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建設/第七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六章能知必能行 建國方略之一 心理建設
第七章不知亦能行
作者:孫中山
第八章有志竟成

  或曰:「誠如先生所言,今日文明已進於科學時代,凡有興作,必先求知而後從事於行,則中國富強事業,非先從事於普及教育,使全國人民皆有科學知識不可。按以先生之新發明『行之非艱,知之惟艱』,又按之古人之言『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則教育之普及,非百十年不為功。乃先生之論,有一躍而能致中國於富強隆盛之地者,其道何由?」曰:子徒知知之而後能行,而不知不知亦能行也。當科學未發明之前,固全屬不知而行,及行之而猶有不知者。故凡事無不委之於天數氣運,而不敢以人力為之轉移也。迨人類漸起覺悟,始有由行而後知者,乃甫有欲盡人事者矣,然亦不能不聽之於天也。至今科學昌明,始知人事可以勝天,凡所謂天數氣運者,皆心理之作用也。然而科學雖明,惟人類之事仍不能悉先知之而後行之也,其不知而行之事,仍較於知而後行者為龍多也。且人類之進步,皆發動於不知而行者也,此自然之理則,而不以科學之發明為之變易者也。故人類之進化,以不知而行者為必要之門徑也。夫習練也,試驗也,探索也,冒險也,之四事者,乃文明之動機也。生徒之習練也,即行其所不知以達其欲能也。科學家之試驗也,即行其所不知以致其所知也。探索家之探索也,即行其所不知以求其發見也。偉人傑士之冒險也,即行其所不知以建其功業也。由是觀之,行其所不知者,於人類則促進文明,於國家則圖致富強也。是故不知而行者,不獨為人類所皆能,亦為人類所當行,而尤為人類之欲生存發達者之所必要也。有志國家富強者,宜黽勉力行也。

  夫古今來一躍而致隆盛者不可勝數,即近代之列強,亦多有躋於強盛而後乃從事於教育者。夫以中國現在之地位,現有之知識,已良足一躍而致隆盛,比肩於今世之列強矣。所以不能者,究非在於不知不行也。而向來之積弱退化有如江流日下者,其原因實在政府官吏之腐敗,倒行逆施,積極作惡也。其大者,則有欲圖一己之私,而至於犧牲國家而不恤;其次者,則以一督軍一師長而年中聚斂,動至數百萬數十萬;又其次者,則種種之作弊,無一不為斷喪國家之元氣,傷殘人民之命脈。比之他國之政策務在保民而治,獎士、勸農、勵工、惠商以圖富強者,則我無一不與之相反也。由此觀之,若政府官吏能無為而治,不倒行逆施,不積極作惡以害國害民,則中國之強盛已自然可致,而不待於發奮思為。是今日圖治之道,興利尚可緩,而除害尤宜急;倘能除害,則自然之進化,已足登中國於強盛之地矣。何以言之?夫國之貧弱,必有一定之由也,有以地小而貧者,有以地瘠而貧者,有以民少而弱者,有以民愚而弱者,此貧弱之四大原因也。乃中國之土地則四百餘萬方咪之廣,居世界之第四,尚在美國之上。而物產之豐、寶藏之富,實居世界之第一。至於人民之數則有四萬萬,亦為世界之第一。而人民之聰明才智自古無匹,承五千年之文化,為世界所未有,千百年前已嘗為世界之雄矣。四大貧弱之原因,我曾無一焉。然則何為而貧弱至是也?曰:官吏貪污、政治腐敗之為害也。倘此害一除,則致中國之富強,實頭頭是道也。在昔異族專制之時,官吏為君主之鷹犬,高居民上,可任意為惡,民無可如何也。今經革命之後,專制已覆,人民為一國之主,官吏不過為人民之僕,當受人民之監督制裁也。其循良者吾民當任用之,其酷劣者當淘汰之而已。為人民者只知除害足矣,為此需要,不必待於普通教育科學知識,而凡人有切身利害,皆能知能行也。國害一除,則國利自興,而富強之基於是乎立。是中國今日欲富強則富強矣,幾有不待一躍之功也。

  中國為世界最古之國,承數千年文化,為東方首出之邦。未與歐美通市以前,中國在亞洲之地位,向無有與之匹敵者。即間被外族入寇,如元清兩代之僭主中國,然亦不能不奉中國之禮法。而其他四鄰之國,或入貢稱藩,或來朝親善,莫不羨慕中國之文化,而以中國為上邦也。中國亦素自尊大,目無他國,習慣自然,遂成為孤立之性。故從來若欲有所改革,其采法惟有本國,其取資亦盡於本國而已,其外則無可取材借助之處也。是猶孤人之處於荒島,其所需要皆一人為之,不獨自耕而食,自織而衣,亦必自爨而後得食,自縫而後得衣,其勞苦繁難,不可思議,然其人亦習慣自然,而不知有社會互助之便利,人類交通之廣益也。倘時移勢變,此荒島一旦成為世界航路之中樞,海客接踵而至,有憫此孤人之勞苦者,功之曰:「君不必事事躬親,只從所長專於一業足矣,其他當有人為君效勞也。」其人必不之信,蓋以為一己之才力所不能致者,則為必不可能之事也。此猶今日中國之人,不信中國之富強可坐而致者,同一例也。蓋中國之孤立自大,由來已久,而向未知國際互助之益,故不能取人之長,以補己之短。中國所不知所不能者,則以為必無由以致之也。雖閉關自守之局為外力所打破者已六七十年,而思想則猶是閉關時代荒島孤人之思想,故尚不能利用外資、利用外才以圖中國之富強也。夫今日立國於世界之上,猶乎人處於社會之中,相資為用、互助以成者也。中國之為國,擁有廣大之土地、無量之富源、眾多之人力,是無異一富家翁享有廣大之田園、盈倉之財寶、眾多之子孫,而乃不善治家,田園則任其荒蕪,財寶則封鎖不用,子孫則日事遊蕩,而舉家則飢寒交迫,朝不保夕,此實中國今日之景象也。嗚呼!誰為為之?孰令致之?吾國人果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則人人當自奮矣!

  夫以中國之人處中國之地,際當今之時,而欲致中國於富強之境,其道固多矣。今試陳其一:即利用今回世界大戰爭各國新設之製造廠,為開發我富源之利器是也。夫此等工廠專為供給戰品而設,今大戰已息,此等工廠將成為廢物矣。其傭於此等工廠之千百萬工人,亦將失業矣。其投於此等工廠之數十萬萬資本,將無從取償矣。此為歐美戰後問題之一大煩難,而彼中政治家尚無解決之方也。倘我中國人能利用此機會,借彼將廢之工廠以開發我無窮之富源,則必為各國所樂許也。此所謂天與之機。語曰:「天與不取,必受其禍。」倘我失此不圖,則三五年後,歐美工業悉復原狀,則其發達必十倍於前,而商戰起矣。吾中國手工之工業,必不能與彼之新機械大規模之工業競爭,如此則我工商之失敗必將見於十年之內矣。及今圖之,則數年之間,我之機器工業亦可發達,則此禍可免。此以實業救國之道也,國人其注意之。

  今之美國,吾人知其為世界最富最強之國也,然其所以致富強者,實業發達也。當其發展實業之初也,資本則悉借之歐洲,人才亦多聘之歐洲,而工人且有招之中國。其進行則多由冒險試驗,而少出於計劃統籌,且向未遇各國有投閒置散之全備工廠,為彼取材之機會如我之今日也。而其富源尚不及我之豐盛。然其實業之發達,今已為世界冠矣。試以其鋼、鐵、炭、油之出產而觀其成績。美國一千九百十六年所產鐵四千萬噸,鋼四千三百四十八萬噸。而我國每年所產之鋼鐵不過二十餘萬噸,較之美國不過四百分之一耳。美國同年所產煤炭五萬八千七百四十七萬噸,等於九千八百萬匹馬力;所產燃油二萬九千二百三十萬桶,等於一千九百七十五萬匹馬力;所產自然汽約三百萬匹馬力;所發展水力電約六百萬匹馬力。夫鋼鐵者,實業之體也;炭、油、汽、電者,實業之用也。統計美國所發展之自然力約一萬六千六百七十五萬匹馬力,以一馬力等八人力計之,則美國約有一十三萬萬有奇之人力以助之生產。其人口一萬萬,除人力作工之外,每人尚有十三人之機器力為之助,而此十三人之機力乃夜以繼日,連作二十四時之工而不歇者,而人之作工每日八時耳,機力則每日多作三倍之工,是一機力無異三人也,而十三人之機力則等於三十九人矣。《大學》曰:「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則財恆足矣。」此美國之所以富也。我中國人口四萬萬,除老少而外,能作工者不過二萬萬人。然因工業不發達,雖能作工者亦恆無工可作,流為游手好閒而寄食於人者或亦半之。如是有工可作者,不過一萬萬人耳。且此一萬萬人之中,又不盡作生利之工,而半為消耗之業,其為生產之事業者實不過五千萬人而已。由此觀之,中國八人中不過一人生產耳。此國之所以貧,尚過於韓愈所云:「農之家一而食票之家六,工之家一而用器之家六,賈之家一而資焉之家六,奈之何民不窮且盜也!」較之美國人口一萬萬,而當有五千萬人有工可作,而每人更有三十九人之機器力以助之,即三十九人有半作工以給一人,此其所以不患貧反憂生產之過盛,供過於求,而岌岌向外以覓市場為尾閭之疏洩也。此貧弱富強之所由分,亦商戰勝敗之所由決也。

  然則今日欲求迅速之法,以發展中國之財源,而立救貧弱者,其道為何?倘以中國而言,則本無其法,更無迅速之法也。若欲中國之實業於十年之間,而發達至美國現在之程度,則中國人不獨不能知,不能行,且為夢想所不能及也。是猶望荒島之孤人,以一人之力而發展其荒島,使之田園盡辟,道路悉修,港灣深浚,市場繁盛,樓宇林立,公園宏偉,居宅麗都,生活優逸,如此,雖延長其壽命至萬年,彼必無由以成此等之事業也。然若荒島之孤人,肯出其巖穴所埋藏纍纍之金塊明珠,以與海客謀,將其荒島發展成為繁盛華麗之海市,而許酬以相當之金塊明珠,則必有人焉,為之經營,為之籌劃,為之招集人才,為之搜羅資料,不期年而諸事可以畢集矣。荒島孤人,直可從心所欲,坐享其成耳。中國之欲發展其工商事業,其道亦猶是也。故其問題已不在能知不能知、能行不能行也,而直在欲不欲耳。

  夫以中國之地位,中國之富源,處今日之時會,倘吾國人民能舉國一致,歡迎外資,歡迎外才,以發展我之生產事業,則十年之內吾實業之發達必能並駕歐美矣。如其不信,請觀美國工業發達之速率,可以知矣。當十餘年前,美國之議繼鑿巴拿馬運河也,初擬以二十年為期,以達成功,及後實行施工,不過八年而畢厥事。是比其數年前所知之工程,已加速二倍半矣。及美國對德宣戰而後,其戰時之工業進步更令人不可思議。往時非數十年所不能成者,而今則一年可成之矣。如造船也,昔需一兩年而造成一艘者,今則二十餘日可成矣。倘以戰時大規模、大組織之工程,施之於建築巴拿馬運河,則一個月間便可成一運河矣。有此非常速率之工程,若吾國人能曉然於互助之利,交換之益,用人所長,補我所短,則數年之間,即可將中國之實業造成如美國今日矣。

  中國實業之發達,固不僅中國一國之益也,而世界亦必同沾其利。故世界之專門名家,無不樂為中國效力,如海客之欲為荒島孤人效力者一也。予近日致各國政府《國際共同發展中國實業計劃》一書1[此書原附錄於本章末後,但因與《建國方略之二實業計劃》篇首所載重複,故後被孫中山刪去。],已得美國大表贊同,想其他之國當必惟美國之馬首是瞻也。果爾,則此後只須中國人民之欲之而已。倘知此為興國之要圖,為救亡之急務,而能萬眾一心,舉國一致,而歡迎列國之雄厚資本,博大規模,宿學人才,精練技術,為我籌劃,為我組織,為我經營,為我訓練,則十年之內,我國之大事業必能林立於國中,我實業之人才亦同時並起。十年之後,則外資可以陸續償還,人才可以陸續成就,則我可以獨立經營矣。若必俟我教育之普及、知識之完備而後始行,則河清無日,坐失良機,殊可惜也。必也治本為先,救窮宜急,「衣食足而知禮節,倉廩實而知榮辱」,實業發達,民生暢遂,此時普及教育乃可實行矣。今者宜乘歐戰告終之機,利用其戰時工業之大規模,以發展我中國之實業,誠有如反掌之易也。故曰:不知亦能行者,此也。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