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覽經史講義 (四庫全書本)/全覽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御覽經史講義 全覽1 全覽2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
  奏議
  總理事務和碩莊親王允禄等謹
  奏為遵
  㫖議奏事給事中畢誼奏請令史臣取經史諸書及古來奏議日派二人各寫數幅進呈等因一摺奉
  㫖朕在潛邸六經諸史皆常誦習自承大統勅毖萬㡬少有餘閒未嘗不稽經讀禮今祥練既逾畢誼所奏令諸臣日繕經史奏議理得施行在朕廣挹羣言可以因事監觀隨時觸發而覽諸臣所進亦可考驗其學識或召見講論則性資心術並因此可覘但畢誼止及史臣而朕意科道職司獻替應令一體録呈其規條應如何酌定並分日按班呈奏事宜著總理事務王大臣定議具奏欽此等竊惟一人者普天率土之心也一人之心百司萬姓之命也舉心之所向耳目手足下至毛髮涕唾莫不聽令從欲以羣相託命此自然之道也其有不然特未之思耳是故道統心心職思思本學學由習三代而還賢聖之君代作要未有不學而能不思而得從心中道而盛徳大業昭垂來兹者時習之功蓋不獨儒生然矣欽惟我
  皇上聖資天錫好古敏求懋學敦行一歸實踐自聖經賢傳以及儒先之緒論子史百氏之嘉言莫不探其根源挹其精藴是以發為文章施諸政教者㡬與三代同規而虚衷採納覽科臣畢誼所奏輙嘉與之
  特命翰詹科道日繕經史奏議進呈此即虞舜好察邇言之實周文望道未見之心也臣等欽承之下曷勝感慶惟是六經深廣道貫精粗諸史放紛事兼鉅細至於往代名臣奏議多可監觀然亦有論一事之情形陳當年之弊政而無當於時務者凡所採録必具得要領實有啟沃然後日力不費而裨益良多若不先定指歸使知所遵循恐學殖疎淺性資選愞者漫陳膚語茍以塞責則有辜
  盛典終屬虚文謹酌定規則分别詳列伏𠉀
  聖裁
  一詩書易禮記周禮擇有闗於天徳王道者春秋三傳擇聖人定是非之難辨以植綱常者先標經文下注先儒義疏
  一諸史内擇用人行政實有闗於治亂安危者節略史文下注先儒史斷
  一奏議必擇伉直剴切寓目警心濟於實用者或其辭意繁委亦得芟薙支蔓獨提其要
  一經史奏議既經繕録必各有所見應附列所見用謹按云云一段於後
  一逐日進呈不拘條數約以千言為度經史奏議隨意敷陳不必各項俱備亦不必拘經文次序及時代先後所録皆古人成言可無忌諱
  一翰林詹事為一班科道為一班輪班進摺每日只用一人周而復始翰詹自講讀學士少詹事迄編檢而止其科道之不由科目者各自忖所學滿洲科道清漢文俱准繕録於每日辦事引
  見後到奏事處進呈𠉀
  㫖凡値不進本日期則停其進奏
  一諸臣進奏或蒙
  召見原以驗其學識廣其心志俾得成材備用宜各就
  所見繕冩封進不得彼此商酌
  乾隆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奉
  㫖依議每日繕進書摺朕披閲後交南書房收存其或召見講論朕所降㫖令本人於次日繕寫呈覽亦交南書房收存將來行之日久不特集思廣益亦可薈萃成書以資觀覽欽此
  乾隆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監察御史金相奏稱翰詹科道分班進書人數多寡不齊請均匀輪派等語奏
  㫖金相此摺著大學士會同都察院議奏至進呈經史一事朕初意欲博綜古義廣挹羣言以成執兩用中之治且可因言觀人究悉諸臣學識之髙下心術之眞偽其有闌入時政於事理未當者間加訓飭自舉行以來諸臣按日奏御朕一一披閲十餘年於兹矣所稱洞達天人發明道奥者亦殊不槩見兹據御史金相奏稱分班進書人數多寡不齊請均匀輪派則是以進書為煩苦朕前亦聞有此論而不信今金相既顯為此言是諸臣未必不各有此見且已行之十餘載漸成故套進呈經史之處著停止所有積年留存諸摺交南書房翰林擇其有裨經義政治者薈萃成編用廣中祕之藏朕將親覽焉欽此


  協辦大學士戸部尚書兼署吏部尚書暫管翰林院掌院事務蔣溥等謹
  奏等奉
  㫖纂輯
  御覽經史講義告竣謹繕寫進
  呈伏𠉀
  睿鑒等竊惟皇初之世學與政本無可分周秦以還治與教始岐為二所以卿士敷陳恒詳官禮之體要儒生訓詁惟究性命之精微雖有匡董最醇洛閩極粹不負所學獨得其宗苐各成一家之言罕克覩會歸之極欽惟我
  皇上
  躬上聖之姿
  心下學之訓
  維天不已體乾健以自强
  如日方中煥離明而繼照
  兢兢業業紹執中精一之心傳
  蕩蕩巍巍綜成功文章之道統豈兹芻蕘之謭陋可禆
  山海之崇深祗以道重本圖士期實學令各抒其一得
  寄好察於邇言爰
  命翰詹科道分録經史進呈披閲年多篇章日富載加選輯以備覽觀等於詮次之下敬繹
  敷言一十五條三千餘字究天人之奥昭若發蒙考治忽之由較如畫一圖書竒耦悟徹羲爻雅頌典謨神追孔思正誼明道嘉漢儒之言仁愼始圖終論唐宗之納諫乃至誠明億逆之辨深契本源遂使濓溪傳道之心上融洙泗凡此微言大義祇舉一隅有能觸類引伸可該萬彚譬諸風雷鼓舞民遷善而不知雲漢昭回物有生而共覩其或簡牘汗漫辭㫖繁蕪雖葑菲時有可收抑榛楛殊多未剪而片長不棄奥義宏宣屢
  賜對於青蒲或
  寵題於丹扆斯即漢唐勵精之世無此交孚亦惟舜禹樂善之誠若合符節遭逢極盛感激難名者矣等志切賡颺才慚獻納憶昔年之論列未有嘉謨幸今日之研摩重紆
  帝眷詳加校勘審定去留解經務取夫謹嚴論史尤登其簡要名臣之有奏議附史以傳性理暢於先儒與經為翼録一十二年所積為三十一卷之書仰佐
  觀文敢云資治登
  綸音於卷首天不可階羅衆製以盈函星惟羣拱何意
  尋章摘句得承
  SKchar訓以同編庶㡬遵路近光永頌
  髙深於莫贊等無任激切屏營之至謹具摺恭進以
  聞

  刑部尚書協辦陜甘總督劉統勲
  工部尚書兼管刑部尚書事務汪由敦
  吏部右侍郎嵇 璜
  禮部左侍郎暫管掌院事務介 福
  原任刑部左侍郎錢陳羣
  禮部右侍郎嵩 夀
  兵部左侍郎觀 保
  原任兵部左侍郎彭啟豐
  内 閣 學 士金徳瑛
  侍 讀 學 士莊存與
  編     修錢汝誠





  凡例
  一諸臣進講内有敷陳中理奉
  㫖嘉勉者亦有所論未當蒙
  恩開示者洋洋
  聖謨同符典誥實足以昭示來兹謹據諸臣所述彚成一帙登諸卷首仍載原進講義以著縁起
  一凡説經之篇根據先儒理解純正者固已分别録入即或不涉訓詁而詞條雅贍可資
  觀覽亦所不遺
  一頌贊箴銘及四言詩歌原本經訓諸臣所進間涉斯體録存雅飭之篇不復别為卷帙苐於目録本題下標出以便檢閲
  一科臣原奏内請令進講經義史事及前代奏議謹按奏議自漢晁董諸疏以及唐宋名臣上書劄子等篇率在史冊之内是編即依諸史先後叙次成卷奏議一條不復區别云
  一宋儒通書西銘諸書及大全語類等編皆所以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聖學發揮經㫖講義内有標舉粹語附以已見論列入
  告者彚為一卷用殿全篇之末
  一是編奉
  㫖纂輯其中蹇淺之作無所發明者不復闌入至已經入選而時有累句又如家修廷獻四字本無出處憂盛危明之語祗屬臣僚沿襲時文率多誤用既經
  聖訓指示悉為刪改以訂譌謬
  一是編所録計文七百餘篇釐為三十一卷每卷之中經序篇章史分年代性理亦就諸儒傳習先後略為差次或一卷或數卷不等其論孟孝經文各一二篇不能成卷即附周禮卷末
  一凡一題而有文數篇或十數篇者易詩書三經為多詞意複㳫輒加裁汰所存之篇仍依諸臣進講時官職第其前後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一
  御覽經史講義總目    儒家類
  諸臣進講欽奉
  上諭一卷十五條
  周易八卷二百二十五篇
  書經六卷一百九十五篇
  詩經五卷一百九篇
  春秋一卷十四篇
  禮記四卷五十八篇
  周禮二卷二十四篇附論孟孝經四篇
  史三卷五十五篇
  性理一卷十七篇
  共三十一卷七百十六篇
  等謹案
  御覽經史講義三十一卷乾隆十四年
  勅編考講義之作莫盛于南宋其解經者如袁爕毛詩講義之類其論史者如曹彦約經幄管見之類皆經筵所陳也其更畨奏御者謂之故事李曾伯可齋集稿孫夢觀雪窻集中皆有之其體徴引古書于前附列論斷于後主于發揮義理評議是非與講義之循文衍説者為例小殊而即古義以抒所見則其意一也我
  皇上深造聖域而俯察邇言海岳髙深不遺塵露
  乾隆二年
  特詔翰林詹事六科十三道諸臣輪奏講義或標舉經文下列先儒義疏而闡明其理藴或節取史事下列先儒評品而辨析其得失畧加宋人故事之例其敷陳中理者
  温綸嘉勉或持論未當者即
  召對開示命復繕以進則宋世未聞是事豈非前
  代帝王徒循舊制我
  皇上先登道岸足以折衷羣言歟積累既多因勅大學士蔣溥等編為此帙併以
  訓諭改定者恭録簡端盖都俞吁咈罔非
  聖教之裁成而諸臣管蠡之見仰䝉
  採擇得以流傳於萬世尤非常之榮𦍒矣乾隆四
  十三年八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首目録
  諸臣進講欽奉
  上諭
  周易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檢討孫景烈
  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監察御史侯嗣達
  君子以遏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順天休命
  監察御史張 湄
  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時變化而能久成聖人久於其道而天下化成
  編修吳華孫
  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諭徳嵇 璜
  書經
  任賢勿貳去邪勿疑
  監察御史吳士功
  予違汝弼汝無面從退有後言
  編修張麟錫
  帝庸作歌曰勅天之命惟時惟㡬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臯陶拜手稽首颺言曰念哉率作興事愼乃憲欽哉屢省乃成欽哉乃賡載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帝拜曰俞往欽哉
  侍講學士楊 椿
  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無有作福作威玉食
  侍講學士張若靄
  君子所其無逸
  給事中吳元安
  爾有嘉謀嘉猷則入告爾后于内爾乃順之于外曰斯謀斯猷惟我后之徳
  監察御史齊 軾
  詩經
  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望
  監察御史叢 洞
  
  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
  檢討阮學浩
  唐太宗以選人多詐冒資蔭勅令自首未㡬有詐冒事覺者帝欲殺之戴胄奏據法應流帝怒曰卿欲守法而使朕失信乎對曰勅者出於一時之喜怒法者國家所以布大信於天下也陛下忿選人之多詐故欲殺之既而知其不可復斷之以法此乃忍小忿而存大信也帝曰卿能執法朕復何憂
  給事中馬宏琦
  性理
  明不至則疑生明無疑也謂能疑為明何啻千里
  修撰金徳瑛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一目録
  周易
  乾元亨利貞
  檢討陳兆崙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檢討朱 璂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檢討陳兆崙
  雲行雨施品物流行
  編修羅暹春
  各正性命保合太和
  檢討蔣祖培
  保合太和
  檢討韓彦曾
  天行健君子以自彊不息
  編修孫人龍
  編修陸嘉穎
  編修林令旭
  編修姚廷祜
  編修積 善
  檢討張日譽
  監察御史黄元鐸
  監察御史包祚永
  監察御史黄登賢
  見龍在田徳施普也終日乾乾反復道也
  編修李清芳
  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㑹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徳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監察御史劉永泰
  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㑹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徳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諭徳覺羅蘓岱
  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
          編修沈景瀾
  君子體仁足以長人
  編修李 錦
  檢討朱 璂
  監察御史馬 丙
  君子行此四徳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編修王 錦
  檢討趙允涵
  監察御史趙青藜
  庸言之信庸行之謹
  監察御史周祖榮
  閑邪存其誠
  監察御史周祖榮
  忠信所以進徳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
  給事中胡寶瑔
  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
  編修朱佩蓮
  修辭立其誠
  編修宋邦綏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目録
  周易
  乾元用九乃見天則
  檢討何徳新
  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編修趙青藜
  監察御史黄元鐸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
  監察御史周祖榮
  時乗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編修李清芳
  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編修何其睿
  監察御史趙青藜
  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寛以居之仁以行之
  監察御史毛旭旦
  直其正也方其義也君子敬以直内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徳不孤直方大不習无不利則不疑其所行也
  少詹事張鵬翀
  編修吳履泰
  君子敬以直内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徳不孤
  給事中倪國璉
  君子敬以直内義以方外
  編修張若需
  給事中周祖榮
  監察御史李清芳
  監察御史周 禮
  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衆
  監察御史李敏第
  九五顯比王用三驅失前禽邑人不誡吉
  侍講學士鶴 年
  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
  右庶子林蒲封
  右中允錢維城
  洗馬國 柱
  侍讀齊召南
  編修竇光鼐
  編修莊有信
  監察御史趙青藜
  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
  編修周玉章
  編修王際華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覧經史講義卷三目録
  周易
  泰小往大來吉亨
  監察御史張孝挰
  泰小往大來吉亨則是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陽而外陰内健而外順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
  少詹事許王猷
  右贊善錢本誠
  監察御史陸尹耀
  泰小往大來吉亨則是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
  給事中衛廷璞
  則是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
  編修賴翰顒
  監察御史富 徳
  監察御史馬 丙
  監察御史周祖榮
  上下交而其志同也
  監察御史葛峻起
  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
  監察御史陳 仁
  天地交泰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編修甄 □
  編修曹 經
  檢討韓彦曽
  監察御史陸尹耀
  監察御史劉永泰
  監察御史史積𤦺
  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編修陳顧㶌
  監察御史戴章甫
  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
  編修王覺蓮
  輔相天地之宜
  給事中倪國璉
  初九拔茅茹以其彚征吉
  監察御史李 㥳
  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檢討周 燾
  九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監察御史王興吾
  九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
  監察御史陶正靖
  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復艱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編修蔡 新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四目録
  周易
  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貞
  監察御史周祖榮
  同人于野
  編修徐以烜
  文明以健中正而應君子正也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
  編修夏廷芝
  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
  編修沈文鎬
  同人君子以類族辨物
  侍講劉 綸
  其徳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
  監察御史湯 聘
  監察御史周 琰
  監察御史劉永泰
  應乎天而時行
  監察御史倪國璉
  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順天休命
  監察御史邱玖華
  九二大車以載有攸往无咎
  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
  編修林枝春
  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
  檢討仲永檀
  監察御史陳髙翔
  上九自天祐之吉无不利象曰大有上吉自天祐也
  編修李龍官
  上九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編修儲晉觀
  謙䷎艮下坤上
  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六二鳴謙貞吉象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六四无不利撝謙象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无不利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象曰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監察御史李敏第
  謙亨君子有終
  編修王 錦
  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
  給事中鄒一桂
  監察御史包祚永
  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
  監察御史金 溶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
  監察御史周祖榮
  天地以順動故日月不過而四時不忒聖人以順動則刑罰清而民服
  檢討邱玖華
  監察御史胡 定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五目録
  周易
  象曰澤上有地臨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無疆
  右中允朱良裘
  侍講馮秉仁
  編修張若需
  監察御史金 溶
  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无疆
  侍讀周玉章
  編修孫人龍
  監察御史李清芳
  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
  檢討吕 熾
  監察御史周祖榮
  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
  給事中宫煥文
  監察御史張孝挰
  監察御史陳髙翔
  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
  監察御史沈世楓
  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彖曰大觀在上順而巽中正以觀天下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下觀而化也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少詹事福十寶
  有孚顒若
  監察御史倪國璉
  大觀在上順而巽中正以觀天下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下觀而化也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編修觀 保
  有孚顒若下觀而化也
  監察御史馬 丙
  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
  監察御史倪國璉
  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編修竇光鼐
  編修錢 𤦺
  監察御史王顯緒
  上九碩果不食君子得輿
  監察御史沈懋華
  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利有攸往
  監察御史沈懋華
  七日來復天行也利有攸往剛長也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編修朱佩蓮
  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編修吳兆雯
  編修儲麟趾
  檢討萬松齡
  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徳
  編修錢 𤦺
  監察御史周祖榮
  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徳
  侍讀周玉章
  天地養萬物聖人養賢以及萬民
  編修喻 煒
  聖人養賢以及萬民
  編修儲麟趾
  象曰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徳行習教事
  監察御史周祖榮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六目録
  周易
  咸亨利貞
  咸感也柔上而剛下二氣感應以相與止而説天地感而萬物化生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
  編修萬承蒼
  天地感而萬物化生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觀其所感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編修僧格勒
  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
  編修鄧時敏
  編修林蒲封
  編修路斯道
  象曰山上有澤咸君子以虚受人
  編修孫 灝
  檢討萬松齡
  監察御史萬年茂
  君子以虚受人
  修撰錢維城
  編修周玉章
  監察御史張孝挰
  恒亨无咎利貞久於其道也天地之道恒久而不已也
  侍讀學士世 臣
  天地之道恒久而不已也
  監察御史陸 秩
  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時變化而能久成聖人久於其道而天下化成觀其所恒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檢討萬松齡
  聖人久於其道而天下化成
  侍讀林蒲封
  編修吳嗣富
  監察御史侯嗣達
  監察御史楊 勲
  雷風恒君子以立不易方
  監察御史周祖榮
  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徳
  給事中陸尹耀
  上火下澤暌君子以同而異
  庶子林蒲封
  損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應有時損剛益柔有時損益盈虚與時偕行
  監察御史陸尹耀
  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彖曰益損上益下民説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慶利涉大川木道乃行
  監察御史陳大玠
  益損上益下民説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益動而巽日進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與時偕行
  侍讀李清植
  益損上益下民説无疆
  監察御史沈廷芳
  益動而巽日進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與時偕行
  諭徳覺羅蘇岱
  編修馮秉仁
  給事中朱鳯英
  益動而巽日進无疆
  編修秦勇均
  監察御史吳文煥
  天施地生其益无方
  監察御史楊 勲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七目録
  周易
  初九利用為大作元吉无咎
  編修徐 瑋
  九五有孚恵心勿問元吉有孚惠我徳
  檢討郭肇鐄
  有孚惠心勿問元吉
  監察御史張 湄
  彖曰夬決也剛決柔也健而説決而和
  監察御史李賢經
  彖曰萃聚也順以説剛中而應故聚也
  檢討唐進賢
  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徳積小以高大
  給事中陸尹耀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井養而不窮也
  檢討韓彦曾
  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
  侍讀林蒲封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侍讀彭樹葵
  監察御史倪國璉
  巽而耳目聰明
  中允周長發
  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
  監察御史張孝挰
  彖曰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
  監察御史陸尹耀
  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編修朱佩蓮
  六二鴻漸于磐飲食衎衎吉象曰飲食衎衎不素飽也
  檢討雙 頂
  上九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吉
  監察御史沈懋華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侍讀學士程景伊
  編修林蒲封
  重巽以申命
  給事中倪國璉
  象曰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編修張若需
  編修徐景熹
  六四渙其羣元吉
  中允彭啟豐
  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
  監察御史陸尹耀
  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
  檢討熊郢宣
  君子以制數度議徳行
  庶子周資陳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剛得中説而巽孚乃化邦也
  檢討萬松齡
  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監察御史陳 仁
  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
  監察御史甄之璜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八目録
  周易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方以類聚物以羣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
  檢討陳兆崙
  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簡能
  監察御史嚴源燾
  乾以易知坤以簡能
  編修萬承蒼
  編修潘安禮
  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徳可大則賢人之業
  監察御史吳文煥
  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諭徳覺羅蘓岱
  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
  編修潘安禮
  與天地相似故不違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故不過旁行而不流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土敦乎仁故能愛
  監察御史柴潮生
  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檢討達麟圖
  檢討周長發
  富有之謂大業日新之謂盛徳
  諭徳覺羅蘓岱
  易其至矣乎夫易聖人所以崇徳而廣業也知崇禮卑崇效天卑法地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矣成性存存道義之門
  編修秦 鐄
  夫易聖人所以崇徳而廣業也知崇禮卑崇效天卑法地
  編修積 善
  成性存存道義之門
  監察御史書 昌
  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况其邇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况其邇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邇見乎逺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愼乎
  贊善桐 保
  君不宻則失臣臣不宻則失身幾事不宻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宻而不出也
  監察御史邱玖華
  易无思也无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蓍之徳圓而神卦之徳方以知六爻之義易以貢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
  編修秦蕙田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
  監察御史張 漢
  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
  編修沈榮仁
  河出圖洛出書
  給事中盧秉純
  化而裁之存乎變推而行之存乎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黙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徳行
  監察御史柴潮生
  天下之動貞夫一者也
  編修吳兆雯
  天地之大徳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財理財正辭禁民為非曰義
  中允任啟運
  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
  編修邵齊燾
  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盖取諸夬
  檢討韓彦曽
  精義入神以致用也
  監察御史倪國璉
  窮神知化徳之盛也
  監察御史儲 遂
  咸速也恒久也
  編修王際華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九目録
  書經
  欽明文思安安
  監察御史熊學鵬
  克明俊徳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
  監察御史彭肇洙
  帝曰咨汝羲暨和朞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嵗允釐百工庶績咸熙
  監察御史陳大玠
  以閏月定四時成嵗
  監察御史歐堪善
  輯五瑞既月乃日覲四岳羣牧班瑞于羣后
  修撰金 甡
  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
  編修何其睿
  編修王居正
  敷奏以言明試以功
  編修李友棠
  欽哉欽哉惟刑之恤哉
  監察御史廖必𤦺
  詢于四岳闢四門明四目達四聰
  監察御史鄒一桂
  咨十有二牧曰食哉惟時
  編修于 振
  編修林令旭
  編修徐景熹
  帝曰契百姓不親五品不遜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寛
  右中允官 保
  敬敷五教在寛
  編修孫人龍
  編修張九鎰
  夙夜惟寅直哉惟清
  給事中邵錦濤
  監察御史齊 軾
  帝曰夔命汝典樂教胄子直而温寛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
  檢討徳 保
  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
  監察御史丁廷讓
  命汝作納言夙夜出納朕命惟允
  給事中楊二酉
  夙夜出納朕命惟允
  給事中鹿邁祖
  帝曰咨汝二十有二人欽哉惟時亮天功
  編修蔣麟昌
  監察御史李 㥳
  欽哉惟時亮天功
  監察御史胡寶瑔
  監察御史張日譽
  監察御史永 世
  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庶績咸熙
  右中允朱良裘
  修撰金徳瑛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目録
  書經
  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徳
  修撰于敏中
  監察御史劉方藹
  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
          編修劉 慥
  編修錢 𤦺
  帝曰俞允若兹嘉言㒺攸伏野無遺賢萬邦咸寧
          編修諸 錦
  嘉言㒺攸伏
  編修竇光鼐
  儆戒無虞
  侍讀學士金 相
  任賢勿貳去邪勿疑
  編修秦蕙田
  徳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木金土榖惟修正徳利用厚生惟和
  編修王居正
  水火金木土榖惟修正徳利用厚生惟和
  編修路斯道
  無稽之言勿聽弗詢之謀勿庸
  侍講鄂容安
  禹拜昌言
  監察御史吳 煒
  臯陶曰都慎厥身修思永惇叙九族庶民勵翼邇可逺在兹禹拜昌言曰俞
  少詹事張鵬翀
  在知人在安民
  侍讀李清植
  監察御史王興吾
  知人則哲能官人安民則惠黎民懷之
  編修曹秀先
  安民則惠黎民懷之
  檢討郭肇鐄
  寛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温簡而廉剛而塞彊而義彰厥有常吉哉
  監察御史趙青藜
  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㡬
  編修杭世駿
  天工人其代之
  檢討齊召南
  予決九川距四海濬畎澮距川
  右中允任啟運
  禹曰都帝慎乃在位帝曰俞禹曰安汝止惟㡬惟康其弼直惟動丕應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帝曰吁臣哉鄰哉鄰哉臣哉禹曰俞
  給事中馬宏𤦺
  禹曰都帝慎乃在位帝曰俞禹曰安汝止惟㡬惟康其弼直惟動丕應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
  檢討陳兆崙
  禹曰都帝慎乃在位帝曰俞禹曰安汝止惟㡬惟康
  監察御史張孝挰
  禹曰都帝慎乃在位
        侍講學士龔 渤
  禹曰安汝止惟㡬惟康其弼直惟動丕應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
  監察御史陳高翔
  監察御史周人驥
  安汝止惟幾惟康其弼直
  編修劉 慥
  監察御史廖必𤦺
  安汝止惟㡬惟康
  編修張九鎰
  檢討陳世烈
  給事中程鍾彦
  惟㡬惟康其弼直惟動丕應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
  檢討吳 泰
  惟㡬惟康
  監察御史李 㥳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一目録
  書經
  臣哉鄰哉鄰哉臣哉
  侍讀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檢討陳世烈
  予欲左右有民汝翼予欲宣力四方汝為
  編修何其睿
  予違汝弼汝無面從退有後言欽四鄰
  編修雷 鋐
  帝庸作歌曰勅天之命惟時惟㡬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臯陶拜手稽首颺言曰念哉率作興事愼乃憲欽哉屢省乃成欽哉乃賡載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帝拜曰俞往欽哉
  檢討伊興阿
  監察御史歐堪善
  帝庸作歌曰勅天之命惟時惟㡬
  編修朱 桓
  勅天之命惟時惟㡬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
  監察御史徐以升
  勅天之命惟時惟㡬
  左中允于敏中
  監察御史張 湄
  臯陶拜手稽首颺言曰念哉率作興事愼乃憲欽哉屢省乃成欽哉
  編修秦勇均
  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
  右中允于 振
  祗台徳先不距朕行
  監察御史李 㥳
  惟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徳懋懋官功懋懋賞用人惟已改過不吝克寛克仁彰信兆民
  侍講任啟運
  侍講張映辰
  克寛克仁
  編修熊暉吉
  王懋昭大徳建中于民以義制事以禮制心垂裕後昆
  編修沈文鎬
  建中于民以義制事以禮制心
  監察御史薛 澂
  建中于民
  監察御史葛峻起
  以義制事以禮制心
  編修杜若拙
  編修李龍官
  好問則裕自用則小
  監察御史李清芳
  好問則裕
  監察御史張孝挰
  湯誥曰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克綏厥猷惟后
  仲虺之誥曰惟天生民有欲無主乃亂惟天生聰明時乂
  秦誓曰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亶聰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
  洪範王訪于箕子曰惟天陰隲下民相協厥居我不知其彛倫攸叙
  侍講于 振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克綏厥猷惟后
  侍讀周玉章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
  監察御史柴潮生
  立愛惟親立敬惟長始于家邦終于四海
  侍讀赫 瞻
  無輕民事惟難無安厥位惟危
  監察御史熊學鵬
  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諸道有言遜于汝志必求諸非道
  編修葉 酉
  臣罔以寵利居成功
  監察御史李清芳
  終始惟一時乃日新
  侍讀學士吕 熾
  修撰于敏中
  任官惟賢才左右惟其人臣為上為徳為下為民其難其愼惟和惟一
  監察御史郭石渠
  監察御史陸尹耀
  臣為上為徳為下為民
  編修蔣元益
  監察御史沈廷芳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二目録
  書經
  徳無常師主善為師善無常主協于克一
  檢討陳兆崙
  監察御史馬 燝
  監察御史沈景瀾
  俾萬姓咸曰大哉王言又曰一哉王心克綏先王之禄永底烝民之生
  檢討鶴 年
  汝分猷念以相從各設中于乃心
  侍讀黄孫懋
  鞠人謀人之保居叙欽
  監察御史胡寶瑔
  無總于貨寶生生自庸
  式敷民徳永肩一心
  侍講介 福
  若金用汝作礪若濟巨川用汝作舟楫若嵗大旱用汝作霖雨啟乃心沃朕心
  侍講學士熊暉吉
  監察御史陳髙翔
  惟暨乃僚罔不同心以匡乃辟
  監察御史彭肇洙
  説復于王曰惟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后克聖臣不命其承疇敢不祗若王之休命
  監察御史徐以升
  后從諫則聖
  檢討李金臺
  惟天聰明惟聖時憲惟臣欽若惟民從乂
  右庶子陳 浩
  給事中陳履平
  監察御史朱續經
  監察御史黄登貴
  惟天聰明惟聖時憲
  編修孫人龍
  監察御史鹿邁祖
  惟聖時憲
  編修王 檢
  慮善以動動惟厥時
  編修秦勇均
  編修陸嘉穎
  監察御史孫宗溥
  惟事事乃其有備有備無患
  編修孫宗溥
  監察御史程盛修
  惟厥攸居政事惟醇
  右中允涂逢震
  編修汪士鍠
  監察御史孫 灝
  監察御史沈廷芳
  非知之艱行之惟艱
  侍讀林令旭
  監察御史劉芳藹
  説曰王人求多聞時惟建事學于古訓乃有獲事不師古以克永世匪説攸聞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允懷于兹道積于厥躬惟斆學半念終始典于學厥徳修罔覺
  給事中程鍾彦
  學于古訓乃有獲
  檢討王太岳
  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允懷于兹道積于厥躬
  給事中邵錦濤
  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允懷于兹道積于厥躬
  惟斆學半念終始典于學厥徳修罔覺
  給事中張 鉞
  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
  編修王 楷
  監于先王成憲其永無愆
  給事中鍾 衡
  惟説式克欽承旁招俊乂列于庶位
  給事中楊二酉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三目録
  書經
  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亶聰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
  給事中劉方藹
  天乃錫禹洪範九疇彛倫攸叙
  監察御史包祚永
  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農用八政次四曰協用五紀次五曰建用皇極次六曰乂用三徳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徵次九曰嚮用五福威用六極
  編修蔡 新
  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
  編修儲麟趾
  敬用五事
  侍講學士吳履泰
  二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視四曰聽五曰思貌曰恭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聰思曰睿恭作肅從作乂明作哲聰作謀睿作聖
  檢討趙徳昌
  思曰睿睿作聖
  檢討萬松齡
  五皇極皇建其有極歛時五福用敷錫厥庶民惟時厥庶民于汝極錫汝保極
  給事中程鍾彦
  編修竇光鼐
  歛時五福用敷錫厥庶民
  監察御史劉方藹
  皇極之敷言是彛是訓于帝其訓
  監察御史廖必𤦺
  六三徳一曰正直二曰剛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彊弗友剛克燮友柔克沈潛剛克髙明柔克
  監察御史萬年茂
  是之謂大同身其康强子孫其逢吉
  編修何其睿
  八庶徵曰雨曰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曰燠曰寒曰風曰時五者來備各以其叙庶草蕃廡
  編修程景伊
  曰休徵曰肅時雨若曰乂時暘若曰哲時燠若曰謀時寒若曰聖時風若曰咎徵曰狂恒雨若曰僭恒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風若
  給事中鄒一桂
  王省惟嵗卿士惟月師尹惟日嵗月日時無易百榖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
  編修顧汝修
  曰王省惟嵗卿士惟月師尹惟日
  編修儲晉觀
  編修葉 酉
  庶民惟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則有冬有夏月之從星則以風雨
  編修劉 綸
  監察御史陳大玠
  不作無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貴異物賤用物民乃足
  監察御史書 昌
  夙夜罔或不勤不矜細行終累大徳
  侍講鄂容安
  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
  侍讀學士裘曰修
  惟曰欲至于萬年惟王子子孫孫永保民
  監察御史陶正靖
  無疆惟休亦無疆惟恤
  監察御史書 昌
  王不敢後用顧畏于民碞
  給事中鍾 衡
  王敬作所
  編修白 瀛
  明作有功惇大成裕
  編修沈徳潛
  編修程景伊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四目録
  書經
  君子所其無逸
  修撰錢維城
          檢討夢 麟
  嚴恭寅畏天命自度
  編修竇光鼐
  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徽柔懿恭懷保小民惠鮮鰥寡自朝至於日中昃不遑暇食用咸和萬民
  監察御史葛徳潤
  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
  侍講學士蔣 溥
  編修楊開鼎
  又曰天不可信我道惟寜王徳延天不庸釋于文王受命
  監察御史李 㥳
  監察御史薛 澂
  慎厥麗乃勸厥民刑用勸
  侍讀鄂容安
  克用三宅三俊
  編修林枝春
  自古商人亦越我周文王立政立事牧夫凖人則克宅之克由繹之兹乃俾乂
  編修吳履泰
  繼自今立政其勿以憸人其惟吉士用勱相我國家
  監察御史柴潮生
  其惟吉士用勱相我國家
  編修雙 慶
  方行天下至于海表㒺有不服以覲文王之耿光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武王之大烈
  編修裘曰修
  若昔大猷制治于未亂保邦于未危
  檢討齊召南
  曰唐虞稽古建官惟百内有百揆四岳外有州牧侯伯庶政惟和萬國咸寧夏商官倍亦克用乂明王立政不惟其官惟其人
  推賢讓能庶官乃和不和政庬舉能其官惟爾之能稱匪其人惟爾不任
  侍講介 福
  冡宰掌邦治統百官均四海司徒掌邦教敷五典擾兆民宗伯掌邦禮治神人和上下司馬掌邦政統六師平邦國司冦掌邦禁詰姦慝刑暴亂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時地利
  侍講介 福
  六卿分職各率其屬以倡九牧阜成兆民
  右贊善宋 楠
  欽乃攸司慎乃出令令出惟行弗惟反以公滅私民其允懷
  侍讀學士汪由敦
  學古入官議事以制政乃不迷其爾典常作之師無以利口亂厥官蓄疑敗謀怠忽荒政不學牆面莅事惟煩
  編修儲晉觀
  功崇惟志業廣惟勤惟克果斷乃罔後艱
  少詹事徐以烜
  推賢讓能庶官乃和不和政庬舉能其官惟爾之能稱匪其人惟爾不任
  監察御史程盛修
  舉能其官惟爾之能稱匪其人惟爾不任
  監察御史朱續晫
  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徳惟馨
  編修丁一燾
  允升于大猷惟予一人膺受多福
  監察御史胡寶瑔
  辭尚體要
  編修儲麟趾
  思其艱以圖其易民乃寧
  監察御史錢 度
  今予命汝作大正正于羣僕侍御之臣懋乃后徳交修不逮
  侍讀黄孫懋
  慎簡乃僚無以巧言令色便辟側媚其惟吉士
  監察御史霍 備
  哲人惟刑無疆之辭屬于五極咸中有慶受王嘉師鑒于兹祥刑
  少詹事沈徳潛

  御覽經史講義目録
<子部,儒家類,御覽經史講義>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五目録
  詩經
  肅肅兔罝㭬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肅肅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肅肅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編修儲晉觀
  于以采蘋南澗之濵于以采藻于彼行潦于以盛之維筐及筥于以湘之維錡及釜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誰其尸之有齊季女
  編修諸錦
  羔羊之皮素絲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
  給事中盧秉純
  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編修諸 錦
  彼茁者葭壹發五豝于嗟乎騶虞
  編修沈文鎬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絲紕之良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絲組之良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絲祝之良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監察御史劉永泰
  投我以木𤓰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瑶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監察御史劉永泰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監察御史沈懋華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無衣無褐何以卒歳三之日于耜四之日舉趾同我婦子饁彼南畝田畯至喜
  編修鈕汝騏
  春日載陽有鳴倉庚女執懿筐遵彼㣲行爰求柔桑春日遲遲采蘩祁祁
  監察御史陳大玠
  六月食鬱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剝棗十月穫稻為此春酒以介眉壽七月食𤓰八月斷壺九月叔苴采荼新樗食我農夫
  編修汪廷璵
  九月築塲圃十月納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麥嗟我農夫我稼既同上入執宫功晝爾于茅宵爾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榖
  編修孫人龍
  我稼既同
  檢討萬松齡
  詩序東山周公東征也周公東征三年而歸勞歸士大夫羙之故作是詩也一章言其完也二章言其思也三章言其室家之望女也四章樂男女之得及時也君子之於人序其情而閔其勞所以說也說以使民民忘其勞其惟東山乎
  編修諸 錦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賔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賔徳音孔昭示民不恌君子是則是傚我有旨酒嘉賔式燕以敖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賔鼓瑟鼓琴鼓瑟鼔琴和樂且湛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賔之心
  編修儲麟趾
  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監察御史趙青藜
  修撰金 甡
  載馳載驅周爰咨諏
  編修栢 謙
  天保定爾亦孔之固俾爾單厚何福不除俾爾多益以莫不庶
  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羣黎百姓徧為爾徳
  洗馬趙大鯨
  罄無不宜受天百禄降爾遐福維日不足
  修撰于敏中
  罄無不宜受天百禄
  檢討張 漢
  吉蠲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嘗于公先王君曰卜爾萬夀無疆
  編修諸 錦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六目録
  詩經
  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羣黎百姓徧為爾徳
  編修徐文煜
  編修羅源漢
  民之質矣日用飲食
  修撰金 甡
  編修徐 瑋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四牡龐龐駕言徂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東有甫草駕言行狩之子于苖選徒囂囂建旐設旄摶獸于敖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會同有繹决拾既佽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四黄既駕兩驂不猗不失其馳舍矢如破蕭蕭馬鳴悠悠斾旌徒御不驚大庖不盈之子于征有聞無聲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監察御史沈世楓
  鴻鴈美宣王也萬民離散不安其居而能勞來還定安集之至于矜寡無不得其所焉
  編修王會汾
  鶴鳴于九臯聲聞于野魚潛在淵或在于渚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蘀他山之石可以為錯鶴鳴于九臯聲聞于天魚在于渚或潛在淵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檢討張鵬翀
  鶴鳴于九臯聲聞于野魚潛在淵或在于渚
  監察御史髙景蕃
  莫髙匪山莫浚匪泉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
  監察御史陳 仁
  靖共爾位正直是與
  監察御史張 湄
  信彼南山維禹甸之畇畇原隰曽孫田之我疆我理南東其畝
  給事中衛廷璞
  我疆我理南東其畝
  編修湯大紳
  給事中汪 榯
  監察御史馬 燝
  倬彼甫田歲取十千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今適南畝或耘或耔黍稷薿薿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監察御史馬 燝
  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
  編修馮 祁
  曽孫來止以其婦子饁彼南畝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嘗其㫖否禾易長畝終善且有曽孫不怒農夫克敏
  給事中羅鳳彩
  大田多稼既種既戒既備乃事以我覃耜俶載南畝播厥百榖既庭且碩曽孫是若
  檢討吴 泰
  大田多稼既種既戒既備乃事
  監察御史馬 燝
  有渰萋萋興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彼有不穫穉此有不斂穧彼有遺秉此有滯穂伊寡婦之利
  編修王 錦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七目録
  詩經
  倬彼雲漢為章于天周王夀考遐不作人
  檢討出科聯
  追琢其章金玉其相勉勉我王綱紀四方
  檢討張鵬翀
  檢討傅隆阿
  追琢其章金玉其相
  編修邵齊燾
  勉勉我王綱紀四方
  監察御史胡寶瑔
  監察御史柴潮生
  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豈弟君子遐不作人
  監察御史張 漢
  思齊大任文王之母思𡡾周姜京室之婦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
  編修吴 紱
  雝雝在宮肅肅在廟不顯亦臨無射亦保
  編修王居正
  監察御史朱鳳英
  不諫亦入
  編修王居正
  肆成人有徳小子有造古之人無斁譽髦斯士
  編修陸嘉頴
  虡業維樅賁鼓維鏞於論鼓鐘於樂辟廱
  給事中衛廷璞
  世徳作求永言配命成王之孚
  監察御史周 禮
  昭兹來許繩其祖武於萬斯年受天之祜
  修撰于敏中
  假樂君子顯顯令徳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干禄百福子孫千億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舊章威儀抑抑徳音秩秩無怨無惡率由羣匹受福無疆四方之綱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編修王 峻
  不愆不忘率由舊章
  監察御史陳其凝
  威儀抑抑徳音秩秩無怨無惡率由羣匹受福無疆四方之綱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右中允朱良裘
  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給事中汪 榯
  監察御史周人驥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八目録
  詩經
  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編修林枝春
  監察御史彭肇洙
  度其隰原徹田為糧度其夕陽豳居允荒
  監察御史衛廷璞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餴饎豈弟君子民之父母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罍豈弟君子民之攸歸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溉豈弟君子民之攸塈
  編修竇光鼐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餴饎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少詹事張鵬翀
  有卷者阿飄風自南豈弟君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
  侍讀周玉章
  編修王居正
  編修楊述曽
  有馮有翼有孝有徳以引以翼豈弟君子四方為則
  編 修董邦達
  編修張為儀
  檢討齊召南
  檢討胡澤潢
  檢討周孔從
  豈弟君子四方為則
  監察御史劉方藹
  鳳凰于飛SKcharSKchar其羽亦集爰止藹藹王多吉士維君子使𡡾于天子鳳凰于飛SKcharSKchar其羽亦傅于天藹藹王多吉人維君子命𡡾于庶人
  編修張 湄
  鳳凰鳴矣于彼髙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雝雝喈喈
  編修諸 錦
  詢于芻蕘
  監察御史叢 洞
  訏謨定命逺猶辰告
  監察御史髙景蕃
  相在爾室尚不愧于屋漏
  監察御史馮 鈐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十九目録
  詩經
  於穆清廟肅雝顯相濟濟多士秉文之徳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不顯不承無斁於人斯
  給事中倪國璉
  無封靡于爾邦惟王其崇之
  編修張映斗
  天作高山太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
  右中允齊召南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於緝熙單厥心肆其靖之
  侍講張映辰
  洗馬佟 保
  編修李龍官
  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於緝熙單厥心肆其靖之
  編修王居正
  夙夜基命宥密於緝熙單厥心
  檢討葉一棟
  夙夜基命宥密
  編修路斯道
  編修歐陽正煥
  我将我享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之儀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伊嘏文王既右饗之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編修朱佩蓮
  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編修秦蕙田
  嗟嗟臣工敬爾在公王釐爾成來咨來茹
  編修沈昌宇
  宣哲維人文武維后燕及皇天克昌厥後
  侍讀吕 熾
  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髙髙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兹
  侍讀雙 慶
  編修劉 慥
  編修趙青藜
  檢討陸宗楷
  日就月將學有緝熙于光明
  監察御史李文駒
  自令以始歲其有君子有榖詒孫子
  監察御史陸 秩
  聖敬日躋
  侍讀學士齊召南
  檢討徳 保
  不競不絿不剛不柔敷政優優百禄是遒
  侍講學士鄒升恒
  侍講學士陳悳華
  不競不絿不剛不柔敷政優優
  監察御史周人驥
  監察御史宮煥文
  天命降監下民有嚴不僭不濫不敢怠遑命于下國封建厥福
  侍讀學士汪由敦
  編修夏廷芝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目録
  春秋
  春王正月隱公元年
  監察御史劉方藹
  冬十有二月祭伯來隠公元年
  侍講劉 藻
  春齊侯衛侯胥命于蒲桓公三年
  編修金 相
  夏五桓公十有四年
  監察御史張 漢
  春王正月不雨夏四月不雨六月雨僖公三年
  監察御史宮煥文
  六月雨僖公三年
  監察御史趙青藜
  凡分至啓閉必書雲物為備故也左氏傳僖公五年
  編修周 煌
  衛侯使孫良夫石稷寗相向禽將侵齊與齊師遇新築人仲叔于奚救孫桓子桓子是以免既衛人賞之以邑辭請曲縣繁纓以朝許之仲尼聞之曰惜也不如多與之邑唯器與名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名以出信信以守器器以蔵禮禮以行義義以生利利以平民政之大節也若以假人與人政也政亡則國家從之弗可止也已左氏傳成公二年
  監察御史西 成
  君子謂祁奚於是能舉善矣稱其讐不為諂立其子不為比舉其偏不為黨商書曰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祁奚之謂矣解狐得舉祁午得位伯華得官建一官而三物成能舉善也夫惟善故能舉其類詩曰惟其有之是以似之祁奚有焉左氏傳襄公三年
  編修楊開鼎
  冬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十有二月己亥同盟于戲㐮公九年
  監察御史沈懋華
  子太叔問政于子産子産曰政如農功日夜思之思其始而成其終朝夕而行之行無越思如農之有畔其過鮮矣左氏傳襄公二十有五年
  編修萬年茂
  鄭子産謂子太叔曰唯有徳者能以寛服民其次莫如猛仲尼曰善哉政寛則民慢慢則糾之以猛猛則民殘殘則施之以寛寛以濟猛猛以濟寛政是以和左氏傳昭公二十年
  編修周玉章
  政寛則民慢慢則糾之以猛猛則民殘殘則施之以寛寛以濟猛猛以濟寛政是以和左氏傳昭公二十年
  編修白 瀛
  檢討周孔從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一目録
  禮記
  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
  監察御史劉方藹
  監察御史柴潮生
  論辨然後使之任事然後爵之位定然後禄之爵人於朝與士共之
  給事中程盛修
  命太師陳詩以觀民風命市納賈以觀民之所好惡
  編修丁一燾
  冡宰制國用必於歳之杪五榖皆入然後制國用用地小大視年之豐耗以三十年之通制國用量入以為出
  給事中馬宏𤦺
  冡宰以三十年之通制國用量入以為出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雖有凶旱水溢民無菜色然後天子食日舉以樂
  侍講學士任啟運
  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雖有凶旱水溢民無菜色然後天子食日舉以樂
  編修蔡 新
  無曠土無游民食節事時民咸安其居樂事勸功尊君親上然後興學
  左諭徳嵇 璜
  無游民
  編修林枝春
  司徒修六禮以節民性明七敎以興民徳齊八政以防淫一道徳以同俗
  給事中鄒一桂
  命鄉論秀士升之司徒曰選士司徒論選士之秀者而升之學曰俊士升於司徒者不征於鄉升於學者不征於司徒曰造士
  樂正崇四術立四教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
  大樂正論造士之秀者以告於王而升諸司馬曰進士司馬辨論官材論進士之賢者以告於王而定其論論定然後官之任官然後爵之位定然後禄之
  檢討張鵬翀
  樂正崇四術立四教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
  編修馮秉仁
  監察御史鍾 衡
  悉其聰明致其忠愛以盡之
  監察御史孫 灝
  有圭璧金璋不粥於市命服命車不粥於市宗廟之器不粥於市犧牲不粥於市戎器不粥於市用器不中度不粥於市兵車不中度不粥於市布帛精粗不中數幅廣狹不中量不粥於市姦色亂正色不粥於市錦文珠玉成器不粥於市衣服飲食不粥於市五榖不時果實未熟不粥於市木不中伐不粥於市禽獸魚鼈不中殺不粥於市
  給事中吴元安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二目録
  禮記
  盛徳在木
  編修陸嘉頴
  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榖于上帝乃擇元辰天子親載耒耜措之于參保介之御間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躬耕帝耤
  監察御史馬 燝
  聘名士禮賢者
  編修任端書
  命野虞毋伐桑柘鳴鳩拂其羽戴勝降于桑
  監察御史胡寳瑔
  命野虞出行田原為天子勞農勸民毋或失時命司徒循行縣鄙命農勉作毋休于都
  給事中鍾 衡
  命農勉作毋休于都
  監察御史胡寳瑔
  仲夏之月律中蕤賓君子齊戒處必掩身毋躁止聲色毋或進薄滋味毋致和節耆欲定心氣百官靜事毋刑以定晏隂之所成
  侍講學士任啟運
  君子齊戒處必掩身毋躁止聲色毋或進薄滋味毋致和節耆欲定心氣百官靜事毋刑以定晏隂之所成
  檢討程 恂
  天子乃與公卿大夫共飭國典論時令以待來嵗之宜
  編修羅暹春
  聖人參於天地並於鬼神以治政也處其所存禮之序也玩其所樂民之治也故天生時而地生財人其父生而師教之四者君以正用之故君者立於無過之地也
  監察御史周祖榮
  動則左史書之言則右史書之
  侍講彭啓豐
          編修程景伊
  知類通達強立而不反謂之大成夫然後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說服而逺者懐之
  編修邱 柱
  大學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宵雅肄三官其始也入學鼓箧孫其業也
  檢討李金臺
  大學之法禁於未發之謂豫當其可之謂時不陵節而施之謂孫相觀而善之謂摩此四者教之所由興也
  編修宋邦綏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三目録
  禮記
  大樂與天地同和大禮與天地同節
  檢討吴 泰
  君子反情以和其志比類以成其行姦聲亂色不留聰明淫樂慝禮不接心術惰慢邪僻之氣不設於身體使耳目鼻口心知百體皆由順正以行其義
  監察御史霍 備
  姦聲亂色不留聰明淫樂慝禮不接心術惰慢邪僻之氣不設於身體使耳目鼻口心知百體皆由順正以行其義
  監察御史傅為詝
  夫古者天地順而四時當民有徳而五榖昌疾疢不作而無妖祥此之謂大當然後聖人作為父子君臣以為紀綱紀綱既正天下大定天下大定然後正六律和五聲弦歌詩頌此之謂徳音徳音之謂樂
  右庶子金 相
  張而不弛文武不能也弛而不張文武弗為也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
  賛善羅源漢
  唯聖人為能饗帝孝子為能饗親
  檢討韓彦曽
  至孝近乎王至弟近乎覇
  監察御史沈懋華
  子曰立愛自親始教民睦也立敬自長始教民順也敎以慈睦而民貴有親敎以敬長而民貴用命孝以事親順以聽命錯諸天下無所不行
  編修佟 保
  言而履之禮也行而樂之樂也
  給事中宮煥文
  奉三無私以勞天下
  編修竇光鼐
  天有四時春秋冬夏風雨霜露無非教也地載神氣神氣風霆風霆流形庶物露生無非教也
  監察御史葛徳潤
  清明在躬氣志如神
  侍讀涂逢震
  子云上酌民言則下天上施
  監察御史劉方藹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四目録
  禮記
  君子莊敬日強安肆日偷
  編修龔學海
  君子莊敬日強
  監察御史孫宗溥
  子言之事君先資其言拜自獻其身以成其信
  給事中劉方藹
  事君大言入則望大利小言入則望小利
  監察御史鄒一桂
  子曰邇臣守和宰正百官大臣慮四方
  監察御史張 湄
  子言之曰為上易事也為下易知也則刑不煩矣
  編修蔡 新
  子曰下之事上也不從其所令從其所行上好是物下必有甚焉者矣故上之所好惡不可不慎也是民之表也
  監察御史熊學鵬
  子曰上好仁則下之為仁爭先人故長民者章志貞敎尊仁以子愛百姓民致行已以說其上矣
  編修張為儀
  子曰為上可望而知也為下可述而志也則君不疑於其臣而臣不惑於其君矣
  修撰莊有恭
  子曰有國家者章善癉惡以示民厚則民情不貳詩云靖共爾位好是正直
  給事中馬宏𤦺
  君民者章好以示民俗慎惡以御民之淫則民不惑矣
  監察御史張 湄
  民以君為心君以民為體心莊則體舒心肅則容敬心好之身必安之君好之民必欲之
  侍講學士蒋 溥
  子曰民以君為心君以民為體
  監察御史劉方藹
  近文章砥厲亷隅
  編修張九鎰
  財聚則民散財散則民聚
  侍講學士熊暉吉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五目録
  周禮
  乃立天官冡宰使帥其屬而掌邦治以佐王均邦國
  監察御史趙青藜
  以九職任萬民一曰三農生九榖
  檢討周長發
  以九式均節財用
  監察御史周祖榮
  以官府之六叙正羣吏一曰以叙正其位二曰以叙進其治三曰以叙作其事四曰以叙制其食五曰以叙受其會六曰以叙聽其情
  編修王會汾
  以聽官府之六計弊羣吏之治一曰廉善二曰廉能三曰廉敬四曰廉正五曰廉灋六曰廉辨
  編修儲晉觀
  檢討興 泰
          檢討徳 保
  監察御史胡寳瑔
  監察御史劉方藹
  因此五物者民之常而施十有二敎焉一曰以祀禮敎敬則民不茍二曰以陽禮敎讓則民不爭三曰以隂禮教親則民不怨四曰以樂禮教和則民不乖五曰以儀辨等則民不越六曰以俗教安則民不偷七曰以刑敎中則民不虣八曰以誓敎恤則民不怠九曰以度敎節則民知足十曰以世事敎能則民不失職十有一曰以賢制爵則民慎徳十有二曰以庸制禄則民興功
  編修莊存與
  周禮大司徒之職以荒政十有二聚萬民一曰散利二曰薄征三曰緩刑四曰弛力五曰舍禁六曰去幾七曰眚禮八曰殺哀九曰蕃樂十曰多昏十有一曰索鬼神十有二曰除盗賊
  侍讀惠士竒
  以荒政十有二聚萬民
  編修于 振
  正月之吉始和布教于邦國都鄙乃縣敎象之灋于象魏使萬民觀教象挾日而斂之乃施教灋于邦國都鄙使之各以敎其所治民令五家為比使之相保五比為閭使之相受四閭為族使之相葬五族為黨使之相救五黨為州使之相賙五州為鄉使之相賓
  鄉大夫之職各掌其鄉之政敎禁令正月之吉受教灋于司徒退而頒之于其鄉吏使各以教其所治以考其徳行察其道藝三年則大比考其徳行道藝而興賢者能者鄉大夫帥其吏與其衆寡以禮禮賓之
  檢討張鵬翀
  正月之吉始和布教于邦國都鄙乃縣敎象之灋于象魏使萬民觀敎象挾日而斂之乃施教灋于邦國都鄙使之各以教其所治民
  編修劉 綸
  令五家為比使之相保五比為閭使之相受四閭為族使之相葬五族為黨使之相救五黨為州使之相賙五州為鄉使之相賓
  監察御史沈廷芳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六目録
  周禮
  大司徒以鄉三物敎萬民而賓興之一曰六徳知仁聖義忠和二曰六行孝友睦婣任恤三曰六藝禮樂射御書數
  檢討廖鴻章
  監察御史趙青藜
  以鄉三物敎萬民而賓興之
  監察御史劉方藹
  遂人掌邦之野凡治野夫間有遂遂上有徑十夫有溝溝上有畛百夫有洫洫上有涂千夫有澮澮上有道萬夫有川川上有路以達于畿
  稻人掌稼下地以瀦畜水以防止水以溝蕩水以遂均水以列舍水以澮㵼水以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芟作田
  編修官獻瑶
  凡治野夫間有遂遂上有徑十夫有溝溝上有畛百夫有洫洫上有涂千夫有澮澮上有道萬夫有川川上有路以達于畿
  編修趙青藜
  倉人掌粟入之藏辨九榖之物以待邦用若榖不足則止餘灋用有餘則藏之以待凶而頒之
  監察御史葛徳潤
  太師掌六詩曰風曰賦曰比曰興曰雅曰頌
  編修楊述曽
  籥章掌土鼓豳籥中春晝擊土鼓龡豳詩以逆暑中秋夜迎寒亦如之凡國祈年于田祖龡豳雅擊土鼓以樂田畯國祭蜡則龡豳頌擊土鼓以息老物
  監察御史趙青藜
  編修王際華
  論語
  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侍講學士任啟運
  孟子
  五畝之宅樹之以桑
  少詹事裘曰修
  孟子曰易其田疇薄其稅斂民可使富也
  編修荘存與
  孝經
  孝弟之至通於神明光於四海
  編修任端書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七目録
  史
  魏文侯與羣臣飲酒樂而天雨命駕將適野左右曰今日飲酒樂天又雨君将安之文侯曰吾與虞人期獵雖樂豈可無一會期哉乃身徃自罷之
  編修周 煌
  文帝每朝郎從官上書疏未嘗不止輦受其言言不可用置之言可用采之未嘗不稱善
  監察御史胡 定
  上登虎圏問上林尉禽獸簿十餘問尉左右視盡不能對虎圏嗇夫從旁代尉對上所問禽獸簿甚悉欲以觀其能口對響應無窮者文帝曰吏不當如是耶尉亡賴詔釋之拜嗇夫為上林令釋之前曰陛下以絳侯周勃何如人也上曰長者又復問東陽侯張相如何如人也上復曰長者釋之曰夫絳侯東陽侯稱為長者兩人言事曽不能出口豈效此嗇夫喋喋利口㨗給哉且秦以任刀筆之吏争以亟疾苛察相髙其敝徒文具亡惻隠之實故不聞其過陵夷至於二世天下土崩今陛下以嗇夫口辯而超遷之臣恐天下隨風靡争口辯亡其實且上之化下疾於景響舉錯不可不察也文帝曰善廼止不拜嗇夫
  修撰荘有恭
  漢文帝前三年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乗輿馬驚捕屬廷尉張釋之奏以此人犯蹕當罰金上怒曰此人親驚吾馬馬賴和柔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是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方其時上使使誅之則已今已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壹傾天下用法皆為之輕重民安所措其手足上曰廷尉當是也其後有盗髙廟坐前玉環得下廷尉釋之奏當棄市上大怒曰人無道盗先帝器吾欲致之族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杜稷宗廟意也釋之免冠頓首謝曰法如是足也今盗宗廟器而族之假令愚民取長陵一抔土陛下且何以加其法乎帝乃白太后許之唐太宗貞觀元年上以選人多詐冒資䕃敕令自首不首者死未幾有詐冒事覺者上欲殺之戴胄奏據法應流上怒曰卿欲守法而使朕失信乎對曰敕者出於一時之喜怒法者國家所以布大信於天下也陛下忿選人之多詐故欲殺之既而知其不可復斷之以法此乃忍小忿而存大信也上曰卿能執法朕復何憂
  監察御史王興吾
  錯言於漢文帝曰聖王在上而民不凍饑非能耕而食之織而衣之也為開其資財之道也故堯禹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而國無捐瘠者以蓄積多而備先具也
  監察御史徐以升
  文帝嘗欲作露臺召匠計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人十家之産也何以臺為
  檢討齊召南
  董仲舒曰天道之大者在隂陽陽為徳隂為刑刑主殺而徳主生是故陽常居大夏而以生育長養為事隂常居大冬而積於空虚不用之處以此見天之任徳不任刑也天使陽出布施於上而主嵗功使隂入伏於下而時出佐陽陽不得隂之助亦不䏻獨成嵗終陽以成嵗為名此天意也王者承天意以從事故任徳教而不任刑刑者不可任以治世猶隂之不可任以成嵗也為政而任刑不順於天故先王莫之肯為也
  監察御史宫煥文
  武帝問申公治亂之事申公對曰為治者不在多言顧力行何如耳
  檢討齊召南
  上曰古有社稷之臣至如汲黯近之矣
  編修王會汾
  元光元年令郡國舉孝亷
  少詹事西 成
  宣帝拜刺史守相輙親引問觀其所由退而考察所行以質其言有名實不相應必知其所以然常稱曰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無歎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訟理也與我共此者其惟良二千石乎以為太守吏民之本數變易則下不安民知其將久不可欺罔乃服從其敎化故二千石有治理效輙以璽書勉厲増秩賜金或爵至闗内侯公卿缺則選諸所表以次用之是以漢世循吏於是為盛稱中興焉
  修撰金徳瑛
  漢宣帝嘗稱曰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無歎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訟理也與我共此者其惟良二千石乎
  監察御史陶正靖
  春三月賜膠東相王成爵關内侯
  監察御史孫 灝
  孔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徳齊之以禮有恥且格信哉是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濁之源也昔天下之網嘗密矣然姦偽萌起其極也上下相遁至於不振當是之時吏治若救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沸非武健嚴酷惡能勝其任而愉快乎言道徳者溺其職矣漢興破觚而為圜斵雕而為樸網漏於吞舟之魚而吏治蒸蒸不至於姦黎民艾安由是觀之在彼不在此
  右賛善李文鋭
  卓荗為密令視民如子舉善而教吏民親愛不忍欺之數年教化大行道不拾遺遷京郡丞密人老少皆涕泣隨送及王莽居攝以病免歸上即位先訪求荗時年七十餘詔曰夫名冠天下當受天下重賞今以茂為太傅封褒徳侯
  編修杭世駿
  律設大法禮順人情
  編修吴嗣富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八目録
  史
  唐高祖武徳九年置宏文館
  少詹事沈徳潛
  唐太宗貞觀元年以戴胄為大理少卿上以選人多詐冒資䕃敕令自首不首者死未幾有詐冒事覺者上欲殺之胄奏據法應流上怒曰卿欲守法而使朕失信乎對曰敕者出於一時之喜怒法者國家所以布大信於天下也陛下忿選人之多詐故欲殺之既而知其不可復斷之以法此乃忍小忿而存大信也上曰卿能執法朕復何憂胄前後犯顔執法言如涌泉上皆從之天下無寃獄将軍長孫順徳受人餽絹事覺上於殿庭賜絹數十匹大理少卿胡演以為不可上曰彼有人性得絹之辱甚於受刑如不知愧一禽獸耳殺之何益
  監察御史孫 灝
  上謂太子少師蕭瑀曰朕少好弓矢得良弓數十自謂無以加近以示弓工乃曰皆非良材朕問其故曰木心不直則脈理皆邪弓雖勁而發矢不直朕始悟向者辨之未精也朕以弓矢定天下識之猶未能盡况天下之務其能徧知乎乃命京官五品以上更宿中書内省數延見問以民間疾苦及政治得失
  編修錢本誠
  檢討傅隆阿
  唐太宗曰人欲自見其形必資明鏡君欲自知其過必待忠臣
  監察御史張 湄
  唐太宗貞觀二年詔舉堪縣令者上曰為朕養民者惟在都督刺史朕嘗疏其名於屏風坐卧觀之得其在官善惡之跡皆注於名下以備黜陟縣令尤為親民不可不擇乃命五品以上各舉堪為縣令者以名聞
  編修秦勇均
  貞觀四年秋七月乙丑上問房𤣥齡蕭瑀曰隋文帝何如主也對曰文帝勤於為治雖性非仁厚亦勵精之主也上曰公得其一未知其二文帝不明而喜察不明則照有不通喜察則多疑於物事皆自决不任羣臣朕則不然擇天下賢才寘之百官使思天下之事闗白宰相審熟便安然後奏聞有功則賞有罪則刑誰敢不竭力以修職業何憂天下之不治乎
  編修張為儀
  唐太宗貞觀四年冬大有年
  侍講學士沈徳潜
  編修林蒲封
  唐太宗貞觀六年秋閏七月宴羣臣於丹霄殿上曰人主惟有一心而攻之者甚衆或以勇力或以辨口或以謟䛕或以奸詐或以嗜慾輻輳攻之各求自售以取寵禄人主少懈而受其一則危殆隨之此其所以難也
  少詹事吕 熾
  唐太宗問魏徴曰羣臣上書可採及召對多失次何也對曰臣觀有司奏事常數日思之及至上前三分不能道一况諫者拂意觸忌非陛下借之辭色豈敢盡其情哉上由是接羣臣顔色益温
  編修蔡 新
  唐貞觀十年權萬紀上言宣饒二州銀大發采之嵗可得數百萬緡帝曰朕所乏者非財也但恨無嘉言可以利民耳昔堯舜抵璧於山藏珠於谷漢之桓靈乃聚錢為私藏卿欲以桓靈事我耶黜之
  監察御史柴潮生
  貞觀十二年九月甲寅上問侍臣創業與守成孰難房𤣥齡曰草昧之初與羣雄並起角力而後成之創業難矣魏徴曰自古帝王莫不得之於艱難失之於安逸守成難矣上曰𤣥齡與吾共取天下出百死得一生故知創業之難魏徵與吾共安天下常恐驕奢生於富貴禍亂生於所忽故知守成之難然創業之難已徃矣守成之難方當與諸公慎之
  編修張為儀
  上謂諫議大夫禇遂良曰卿猶知起居注所書可得觀乎對曰史官書人君言動備記善惡庶幾人君不敢為非未聞自取而觀之也上曰朕有不善卿亦記之耶對曰臣職當載茟不敢不記黄門侍郎劉洎曰借使遂良不記天下亦皆記之上曰誠然
  編修周 煌
  見可欲則思知足以自戒将有作則思知止以自安人念髙危則思謙冲而自牧懼滿溢則思江海下百川樂盤遊則思三驅以為度憂懈怠則思慎始以敬終慮壅蔽則思虚心以納下想讒邪則思正身以黜惡恩所加則思無因喜以謬賞罸所及則思無因怒以濫刑
  編修彭樹葵
  唐𤣥宗開元二年秋七月焚珠玉錦繡於殿前帝以風俗奢靡乘輿服御金銀器玩宜令有司銷毁以供軍國之用其珠玉錦繡焚於殿前后妃以下皆無得服罷兩京織錦坊後帝使御史楊範臣入海南求珠翠竒寳範臣對曰陛下前年焚珠玉錦繡示不復用今所求者何以異於所焚者乎帝遽引咎慰諭而罷之
  給事中馬宏竒
  唐開元二十九年春正月立賑饑法制曰承前饑饉皆待奏報然後開倉道路悠逺何救懸絶自今委州縣及採訪使給訖奏聞
  修撰于敏中
  唐徳宗建中元年始作兩稅法
  編修張映斗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九目録
  史
  宋太祖坐寢殿令洞開重門皆端直軒豁無有壅蔽謂左右曰此如我心稍有邪曲人皆見之
  監察御史馮秉仁
  宋太祖開寶三年徴䖏士王昭素為國子博士昭素酸棗人有學行宋主召見便殿年已七十餘問以治世飬身之術對曰治世莫若愛民飬身莫若寡慾宋主愛其言書於屏几
  監察御史舒赫徳
  宋太平興國二年賜吕䝉正等及第
  侍講學士于 振
  宋太宗太平興國二年春二月賜禮部進士吕蒙正等及第
  監察御史孫 灝
  宋太宗觀燈於乾元樓語近臣曰五代之際生靈凋喪當時謂無復太平之日朕躬覽庶政萬事粗理每念上天之貺致此繁盛乃知理亂在人吕䝉正避席曰乘輿所在士庶走集故繁盛如此臣嘗見都城外不數里饑寒而死者甚衆願陛下親近以及逺蒼生之幸也
  監察御史陳 仁
  宋太平興國八年上謂吕䝉正曰古所謂君臣道合者情無間耳凡士未達見當世之務戾於理者則怏怏於心及列於位得以獻可替否當盡其所藴言雖未必盡中亦當僉議而更之俾協於道朕固不以崇髙自恃使人不敢言也
  檢討胡 定
  宋太宗雍熙元年春正月求遺書時三館所貯遺帙尚多乃詔募中外有以書来上及三百卷當議甄録酬奬餘第卷帙之數等級優賜不願送官者借其本寫之由是四方之書間出矣
  右庶子彭啟豐
  夏四月江南饑遣使賑之
  編修王覺蓮
  帝謂秘書監李至曰人君當淡然無欲勿使嗜好形見於外則姦佞無自入朕無他好但喜讀書多見古今成敗善者從之不善者改之如斯而已矣
  賛善宋 楠
  檢討周孔從
  給事中馬宏𤦺
  帝嘗以李沆無密奏謂之曰人皆有密啟卿獨無何也對曰臣待罪宰相公事則公言之何用密啟人臣有密啟者非讒即佞臣常惡之豈可效尤
  監察御史張惟寅
  王曽嘗以大臣執政不當收恩避怨曰恩欲歸已怨使誰當聞者歎服
  侍讀學士張若靄
  富弼知青州河北京東大水民流就食青州弼勸所部民出粟益以官廩得公私廬舍十餘萬區散處其人以便薪水又山林川澤之利可資以生者聽民擅取凡活五十餘萬人
  檢討蒋允焄
  以胡瑗為國子監直講瑗既居太學其徒至不能容取旁官舍處之禮部所得士瑗弟子十常居四五随材髙下喜自修飭衣服容止徃徃相類人遇之不問可知為瑗弟子也
  編修徐以烜
  宋仁宗嘉祐元年十二月以包拯知開封府拯立朝嚴毅貴戚宦官為之歛手聞者憚之以其笑比黄河清童穉婦女亦知其名呼曰包待制
  編修楊述曽
  仁宗嘉祐二年以翰林學士歐陽修知貢舉
  編修沈徳潜
  宋孝宗言難得辦事之臣右文殿修撰張栻對曰陛下當求曉事之臣不當求辦事之臣若但求辦事之臣則他日敗陛下事者未必非此人也
  監察御史熊學鵬
  冬十二月下朱熹社倉法於諸路
  監察御史劉方藹
  宋真徳秀奏議云惟學可以明此心惟敬可以存此心惟親君子可以維此心
        監察御史錢 𤦺
  明宣宗宣徳七年揭豳風圖於殿壁
  少詹事裘曰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