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再受骗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林克多《蘇聯聞見錄》序 我們不再受騙了
作者:魯迅
1932年5月6日
論「第三種人」
本作品收錄於《南腔北調集

  帝國主義是一定要進攻蘇聯的。蘇聯愈弄得好,牠們愈急于要進攻,因為牠們愈要趨于滅亡。

  我們被帝國主義及其侍從們真是騙得長久了。十月革命之後,牠們總是說蘇聯怎麼窮下去,怎麼兇惡,怎麼破壞文化。但現在的事實怎樣?小麥和煤油的輸出,不是使世界喫驚了麼?正面之敵的實業黨的首領,不是也只判了十年的監禁麼?列寧格勒,墨斯科的圖書館和博物館,不是都沒有被炸掉麼?文學家如綏拉菲摩維支,法捷耶夫,革拉特珂夫,綏甫林娜,唆羅訶夫等,不是西歐、東亞,無不贊美他們的作品麼?關于藝術的事我不大知道,但據烏曼斯基(K. Umansky)說,一九一九年,在墨斯科的展覽會就有二十次,列寧格勒兩次(“Neue Kunst in Russland”),則現在的旺盛,更是可想而知了。

  然而謠言家是極無恥而且巧妙的,一到事實證明了他的話是撒謊時,他就躱下,另外又來一批。

  新近我看見一本小册子,是說美國的財政有復興的希望的,序上說,蘇聯的購領物品,必須排成長串,現在也無異于從前,仿佛他很為排成長串的人們抱不平,發慈悲一樣。

  這一事,我是相信的,因為蘇聯内是正在建設的塗中,外是受着帝國主義的壓迫,許多物品,當然不能充足。但我們也聽到别國的失業者,排着長串向飢寒進行;中國的人民,在内戰,在外侮,在水災,在榨取的大羅網之下,排着長串而進向死亡去。

  然而帝國主義及其奴才們,還來對我們說蘇聯怎麼不好,好像牠倒願意蘇聯一下子就變成天堂,人們个个享福。現在竟這樣子,牠失望了,不舒服了。——這真是惡鬼的眼淚。

  一睜開眼,就露出惡鬼的本相來的,——牠要去懲辦了。

  牠一面去懲辦,一面來誆騙。正義,人道,公理之類的話,又要滿天飛舞了。但我們記得,歐洲大戰時候,飛舞過一回的,騙得我們的許多苦工,到前線去替牠們死,接着是在北京的中央公園里豎了一塊無恥的,愚不可及的“公理戰勝”的牌坊(但後來又改掉了)。現在怎樣?“公理”在那里?這事還不過十六年,我們記得的。

  帝國主義和我們,除了牠的奴才之外,那一樣利害不和我們正相反?我們的癰疽,是牠們的寶貝,那麼,牠們的敵人,當然是我們的朋友了。牠們自身正在崩潰下去,無法支持,為挽救自己的末運,便憎惡蘇聯的向上。謠諑,詛咒,怨恨,無所不至,沒有效,終于只得準備動手去打了,一定要滅掉牠纔睡得着。但我們幹什麼呢?我們還會再被騙麼?

  “蘇聯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智識階級就要餓死。”——一位有名的記者曾經這樣警告我。是的,這倒恐怕要使我也有些睡不着了。但無產階級專政,不是為了将來的無階級社會麼?只要你不去謀害牠,自然成功就早,階級的消滅也就早,那時就誰也不會“餓死”了。不消說,排長串是一時難免的,但到底會快起來。

  帝國主義的奴才們要去打,自己(!)跟着牠的主人去打去就是。我們人民和牠們是利害完全相反的。我們反對進攻蘇聯。我們倒要打倒進攻蘇聯的惡鬼,無論牠說着怎樣甜膩的話頭,裝着怎樣公正的面孔。

  這纔也是我們自己的生路!
  (五月六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