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抱軒詩文集 (四部叢刊本)/文集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集十 惜抱軒詩文集 文集十一
清 姚鼐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文集十二

惜抱軒文集十一

 碑文

  宋雙忠祠碑文并序

東海朱使君受  命領兩淮鹽運司之次年謁於江

都城北宋制置使李公副都統姜公祠下乃進士民吿

之曰當宋之季自荆襄而下城隳師殲降死相繼伯顏

之軍南取臨安阿术之軍北圍揚州時維二公忠義堅

固竭力合衆以守兹城臨安旣下帝后皆入於元孤城

埶不可終全二公卒不肎降屈其志再卻謝后之書斬

元使焚其詔以絕他慮明身必死國家之難昔蜀漢霍

弋羅憲據郡不降魏及審知後主內附然後釋兵歸命

世猶愍其所處以爲弋憲欲守而無所嚮異於君在懷

有二心者也若二公當國破主降之後效節於空位致

命不遷卒成其義槪可以壯烈士之志而激懦夫之衷

者以視弋憲何如哉今  天子褒禮忠節雖親與

 聖朝爲敵難而殞者皆隆崇謚號俾吏秩祀矧宋二

公立身甚偉而舊祠陊壞歲久不修其於  朝廷奬

忠尊賢之典守吏以道導民之誼甚不足以稱吾將率

先飭而新之衆皆曰願盡力乾隆四十二年六月旣竣

工桐城姚鼐爲之銘辭曰

元雄北方旣脫金距瞰視江淮嬰兒稚女誰固人心奉

彼弱主力或不支有氣可𡔷二公堂堂孤城在疆國泯

衆遷誼不辱身死爲社稷生豈隨君旣得死所安於牀

茵列士搏膺市人流涕同廟揚州以享以祭五百斯年

其報匪懈新堂炯炯有翼其外神陟在天明曜剛大思

蠲厥心來庭來對

  蕭孝子祠堂碑文并序

蕭孝子諱日曂江都人其母朱氏病且殆孝子刲脇割

肝使婦虞氏和藥進母母愈而孝子死世之學者言不

敢以親遺體行危殆爲孝是固然也抑紂之時微子去

之比干死而箕子奴而皆爲仁武王伐SKchar救民伯夷恥

食周粟而皆爲聖君子行豈必同乎今夫小人之爲不

善非不聞有禮誼廉隅之介也出於情所不自勝則潰

藩籬蕩防檢而不顧夫君子之爲善亦若小人之爲不

善也發於至善而不可抑遏豈尋常義理辭說之所能

易哉故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孝子旣喪虞氏謂母初

愈不當使聞悲慟乃匿語姑曰日曂商出耳殯孝子他

室奠則麻衰絰而哭孝子入則常服而奉進食藥孝養

十餘年姑死虞氏守節以終虞氏誠賢婦然亦孝子行

足感動之以成其德士患欲行道不能必於妻子者觀

於虞氏可自反矣孝子事在康熙時墓在梅花嶺東邑

人祠之於墓側鹽運使遼東朱使君至修整祠宇桐城

姚鼐爲銘之曰

親吟於席子憂弗寧親SKchar然死子欲無生親蹶然起而

坼子形猶全九鼎碎彼缶甖何究何思一決於誠志存

身滅夫豈狥名德衰恩薄以忍爲貞千世萬世徠讀此

  明贈太常卿山東左布政使張公祠碑文幷序

崇禎十一年冬  大淸兵自靑山口入畿甸所過

夷刜蔑能防阻放兵南下山東巡撫以濟南兵守德州

濟南遺卒不及二千而  大兵卒至左布政使張公

率吏卒募士城守相拒十晝夜力盡援絕十二年正月

庚申城破公戰死城上妻方夫人妾陳氏皆自投大明

湖內事聞贈公太常卿方夫人陳氏皆被錫命義果章

於一家忠烈光於國紀夫天下之善一也我  朝神

武奄有天下於前代之臣忠於所事雖相抗拒以死必

褒美及之豈非崇善植義示人臣不以衰盛易心之道

哉故天下聞而增感歎焉況在其人之鄉里乎張公桐

城人也旣沒濟南及桐城皆爲祠祀公鼐昔嘗以使事

至濟南瞻公像拜於祠下怳焉賦詩而後去後十五年

家居值里中修飭公祠衆請爲文以記吾鄉當明萬歴

中公及左忠毅公以丁未庚戌兩科相繼成進士而皆

死於忠藎故世言吾鄉人物風節之美也君子所貴爲

善而已二公所以死不同而同爲忠士有遭値行義不

必同二公而庶幾於二公者其道亦必有在焉矣公行

載明史傳不待文而顯爲之文者以厲鄉人也祠在邑

南門公居室前復修之者公五世孫某銘曰

天有所廢人不可支危以軀殉道則無虧公治閩粤民

頌曰哲遷屏東藩以困奮節婉懿夫人援攜娣妾甘臥

潭淵高義矗立靈車神輦風雨之辰偕徠故居撫其居

人倚彼城垣高堂以軒旣飭敬祀以萬斯年

  鄭大純墓表

閩縣鄭君諱際熙字大純爲人介節而敦誼勤學而遠

志年三十六終於舉人而士知其生平者靡弗思焉君

初爲諸生家甚貧借得人地才丈許編茅以居日奔走

營米以奉父母而妻子食薯蕷君意顧充然鄰有吳生

者亦介士死至不能殮君重其節獨往手殯之將去顧

見吳生母老憊衣破卽解衣與母母知君無餘衣弗忍

受也君置衣室中趨出君旣中鄉試將試京師行過蘇

州或告之曰有閩某舉人至此發狂疾忽詈大吏吏繫

之禍不測矣君瞿然曰吾友也卽謝同行者步就其繫


所爲供醫藥飯羮至便溺皆君掖之適君有所識貴人


至蘇州求爲之解某始得釋君卽護之南行至乍浦乃


遇其家人君與別去於是君往來蘇州月餘失會試期


不得與君文章高厲越俗其鄉舉爲乾隆丙子科同考


知龍谿縣陽湖吳某得君文大喜以冠所得士及君見


吳君吳君曰吾不必見生見生文知生必奇士也然己


矣生文品太峻終不可與庸愚爭福君自是三值㑹試


一以友故不及赴再絀於有司君意不自得遂不試往


主漳州雲陽書院歸謁吳君於龍谿遂於龍谿卒君有

弟字曰大章少與君同學同執家苦長而同有名君殁

八年大章登進士爲編修去年余與大章同纂修四庫

全書大章日見余毎如欲有言而止今秋余疾請假大

章乃悽然曰世好文者多矣莫若吾兄吾兄鄙夷凡近

人而追慕古人則㤀寢食弃人事以求其文之用意惜

乎不見君文吾兄必愛之也今吾兄沒十四年矣君又

將去安得君文傳之余爲惻焉昔吾鄉方望谿宗伯與

兄百川先生至友愛百川死而宗伯貴吾鄉前輩皆告

余宗伯與人言一及百川未嘗不流涕也今大章何以

異是大純學行皆卓然雖生不遇表其墓宐可以勸後

人余固不憚爲辭而大章之志則亦益可悲矣君無子


其詩文曰浩波集大章爲鐫行之乾隆三十九年十月


𠛬部郞中桐城姚鼐𢰅


  羅太孺人墓表


攸縣陳檢討夢元之母曰羅太孺人初歸於贈檢討諱


伍南家無尺地以資生父母作苦中年乃能買屋以居


敎子讀書爲士未幾贈檢討君亾太孺人撫其二子皆


十歲餘能使無失業相繼爲縣諸生旣而長子夢鼇又


亾獨與次子居或頗㑴侮之太孺人禁毋論較惟責爲


學益急以至成進士選庶吉士時太孺人年近七十檢

討請歸奉養太孺人遭逢艱難豫樂不同能始終靜一

其心不怵不慆年七十三乃沒將沒戒子異日入朝毋

徇勢利而弃舊學故檢討至今奉其敎爲端士焉當長

沙之南衡山之北湘水東受洣水泝湘則逾衡永西南

屆嶺泝洣則東南至茶陵之東洣源雖近而淸徹侔於

湘故其㫄多奇士攸縣居茶陵下流洣至是納攸水受

其通稱其西遂近湘攸之㑹云縣中陳氏爲最大姓檢

討之祖在明多取科第仕進久而勢落徙業至檢討再

興其家而太孺人最有力焉初贈檢討君治屋城中居

攸水西南而其六世墓地曰叢SKchar又在其西南距攸水

十里㨿谿山之勝陳氏長者謂贈檢討君夫婦賢也使

葬獨祔於是故太孺人始厝城北今葬叢SKchar祖塋之次

乾隆二十七年檢討值 國覃恩追贈及太孺人三十

九年𠛬部郞中桐城姚鼐表其墓前之隧

  荆條河朱氏先墓表

朱氏先居山東歴城明初有以功得世襲三品指揮使

者數世譜失其名其始以指揮使屯遼陽左衞名永安

名乃可紀永安生澄澄生國輔皆襲指揮使於遼東國

輔之子諱應奎襲職㑹   太祖高皇帝定遼東改

爲正紅旗漢軍叅領管火器營嘗以修理遼東戶口籍

成賜爵阿達哈番旣而失爵以叅領終長子襲叅領諱

登科   世祖章皇帝入關從有功又改爲鎭守山

海關城守尉兼叅將事   章皇帝賜之塋地於寧

遠州荆條河上今墓所也城守尉遷父柩於遼東來葬

之城守尉沒亦葬之其子諱廷縉襲城守尉二十餘年

於職無廢事康熙二十年增山海關守兵設豁屯大裁

去城守尉改朱公爲副都統官副都統未任而卒卒從

父葬故荆條河多從葬之墓而叅領城守尉副都統三

世最先焉朱氏城守尉世職也及改官副都統吏議之

不詳而遂亾之自是副都統子孫或居山海關或遷京

師雖失世職而自以才進顯者益多副都統有孫曰倫

瀚曾孫曰孝純繼以文章治行顯倫瀚仕至正紅旗漢

軍副都統孝純今爲兩淮轉運使嘗使人出關修墓植

木旣以啚來吿余曰孝純家京師出官四方先人墓地

越在山海關外不獲時謁自吾父謀立石表隧以昭

國恩崇紀前烈石旣具矣未得文以刻孝純懼久遠或

湮廢敢請爲之辭余曰叅領以來三世皆爲功開國時

以受 賜地爲墓誼固宐表天下族姓興衰多矣尊貴

或一二世或數世輒盡朱氏自明迄今十餘世矣而人

才之興未替豈非其先人遺澤遠哉此天下所樂稱者

而況其子孫乎若夫右控北平巖壑之雄深左臨渤澥

之波而瞰中外之界山川偉異足以發其子孫英傑奇

秀之氣則是被 先朝賜地之恩厚於無竆也朱氏其

勉焉而已乾隆四十二年某月𠛬部廣東司郞中桐城

姚鼐表

  丹徒王氏秀山阡表

王氏世丹徒人今在告雲南臨安府知府文治之祖諱

元盛字𥙶甫里居爲誠樸長者不幸早世有子諱士閎

字漢徵漢徵生五歲而孤母吳孺人尙少家貧乏無族

黨內外之助撫三尺之孤默默自守於竆巷之中卒敎

養子至成立漢徵有兩弟皆殤獨漢徵長而至孝母子

相依無須臾之離其事親衣服飮食之具貧不能致美

而能使母衣食之而樂也母八十餘而終漢徵年逾六

十矣喪殯不能華飾而能極其哀慕之誠也乾隆初鎭

江修府志丹徒馮令君詠主其事漢徵謁令君涕泣而

述母節詠爲感動載之志內里人皆以爲不誣也𥙶甫

亾時不能葬漢徵長乃營葬父於丹徒東南秀山枝之

原及吳孺人亾祔焉漢徵年七十三卒娶同縣某孺人

無子側室秦孺人生文治文源文明漢徵兩孺人皆從

葬於秀山墓右後文治以一甲第三人登第爲翰林院

編修遇 國恩贈兩世皆如其官階皆文林郞妣皆爲

孺人又其後文治以侍讀出爲知府歸守先壟桐城姚

鼐其友也嘗訪文治於丹徒拜於壟下文治請爲表未

及成又其後文源與江南已亥科鄉試爲舉人文明爲

湖北龍坪鎭巡檢文治視其弟於湖北過皖就鼐復徵

前語乃以所知者書俾揭諸其阡夫王氏內外節孝誠

可稱矣然皆生竆困於其身卒乃光顯於其後爲善之

報有不可必而爲已之無憾者可必也誠無憾矣無聞

於時亦可也而必盡力表章以著於世者賢子孫之心

不能已也傳曰旣美其所稱又美其所爲非是謂邪斯

亦可爲爲人後者勸矣乾隆五十二年五月表

  河南孟縣知縣新城魯君墓表

魯氏世居江西新城中田邨康熙乙丑科進士諱瑗由

翰林檢討仕至右通政通政之子諱京康熙戊子科舉

人爲廣西平南知縣實生孟縣君君諱鴻字遠懷乾隆

癸未科進士爲河南沈邱滎澤孟縣知縣君少讀書慕

古人行蹟思效於實用其在職重鄉約長必愼擇淸謹

畏法者而稍禮貌之又重奬其尤善者吿上誡下一以

忠信故事舉而民不擾下情達而上官樂從沈邱與江

南阜陽界鄰盜互匿焉故難捕君推誠與阜陽約兩縣

合捕如一邑於是㝛盜皆獲沈邱有買硝之累君力請

去之而爲孟縣禁無賴號爲水官擾民者其時上官亦

多知君賢然十年居河南終不見拔君亦厭吏事遂援

例入貲當得府同知因離任遽返返則誘進後進稱善

如不及著四禮通俗以率鄉人其於古文受法於建寧

朱梅崖所爲凡百餘首持論有根枑而多當於情君之

族子九臯始從君爲科舉之學君高其才勸使學古九

臯卒成進士以古文名君於余爲進士同年然往來疏

甚晚與九臯相知乃聞君之爲人君在里又將使其二

子繪繽渡江從余學雖不能至余甚愧其意乾隆五十

四年冬君卒卒逾年九臯與繪繽以書乞爲文揭諸墓

上葢魯氏多才而君所以啟後人者爲有道矣乾隆五

十七年二月日桐城姚鼐表

  疏生墓碣

疏生名枚父曰長淸兄曰枝春皆桐城諸生生幼從其

兄讀書潁悟過人大興朱竹君學士督安徽學政愛其

才取入學次年補廩膳生才十三歲乾隆五十一年

石君侍郞典江南試塡㮄得疏枚名大喜曰此吾兄生

平所重士也然生終於舉人年三十二乾隆五十七年

夏卒生爲學精甚寒暑晝夜疾病不輟世之士能文章

者略於考證講經疏者拙於爲文生能兼攻之不懈於

箋註文辭之事皆求得塗轍矣用力憊而夭及之悲夫

生居去吾家七十里顧不常見其慕余絕甚得余文輙

誦之不㤀余在江寧生疾亟謂其兄曰吾不復見姚先

生矣爲乞數言識我足矣其秋枝春來語余余傷而書

之使歸鐫其基上姚鼐表

  蔣君墓碣

君諱知廉字用恥翰林院編修鉛山蔣心餘先生士銓

之長子也編修以才稱天下矣君少繼有才名能文工

作書乾隆四十二年爲𨕖拔貢生從編修京師編修大

病割臂和藥一進而愈君鄉試屢不錄以謄録勞授州

同知發山東署臨淸州同知吏事甚辨辨獲盜之不實

者執之力卒獲眞盜果如君言值水澇君行視救溺者

中溼未幾卒年四十乾隆五十六年也當余在揚州時

編修君赴都過揚州相見君以拔貢將入試與其弟偕

從時丹徒王侍讀有家僮善歌吹笛而編修工爲曲嘗

成曲俾以笛歌吾曹相從飮酒聽歌極樂以君年少不

呼使與也苐見編修有子英秀侍側共言其可慶而已

後未十年聞編修歸里旋沒又數年而君亾余頃居江

寧君之子立中來求爲文紀君其年已逾君始遇余之

年矣人世之速而才者之不可畱如此悲夫君才旣足

稱沒後其幼子立萬之生母賈氏卒縊以從今從君葬

是亦可紀而余又感思生平故舊乃書其略俾立中碣

君墓上云嘉慶三年十月桐城姚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