧足以荘之稱託比𩔗足以充

之文辭聲氣足以飾之是以欲而如讓躁

而如靜幽而如明跛而如正考其所由來

則非堯舜之律也核其所自出又非仲尼

之門也其囘遹而不度窮涸而無源不可

經方致逺甄物成化斯乃巧人之雄也而

僞夫之傑也然中才之徒咸拜手而贊之

揚聲以和之𬒳死而後論其遺烈𬒳害而猶恨巳

不逮悲夫人之䧟溺蓋如此乎孔子曰不

患人之不已知者雖語我曰吾爲善吾不

信之矣何者以其泉不自中涌而注之者

從外來也苟如此則處道之心不明而執

義之意不著雖依先王稱詩書將何益哉

以此毒天下之民莫不離本趣末事以僞

成紛紛擾擾馳騖不巳其流于丗也至於

父盗子名兄𥨸弟譽骨肉相詒朋友相詐

此大亂之道也故求名者聖人至禁也昔

衞公孟多行無禮取憎於國人齊豹殺之

以爲名春秋書之曰盗其傳曰是故君子

動則思禮行則思義不爲利囘不爲義疚

或求名而不得或欲蓋而名章懲不義也

齊豹爲衞司㓂守嗣大夫作而不義其書

爲盗邾庻其莒牟夷邾黒肱以土地出求

食而巳不求其名賤而必書此二物者所

以懲肆而去貪也(⿱艹石)艱難其身以險危大

人而有名章徹攻難之士將奔走之(⿱艹石)𥨸

邑叛君以徼大利而無名貪冐之民將寘

力焉是以春秋書齊豹曰盗三叛人名以

懲不義數惡無禮其善志也問者曰齊豹

之殺人以爲巳名故仲尼惡而盗之今爲

名者豈有殺之罪耶曰春秋之中其殺人

者不爲少然而不盗不巳聖人之善惡也

必權輕重數衆寡以定之夫爲名者使眞

僞相冐是非易位而民有所化此邦家之

大災也殺人者一人之害也安可相比也

然則何取於殺人者以書盗乎荀卿亦曰

盗名不如盗貨鄕愿亦無殺人之罪也而

仲尼惡之何也以其亂德也今僞名者之

亂德也豈徒鄕愿之謂乎萬事雜錯變數

滋生亂德之道固非一端而巳書曰靜言

庸違象恭滔天皆亂德之𩔗也春秋外傳

曰姦仁爲佻姦禮爲羞姦勇爲賊夫仁禮

勇道之美者也然行之不以其正則不免

乎大惡故君子之於道也審其所以守之

愼其所以行之問者曰仲尼惡殁丗而名

不稱又疾僞名然則將何執曰是安足怪

哉名者所以名實也實立而名從之非名

立而實從之也故長形立而名之曰長短

形立而名之曰短非長短之名先立而長

短之形從之也仲尼之所貴者名實之名

也貴名乃所以貴實也夫名之繫於實也

猶物之繫於時也物者春也吐華夏也布

葉秋也凋零冬也成實斯無爲而自成者

(⿱艹石)強爲之則傷其性矣名亦如之故僞

名者皆欲傷之者也人徒知名之爲善不

知僞善者爲不善也惑甚矣求名有三少

而求多遲而求速無而求有此三者不僻

爲幽昧離乎正道則不𫉬也固非君子之

所能也君子者能成其心心成則内定内

定則物不能亂物不能亂則獨樂其道獨

樂其道則不聞爲聞不顯爲顯故禮稱君

子之道闇然而日彰小人之道的然而日

亡君子之道淡而不厭簡而文温而理知

逺之近知風之自知微之顯可與入德矣

君子之不可及者其惟人之所不見乎夫

如是者豈將反側於亂丗而化庸人之未

稱哉

 譴交第十二

民之好交㳺也不及聖王之丗乎古之不

交㳺也將以自求乎昔聖王之治其民也

任之以九職紏之以八刑導之以五禮訓

之以六樂敎之以三物習之以六容使民

勞而不至於困逸而不至於荒當此之時

四海之内進德脩業勤事而不暇詎敢滛

心舎力作爲非務以害休功者乎自王公

至於列士莫不成正畏相厥職有恭不敢

自暇自逸故春秋外傳曰天子大采朝日

與三公九卿祖識地德日中考政與百官

之政事師尹惟旅牧相宣序民事少采夕

月與太史司載紏䖍天刑日入監九御潔

奉禘郊之粢盛而後即安諸侯朝修天子

之業命晝考其國職夕省其典刑夜警其

百工使無慆滛而後即安卿大夫朝考其

職晝講其庻政夕序其業夜庀其家事而

後即安士朝而受業晝而講貫夕而習復

夜而計過無憾而後即安正歳使有司令

於官府曰各修乃職考乃法備乃事以聽

王命其有不恭則邦有大刑由此觀之不

務交㳺者非政之惡也心存於職業而不

遑也且先王之敎官旣不以交㳺導民而

鄕之考德又不以交㳺舉賢是以不禁其

民而民自舎之及周之衰而交㳺興矣問

者曰吾子著書稱君子之有交求賢交也

今稱交非古也然則古之君子無賢交歟

曰異哉子之不通於大倫也若夫不出戸

庭坐於空室之中雖魑魅魍魎將不吾覿

而况乎賢人乎今子不察吾所謂交㳺之

實而難其名名有同而實異者矣名有異

而實同者矣故君子於是倫也務於其實

而無譏其名吾稱古之不交㳺者不謂嚮

屋漏而居也今之好交㳺者非謂長沐雨

乎中路者也古之君子因王事之閒則奉

贄以見其同僚及國中之賢者其於宴樂

也言仁義而不及名利君子未命者亦因

農事之𨻶奉贄以見其鄕黨同志及夫古

之賢者亦然則何爲其不𫉬賢交哉非有

釋王事廢交業逰逺邦曠年歳者也故古

之交也近今之交也逺古之交也寡今之

交也衆古之交也爲求賢今之交也爲名

利而巳矣古之立國也有四民焉執契脩

版圖奉聖王之法治禮義之中謂之士竭

力以盡地利謂之農夫審曲直形𫝑𩛙

材以别民噐謂之百工通四方之珍異以

資之謂之商旅各丗其事毋遷其業少而

習之其心安之則(⿱艹石)性然而功不休也故

其處之也各從其族不使相奪所以一其

耳目也不勤乎四職者謂之窮民役諸圜

土凢民出入行止㑹聚飲食皆有其節不

得怠荒以妨生務以麗罪罰然則安有群

行方外而專治交㳺者乎是故五家爲比

使之相保比有長五比爲閭使之相憂閭

有胥四閭爲族使之相葬族有師五族爲

黨使之相救黨有正五黨爲州使之相賙

州有長五州爲鄕使之相賓鄕有大夫必

有聦明慈惠之人使各掌其鄕之政敎禁

令正月之吉受法于司徒退而頒之于其

州黨族閭比之群吏使各以敎其所治之

民以考其德行察其道藝以歳時登其大

夫察其衆寡凢民之有德行道藝者比以

告閭閭以告族族以告黨黨以告州州以

告鄕鄕以告民有罪奇衺者比以告亦如

之有善而不以告謂之蔽賢蔽賢有罰有

惡而不以告謂之黨逆黨逆亦有罰故民

不得有遺善亦不得有隱惡鄕大夫三年

則大比而興賢能者鄕老及鄕大夫群吏

獻賢能之書於王王拜受之登於天府其

爵之命也各隨其才之所冝不以大司小

不以輕任重故書曰百僚師師百工惟時

此先王取士官人之法也故其民莫不反

本而自求愼德而積小知福柞之來不由

於人也故無交㳺之事無請託之端心澄

體靜恬然自得咸相率以正道相厲以誠

慤姦說不興邪陂自息矣丗之衰矣上無

明天子下無賢諸侯君不識是非臣不辨

黒白取士不由於鄕黨考行不本於閥閱

多助者爲賢才寡助者爲不肖序爵聽無

證之論班禄采方國之謠民見其如此者

知富貴可以從衆爲也知名譽可以虚譁

𫉬也乃離其父兄去其邑里不脩道藝不

治德行講偶時之說結比周之黨汲汲皇

皇無日以處更相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迭爲表裏檮杌生

華憔悴布衣以欺人主惑宰相𥨸選舉盗

榮寵者不可勝數也旣𫉬者賢巳而遂徃

羡慕者並驅而追之悠悠皆是孰能不然

者乎桓靈之丗其甚者也自公卿大夫州

牧郡守王事不恤賓客爲務冠蓋填門儒

服塞道飢不暇餐倦不𫉬巳殷殷沄沄俾

夜作晝下及小司列城墨綬莫不相商以

得人自矜以下士星言夙駕送徃迎來亭

傳常滿吏卒傳問炬火夜行閽寺不閉把

臂捩腕扣天矢誓推託恩好不較輕重文

書委於官曹繫囚積於囹圄而不遑省也

詳察其爲也非欲憂國恤民謀道講德也

徒營巳治私求𫝑逐利而巳有策名於朝

而稱門生於富貴之家者比屋有之爲之

師而無以敎弟子亦不受業然其於事也

至乎懷丈夫之容而襲婢妾之態或奉貨

而行賂以自固結求志屬託規圖仕進然

擲目指掌髙談大語若此之𩔖言之猶可

羞而行之者不知恥嗟乎王敎之敗乃至

於斯乎且夫交㳺者出也或身殁於他邦

或長㓜而不歸父母懷煢獨之思室人抱

東山之哀親戚隔絶閨門分離無罪無辜

而亡命是效古者行役過時不反猶作詩

刺怨故四月之篇稱先祖匪人胡寜忍予

又况無君命而自爲之者乎以此論之則

交㳺乎外久而不歸者非仁人之情也

  暦數第十三

昔者聖王之造暦數也察紀律之行觀運

機之動原星辰之迭中寤晷景之長短於

是管儀以准之立表以測之下漏以考之

布筭以追之然後元首齊乎上中朔正乎

下寒暑順序四時不忒夫暦數者先王以

憲殺生之期而詔作事之節也使萬國之

民不失其業者也昔少皥氏之衰也九𥠖

亂德民神雜揉不可方物顓頊受之乃命

南正重司天以屬神北正𥠖司地以屬民

使復舊常毋相侵黷其後三苗復九𥠖之

德堯復育重𥠖之後不忘舊者使復典敎

之故書曰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暦象日月

星辰敬授民時於是隂陽調和災厲不作

休徴時至嘉生蕃育民人樂康鬼神降福

舜禹受之循而勿失也及夏德之衰而羲

和湎滛廢時亂日湯武革命始作暦明時

敬順天數故周禮太史之職正歳年以序

事頒之於官府及都鄙頒告朔於邦國於

是分至啓閉之日人君親登觀臺以望氣

而書雲物爲備者也故周德旣衰百度墮

替而暦數失紀故魯文公元年閠三月春

秋譏之其傳曰非禮也先王之正時也履

端於始舉正於中歸餘於終履端於始序

則不愆舉正於中民則不惑歸餘於終事

則不悖又哀公十二年十二月螽季孫問

諸仲尼仲尼曰丘聞之也火復而後蟄者

畢今火猶西流司暦過也言火未伏明非

立冬之日自是之後戰國搆兵更相吞㓕

專以争強攻取爲務是以暦數廢而莫脩

浸用乖繆大漢之興海内新定先王之禮

法尚多有所缺故因秦之制以十月爲歳

首暦用顓頊孝武皇帝恢復王度率由舊

章招五經之儒徴術數之士使議定漢暦

及更用鄧平所治元起太初然後分至啓

閉不失其節弦望晦朔可得而驗成哀之

間劉歆用平術而廣之以爲三統暦比之

衆家最爲備悉至孝章皇帝年暦踈濶不

及天時及更用四分暦舊法元起庚辰至

靈帝四分暦猶復後天  半日於是㑹

稽都尉劉洪更造乾𧰼暦以追日月星辰

之行考之天文於今爲宻㑹宫車宴駕京

師大亂事不施行惜哉上觀前化下迄於

今帝王興作未有奉贊天時以經人事者

也故孔子制春秋書人事而因以天時以

明二物相須而成也故人君不在分至啓

閉則不書其時月蓋刺怠慢也夫暦數者

聖人之所以測靈耀之𧷤而窮玄妙之情

也非天下之至精孰能致思焉今麤論數

家舊法綴之於篇庻爲後之逹者存損益

之數云耳

  夭壽第十四

或問孔子稱仁者壽而顔淵早夭積善之

家必有餘慶而比干子胥身䧟大禍豈聖

人之言不信而欺後人耶故司空頴川荀

爽論之以爲古人有言死而不朽謂太上

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其身殁

矣其道猶存故謂之不朽夫形體者人之

精魄也德義令聞者精魄之榮華也君子

愛其形體故以成其德義也夫形體固自

朽弊消亡之物壽與不壽不過數十歳德

義立與不立差數千歳豈可同日言也哉

顔淵時有百年之人今寜復知其姓名耶

詩云萬有千歳眉壽無有害人豈有萬壽

千歲者皆令德之謂也由此觀之仁者壽

豈不信哉傳曰所好有甚於生者所惡有

甚於死者比干子胥皆重義輕死者也以

其所輕𫉬其所重求仁得仁可謂慶矣槌

鍾擊磬所以發其聲也煑鬯燒薰所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其芬也賢者之窮厄戮辱此搥擊之意也

其死亡䧟溺此燒煑之𩔖也北海孫翶以

爲死生有命非他人之所致也若積善有

慶行仁得壽乃敎化之義誘人而納於善

之理也若曰積善不得報行仁者凶則愚

惑之民将走千惡一作移其性以反天常故曰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身體髪膚受之

父母不敢毀傷孝之至也(⿱艹石)夫求名之徒

殘疾厥體冒厄危戮以徇其名則曾參不

爲也子胥違君而適讐國以雪其恥與父

報讐悖人臣之禮長畔弑之原又不深見

二主之異量至於懸首不化斯乃凶之大

者何慶之爲幹以爲二論皆非其理也故

作辨夭壽云幹聞先民稱所惡於知者爲

鑿也不其然乎是以君子之爲論也必原

事𩔖之宜而循理焉故曰說成而不可間

也義立而不可亂也若無二難者苟旣違

本而死又不以其實夫聖人之言廣矣大

矣變化云爲固不可以一槩齊也今將妄

舉其目以明其非夫壽有三有王澤之壽

有聲聞之壽有行仁之壽書曰五福一曰

壽此王澤之壽也詩云其德不爽壽考不

忘此聲聞之壽也孔子曰仁者壽此行仁

之壽也孔子云爾者以仁者壽利養萬物

萬物亦受利矣故必壽也荀氏以死而不

朽爲壽則書何故曰在昔殷王中宗嚴恭

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懼不敢荒寧肆中

宗之享國七十有五年其在髙宗寔舊勞

於外爰曁小人作其即位乃或亮隂三年

不言惟言乃雍不敢荒寜嘉靖殷國至於

小大無時或怨肆髙宗之享國五十有九

年其在祖甲不義惟王舊爲小人作其即

位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庻民不侮鰥寡

肆祖甲之享國三十有三年自時厥後立

王生則逸不知稼穡之難艱不知小人之

勞苦惟躭樂是從自時厥後亦罔或克壽

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三四年者

周公不知夭壽之意乎故言聲聞之壽者

不可同於聲聞是以逹人必參之也孫氏

專以王敎之義也惡愚惑之民將反天常

孔子何故曰有殺身以成仁無求生以害

仁又曰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欲使知

去食而必死也昔者仲尼乃欲民不仁不

信乎夫聖人之敎乃爲明𠃔君子豈徒爲

愚惑之民哉愚惑之民威以斧龯之戮懲

以刀墨之刑遷之他邑而流於裔土猶或

不悛况以言乎故曰惟上智與下愚不移

然則荀孫之義皆失其情亦可知也昔者

帝嚳巳前尚矣唐虞三代厥事可得略乎

聞自堯至於武王自稷至於周召皆仁人

也君臣之數不爲少矣考其年壽不爲夭

矣斯非仁者壽之驗耶又七十子豈殘酷

者哉顧其仁有優劣耳其夭者惟顔囘㨿

一顔囘而多疑其餘無異以一鈎之金權

於一車之羽云金輕於羽也天道迂濶闇

昧難明聖人取大略以爲成法亦安能委

曲不失毫芒無差跌乎且夫信無過於四

時而春或不華夏或隕霜秋或雨雪冬或

無氷豈復以爲難哉所謂禍者巳欲違之

而反觸之者也比干子胥巳知其必然而

樂爲焉天何罪焉天雖欲福仁一作亦不

能以手臂引人而亡之非所謂無慶也荀

令以此設難而解以槌擊燒薰於事無施

孫氏譏比干子胥亦非其理也殷有三仁

比干居一何必啓手然後爲德子胥雖有

讐君之過猶有觀心知仁懸首不化固臣

之節也且夫賢人之道者同歸而殊途一

致而百慮或見危而授命或望善而遐舉

或被髪而狂歌或三黜而不去或辭聘而

山棲或忍辱而俯𭕒豈得責以聖人也哉

於戯通節之士實關斯事其審之云耳

  務本第十五

人君之大患也莫大於詳於小事而略於

大道察其近物而闇於逺圖故自古及今

未有如此而不亂也未有如此而不亡也

夫詳於小事而察於近物者謂耳聽乎絲

竹歌謡之和目視乎琱琢采色之章口給

乎辯慧切對之辭心通乎短言小說之文

手習乎射御書數之巧體騖乎俯仰折旋

之容凢此者觀之足以盡人之心學之足

以動人之志且先王之末敎也非有小才

小智則亦不能爲也是故能爲之者莫不

自恱乎其事而無取於人以人皆不能故

也夫居南面之尊秉生殺之權者其𫝑固

足以勝人也而加以勝人之能懷是巳之

心誰敢犯之者乎以匹夫行之猶莫之敢

𧠺也而况人君哉故罪惡(⿱艹石)山而巳不見

也謗聲(⿱艹石)雷而巳不聞也豈不甚矣乎夫

小事者味甘而大道者醇淡近物者易驗

而逺數者難效非大明君子則不能兼通

者也故皆惑於所甘而不能至乎所淡眩

於所易而不能反於所難是以治君丗寡

而亂君丗多也故人君之所務者其在大

道逺數乎大道逺數者爲仁足以覆幬群

生惠足以撫養百姓明足以照見四方智

足以統理萬物權足以變應無端義足以

阜生財用威足以禁遏姦非武足以平定

禍亂詳於聽受而審於官人逹於興廢之

原通於安危之分如此則君道畢矣夫人

君非無治爲也失所先後故也道有本末

事有輕重聖人之異乎人者無他焉蓋如

此而巳矣魯桓公容貌美麗且多技藝然

而無君才大智不能以禮防正其毋使與

齊侯滛亂不絶驅馳道路故詩刺之曰猗

嗟名兮美目清兮儀旣成兮終日射侯不

出正兮展我甥兮下及昭公亦善有容儀

之習以亟其朝𣈆也自郊勞至於贈賄禮

無違者然而不恤國政政在大夫弗能取

也子家覊賢而不能用也奸大國之明禁

凌虐小國利人之難而不知其私公室四

分民食其他思莫在於公不圖其終卒有

岀奔之禍春秋書而絶之曰公孫於齊次

於陽州故春秋外傳曰國君者服寵以爲

美安民以爲樂聽德以爲聦致逺以爲明

又詩陳文王之德曰惟此文王帝度其心

貊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𩔖克長克君

王此大邦克順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

旣受帝祉施于孫子心能制義曰度德政

應和曰貊照監四方曰明施勤無私曰𩔖

敎誨不倦曰長賞慶刑威曰君慈和徧服

曰順擇善而從曰比經緯天地曰文如此

則爲九德之美何技藝之尚哉今使人君

視如離婁聦如師曠御如王良射如夷羿

書如史籕計如𨽻首走追駟馬力折門鍵

有此六者可謂善於有司之職矣何益於

治乎無此六者可謂乏於有司之職矣何

增於亂乎必以廢仁義妨道德何則小器

弗能兼容治亂旣不繫於此而中才之人

好也昔路豐舒𣈆知其亡也皆怙其三才

恃其五賢而以不仁之故也故人君多技

藝好小智而不通於大倫者適足以距諌

者之說而鉗忠直之口也秪足以追亡國

之迹而背安家之𮜿也不其然耶不其然

 審大臣第十六

帝者昧旦而視朝廷南面而聽天下將與

誰爲之豈非群公卿士歟故大臣不可以

不得其人也大臣者君之股肱耳目也所

以視聽也所以行事也先王知其如是也

故博求聦明睿哲君子措諸上位執邦

政令焉執政則其事舉其事舉則百僚任

其職百僚任其職則庻事莫不致其治庻

事致其治則九牧之民莫不得其所故書

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庻事康哉故大臣

者治萬邦之重器也不可以衆譽著也人

主所冝親察也衆譽者可以聞斯人而巳

故堯之聞舜也以衆譽及其任之者則以

心之所自見又有不因衆譽而𫉬大賢其

文王乎畋於渭水邉道遇姜太公皤然皓

首方秉竿而釣文王召而與之言則帝王

之佐也乃載之歸以爲太師姜太公當此

時貧且賤矣年又老矣非有貴顯之舉也

其言誠當乎賢君之心其術誠合乎致平

之道文王之識也灼然(⿱艹石)披雲而見日霍

然若開霧而觀天斯豈假之於衆人哉非

惟聖然也覇者亦有之昔齊桓公夙出𡩋

戚方爲旅人宿乎大車之下擊牛角而歌

歌聲悲激其辭有疾於丗桓公知其非常

人也召而與之言乃立功之士也於是舉

而用之使知國政凢明君之用人也未有

不悟乎巳心而徒因衆譽也用人而因衆

譽焉斯不欲爲治也將以爲名也然則見

之不自知而以衆譽爲驗也此所謂效衆

譽也非所謂效得賢能也苟以衆譽爲賢

能則伯鯀無羽山之難而唐虞無九載之

費矣聖人知衆譽之或是或非故其用人

也則亦或因或獨不以一驗爲也况乎舉

非四嶽也丗非有唐虞也大道寝矣邪說

行矣臣巳詐矣民巳惑矣非有獨見之明

專任衆人之譽不以巳察不以事考亦何

由𫉬大賢哉且大賢在陋巷也固非流俗

之所識也何則大賢爲行也裒然不自■

儡然若無能不與時争是非不與俗辯曲

直不矜名不辭謗不求譽其味至淡其觀

至拙夫如是則何以異乎人哉其異乎人

者謂心統乎群理而不繆智周乎萬物而

不過變故暴至而不惑真僞叢萃而不迷

故其得志則邦家治以和社稷安以固兆

民受其慶群生頼其澤八極之内同爲一

斯誠非流俗之所豫知也不然安得赫赫

之譽哉其赫赫之譽者皆形乎流俗之觀

而曲同乎流俗之聽也君子固不然矣昔

管夷吾嘗三戰而皆北人皆謂之無勇與

之分財取多人皆謂之不廉不死子紏之

難人皆謂之背義(⿱艹石)時無鮑叔之舉覇君

之聽休功不立於丗盛名不垂於後則長

爲賤丈夫矣魯人見仲尼之好讓而不争

也亦謂之無能爲之謠曰素鞞羔裘求之

尤黒裘素鞞求之無戾夫以聖人之德

昭明顯融髙宏博厚冝其易知也且猶(⿱艹石)

此而况賢者乎以斯論之則時俗之所不

譽者未必爲非也其所譽者未必爲是也

故詩曰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

見狂且言所謂好者非好醜者非醜亦由

亂之所致也治丗則不然矣叔丗之君生

乎亂求大臣置宰相而信流俗之說故不

免乎國風之譏也而欲與之興天和致時

雍遏禍亂弭妖灾無異策穿蹄之乘而登

太行之險亦必顛躓矣故書曰肱股墮哉

萬事𮥠哉此之謂也然則君子不爲時俗

之所稱曰孝悌忠信之稱也則有之矣治

國致平之稱則未之有也其稱也無以加

乎習訓詁之儒也夫治國致平之術不兩

得其人則不能相通也其人又寡矣寡不

稱衆將誰使辨之故君子不遇其時則不

如流俗之士聲名章徹也非徒如此又爲

流俗之士所裁制焉髙下之分貴賤之賈

一由彼口是以没齒窮年不免於匹夫昔

荀卿生乎戰國之際而有叡哲之才祖述

堯舜憲章文武宗師仲尼明撥亂之道然

而列國之君以爲迂濶不逹時變終莫之

肯用也至於㳺說之士謂其邪術一作講其邪僻

率其徒黨而名震乎諸侯所如之國靡不

盡禮郊迎擁篲先驅受爵賞爲上客者不

可勝數也故名實之不相當也其所從來

一作矣何丗無之天下有道然後斯物

廢矣

  愼所從第十七

夫人之所常稱曰明君舎巳而從人故其

國治以安闇君違人而專巳故其國亂以

危乃一隅之偏說也非大道之至論也凢

安危之𫝑治亂之分在乎知所從不在乎

必從人也人君莫不有從人然或危而不

安者失所從也莫不有違人然或治而不

亂者得所違也(⿱艹石)夫明君之所親任也皆

貞良聦智其言也皆德義忠信故從之則

安不從則危闇君之所親任也皆佞邪愚

惑其言也皆姦囘謟䛕從之安得治不從

之安得亂乎昔齊桓公從管仲而安二丗

從趙髙而危帝舜違四凶而治殷紂違三

仁而亂故不知所從而好從人不知所違

而好違人其敗一也孔子曰知不可由斯

知所由矣夫言或似是而非實或似美而

敗事或似順而違道此三者非至明之君

不能察也燕昭王使樂毅伐齊取七十餘

城莒與即墨未㧞昭王卒惠王爲太子時

與毅不平即墨守者田單縱反間於燕使

宣言曰王巳死城之不㧞者三耳樂毅與

新王有隙懼誅而不敢歸外以伐齊爲名

實欲因齊人未附故且緩即墨以待其事

齊人所懼惟恐他將之來即墨殘矣惠王

以爲然使𮪍刼代之大爲田單所破此則

似是而非實者也燕相子之有寵於王欲

專國政人爲之言於燕王噲曰人謂堯賢

者以其讓天下於許由也許由不受有讓

天下之名而實不失天下今王以國讓於

相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堯與王同行也

燕噲從之其國大亂此則似美而敗事者

也齊景公欲廢太子陽生而立庻子荼謂

大夫陳乞曰吾欲立荼如何乞曰所樂乎

爲君者欲立則立之不欲立則不立君欲

立之則臣請立之於是立荼此則似順而

違道者也且夫言畫施於當時事效在於

後日後日遲至而當時速决也故今巧者

常勝拙者常負其𫝑然也此謂中主之聽

也至於闇君則不察辭之巧拙也二策並

陳而從其■巳之欲者明君不察辭之巧

拙也二策並陳而從其致巳之福者故髙

祖光武能収群䇿之所長棄群策之所短

以得四海之内而立皇帝之號也吳王夫

差楚懷王襄棄伍員屈平之良謀収宰嚭

上官之䛕言以失江漢之地而䘮宗廟之

主此二帝三王者亦有從人亦有違人然

而成敗殊馳興廢異門者見策與不見策

耳不知從人甚易而見策甚難夷考其驗

斯爲甚矣問曰夫人莫不好生而惡死好

樂而惡憂然觀其舉措也或去生而𭕒死

或去樂而𭕒憂將好惡與人異乎曰非好

惡與人異也乃所以求生與求樂者失其

道也譬如迷者欲南而反北也今略舉一

驗以言之昔項羽旣敗爲漢兵所追乃謂

其餘𮪍曰吾起兵至今八年身經七十餘

戰所擊者服遂覇天下今而困於此此天

亡我非戰之罪也斯皆存亡所由欲南反

北者也夫攻戰王者之末事也非所以取

天下也王者之取天下也有大本有仁智

之謂也仁則萬國懷之智則英雄歸之御

萬國捴英雄以臨四海其誰與争若夫攻

城必㧞野戰必克將帥之事也羽以小人

之器闇於帝王之敎謂取天下一由攻戰

矜勇有力詐虐無親貪嗇專利功勤不賞

有一范増旣不能用又從而疑之至令憤

氣傷心疽發而死豪傑背叛謀士違離以

至困窮身爲之虜然猶不知所以失之反

瞋目潰圍斬將取旗以明非戰之罪何其

謬之甚歟髙祖數其十罪蓋其大略耳若

夫纎介之失丗所不聞其可數哉且亂君

之未亡也人不敢諫及其亡也人莫能窮

是以至死而不寤亦何足怪哉

  亡國第十八

凢亡國之君其朝未嘗無致治之臣也其

府未嘗無先王之書也然而不免乎亡者

何也其賢不用其法不行也苟書法而不

行其事爵賢而不用其道則法無異乎路

說而賢無異乎木主也昔桀奔南巢紂踣

於亰厲流於⿱彐⿰垁凡 -- 彘幽㓕於戯當是時也三后

之典尚在良謀之臣猶存也下及春秋之

丗楚有伍舉左史𠋣相右尹子革白公子

張而靈王䘮師衛有太叔儀公子鱄SKchar

玉史鰌而獻公出奔𣈆有趙宣子范武子

太史董狐而靈公被殺魯有子家覊叔孫

婼而昭公野死齊有晏平仲南史氏而荘

公不免虞虢有宫之奇舟之僑而二公絶

祀由是觀之苟不用賢雖有無益也然此

數國者皆先君舊臣丗禄之士非逺求也

乃有逺求而不用之者昔齊桓公立稷下

之官設大夫之號招致賢人而尊寵之自

孟軻之徒皆遊於齊楚春申君亦好賓客

敬待豪傑四方並集食客盈館且聘荀卿

置諸蘭陵然齊不益強黄歇遇難不用故

也夫逺求賢而不用之何哉賢者之爲物

也非(⿱艹石)美嬪麗妾之可觀於目也非(⿱艹石)

冕帶裳之可加於身也非若嘉肴庻羞之

可實於口也將以言策策不用雖多亦奚

以爲(⿱艹石)欲備百僚之名而不問道德之實

則莫若鑄金爲人而列於朝也且無食禄

之費矣然彼亦知有馬必待乘之而後致

逺有醫必待行之而後愈疾至於有賢則

不知必待用之而後興治者何哉賢者難

知歟何以逺求之易知歟何以不能用也

豈爲寡不足用欲先益之歟此又惑之甚

也賢者稱於人也非以力也力者必須多

而知者不待衆也故王◍七萬而輔佐六

卿也故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周有亂臣

十人而四海服此非用寡之驗歟且六國

之君雖不用賢及其致人也猶脩禮盡意

不敢侮慢也至於王莾旣不能用及其致

也尚不能言莾之爲人也内實姦邪外慕

古義亦聘求名儒徴命術士政煩敎虐無

以致之於是脅之以峻刑威之以重戮賢

者恐懼莫敢不至徒張設虚名以夸海内

莾亦卒以㓕亡且莾之爵人其實囚之也

囚人者非必著之桎梏而置之囹圄之謂

也拘係之愁憂之之謂也使在朝之人欲

進則不得陳其謀欲退則不得安其身是

則以綸組爲繩索以印佩爲鉗鐡也一作以印

緩爲鉗鐡也小人雖樂之君子則以爲辱故明

王之得賢也得其心也非謂得其軀也苟

得其軀而不論其心也斯與籠鳥檻獸無

以異也則賢者之於我也亦猶怨讐也豈

爲我用哉雖曰班萬鍾之禄將何益歟故

苟得其心萬里猶近苟失其心同衾爲逺

今不脩所以得賢者之心而務循所以執

賢者之身至於社稷顛覆宗廟廢絶豈不

哀哉荀子曰人主之患不在乎言不用賢

而在乎誠不用賢言賢者口也知賢者行

也口行相反而欲賢者進不肖者退不亦

難乎夫照蟬者務明其火振其𣗳而巳火

不明雖振其𣗳無益也人主有能明其德

者則天下其歸之(⿱艹石)蟬之歸火也善哉言

乎昔伊尹在田畒之中以樂堯舜之道聞

成湯作興而自夏如商太公避紂之惡居

於東海之濱聞文王作興亦自商如周其

次則寗戚如齊百里奚入秦范蠡如越樂

毅逰燕故人君苟脩其道義昭其德音愼

其威儀審其敎令刑無頗僻獄無放殘仁

愛普殷惠澤流播百官樂職萬民得所則

賢者仰之如天地愛之如親戚樂之如塤

箎歆之如蘭芳故其歸我也猶决壅導滯

水注之大壑何不至之有苟麤穢𭧂虐馨

香不登䜛邪在側佞媚充朝殺戮不辜

罰濫害宫室崇侈妻妾無度撞鐘舞女滛

樂日縱賦稅繁多財力匱竭百姓凍餓死

莩盈野矜已自得諫者被誅内外震駭逺

近怨悲則賢者之視我容貌也如魍魎臺

殿也如狴犴采服也如衰絰絃歌也如號

哭酒醴也如滫滌肴𩜹也如糞土從事舉

錯每無一善彼之惡我也如是其肎至哉

今不務明其義而徒設其禄可以𫉬小人

難以得君子君子者行不媮合立不易方

不以天下枉道不以樂生害仁安可以禄

誘哉雖強搏執之而不𫉬巳亦杜口佯愚

苟免不暇國之安危將何頼焉故詩曰威

儀卒迷善人載尸此之謂也

  賞罰第十九

政之大綱有二二者何也賞罰之謂也人

君明乎賞罰之道則治不難矣夫賞罰者

不在乎必重而在於必行必行則雖不重

而民■不行則雖重而民怠故先王務賞

罰之必行書曰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

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天生烝民

其性一也刻肌𧇊體所同惡也被文垂藻

所同好也此二者常存而民不治其身有

由然也當賞者不賞當罰者不罰夫當賞

者不賞則爲善者失其本望而疑其所行

當罰者不罰則爲惡者輕其國法而怙其

所守苟如是也雖日用斧龯於市而民不

去惡矣日錫爵禄於朝而民不興善矣是

以聖人不敢以親戚之恩而廢刑罰不敢

以怨讐之忿而廢慶賞夫何故哉將以有

救也故司馬法曰賞罰不踰時欲使民速

見善惡之報也踰時且猶不可而况廢之

者乎賞罰不可以踈亦不可以數數則所

及者多踈則所漏者多賞罰不可以重亦

不可以輕賞輕則民不勸罰輕則民亡懼

賞重則民徼倖罰重則民無聊一作不聊生

先王明庻以德之思中以平之而不失其

節故書曰罔非在中察辭於差夫賞罰之

於萬民猶轡策之於駟馬也轡策不調非

徒遲速之分也至於覆車而摧轅賞罰之

不明也則非徒治亂之分也至於㓕國而

䘮身可不愼乎可不愼乎故詩云執轡如

組兩驂如舞言善御之可以爲國也

  民數第二十

治平在庻功興庻功興在事役均事役均

在民數周民數周爲國之本也故先王周

知其萬民衆寡之數乃分九職焉九職旣

分則劬勞者可見怠惰者可聞也然而事

役不均者未之有也事役旣均故民盡其

心而人竭其力然而庻功不興者未之有

也庻功旣興故國家殷富大小不匱百姓

休和下無怨疚焉然而治不平者未之有

也故曰水一作有源治有本道者審乎本

而巳矣周禮孟冬司㓂獻民數於王王拜

而受之登於天府内史司㑹冢宰貳之其

重之如是也今之爲政者未知恤已矣譬

由無田而欲𣗳藝也雖有良農安所措其

疆力乎是以先王制六卿六遂之法所以

維持其民而爲之綱目也使其鄰比相保

相愛刑罰慶賞相延相及故出入存亡臧

否順逆可得而知矣如是姦無所竄罪人

斯得迨及亂君之爲政也戸口漏於國版

夫家脫於聮伍避役者有之一作通逃者有之

捐者有之浮食者有之於是姦心競生僞

端並作矣小則盗𥨸大則攻刼嚴刑峻法

不能救也故民數者庻事之所自出也莫

不取正焉以分田里以令貢賦以造罷用

以制禄食以起田役以作軍旅國以之建

典家以之立度五禮用脩九刑用措者其

惟審民數乎








徐幹中論卷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