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
作者:胡適 蔣夢麟 中華民國
本作品收錄於《展報副刊》和《新教育
編者註:本文以胡適與蔣夢麟兩人的名義發表。原載1920年5月4日《展報副刊》,又載1920年5月《新教育》第2卷第5期。

今天是5月4日。我們回想去年今日,我們兩人都在上海歡迎杜威博士,直到5月6日方才知道北京5月4日的事。日子過的真快,匆匆又是一年了。

當去年的今日,我們心裡只想留住杜威先生在中國講演教育哲學,在思想一方面提倡實驗的態度和科學的精神,在教育一方面輸入新鮮的教育學說,引起國人的覺悟,大家來做根本的教育改革。這是我們去年今日的希望,不料事勢的變化大出我們意料之外。這一年以來,教育界的風潮幾乎沒有一個月平靜的。整整的一年光陰就在這風潮擾攘里過去了。

這一年的學生運動,從遠大的觀點看起來,自然是幾十年來的一件大事。從這裡面發生出來的好效果,自然也不少:引起學生的自動精神,是一件;引起學生對於社會國家的興趣,是二件;引出學生的作文演說的能力、組織的能力、辦事的能力,是三件;使學生增加團體生活的經驗,是四件;引起許多學生求知識的慾望,是五件;這都是舊日的課堂生活所不能產生的。我們不能不認為學生運動的重要貢獻。

社會若能保持一種水平線以上的清明,一切政治上的鼓吹和設施,制度上的評判和革新,都應該有成年的人去料理。未成年的一班人(學生時代的男女),應該有安心求學的權利,社會也用不着他們做學校生活之外的活動。但是,我們現在不幸生在這個變態的社會裡,沒有這種常態社會中人應該有的福氣,社會上許多事,被一班成年的或老年的人弄壞了,別的階級又都不肯出來干涉糾正,於是這種干涉糾正的責任,遂落在一般未成年的男女學生的肩膀上。這是變態的社會裡一種不可免的現象。現在許多人說學生不應該干預政治,其實並不是學生自己要這樣干,這都是社會和政府硬逼出來的。如果社會國家的行為沒有受學生干涉糾正的必要,如果學生能享安心求學的幸福而不受外界的強烈刺激和良心上的督責,他們又何必甘心拋了寶貴的光陰,冒着生命的危險,來做這種學生運動呢?

簡單一句話:在變態的社會國家裡面,政府太卑劣腐敗了,國民又沒有正式的糾正機關(如代表民意的國會之類),那時候干預政治的運動,一定是從青年的學生界發生的。漢末的太學生,宋代的太學生,明末的結社,戊戌政變以前的公車上書,辛亥以前的留學生革命黨,俄國從前的革命黨,德國革命前的學生運動,印度和朝鮮現在的獨立運動,中國去年的「五四」運動與「六三」運動,都是同一個道理,都是有發生的理由的。

但是我們不要忘記,這種運動是非常的事,是變態的社會裡不得已的事。但是他又是很不經濟的不幸事,因為是不得已,故他的發生是可以原諒的;因為是很不經濟的不幸事,故這種運動是暫時不得已的救急辦法,卻不可長期存在的。

荒唐的中年老年人鬧下了亂子,卻要未成年的學生拋棄學業,荒廢光陰,來干涉糾正,這是天下最不經濟的事。況且中國眼前的學生運動更是不經濟。何以故呢?試看自漢末以來的學生運動,試看俄國、德國、印度、朝鮮的學生運動,哪有一次用罷課作武器的。即如去年的「五四」與「六三」,這兩次的成績,可是單靠罷課作武器的嗎?單靠用罷課作武器,是最不經濟的方法,是下下策。屢用不已,是學生運動破產的表現。罷課於敵人無損,於自己卻有大損失。這是人人共知的。但我們看來,用罷課作武器,還有精神上的很大損失:

(一)養成倚賴群眾的噁心理。現在的學生很像忘了個人自己有許多事可做。他們很像以為不全體罷課便無事可做。個人自己不肯犧牲,不敢做事,卻要全體罷了課來吶喊助威,自己卻躲在大眾群里跟着吶喊。這種倚賴群眾的心理是懦夫的心理。

(二)養成逃學的惡習慣。現在罷課的學生,究竟有幾個人出來認真做事。其餘無數的學生,既不辦事,又不自修,究竟為了什麼事罷課。從前還可說是激於義憤的表示,大家都認作一種最重大的武器,不得已而用之。久而久之,學生竟把罷課的事看作很平常的事。我們要知道,多數學生把罷課看作很平常的事,這便是逃學習慣已養成的證據。

(三)養成無意識的行為的惡習慣。無意識的行為就是自己說不出為什麼要做的行為。現在不但學生把罷課看作很平常的事,社會也把學生罷課看作很平常的事。一件很重大的事,變成了很平常的事,還有什麼功效靈驗。既然明知沒有靈驗功效,卻偏要去做;一處無意識的做了,別處也無意識的盲從,這種心理的養成,實在是眼前和將來最可悲觀的現象。

以上說的是我們對於現在學生運動的觀察。

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簡單說來,只有一句話:「我們希望學生從今以後要注重課堂里,自修室里,操場上,課餘時間裡的學生活動。只有這種學生活動是能持久又最有功效的學生運動。」這種學生活動有三個重要部分。

(1)學問的生活。

(2)團體的生活。

(3)社會服務的生活。

第一,學問的生活。這一年以來,最可使人樂觀的一種好現象,就是許多學生對於知識學問的興趣漸漸增加了。新出的出版物的銷數增加,可以估量學生求知識的興趣增加。我們希望現在的學生充分發展這點新發生的興趣,注重學問的生活,要知道社會國家的大問題決不是沒有學問的人能解決的。我們說的學問的生活,並不限於從前的背書抄講義的生活。我們希望學生(無論中學、大學)都能注重下列的幾項細目。

(1)注重外國文。現在中文的出版物,實在不夠滿足我們求知識的慾望。求新知識的門徑在於外國文,每個學生至少須要能用一種外國語看書。學外國語須要經過查生字記生字的第一難關,千萬不要怕難,若是學堂里的外國文教員確是不好,千萬不要讓他敷衍你們,不妨趕跑他。

(2)注重觀察事實與調查事實。這是科學訓練的第一步,要求學校里用實驗來教授科學;自己去採集標本,自己去觀察調查。觀察調查須要有個目的(例如本地的人口、風俗、出產、植物、鴉片煙館等項的調查),還要注重團體的互助,分工合作,做成有系統的報告。現在的學生天天談《二十一條》,究竟二十一條是什麼東西,有幾個人說得出嗎?天天談「高徐濟順」,究竟有幾個指得出這條路在什麼地方嗎?這種不注重事實的習慣,是不可不打破的。打破這種習慣的唯一法子,就是養成觀察調查的習慣。

(3)建設的促進學校的改良。現在的學校課程和教員,一定有許多不能滿足學生求學的慾望的。我們希望學生不要專做破壞的攻擊,須要用建設的精神,促進學校的改良。與其提倡考試的廢止,不如提倡考試的改良。與其攻擊校長不多買博物標本,不如提倡學生自去採集標本。這種建設的促進,比教育部和教育廳的命令的功效大得多咧。

(4)注重自修。灌進去的知識學問,沒有多大用處的。真正可靠的學問,都是從自修得來。自修的能力,是求學問的唯一條件,不養成自修的能力,決不能求學問。自修注重的事,是(一)看書的能力。(二)要求學校購備參考書報,如大字典、詞典、重要的大部書之類。(三)結合同學多買書報,交換閱看。(四)要求教員指導自修的門徑和自修的方法。

第二,團體的生活。「五四」運動以來,總算增加了許多學生的團體生活的經驗,但是現在的學生團體有兩大缺點:(一)是內容太偏枯了。(二)是組織太不完備了。內容偏枯的補救,應注意各方面的「俱分並進」。

(1)學術的團體生活。如學術研究會或講演會之類,應該注重自動的調查、報告、試驗、講演。

(2)體育的團體生活。如足球、運動會、童子軍、野外幕居,假期遊行等等。

(3)遊藝的團體生活。如音樂、圖畫、戲劇等等。

(4)社交的團體生活。如同學茶會、家人懇親會、同鄉會等等。

(5)組織的團體生活。如本校學生會、自治會、各校聯合會、學生聯合總會之類。

要補救組織的不完備,應注重議會法規(parliamantary law)的重要條件。簡單說來,至少須有下列的幾個條件:

(1)法定開會人數。這是防弊的要件。

(2)動議的手續與修正議案的手續。這是議會法規里最繁難又最重要的一項。

(3)發言的順序。這是維持秩序的要件。

(4)表決的方法。(一)須規定某種議案必須全體幾分之幾的可決。某種必須到會人數幾分之幾的可決。某種僅須過半數的可決。(二)須規定某種重要議案必須用無記名投票。某種必須用有記名投票。某種可用舉手的表決。

(5)凡是代表制的聯合會。無論校內校外,皆須有複決制(Referendum)。遇重大的案件,代表會議的議決案,必須再經過會員的總投票。總會的議決案,必須再經過各分會的複決。

(6)議案提出後,應有規定的討論時間,並須限制每人發言的時間與次數。

現在許多學生會的章程,只注重職員的分配,卻不注重這些最要緊的條件,這是學生團體失敗的一個大原因。

此外還須注意團體生活最不可少的兩種精神:

(1)容納反對黨的意見。現在學生會議的會場上,對於不肯迎合群眾心理的言論,往在有許多威壓的表示,這是暴民專制,不是民治精神。民治主義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使各方面的意見都可自由發表。

(2)人人要負責任。天下有許多事,都是不肯負責任的「好人」弄壞的。好人坐在家裡嘆氣,壞人在議場上做戲,天下事所以敗壞了。不肯出頭負責的人,便是團體的罪人,便不配做民治國家的國民。民治主義的第二個條件,是人人要負責任,要尊重自己的主張,要用正當的方法來傳播自己的主張。

第三,社會服務的生活。學生運動是學生對於社會國家的利害發生興趣的表示,所以各處都有平民夜學,平民講演的發起。我們希望今後的學生繼續推廣這種社會服務的事業。這種事業,一來是救國的根本辦法;二來是學生的能力做得到的;三來可以發展學生自己的學問與才幹;四來可以訓練學生待人接物的經驗。我們希望學生注意以下各點。

(1)平民夜校。注重本地的需要,介紹衛生的常識,職業的常識,和公民的常識。

(2)通俗講演。現在那些「同胞快醒,國要亡了」、「殺賣國賊」、「愛國是人生的義務」等等空話的講演,是不能持久的,說了兩三遍就沒有了。我們希望學生注重科學常識的講演,改良風俗的講演,破除迷信的講演,譬如你今天演說「下雨」,你不能不先研究雨是怎樣來的,何以從天上下來,聽的人也可以因此知道雨不是龍王菩薩灑下來的,也可以知道雨不是道士和尚求得下來的。又如你明天演說「種田何以須用石灰作肥料」,你就不能不研究石灰的化學,聽的人也可以因此知道肥料的道理。這種講演,不但於人有益,於自己也極有益。

(3)破除迷信的事業。我們希望學生不但用科學的道理來解釋本地的種種迷信,並且還要實行破除迷信的事業。如求神合婚,求仙方、放焰口、風水等等迷信,都該破除。學生不來破除迷信,迷信是永遠不會破除的。

(4)改良風俗的事業。我們希望學生用力去做改良風俗的事業。如女子纏足的,現在各處多有,學生應該組織天足會。相戒不娶小腳的女子;不能解放你的姊妹們的小腳,你就不配談「女子解放」。又如鴉片煙與嗎啡,現在各處仍舊很銷行。學生應該組織調查隊,或報告官府,或自動的搗毀煙間與嗎啡店;你不能干涉你村上的鴉片嗎啡,你也不配干預國家的大事。

以上說的是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

學生運動已發生了,是青年一種活動力的表現。是一種好現象,決不能壓下去的,也決不可把他壓下去的。我們對於辦教育的人的忠告,是「不要夢想壓制學生運動。學潮的救濟只有一個法子,就是引導學生向有益有用的路上去活動」。

學生運動現在四面都受攻擊,「五四」的後援也沒有了,「六三」的後援也沒有了。我們對於學生的忠告,是「單靠用罷課作武器是下下策,可一而再,再而三的麼?學生運動如果要想保存『五四』和『六三』的榮譽,只有一個法子,就是改變活動的方向,把『五四』和『六三』的精神用到學校內外有益有用的學生活動上去」。

我們講的話,是很直率,但這都是我們的老實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