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
作者:胡適 蒋梦麟 中華民國
编者注:本文以胡适与蒋梦麟两人的名义发表。原载1920年5月4日《展报副刊》,又载1920年5月《新教育》第2卷第5期。
本作品收錄於:《展报副刊》和《新教育

今天是5月4日。我们回想去年今日,我们两人都在上海欢迎杜威博士,直到5月6日方才知道北京5月4日的事。日子过的真快,匆匆又是一年了。

当去年的今日,我们心里只想留住杜威先生在中国讲演教育哲学,在思想一方面提倡实验的态度和科学的精神,在教育一方面输入新鲜的教育学说,引起国人的觉悟,大家来做根本的教育改革。这是我们去年今日的希望,不料事势的变化大出我们意料之外。这一年以来,教育界的风潮几乎没有一个月平静的。整整的一年光阴就在这风潮扰攘里过去了。

这一年的学生运动,从远大的观点看起来,自然是几十年来的一件大事。从这里面发生出来的好效果,自然也不少:引起学生的自动精神,是一件;引起学生对于社会国家的兴趣,是二件;引出学生的作文演说的能力、组织的能力、办事的能力,是三件;使学生增加团体生活的经验,是四件;引起许多学生求知识的欲望,是五件;这都是旧日的课堂生活所不能产生的。我们不能不认为学生运动的重要贡献。

社会若能保持一种水平线以上的清明,一切政治上的鼓吹和设施,制度上的评判和革新,都应该有成年的人去料理。未成年的一班人(学生时代的男女),应该有安心求学的权利,社会也用不着他们做学校生活之外的活动。但是,我们现在不幸生在这个变态的社会里,没有这种常态社会中人应该有的福气,社会上许多事,被一班成年的或老年的人弄坏了,别的阶级又都不肯出来干涉纠正,于是这种干涉纠正的责任,遂落在一般未成年的男女学生的肩膀上。这是变态的社会里一种不可免的现象。现在许多人说学生不应该干预政治,其实并不是学生自己要这样干,这都是社会和政府硬逼出来的。如果社会国家的行为没有受学生干涉纠正的必要,如果学生能享安心求学的幸福而不受外界的强烈刺激和良心上的督责,他们又何必甘心抛了宝贵的光阴,冒着生命的危险,来做这种学生运动呢?

简单一句话:在变态的社会国家里面,政府太卑劣腐败了,国民又没有正式的纠正机关(如代表民意的国会之类),那时候干预政治的运动,一定是从青年的学生界发生的。汉末的太学生,宋代的太学生,明末的结社,戊戌政变以前的公车上书,辛亥以前的留学生革命党,俄国从前的革命党,德国革命前的学生运动,印度和朝鲜现在的烛立运动,中国去年的“五四”运动与“六三”运动,都是同一个道理,都是有发生的理由的。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这种运动是非常的事,是变态的社会里不得已的事。但是他又是很不经济的不幸事,因为是不得已,故他的发生是可以原谅的;因为是很不经济的不幸事,故这种运动是暂时不得已的救急办法,却不可长期存在的。

荒唐的中年老年人闹下了乱子,却要未成年的学生抛弃学业,荒废光阴,来干涉纠正,这是天下最不经济的事。况且中国眼前的学生运动更是不经济。何以故呢?试看自汉末以来的学生运动,试看俄国、德国、印度、朝鲜的学生运动,哪有一次用罢课作武器的。即如去年的“五四”与“六三”,这两次的成绩,可是单靠罢课作武器的吗?单靠用罢课作武器,是最不经济的方法,是下下策。屡用不已,是学生运动破产的表现。罢课于敌人无损,于自己却有大损失。这是人人共知的。但我们看来,用罢课作武器,还有精神上的很大损失:

(一)养成倚赖群众的恶心理。现在的学生很像忘了个人自己有许多事可做。他们很像以为不全体罢课便无事可做。个人自己不肯牺牲,不敢做事,却要全体罢了课来呐喊助威,自己却躲在大众群里跟着呐喊。这种倚赖群众的心理是懦夫的心理。

(二)养成逃学的恶习惯。现在罢课的学生,究竟有几个人出来认真做事。其余无数的学生,既不办事,又不自修,究竟为了什么事罢课。从前还可说是激于义愤的表示,大家都认作一种最重大的武器,不得已而用之。久而久之,学生竟把罢课的事看作很平常的事。我们要知道,多数学生把罢课看作很平常的事,这便是逃学习惯已养成的证据。

(三)养成无意识的行为的恶习惯。无意识的行为就是自己说不出为什么要做的行为。现在不但学生把罢课看作很平常的事,社会也把学生罢课看作很平常的事。一件很重大的事,变成了很平常的事,还有什么功效灵验。既然明知没有灵验功效,却偏要去做;一处无意识的做了,别处也无意识的盲从,这种心理的养成,实在是眼前和将来最可悲观的现象。

以上说的是我们对于现在学生运动的观察。

我们对于学生的希望,简单说来,只有一句话:“我们希望学生从今以后要注重课堂里,自修室里,操场上,课余时间里的学生活动。只有这种学生活动是能持久又最有功效的学生运动。”这种学生活动有三个重要部分。

(1)学问的生活。

(2)团体的生活。

(3)社会服务的生活。

第一,学问的生活。这一年以来,最可使人乐观的一种好现象,就是许多学生对于知识学问的兴趣渐渐增加了。新出的出版物的销数增加,可以估量学生求知识的兴趣增加。我们希望现在的学生充分发展这点新发生的兴趣,注重学问的生活,要知道社会国家的大问题决不是没有学问的人能解决的。我们说的学问的生活,并不限于从前的背书抄讲义的生活。我们希望学生(无论中学、大学)都能注重下列的几项细目。

(1)注重外国文。现在中文的出版物,实在不够满足我们求知识的欲望。求新知识的门径在于外国文,每个学生至少须要能用一种外国语看书。学外国语须要经过查生字记生字的第一难关,千万不要怕难,若是学堂里的外国文教员确是不好,千万不要让他敷衍你们,不妨赶跑他。

(2)注重观察事实与调查事实。这是科学训练的第一步,要求学校里用实验来教授科学;自己去采集标本,自己去观察调查。观察调查须要有个目的(例如本地的人口、风俗、出产、植物、鸦片烟馆等项的调查),还要注重团体的互助,分工合作,做成有系统的报告。现在的学生天天谈《二十一条》,究竟二十一条是什么东西,有几个人说得出吗?天天谈“高徐济顺”,究竟有几个指得出这条路在什么地方吗?这种不注重事实的习惯,是不可不打破的。打破这种习惯的唯一法子,就是养成观察调查的习惯。

(3)建设的促进学校的改良。现在的学校课程和教员,一定有许多不能满足学生求学的欲望的。我们希望学生不要专做破坏的攻击,须要用建设的精神,促进学校的改良。与其提倡考试的废止,不如提倡考试的改良。与其攻击校长不多买博物标本,不如提倡学生自去采集标本。这种建设的促进,比教育部和教育厅的命令的功效大得多咧。

(4)注重自修。灌进去的知识学问,没有多大用处的。真正可靠的学问,都是从自修得来。自修的能力,是求学问的唯一条件,不养成自修的能力,决不能求学问。自修注重的事,是(一)看书的能力。(二)要求学校购备参考书报,如大字典、词典、重要的大部书之类。(三)结合同学多买书报,交换阅看。(四)要求教员指导自修的门径和自修的方法。

第二,团体的生活。“五四”运动以来,总算增加了许多学生的团体生活的经验,但是现在的学生团体有两大缺点:(一)是内容太偏枯了。(二)是组织太不完备了。内容偏枯的补救,应注意各方面的“俱分并进”。

(1)学术的团体生活。如学术研究会或讲演会之类,应该注重自动的调查、报告、试验、讲演。

(2)体育的团体生活。如足球、运动会、童子军、野外幕居,假期游行等等。

(3)游艺的团体生活。如音乐、图画、戏剧等等。

(4)社交的团体生活。如同学茶会、家人恳亲会、同乡会等等。

(5)组织的团体生活。如本校学生会、自治会、各校联合会、学生联合总会之类。

要补救组织的不完备,应注重议会法规(parliamantary law)的重要条件。简单说来,至少须有下列的几个条件:

(1)法定开会人数。这是防弊的要件。

(2)动议的手续与修正议案的手续。这是议会法规里最繁难又最重要的一项。

(3)发言的顺序。这是维持秩序的要件。

(4)表决的方法。(一)须规定某种议案必须全体几分之几的可决。某种必须到会人数几分之几的可决。某种仅须过半数的可决。(二)须规定某种重要议案必须用无记名投票。某种必须用有记名投票。某种可用举手的表决。

(5)凡是代表制的联合会。无论校内校外,皆须有复决制(Referendum)。遇重大的案件,代表会议的议决案,必须再经过会员的总投票。总会的议决案,必须再经过各分会的复决。

(6)议案提出后,应有规定的讨论时间,并须限制每人发言的时间与次数。

现在许多学生会的章程,只注重职员的分配,却不注重这些最要紧的条件,这是学生团体失败的一个大原因。

此外还须注意团体生活最不可少的两种精神:

(1)容纳反对党的意见。现在学生会议的会场上,对于不肯迎合群众心理的言论,往在有许多威压的表示,这是暴民专制,不是民治精神。民治主义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使各方面的意见都可自由发表。

(2)人人要负责任。天下有许多事,都是不肯负责任的“好人”弄坏的。好人坐在家里叹气,坏人在议场上做戏,天下事所以败坏了。不肯出头负责的人,便是团体的罪人,便不配做民治国家的国民。民治主义的第二个条件,是人人要负责任,要尊重自己的主张,要用正当的方法来传播自己的主张。

第三,社会服务的生活。学生运动是学生对于社会国家的利害发生兴趣的表示,所以各处都有平民夜学,平民讲演的发起。我们希望今后的学生继续推广这种社会服务的事业。这种事业,一来是救国的根本办法;二来是学生的能力做得到的;三来可以发展学生自己的学问与才干;四来可以训练学生待人接物的经验。我们希望学生注意以下各点。

(1)平民夜校。注重本地的需要,介绍卫生的常识,职业的常识,和公民的常识。

(2)通俗讲演。现在那些“同胞快醒,国要亡了”、“杀卖国贼”、“爱国是人生的义务”等等空话的讲演,是不能持久的,说了两三遍就没有了。我们希望学生注重科学常识的讲演,改良风俗的讲演,破除迷信的讲演,譬如你今天演说“下雨”,你不能不先研究雨是怎样来的,何以从天上下来,听的人也可以因此知道雨不是龙王菩萨洒下来的,也可以知道雨不是道士和尚求得下来的。又如你明天演说“种田何以须用石灰作肥料”,你就不能不研究石灰的化学,听的人也可以因此知道肥料的道理。这种讲演,不但于人有益,于自己也极有益。

(3)破除迷信的事业。我们希望学生不但用科学的道理来解释本地的种种迷信,并且还要实行破除迷信的事业。如求神合婚,求仙方、放焰口、风水等等迷信,都该破除。学生不来破除迷信,迷信是永远不会破除的。

(4)改良风俗的事业。我们希望学生用力去做改良风俗的事业。如女子缠足的,现在各处多有,学生应该组织天足会。相戒不娶小脚的女子;不能解放你的姊妹们的小脚,你就不配谈“女子解放”。又如鸦片烟与吗啡,现在各处仍旧很销行。学生应该组织调查队,或报告官府,或自动的捣毁烟间与吗啡店;你不能干涉你村上的鸦片吗啡,你也不配干预国家的大事。

以上说的是我们对于学生的希望。

学生运动已发生了,是青年一种活动力的表现。是一种好现象,决不能压下去的,也决不可把他压下去的。我们对于办教育的人的忠告,是“不要梦想压制学生运动。学潮的救济只有一个法子,就是引导学生向有益有用的路上去活动”。

学生运动现在四面都受攻击,“五四”的后援也没有了,“六三”的后援也没有了。我们对于学生的忠告,是“单靠用罢课作武器是下下策,可一而再,再而三的么?学生运动如果要想保存‘五四’和‘六三’的荣誉,只有一个法子,就是改变活动的方向,把‘五四’和‘六三’的精神用到学校内外有益有用的学生活动上去”。

我们讲的话,是很直率,但这都是我们的老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