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諷刺到幽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對於戰爭的祈禱 從諷刺到幽默
作者:魯迅
1933年3月7日
從幽默到正經
本作品收錄於《偽自由書》和《申報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三年三月七日《申報·自由談》,署名何家干。

諷刺家,是危險的。

假使他所諷刺的是不識字者,被殺戮者,被囚禁者,被壓迫者罷,那很好,正可給讀他文章的所謂有教育的智識者嘻嘻一笑,更覺得自己的勇敢和高明。然而現今的諷刺家之所以為諷刺家,卻正在諷刺這一流所謂有教育的智識者社會。

因為所諷刺的是這一流社會,其中的各分子便各各覺得好像刺著了自己,就一個個的暗暗的迎出來,又用了他們的諷刺,想來刺死這諷刺者。

最先是說他冷嘲,漸漸的又七嘴八舌的說他謾罵,俏皮話,刻毒,可惡,學匪,紹興師爺,等等,等等。然而諷刺社會的諷刺,卻往往仍然會「悠久得惊人」的,即使捧出了做過和尚的洋人或專辦了小報來打擊,也還是沒有效,這怎不气死人也么哥呢!

樞紐是在這里:他所諷刺的是社會,社會不變,這諷刺就跟著存在,而你所刺的是他個人,他的諷刺倘存在,你的諷刺就落空了。

所以,要打倒這樣的可惡的諷刺家,只好來改變社會。

然而社會諷刺家究竟是危險的,尤其是在有些「文學家」明明暗暗的成了「王之爪牙」的時代。人們誰高興做「文字獄」中的主角呢,但倘不死絕,肚子里總還有半口悶气,要借著笑的幌子,哈哈的吐他出來。笑笑既不至于得罪別人,現在的法律上也尚無國民必須哭喪著臉的規定,并非「非法」,蓋可斷言的。

我想:這便是去年以來,文字上流行了「幽默」的原因,但其中單是「為笑笑而笑笑」的自然也不少。

然而這情形恐怕是過不長久的,「幽默」既非國產,中國人也不是長于「幽默」的人民,而現在又實在是難以幽默的時候。于是雖幽默也就免不了改變樣子了,非傾于對社會的諷刺,即墮入傳統的「說笑話」和「討便宜」。

三月二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