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美学会缘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天之生人,贫富安息,常失于均。均之之法,是在以富济贫,以安救患已耳。然消极的慈善事业,其利益止于个人,不如积极的集资助学。其利益之所及,直接在于个人,间接及于一社会一国家,远且及于世界。矧在今日国家之需才孔亟,社会之造就宜宏。所可憾者,天地生材,美质难得,苟有之矣,使其或以财用不足,遂莫由研究高深学术,致不克蔚为国才。则非第其一个人之不幸,实亦社会国家之大不幸,可惜孰甚焉。尝考中外历史,在我邦,则夙有“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之诮;在他邦,则有于凡受大学教育出而任事者,谓其在社会自成为一阶级,几拟于少数之贵族。夫以高等教育之重要,实为一国命脉所关,乃唯富者得以席丰履豫,独占机会。其有敏而好学,家境贫寠者,辄抱向隅之叹。而其结果,则足以减少人才之数,并促生阶级之感。某等怵于斯弊,思所以祛除之。爰有斯会之创,唯冀合群策群力,以共成之。社会前途幸甚,国家前途幸甚。

  (原载1918年2月25日《北京大学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