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鴞賦(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懷鴞賦(並序)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96

荊楚多飛鴞,餘所居在岑壑之中,蓋茲鳥族類所托,不足歎其蕃也。天寶末,韋郇公謫守蘄春,時李鄴公亦以處士放逐,嚐中夜同宴,屢聞鴞音郇公執爵流涕歎曰:「長沙下國。」鄴公曰:「此鳥之聲,人以為惡,此好音聽之,則無足悲矣。請飲酒,不聞鴞音者,浮以大白。」坐客皆企其聲,終夕不厭。餘因其夜鳴不已,感前賢亦罹其患,乃為此賦。

我樂遐深,幽居北岑。積杉鬆之翠靄,蔽箘簵之清陰。風氣堂合,頹陽易沉。何飛鴞之茂族,盡棲息乎繁林。餘以修短委命,行藏縱心。既無情於忌鵩,非有歎於巢任。初未嚐羅於叢薄,射宿於川潯。誠不忍於思炙,惟載懷於革音。嗟夫!天地之間,禽有萬類。彼鵷(一作雛)鳳之靈姿,故特稟於間氣。標靜素於鴻鵠,賦妍華於孔翠。獨茲鳥之可傷,無一美而自庇。或曰人之所處,不宜來萃。故聞其音而淒慘,睹其貌而愕眙。由是翔集無所,摧頹逼威。晝戢翼於蒙籠,夜相鳴而悲思。餘乃歎曰:天有定命,聖不能知。彼冥數之未兆,非畏之而可移。梟集牙而戰勝,蛇入笥而福綏(一作複綏)。造化默以潛運,倚伏難以預祈(一作期)。況乎愛子及室,恩斯勤斯。齊萬物以遂性,豈美惡而異宜。至人入鳥而不亂,至治層巢而不闚。我若不容於深穀,使其伏竄而何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