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竹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怪竹辯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32

謂竹為有知乎?不宜生於廡下;謂為無知乎?乃能避檻而曲全其生。

其果有知乎?則有知莫如人。人者,萬物之最靈也,其不知於物者多矣。至有不自知其一身者,如駢拇、枝指、懸疣、附贅,皆莫知其所以然也。以人之靈,而不自知其一身,使竹雖有知,必不能自知其曲直之所以然也。

竹果無知乎?則無知莫如枯草死骨,所謂蓍龜者是也。自古以來,大聖大智之人有所不知者,必問於蓍龜而取決,是則枯草死骨之有知,反過於聖智之人所知遠矣。以枯草死骨之如此,則安知竹之不有知也?遂以蓍龜之神智,而謂百物皆有智,則其他草木瓦石,叩之又頑然皆無所知。然則竹未必不無知也。

由是言之,謂竹為有知不可,謂為無知亦不可,謂其有知無知皆不可知,然後可。萬物生於天地之間,其理不可以一概。謂有心然後有知乎?則蚓無心。謂凡動物皆有知乎?則水亦動物也。人獸生而有知,死則無知矣;蓍龜生而無知,死然後有知也。是皆不可窮詰。故聖人治其可知者,置其不可知者,是之謂大中之道。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