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有功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徐有功論
作者:潘好禮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79

客有問於主人曰:「地官徐員外,何如也?」答曰:「守道君子也。」客曰:「徐公明識,誠難為儔也。何不稍圓通,以協隨時之義,而取富貴乎?何為固守方正,乖相時之道,幾致死亡者數矣?此豈大雅君子全身之義哉?」答曰:「夫隨時相宜,而取富貴,凡情所曉,徐公豈不達之?若徐公者,仕仁人也。夫仁者濟物也,此道大矣,非常人所知。故孔子曰:‘有殺身以成仁,無求生以害仁。’徐公之不愛死亡,固守誠節,用此道也,豈以貴賤生死而易其操履哉?」問曰:「仁則信矣,忠則如何?」答曰:「豈有仁者不忠乎?當今帝德文明,憂勞庶政,思致刑措,以隆中興。徐公獻可替否,盡忠盡節,誠欲戴明主於堯舜之上,置蒼生於大道之中,事跡顯然,有識同悉,子何疑而問哉?」客曰:「鄙人固鄙,不閑大體,忠則信矣,孝則如何?」答曰:「豈有忠臣而非孝子也?《孝經》曰:‘君子之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代,以顯父母。’今徐公之名,聞於四海,有誌之士,莫不增氣,豈直揚名,亦永錫爾類矣!《禮》曰:‘大孝揚名’,徐公之謂也。」問曰:「徐公之道既高矣,何為暫處霜台,即奏天官得失,榜諸門以示天下,規規然是釣名耳,其故何哉?」主人胡盧而笑,久而應之曰:「子徒見培塿,未睹忝山乎?夫天官者,奔競既久,濫進宏多,選司權輕,且未能止,此弊之甚也。徐公既處霜台,以澄清為已任,切於救弊,急於為善。此徐公之情也,以為釣名,可謂不知言矣。」

客有慚色,問曰:「此人當今,可誰與比?」答曰:「宇宙至廣,人物至多,匿跡韜光者,固有之矣,仆寧敢厚誣天下之士乎?若所聞見,一人而已,當於古人中求之。」問曰:「何如張釋之?」答曰:「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冤人,此略同耳。然而釋之所以者甚易,徐公所行者甚難,難易之閒,優劣可知矣。」問曰: 「張公徐公,皆是國士,至於斷獄,俱守正途。事跡既同,有何難易?」答曰:「張公逢漢文之時,天下無事,至如盜高廟玉環,及渭橋驚馬,守法而已,豈不易哉?徐公逢革命之秋,屬維新之命,唐朝遺老,或有包藏禍心,遂使陶公之璧,有所疑矣。至如周興、來俊臣者,更是堯舜之四凶也,掩義隱賊,毀信廢忠,崇飾惡言,以誣盛德,遂使忠臣側目,恐死亡無日矣。徐公守死善道,深相明白,幾陷囹圄,數掛綱羅,此吾子所聞,豈不難矣?《易》曰‘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徐公得之矣。」客曰:「若使此人為司刑卿,方得展其才用。」答曰:「吾子徒見徐公用法平允,即謂可置司刑;仆觀其人,固奇士也,方寸之地,何所不容者?其用之,何事不可?豈直司刑而已哉!」客曰:「今日聞吾子議,知徐公之令德,未可盡言乎。固知君子之道,非小人所測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