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戰爭的祈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頌蕭 對於戰爭的祈禱
作者:魯迅
1933年2月28日
從諷刺到幽默
    本作品收錄於:《偽自由書》和《申報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八日《申報·自由談》,署名何家干。

    熱河的戰爭開始了。

    三月一日——上海戰爭的結束的「紀念日」,也快到了。「民族英雄」的肖像一次又一次的印刷著,出賣著;而小兵們的血,傷痕,熱烈的心,還要被人糟蹋多少時候?回憶里的炮聲和几千里外的炮聲,都使得我們帶著無可如何的苦笑,去翻開一本無聊的,但是,倒也很有几句「警句」的閒書。這警句是:

    「喂,排長,我們到底上那里去喲?」——其中的一個問。

    「走吧。我也不曉得。」

    「丟那媽,死光就算了,走什么!」

    「不要吵,服從命令!」

    「丟那媽的命令!」

    然而丟那媽歸丟那媽,命令還是命令,走也當然還是走。四點鐘的時候,中山路复歸于沉寂,風和葉儿沙沙的響,月亮躲在青灰色的云海里,睡著,依舊不管人類的事。

    這樣,十九路軍就向西退去。

    (黃震遐:《大上海的毀滅》。)

    什么時候「丟那媽」和「命令」不是這樣各歸各,那就得救了。

    不然呢?還有「警句」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十九路軍打,是告訴我們說,除掉空說以外,還有些事好做!

    十九路軍胜利,只能增加我們苟且,偷安与驕傲的迷夢!

    十九路軍死,是警告我們活得可怜,無趣!

    十九路軍失敗,才告訴我們非努力,還是做奴隸的好!

    (見同書。)

    這是警告我們,非革命,則一切戰爭,命里注定的必然要失敗。現在,主戰是人人都會的了——這是一二八的十九路軍的經驗:打是一定要打的,然而切不可打胜,而打死也不好,不多不少剛剛适宜的辦法是失敗。「民族英雄」對于戰爭的祈禱是這樣的。而戰爭又的确是他們在指揮著,這指揮權是不肯讓給別人的。戰爭,禁得起主持的人預定著打敗仗的計畫么?好像戲台上的花臉和白臉打仗,誰輸誰贏是早就在后台約定了的。嗚呼,我們的「民族英雄」!

    二月二十五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