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中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生唯一之目的 意中人
作者:奧斯卡·王爾德
1912年
1915年10月
譯者:薛琪瑛
亞美利加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第01卷/第2號

愛情喜劇意中人


此劇描寫英人政治上及社會上之生活與特性,風行歐陸。每幕均為二人對談,表情極真切可味。作者王爾德,晚近歐洲著名之自然派文學大家也。此篇為其生平得意之作。曲中之義,乃指陳吾人對於他人德行的缺點,謂吾人須存仁愛寬恕之心,不可只知憎惡他人之過,尤當因人過失而生憐愛心,謀扶掖之,夫婦之間,亦應爾也。特譯之以餉吾青年男女同胞。民國四年秋譯者識。

此劇作者王爾德,生於一八五四年,卒於一九〇〇年,愛爾蘭都城Dublin之人也。幼秉母教,體弱耽美,時作女裝,衣冠都麗。十一歲學於Emnikillen學校,文學之才,嶄然出眾,數學功謀,絕無能力。十八歲入Oxford大學,氏生性富於美感,游Oxford 聞Jhon Ruskin之美術講義,益成其志。當時服裝之美、文思之奇,世之評者,毀譽各半。生平抱負,以闡明美學真理為宗。一八九五年,以事入獄,禁錮二載,旋以貧困客死巴黎,年僅四十有六。所著隨筆、小說、劇本,已出版者凡十餘種。文章巧麗天成,身歿而名益彰。劇本流傳,視小說加盛。所作喜劇,曰《溫達米爾夫人之扇》(Lady Wendermere 's Fan)s 曰《無用之婦人》、(A Woman of No Importancs)s 曰《熱情之重要》(The ImportancedBeing Eamest),並此劇而為四。悲劇一,即有名之《薩樂美》(Salome)是也。世之崇拜王氏者,以是五劇故。此劇譯者無錫薛女士,庸盍先生之女孫,母夫人桐城吳摯父先生女也。女士幼承家學,蜚聲鄉里,及長畢業於蘇州景海女學英文高等科,兼通拉丁,茲譯此篇,光寵本志。吾國文藝復興之璃矢,女流作者之先河,其在斯乎!

記者識

意中人

英國王爾德作

薛琪瑛女士譯


登場人物

侯爵葛佛顯子爵柯林外交部次等書記洛勃脫紀爾泰 倫敦法國使館隨員南甲克 孟德福先生紀爾泰之庖人梅生柯林之仆費潑司J結姆司(跟隨人)i哈路特(跟隨人)紀爾泰夫人麻克別夫人斐錫敦伯爵夫人馬孟德夫人 洛勃脫紀爾泰之女弟美白兒紀爾泰 齊佛雷夫人


全劇布景 第一幕、郭露斯文諾街,紀爾泰家中,八角式房間。 第二幕、紀爾泰家中晨餐室。 第三幕、卡兒贊街,柯林家 中之書齋。 第四幕同第二幕時間:現時。 地點:倫敦。第一幕

布景

郭露斯文諾街,紀爾泰家中,八角式房間。

(八角式室內,燈燭輝煌,賓客滿座。紀爾泰夫人立於樓梯口,容貌瑞麗,如希臘美人,年事約廿七歲。立此迎接賓客。樓梯對面,懸一大枝形燈架,上置蠟燭數支。燭光正照一大幅十八世紀法蘭西之圖畫,乃名畫師布丘所繪,表明戀愛勝利之意。右首一門,通音樂室,微聞四聲樂器之弦聲。左首一門,通接待室。二美女馬孟德夫人及裴錫敦夫人,並坐睡椅之上,楚楚動人,媚態欲仙。王陀〔畫師名〕見之,當欲圖入畫中也。)

你今晚赴哈脫洛克夜會嗎。

我想要去的,你呢。

要去的,你看這些會不是怪麻煩嗎。

實在是麻煩。究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到那裡去,我無論到何處都是這樣。

我到此地來受教訓。

呀。我最厭受人家的教訓。

我也是這樣,這件事幾乎教人和生意買賣人一般,豈不是嗎?那親愛的紀爾泰夫人掰屈路特時常告訴我,人生當有高尚的志向,所以我來此地看看有什麼高尚的人。

(用千里鏡四面一望介)我今晚還沒看見一個人,可叫做有高尚主義的!領我進餐室用飯的那個人,對我講的無非是他妻子的事。

這人何等無聊。

真是無聊至極!陪你的那位談些什麼呢。

大概是我的事。

(作睏倦狀)你可喜歡呢。

(搖頭介)一點也不喜歡。

親愛的馬葛來脫,我們是何等受屈。

(起身介)這種稱呼,和我們最合式。

(彼等起身走向音樂室,少年隨員南甲克上。此人以領結精緻與愛慕英俗著稱。前進深深鞠躬致敬,然後接談。)(梅生上)梅

(立梯上通報賓客介)巴福特君及夫人,葛佛顯君。

(葛佛顯侯爵上。年七十歲,胸前掛一頭等勛爵寶星,乃民權黨員。貌似洛來司所繪肖像。)

請了,紀爾泰夫人。我的無用小兒在此地嗎。

(微笑介)我想柯林君還沒有到。

(走向葛佛顯君)你為什麼要說柯林君不中用呢。

(紀爾泰美白兒乃英國絕色美人之標本,玉貌亭亭,與香花並艷。頭上華發,光潔映日。櫻唇小口,絕類嬰兒。舉動嬌憨活潑,毫不裝腔作態。明白者皆知其為天真爛饅可愛之人。酷似塔拿格拉古希臘城以發現多種造像著名小像。然彼不樂人道其如此也。)

因為他太懶惰。

你如何可以這樣說呢。他每天早晨十點鍾去賽馬場跑馬,每禮拜到歌劇場去三次,一天衣服至少要換五次,每晚出外用飯,你怎好說他懶惰呢。

(用極親愛之眼光看彼介)你是一■極可愛的姑娘。

多謝你。好說好說,葛佛顯君,請你常常到我們這里來。你知道我們禮拜三是常在家裡的,你帶了這個寶星很好看。

我如今不到什麼地方去,很厭惡我們倫敦的社會。還是願意和我的裁縫相見,他常合人意。但是我很反對那代我妻子做衣帽的婦人,不願同他用飯。因為我總不喜歡我妻子所戴的那種帽子。(英國當時盛行一種闊邊女帽,葛佛顯夫人所戴是一種狹邊最舊式者。)

呀。我很愛倫敦的社會,我想他是大有進步。所有的人,都是些好看的呆漢和豪闊的狂徒,社會本應該是這樣。

啊。柯林是那一種人呢。好看的獃子,還是那別一種人呢。美

(作莊嚴狀)我現在不能不把柯林另眼看待,他是生成可愛的人。

是那一等呢。

(略施禮介)葛佛顯君,我盼望即刻就教你知道。

(通報賓客介)麻克別夫人,齊佛雷夫人。

(麻克別夫人、齊佛雷夫人同上。麻克別夫人,為人詼諧和氣,頭發灰白色,衣服用極精緻之花邊鑲滾。同來之齊佛雷夫人,身材瘦長,嘴唇極薄,濃著胭脂,顯得面色凈白,發色微紅,鷹鼻長頸,眼色青灰,轉動無定。衣紫色衣,佩金剛鑽石,光彩閃銀,猶如異樣蘭花,使人人悉留意觀看。一切舉動,煞是從容幽雅,但見其機巧多術,閱歷甚深也。)

親愛的掰屈路特,請了。蒙你的好意,教我帶我的朋友齊佛雷夫人來,你們一對可人,應當相識。

(面帶笑容走向齊佛雷夫人,忽然止步遠立鞠躬介。)我想齊佛雷夫人從前和我見過的,不曉得他已經再嫁了。

嘎。現在時代,再婚的人豈不是很多嗎。這是最合時宜。(對梅白路公爵夫人說介)親愛的公爵夫人,近來公爵怎麼樣。我想他的腦力,照舊衰弱,那是一定的。因為他的慈善的父親和他是一樣,世上還有比種類相像的嗎。

(手弄摺扇介)紀爾泰夫人,我們從前真見過的嗎。我記不得是在何處,我已經許久不在英國。紀

齊佛雷夫人,我們是同學。

(作傲慢狀)真的嗎。在學校時候的事,我已經忘記了。現在想起來,那個時候,卻是討厭。

(作冷淡狀)你所說的,我並

不以為奇。

(作親愛狀)紀爾泰夫人,你可知道我很盼望見見你聰明的丈夫。自從他進了外務部,維也納的人常常談到他,把他的名姓登在新聞紙上。可想他在本地自然是很有名望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