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職的目的與使命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復職的目的與使命——說明革命失敗的原因與今後成功的要旨
作者:蔣中正
1950年3月13日

http://www.chungcheng.org.tw/thought/class06/0027/0005.htm

——中華民國三十九年三月十三日在革命實踐研究院講——

本人自復行視事以來,已經十二天了。今天召集各位高級將領和黨政幹部到本院來舉行 總理紀念週,要將本人這次復行視事的使命與目的,以及各位同志今後應負的責任和努力的方向,對大家剴切說明。

本人受 總理的付托,領導革命以來,到現在為止,曾經三次下野,三次復職。第一次下野是民國十六年八月,當時黨中一部份同志與汪精衛、鮑羅廷勾結起來,在武漢另組政府,形成本黨內部分裂,以為我不下野,他們就不願北伐。我為求黨內團結,不忍北伐大業中墜,乃毅然下野。但是下野以後,不但是北伐無形停頓,而且不到三個月,政府機構無人管理,官兵薪餉沒有着落,共匪在南昌、廣州等地不斷的暴動叛亂,國內呈現了一片混亂的現象。這是今天在場的各位高級將領所親眼看到的。後來到了當年年底,中央常會決議,要我回京繼續負責。於是我在十七年一月四日宣布復職,而以完成北伐統一全國為唯一使命。於是領導各軍繼續北伐,在同年七月,我們革命軍就佔領北平,肅清北洋軍閥。不到一年,東北內向,全國即告統一。這亦是你們身歷其境的史實。

我第二次下野,是在民國二十年十二月,因為九一八事變,日軍佔領瀋陽,本黨同志認為我應該負瀋陽失陷的責任;而且以為我不下野,則日本的侵略將無止境,只要我能下野,他們就可以和日本覓取妥協的途徑,國家許多投機份子一面勾結日本,挾敵自重,一面則假抗日招牌,自我宣傳,以滿足其個人的慾望,置整個國家民族的利益於不顧。至於毀謗領袖,污蔑本黨,那更不必說了。我當時鑒於內憂外患,如此緊迫,黨國岌岌不可終日之勢,只得順從中央決議與全國人民一致的要求,再度出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之職。我那次復職的使命,在抵抗日本侵略,爭取最後勝利,收復所有失地,協助朝鮮獨立。我自復職以後,率領本黨一般忠貞同志,忍辱含垢,長期準備,埋頭苦幹,經過十四年的惡戰苦鬥,終於民國三十四年九月,日本投降,失地收復,朝鮮獨立亦已實現,惜為俄帝侵擾,未能使之完全統一,不無遺憾。

去年一月,本人第三次下野。當年下野的情形以及一年以來的慘痛經驗,想大家都更記憶清楚,今天不必細說。現在是第三次復職了,我這一次復職的使命和目的究竟是什麼呢?我當應該昭告一般同志,尤其對今天到會的各位黨政軍高級幹部,更應鄭重說明。這一次我復職的使命,就是要恢復中華民國,解救大陸同胞。而最後的目的,乃是在消滅共產國際,重奠世界和平。但各位要明瞭,這不僅是我個人的使命,同時也是你們大家共同的責任。更應知我的使命,亦就是你們大家的使命。因為我們的事業、責任、歷史、生命都是整個而不可分的,只要大家了解這個同生死共榮辱的道理,而後才能同心一德完成我們革命的使命。我自去年一月下野以後,到年底止,為時不滿一年,大陸各省已經全部淪陷。今天我們實已到了亡國的境地了!但是今天到臺灣來的人,無論文武幹部,好像並無亡國之痛的感覺,無論心理上和態度上,還是和過去在大陸一樣,大多數人還是只知個人的權利,不顧黨國的前途,如果長此下去,連這最後的基地——臺灣,亦都不能確保了!所以我今天特別提醒大家,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幾乎已等於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而還不自覺,豈不可痛?我們一般同志如果今日還有氣節和血心,那就應該以「恢復中華民國」來作我們今後共同奮鬥的目標。為了達到這一個目標,我們必須立定決心,不能成功,便必成仁。這樣纔可不愧為 總理的革命信徒,也纔可算為頂天立地的革命軍人。

大家也許覺得我們失敗到今天,要光復大陸復興祖國,實是一件非常艱鉅的工作。當然共匪今天盤據了我們大陸上一千二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且用各種卑劣無恥殘民以逞的手段,又有蘇聯帝國主義者作他的主子,這和當年北洋軍閥與日本帝國主義者比較起來,都要厲害得多了。我們今天跼促於臺灣一隅,無論人力資源,都不能和共匪比擬,然則我們有什麼把握還能打回大陸光復祖國呢?不錯,如果以常理而論,這不僅是最艱鉅的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不過大家要知道:我們是革命出身的革命黨員,只知有主義,而不知有成敗,只知有革命的責任,而不知有個人的權利,主義一日不行,革命一日未成,我們革命者就應秉持救國主義,革命的責任,向前邁進,決不畏難,決不退縮,非奮鬥到死為止,決不能在中途推諉停止。而且我們有這樣正大光明的三民主義,有這樣悠久光榮的革命歷史,而又遭到這樣喪心病狂倒行逆施的仇敵漢奸——共匪,證諸歷史教訓與客觀事實,決沒有不被我們民族大義與革命正氣所消滅,而他能徼倖存在的道理。 總理曾經說過,革命黨員「只見一義,不見生死」。從前一般先烈同志就是秉承 總理這個教訓,義之所在,死生以之。用再接再厲,冒險犯難,來克服我們一切的敵人。我還記得,當民國十一年陳逆炯明叛變的時候, 總理在中山艦上,由黃埔駛入白鵝潭時,依據當時的慣例,泊船的地點要由稅務司指定,當時有一個英國籍的稅務司跑到艦上來見 總理,說白鵝潭不能停泊。 總理當時義正詞嚴的答覆他說:「白鵝潭是我們中國的領土,我是中國革命領袖,我要停泊在那裏就在那裏!你稅務司是中國雇用的人員,你有什麼權力來干涉我?我可以告訴你,我們革命黨人『全身是膽』,什麼威脅都不在心。」那位稅務司聽到 總理這樣理直氣壯的答覆,肅然起敬,默然退出。後來我們在白鵝潭一艘中山孤艦上,四周敵人都是近在咫尺,而且陳逆勾通洋人,施放了幾次水雷,然而在這險惡環境之中,仍舊停泊一月之久。我從此就常常記住「我們革命黨員全身是膽」這一句遺訓。只有這一句話,纔能充分說明我們革命黨大無畏的傳統精神。我們革命黨員的特性,就是為了革命主義,不論在任何環境之下,決不屈服,決不妥協,而要憑我們自動創造的能力,冒險犯難的精神,來克服一切的難關,獲得最後的勝利。假如我們發現困難,就中途停止,見到敵人,就畏怯不前,那這種人就只有向敵人投降,還能談什麼恢復國家呢?大家要知道:我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來復職?為什麼要以「恢復中華民國」為唯一職責?就是因為我抱定「只見一義,不見生死」的精神。我們革命黨員惟義是視,只要義之所在,就是生死以之。任何困難的事情,只要我們有主義,有決心,最後無不成功,這是斷然無疑的。就我先後三次復職的經歷看來,環境一次比一次險惡,敵人一次比一次兇狠,而事業也一次比一次艱鉅。同時在每次復職以前,無論政治、經濟、軍事,都是陷於無可收拾的崩潰絕境。如果我畏難卻顧推諉責任,那儘可不必復職。但是我在國家這樣危急存亡之秋,全國人民全體部屬,都在這樣水深火熱疑懼震撼之中,而對我屬望及其要求如此殷切,我怎能忽然置之不顧,而諉卸這個領導革命的責任。而且深信本黨一般忠貞的同志,歷次由我重出領導,都能知恥奮發,團結一致,所以我每一次復職時所預定的目標,亦無不如計完成。我在第一次復職以後,不到八個月的功夫,北伐即告成功。第二次復職以後,雖然經過十四年的長期奮鬥,但終於促使日本投降,達到了我們雪恥復仇收復失地的目的。現在是第三次復職了,這一次復職以後,我們革命的目標,是恢復中華民國,消滅共產國際,當然是一件艱鉅無比的工作。但是只要我們能夠袪除本黨過去一切的失敗因素,能夠發揚本黨傳統大無畏的精神,在任何危險困難的情形之下,只要能不投降,不屈服,團結一致,奮鬥到底,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完成我第三次復職的使命,達到我們預定的目的。

大家還要知道:我們這一次革命之所以失敗,並非敵人真有多大的力量打倒了我們,而是因為我們本身具備了許多失敗的因素。第一個因素就是黨內有若干不肖之徒,自認為本黨已經失敗,不惜充當漢奸的走狗,為共匪賣力工作,來賣黨變節,甚至趁火打劫,混水摸魚,弄得廉恥道喪,醜態百出,以致民心渙散,士氣墮喪,形成分崩離析的局勢。還有一些意志不堅定的動搖分子,精神受了威脅,聽信共匪挑撥離間的謠諑,亦就以為我非下野不可。只要我下野以後,共匪就可以實現和平,美援就可以不求自至。我當時明知這是共匪的一種陰謀,和他投靠心切的一種夢想,但是只要大家認為我下野以後,國家可以生存,軍隊可以保全,人民可以安居樂業,那麼我個人的一切,當然可以犧牲,所以我毅然決然的下野。但後來事實證明,果不出我所料,不但美援不至,而且共匪趁我中樞政治失去重心之際,更是毫不顧忌的渡江挺進,如入無人之境,並向西北與西南各方面狼奔豕突,到處侵佔,不到一年,整個的大陸就全部淪陷了。這完全因為共匪看準了我們弱點,加緊其陰謀毒計,使我們無形的崩潰,而他則坐收漁利。於是五十年來 總理與先烈艱難締造的中華民國,無異拱手送給共匪。現在共匪這一個「謠言進攻」,不戰而勝的目的,可以說是實現了,這是一個擺在大家眼前的事實。你們於此就可以看明白我們這次失敗,究竟是共匪實力強大,打敗了我們,還是我們本身動搖,無形的崩潰,自己打敗了自己呢?這就可以證明我們這次失敗,是本身而不是敵人打倒的。不過現在這些投機取巧寡廉鮮恥的敗類,投降的已經天然淘汰了,背叛的也已經成了渣滓,自絕於黨國了,今後所留者,就是純正的忠貞同志,只要大家經過這次失敗的教訓,能夠徹底覺悟,同心同德,群策群力,共同一致,團結奮鬥,則過去失敗的原因既然消失,以後自能日益健全,準備反攻,不患不轉敗為勝殲滅共匪了。綜計我這一次下野,從去年一月二十一日到今年三月一日,共十三月又半,在我三次下野中,時間最長,國家的損失最大,而本黨的失敗也就最慘。

其次我們還有一個失敗的因素,就是我們組織不嚴,因此共匪的偵探更易滲透我們的內部,真所謂「無遠弗屆,無孔不入」。由此偷竊機密的情報,製造無稽的謠言,威脅黨員的精神,加速我們的崩潰;以致我們幾百萬部隊,並未經過一個劇烈的戰鬥,就為敵人所瓦解,無數精良的武器,都奉送共匪來殘殺我們自己了。共匪本來一無憑藉,一切條件都不夠與我們比權量力,但他就憑這種卑劣陰險的手段,在這樣不到一年很短期間,四百萬整個的國民革命軍,就被他們消滅了。你看可恥不可恥?可痛不可痛?

以上無形崩潰和組織松懈兩項因素,是我們一年以來招致失敗的主要原因,今後如要雪恥復仇,達成反共抗俄的使命,那我們必須痛定思痛,鑒往戒來,打破已往個人自私自利的觀念,切戒投機取巧的行為,不論黨政軍各部門或陸海空軍各單位,都要互助合作,同仇敵愾,犧牲小我,成全大我,如此,纔能使一人發揮十人的力量,來完成我們國民革命軍「第三個任務」。其次無論軍事政治教育各機關,對於防諜保密的工作,都應該特別注重負責執行。凡是本黨的同志或政府公務人員,人人都有防諜保密的責任,人人都要提高警覺,監視匪諜,檢舉匪諜,一旦發現匪諜的活動,就要予以徹底肅清。無論如何,不使他在我們內部留有潛伏滋長的根底,貽害無窮。只要匪諜在我們各部份裏無法藏身,無人做匪的耳目,為匪作倀,則我們鞏固基地的工作,就有了一半以上的把握了。大家都知道,共匪是慣於利用間諜,施行精神威脅,以代替武器進攻的,這種無形威脅,其力量之大,往往十倍於有形的槍砲。這是共匪最大武器,而為過去一般敵人所望塵莫及的。過去我們的敵人,北洋軍閥,根本就不懂情報,日本帝國主義者雖有嚴密的情報組織,但他們工作的技術並不高明,所以我在「抵禦外侮與復興民族」的講詞中,曾經提到日本帝國主義者,自恃其在我們國內到處設有特務機關和情報人員,以為什麼事都不能逃出他的耳目,但是在事實上他所獲得的情報,只限於粗淺的皮毛,反不如英美各國對於我們內情了解的深刻和正確,所以當時日軍的情報,並不值得重視。但是現在俄國的情報工作,確是比任何國家厲害,他不但有他自己直接的情報人員,而且控制?整個中共匪黨,來作他滅亡中國的爪牙和工具。因此他不但對我們一切軍情無不調查洞悉,並且對今後中國的政治經濟和思想文化,都可以隨心所欲的操縱,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我們要抵抗他這種無形的武器,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要嚴密我們自己的組織,加強防諜保密的工作,積極的更要發展敵區的情報活動,作為我們決定一切對策的根據。我以為今後剿匪的成敗,主要的要看我們的情報工作有無成效。如果我們對於情報戰術,沒有切實的研究,不知道靈活的運用,那不論我們有怎樣精銳的武器,都不能獲得相當的功效。反之,如果我們情報戰術能夠勝過共匪,使匪諜絕對不能滲透我們的內部,而我方的情報工作又能打入敵人的組織,那不但敵人無法窺伺我們惟一基地的臺灣,而且我們反攻大陸,亦可以收事半功倍之效。所以今後我們高級將領和政工人員,應該集中精力,勞心焦思,來研究情報戰術的組織和運用,力求進步和發展,纔可以達到消滅共匪,驅除暴俄的目的。

我去年來到臺灣以後,七月間在臺北介壽館召開東南區軍事會議,檢討過去剿匪軍事失敗的原因,並釐定我們今後反攻的計畫和期限。在會議閉幕的時候,我提出「半年整訓,鞏固基地,一年反攻,三年成功」的結論。那時候廣東、廣西、四川、雲南、貴州、綏遠、甘肅、寧夏、青海、新疆各省,以及陝南,都還在我們的國軍手中,所以我認為東南區一年之內開始反攻,絕對沒有問題。但是後來戰局變化太快,整個的西北和西南,不到四個月時間,就全部陷落在敵人鐵蹄之下,這是我始料所不及的。所以現在的情況,已經和當時大不相同了,我們要從新來擬訂計畫,徐圖恢復,決不能好高騖遠,只求速效。我們知道越王勾踐在會稽失敗以後,經過「十年生聚,十年教訓」,而後沼吳。今天我們要恢復整個大陸一千二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徹底消滅毒辣陰險的國際共匪,當然是需要長時期的艱苦奮鬥,纔能有效。但是大家如果能夠依照我今天在上面的指示,徹底掃除過去失敗的原因,真正做到協同一致團結奮鬥,一方面加強內部防諜保密的工作,一方面展開匪區的情報活動,那我們復國的目的,仍然很快可以實現。現在我把去年「一年反攻,三年成功」的計畫,改為「一年整訓,二年反攻,掃蕩共匪,三年成功」。就是說:從現在起,少則三年,多至五年,要來達到我們消滅共匪,復興中華民國的目的。不過,在這裏我還要提出幾點要求,亦就是我們要求如期完成使命的條件,必須大家切實做到。

  • 第一、是刻苦耐勞的生活。幾年以來,我們因浪費消耗的物資,實在太多;有許多軍用物資,存在倉庫裏面,因為管理不善,而致遭受大量的損失,尤為痛心!從前越王勾踐,因能臥薪嘗膽,所以纔能雪恥沼吳,重建國家。我們今天所憑藉的主觀與客觀各種條件,雖較越王勾踐為優,但必需以刻苦耐勞的生活,來代臥薪嘗膽的精神,節省物資,減少消費,來克服當前的困難。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社會的經濟,固然可益趨安定,政府的財政,亦不至如過去陷於破產的困境。亦不因為沒有國際的援助,就發生經濟崩潰的嚴重問題。
  • 第二、是踐履篤實的風氣。近年我國黨政各階層中普遍流行的現象,是虛偽、欺騙、因循、苟且。說了話不能實行,下了令不能貫徹。馴至於紀律廢弛,組織散漫,風氣頹喪,官常敗壞,外國人譏諷我們政府「貪污無能」,都是由於這種虛偽積習所發生的結果。今後如要力挽頹風,湔雪恥辱,必自養成踐履篤實的風氣做起。尤其要我們各位高級幹部以身作則,實事求是,纔可以領導部屬,影響群眾,使社會的風氣亦得為之一新。
  • 第三、是協同一致的精神。我們過去以那樣龐大的陸海空軍,不能消滅共匪,反而被共匪所擊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由於各單位各兵種間不能協同一致,團結奮鬥,以致被共匪各個擊破,同歸於盡。今天我們以少數的軍隊,退縮到東南一隅的幾個孤島之上,必須以風雨同舟,存亡與共的決心,真能做到同生死、共患難、精誠無間,如此纔不致重蹈過去同歸於盡的覆轍;亦惟有這樣,纔有扭轉戰局,轉敗為勝,如期完成我們共同使命的可能。

現在把我今天所講的,簡單歸納八句話:

  • 第一、我這次復職的使命和目的是:
    • 恢復中華民國,
    • 消滅共產國際。
  • 第二、要使我以上二句口號的使命和目的圓滿達成,必須我們全體同志實行下面六句口號,就是:
    • 刻苦耐勞,篤實踐履,
    • 組織第一,情報在先,
    • 防諜保密,剷除共匪。

各位同志,如果我們真要能雪恥復仇,反共抗俄,就必須從此下定決心,砥礪志節,最遲亦要在五年之內,實現我們恢復中華民國,消滅共產國際的使命目的。這是本人復職以後交給大家的新任務,希望各位同志,懍於國家的危亡,本身恥辱,徹底覺悟,一致奮鬥來達成國民革命軍第三個任務,庶不愧為黃帝的子孫, 總理的信徒。


PD-icon.svg 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第九條(著作權標的之限制)
  下列各款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
  一、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
  二、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譯物或編輯物。
  三、標語及通用之符號、名詞、公式、數表、表格、簿冊或時曆。
  四、單純為傳達事實之新聞報導所作成之語文著作。
  五、依法令舉行之各類考試試題及其備用試題。
  前項第一款所稱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

本作品來自上列各款,在中華民國,屬於公有領域。詳情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著作權法第九條釋義。另外請注意司法院釋字第5號解釋:「行憲後各政黨辦理黨務人員,不能認為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所以自從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施行以來,各政黨黨務作品,不能認為公文。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