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東原集 (四部叢刊本)/年譜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二 戴東原集 年譜
清 戴震 撰 清 段玉裁 撰年譜覆校劄記景上海涵芬樓藏經韻樓刊本
覆校劄記

戴東原先生年諩

          弟子金壇段玉裁編

世宗憲皇帝雍正元年癸卯先生生

 先生諱震字東原曾祖景良祖寧仁贈文林郞父弁

 封文林郞世居休寧隆阜妣朱氏贈孺人先生以十

 二月己巳生邑里之居第

二年甲辰二歲

三年乙巳三歲

四年丙午四歲

五年丁未五歲

六年戊申六歲

七年己酉七歲

八年庚戌八歲

九年辛亥九歲

十年壬子十歲

先生是年乃能言葢聰明蘊蓄者深矣就傅讀書過

 目成誦日數千言不肯休授大學章句至右經一章

以下問塾師此何以知爲孔子之言而曾子述之又

 何以知爲曾子之意而門人記之師應之曰此朱文

 公所說卽問朱文公何時人曰宋朝人孔子曾子何

 時人曰周朝人周朝宋朝相去幾何時矣曰幾二千

 年矣然則朱文公何以知然師無以應曰此非常兒

 也

十一年癸丑十一歲

十二年甲寅十二歲

十三年乙卯十三歲

高宗純皇帝乾隆元年丙辰十四歲

二年丁巳十五歲

三年戊午十六歲

四年己未十七歲

 先生十六七以前凡讀書每一字必求其義塾師略

 舉傳注訓詁語之意每不釋塾師因取近代字書及

 漢許氏說文解字授之先生大好之三年盡得其節

 目又取爾雅方言及漢儒傳注箋之存於今者參伍

 攷究一字之義必本六書貫羣經以爲定詁由是盡

 通前人所合集十三經注疏能全舉其辭先生嘗謂

 玉裁曰余於疏不能盡記經注則無不能倍誦也又

 嘗曰經之至者道也所以明道者其辭也所以成辭

 者字也必由字以通其辭由辭以通其道乃可得之

 此則先生說經竱本肈始於小學而其敏且專可知

 矣又按先生丁酉正月與玉裁書曰僕自十七歲時

 有志聞道謂非求之六經孔孟不得非從事於字義

 制度名物無由以通其語言宋儒譏訓詁之學輕語

 言文字是猶渡江河而棄舟楫欲登高而無階梯也

 爲之三十餘年灼然知古今治亂之源在是

五年庚申十八歲

 隨父文林公客南豐課學童於邵武

六年辛酉十九歲

 經學益進

七年壬戌二十歲

 是年自邵武歸同邑程中允一見大愛重之曰載

 道器也吾見人多矣如子者巍科碩輔誠不足言婺

 源江愼修先生治經數十年精於三禮及步筭鐘

 律聲韵地名沿革愽綜淹貫巋然大師先生一見傾

 心取平日所學就正焉

八年癸亥二十一歲

九年甲子二十二歲

 是年長至日成籌筭一卷首乘次除次命分次開平

 方次籌式爲橫籌反對兩句股略舉經籍之資於筭

 者推衍成帙爲治經之士覽觀自敘云爾後增改其

 書更名策筭孔戸部繼涵以附九章筭術者是也凡

 學九章者必發軔於此

十年乙丑二十三歲

 是年孟冬成六書論三卷孟冬自序先生以六書轉

注之爲互訓失其傳且二千年言六書者譌謬日滋

 爲此書辨之今其稿未見故不箸錄而存此敘可得

其涯略六書論者論百家言六書者皆多繆說也若

荅江愼修先生書則專辨言轉注者之繆也是時先

生得於小學者深六書中轉注許氏以考老釋之後

 儒多不解先生有荅江先生論小學書言周禮六書

 劉歆班固云象形象事象意象聲轉注假借鄭眾云

 象形㑹意轉注處事假借諧聲說文序稱一指事二

 象形三形聲四會意五轉注六假借許氏冣爲得其

 次弟許氏說轉注曰建類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

 後人不得考老之義以字形左回右轉釋之冣爲紕

 繆其他或分諧聲當之或分假借當之皆不可通震

 謂考老二字屬諧聲㑹意者字之體引之言轉注者

 字之用轉注之爲言猶曰互訓云爾說文於考字訓

 曰老也於老下訓曰考也是以序中論轉注舉之大

 致造字之始事與形兩大端而巳文字旣立則聲寄

 於字而字有可調之聲意寄於字而字有可通之意

 是又文字之兩大端也由是之於用數字共一用者

 曰轉注一字具數用者曰假借是又用文字者兩大

 端也六者之次弟出於自然震所以信許叔重論六

 書必有師承也江先生得其書謂眾說紛紜得此論

 定誠無以易按先生此書作於何年未可詳而六書論成於乙丑則此書當附見於乙丑

十一年丙寅二十四歲

 是年考工記圖注成後序云柔兆攝提格日在南北

 河之閒東原氏書於游蓺塾

十二年丁卯二十五歲

 是年仲春成轉語二十章自序見文集人口始喉下

 底唇末按位以諩之爲聲之大限五小限各四於是

 相參伍而聲之用葢備昔人旣作爾雅方言釋名先

 生謂猶缺一卷書剏爲是編用補其闕俾疑於義者

 以聲求之疑於聲者以義求之玉裁按此於聲音求

 訓詁之書也訓詁必出於聲音惜此書未成孔檢討

 廣森序戴氏遺書亦云未見

十三年戊辰二十六歲

 紀文達公考工記圖序曰戴君語予曰昔丁卯戊辰

 閒先師程中允出是書以示齊學士次風先生學士

 一見而嘆曰誠奇書也今再遇子奇之是書可不憾

 矣

 是年娶孺人朱氏

十四年己巳二十七歲

 先生有爾雅文字考十卷自序見文云余謂儒者宜

 自爾雅始取而讀之殫心於兹十年偶有所記懼過

 而旋忘錄之成袟爲題曰爾雅文字考若干卷亦聊

 以自課而巳若考訂得失折衷前古於爾雅萬七百

 九十一言合之羣經靡所扞格姑俟諸異日按是書

 未知何年所成據於兹十年之語則自十七歲有志

 聞道潛心訓詁始成書葢在戊辰己巳庚午閒也曰

 姑俟諸異日則意有未滿之辭然先生之於小學始

 基之矣書稾藏曲阜孔戸部家蘇州吳方伯蠡濤

 者先生壬午同年也戸部旣殁方伯之子慈就其

 家取諸戸部長子博士廣根云將付梨棗今書稾尚

 在吳處未刊

十五年庚午二十八歲

十六年辛未二十九歲

 是年補休寧縣學生

十七年壬申三十歲

 是年注屈原賦成歙汪君梧鳳庚辰仲春跋云自壬

 申秋得屈原賦戴氏注九卷讀之可證也先生嘗語

 玉裁云其年家中乏食與麵鋪相約日取麵爲饔飱

 閉戸成屈原賦注葢先生之處困而亨如此此書音

 義三卷亦先生所自爲假名汪君句股割圜記以西

 法爲之注亦先生所自爲假名吳君思孝皆如左太

 沖三都賦注假名張載劉逵也

十八年癸酉三十一歲

 是年詩補傳成有序在癸酉仲夏

十九年甲戌三十二歲

二十年乙亥三十三歲

葢是年入都冬紀文達公刻考工記圖注成 程易

 田云是年假館紀尚書家所作句股割圜記丁丑南

下戊寅溪南吳行先付刻 是年以方言寫於李燾

許氏說文五音韵諩之上方自題云乙亥春以楊雄

方言分寫於每字之上字與訓兩寫詳略互見玉裁

按所謂寫其字者以字爲主而以方言之字傅說文

之字也寫其訓者以訓爲主而以方言之訓傅說文

之字也又或以聲爲主而以方言同聲之字傅說文

所謂詳略互見者兩涉則此彼分見一詳一略因其

 便也先生知訓詁之學自爾雅外惟方言說文切於

 治經故傅諸分韵之說文取其易檢旣入四庫館纂

 修取平時所校訂遍稽經史諸子之義訓相合及諸

 家之引用方言者詳爲疏證令此書爲小學斷不可

 少之書奉 命刻聚珍板惠海内而此分寫本者乃

 艸剏之始也分寫本玉裁自庚寅己丑假觀遂攜至

 玉屏壬辰入都拜先生於洪蕊登京寓先生索此書

 曰分韵說文不足貴欲得所分寫方言耳玉裁旋入

 蜀竟以道遠難寄藏弆至今然假此書時未知重方

 言也乃始將讀說文耳今四十餘年於說文討論成

 書於方言亦窺閫奧何莫非先生之覺後覺哉 紀

 文達公考工記圖序曰乾隆乙亥夏余初識戴君奇

 其書葢先生是年訟其族子豪者侵佔祖墳族豪倚

 財結交縣令令欲文致先生罪乃脫身挾策入都行

 李衣服無有也寄旅於歙縣會館饘粥或不繼而歌

 聲出金石是時紀太史王太史鳴盛錢太史大昕

 王中翰朱太史俱甲戌進士以學問名一時耳

 先生名往訪之叩其學聽其言觀其書莫不擊節嘆

 賞於是聲重京師名公卿争相交焉金匱秦文恭公

 聞其善步筭卽日命駕延主其邸朝夕講論五禮通

 考中觀象授時一門以爲聞所未聞也文恭全載先

 生句股割圜記三篇爲古今筭法大全之笵其全書

 往往采先生說 是年秋有與王内翰鳳喈書說尚

 書光被四表孔傳光充也義本爾雅字當作桄作横

 按此書可見訓詁之學凡一字必徵之古而靡不條

 貫鳳喈後官光祿寺正卿名鳴盛 又 有與姚孝亷

 姬傳書論尋求遺經有十分之見有未至十分之見

 所謂十分之見必徵之古而靡不條貫合諸道而不

 畱餘議鉅細畢究本末兼察若夫依傳聞以擬其是

 擇眾說以裁其優出空言以定其論據孤證以信其

 通溯流而不目覩源泉所導循根而不手披枝肄所

 岐皆未至十分之見也以此治經失不知爲不知之

 義而徒增一惑以滋學者之辨也 先生學高天下

 而不好爲人師姬傳是時爲孝亷傾心先生之學欲

 奉爲師此書末先生繳其稱謂云非徒自顧不足爲

 師亦非謂所學如足下斷然以不敏謝古之所謂友

 葢分師之半無妨交相師以求十分之見苟有過則

 相規便是在人不在言斯不失友之謂 是年夏有

 周禮太史正歲年解二篇又有周髀北極璿璣四游

 解二篇 又有與方希原書大恉論文章必求其本

 求其本更有所謂大本大本旣得矣然後曰是道也

 非蓺也則凡馬班韓柳諸君子畢力以求其本者固

 又待大本以爲榮悴者也聖人之道在六經以聖人

 之道被諸文如造化之終始萬物也希原名先生

 同鄉同志者

二十一年丙子三十四歲

是年葢館於大宗伯高郵王文肅公第公子念孫

 學今永定河道王君懷祖是也是時懷祖方受經而

其後終能得先生傳 是年冬有讀淮南洪保一篇

 云盧編修紹弓以其外王父馮山公先生淮南子

洪保示予予讀其論古音有疑焉惜隋唐辨聲之法

之失傳也

二十二年丁丑三十五歲

是年識惠先生於揚之都轉運使盧君雅雨署内

文集内題惠定宇先生授經圖所云自京師南還始

覿先生於揚之都轉運使司署内者也 是年孟夏

有大戴禮記目錄後語内云今春正月盧編修紹弓

 以其校本示予又得改正數字又與王鳳喈書書後

 曰丁丑仲秋錢太史曉徵爲余舉尚書橫被一證見

 後漢書馮異傳此皆先生是年在都門之證也而沈

 學子文集序云彊梧赤奮若之歲余始得交於華亭

 沈沃田先生旣而同處一室者更裘葛似先生是年

 冬日出都在揚州交沈沃田沃田名大成華亭名士

 老客揚州以是知之與是仲明論學書當亦其時所

 作仲明名是姓江陰人客遊於揚者欲索先生詩

 補傳觀之先生荅此書平生所志所加功全見於此

 亦以諷仲明之學非所學也仲明築室於江陰舜過

 山講學其人不爲先生所重故諷之 又先生有金

 山志一小冊當亦此時鹽運使盧君雅雨屬先生渡

 江所爲曾摘一節謂玉裁云余山上偶見奇景修此

 一段

二十三年戊寅三十六歲

 是年歙人吳行先名思孝爲序刻句股割圜記成記

其後曰總三篇凡爲圖五十有五爲術四十有九記

 二千四百十七字因周髀首章之言衍而極之以僃

 步筭之全 是年葢客揚州上年冬至是年夏皆在

揚也故沈學子文集序曰裘葛一更

二十四年己卯三十七歲

秋九月爲王蘭泉舍人作鄭學齋記 是年先生北

闈鄉試相傳考官欲令出門下而以不知避忌置之

  是年有書小爾雅後一篇

二十五年庚辰三十八歲

 是年客揚州夏有沈處士大成戴笠圖題咏序 是

 年冬有與盧侍講紹弓書論校大戴禮事云大戴禮

 記刻後印校俗字太多恐傷板所有誤字曏未覈出

 姑正其甚者玉裁按校刻大戴禮葢卽揚州運使盧

 公見曾雅雨堂本也盧學士文弨先爲校訂刻旣成

矣先生復細校之故有庚辰冬辛巳夏兩與學士之

書臚舉應改之字今攷雅雨堂刻本凡庚辰札内所

舉者巳皆剜板改之皆先生所爲也其辛巳札内所

 舉皆未之改則先生巳離揚之故也用此知先生庚

 辰歲館於揚矣 是年冬又有與任孝亷幼植書幼

 植名大椿丙戌進士弱冠負奇才與先生書論禮先

 生以此箴之禮經所謂兄弟與昆弟立文大不同至

 先生而其義始箸 是冬屈原賦注刻成辛巳夏再

 與盧侍講書云去冬刻就屈原賦注屬舍弟印送是

 也按屈原賦注盧學士爲之序注七卷通釋二卷音

 義三卷凡十二卷歙汪梧鳳跋其後云自乾隆壬申

 秋得戴氏注讀之然則成於壬申秋以前壬申先生

 年三十耳而所詣巳如此戴氏遺書皆孔戸部繼涵

 刊板雖巳刻者皆重刊獨此書但有歙汪氏刊板而

 巳願好古者廣其傳焉

二十六年辛巳三十九歲

 是年夏有再與盧侍講書論校大戴禮事葢大戴禮

 一書譌舛積久殆於不可讀先生取雅雨堂刻一再

 讎校然後學者始能從事至癸巳 召入四庫館充

 纂修官取舊說及新知悉心覈訂其書上於先生旣

 殁後一月自後曲阜孔廣森太史因之作補注

二十七年壬午四十歲

 是年三月十三日江先生卒於家先生作江愼修先

 生事略狀次其治經要略箸書卷數 是年舉於鄉

 考官爲嘉興少司寇錢先生東麓諱汝誠大庾戴太

 史筤圃諱第元同考官爲金匱縣知縣靑田韓先生

 介屛諱錫胙錢韓二先生卽庚辰 恩科玉裁之座

 師房師也韓先生嘗語玉裁曰闈中閱東原卷文筆

古奧定爲讀書之士榜發竊自喜藻鑑不謬云

二十八年癸未四十一歲

是年春先生入都會試不第爲王君涵齋作詩比義

述序涵齋癸未進士王栗人之父也 不第後居

新安㑹館一二好學之士若汪元亮士震輩皆從

 先生講學玉裁與焉是時秦文恭公聞江愼修先生

 及先生之論元與魂痕當依三百篇析爲二殷韵當

 從唐人與眞同用上聲拯韵去聲證韵當分出獨用

 奏請刊正韵書薦先生與錢君曉徵任其事

純皇帝以相SKchar已乆未允也先生深明音韵其論韵之

 文有書玉篇卷末聲論反紐圖後有書劉鑑切韵指

 南後有顧氏音論跋有書盧侍講所藏宋本廣韵葢

 皆成於是年其夏遂出都矣 又按江先生古韵標

 凖例言云余旣爲四聲切韵表細區今韵歸之字母

 音等復與同志戴東原商定古韵標凖四卷詩韵舉

 例一卷分古韵爲十三部於韵學不無小補云江先

 生例言不志年月攷江先生卒於壬午三月則先生

 之佐助標凖在壬午以前可知先生丙申與玉裁

 韵書云江先生𢰅古韵標凖時曾代爲舉艱鰥二字

 辨論其偏旁得聲江先生喜而采用之 是年往江

 右有鳯儀書院碑 先生大制作若原善上中下三

 篇若尚書今文古文考若春秋改元卽位考三篇皆

 癸未以前癸酉甲戌以後十年内作也玉裁於癸未

 皆嘗抄謄記先生嘗言作原善首篇成樂不可言喫

 飯亦別有甘味又言作改元卽位考三篇倘能如此

 文字做得數十篇春秋全經之大義舉矣又言尚書

 今文古文考此篇極認眞又學禮篇十三首不記是

 癸未前作抑癸未後作

三十年乙酉四十三歲

 是年秋八月定水經一卷自記云夏六月閲胡朏明

 禹貢錐指引水經注疑之因檢酈氏書展轉推求始

 知朏明所由致謬之故實由唐以來經注互譌如濟

 水經文東至礫溪南注文又東南礫石溪水注之水

 出滎陽城西南李澤東北注於濟世謂之礫石㵎卽

 經所謂礫溪矣經云濟水出其南非也今注重列爲

 經乃𡚶增字爲北礫溪南礫溪朏明從之不知注明

 言礫石溪東北注濟濟實過其北辨正經文不當云

 至礫溪南其無二礫溪固顯然也書中類此者不勝

 悉數今得其立文定例就酈氏所注考定經文別爲

 一卷兼取注中前後倒紊不可讀者爲之訂正以附

 於後是役也爲酈氏書還其脉絡非治水經而爲之

 也玉裁按此水經一卷今未箸錄然別經於注令經

 注不相亂此卷冣爲明晳後 召入四庫館纂修此

 書綱領不外乎是特於討論字句加詳耳玉裁昔年

 寫得此本并自記一篇固當鐫贈同志 是年入都

 過蘇有題惠定宇先生授經圖一篇見文集

三十一年丙戌四十四歲

 入都會試不第居新安會館 始玉裁癸未請業於

先生旣先生南歸玉裁以札問安遂自稱弟子先生

 是年至京面辭之復于札内辭之又有一札云上年

 承賜札弟收藏俟繳致離舍時勿勿檢尋不出在吾

 兄實出於好學之盛心弟亦非謙退不敢也古人所

 謂友原有相師之義我輩但還古之友道可耳今將

 來札奉繳觀於姬傳及玉裁之事可以見先生之用

 心矣直至己丑相謁先生乃勉從之朱文正公嘗曰

 汝二人竟如古之師弟子得孔門漢代之家法也

 入都時在蘇州借朱文斿所藏禮記注疏此書乃

 惠定宇先生依吳進士泰來所藏宋刊本校出凡爲

 卷七十與唐宋志合除此本外無不六十三卷者其

 字句不同處今本脫去連行無考處一一完善程太

 史魚門晉芳姚比部姬傳玉裁皆臨繕一部

 是年先生所著聲韵考四卷巳成同志傳寫凡韵書

 之源流得失古音之由漸明僃皆櫽括於此玉裁

 諸蜀中癸巳以後先生又取玉裁音均表之說支佳

 一部脂微齊皆灰一部之咍一部漢人猶未嘗通用

 晝然爲三補入論古音卷内李大令文藻刻諸廣東

 孔戸部繼涵又刻諸曲阜二刻與前刻詳略不同

 是年玉裁入都會試見先生云近日做得講理學一

 書謂孟子字義疏證也玉裁未能遽請讀先生𣳚後

 孔戸部付刻乃得見近日始窺其閫奧葢先生原善

 三篇論性二篇旣成又以宋儒言性言理言道言才

 言誠言明言權言仁義禮智言智仁勇皆非六經孔

 孟之言而以異學之言糅之故就孟子字義開示使

 人知人欲凈盡天理流行之語病所謂理者必求諸

 人情之無憾而後卽安不得謂性爲理 是年不第

 後館於裘文達公邸第文達公命子孫師之故直

 總督名行簡其徒也注詩周南召南名之曰杲谿詩

 經補注杲谿二字葢以自別於諸言詩者先生不隨

 俗爲別號天下稱東原先生而巳先是癸酉成詩經

 補傳巳而在揚州以此書之序及論鄭聲一條示是

 仲明仲明索觀詩補傳先生辭之作書與之論學而

 巳葢亦自恐於斯未信也至是始成二南改稱補注

 作詩本恉詳於某篇幾章幾句之下其體例猶舊也

 今二南箸錄而詩𥙷傳已成者不箸錄先生所謂每

 憾昔人成書太早多未定之說者於此可見

三十二年丁亥四十五歲

是年玉裁景山萬善殿敎習期滿住于戸部雯峻

先生在京時枉駕過之四五月間玉裁出京矣 序

屈君魯傳刻九章筭術云予訪求九章二十餘年不

 可得擬永樂大典或嘗錄入書在翰林院中丁亥歲

 因吾鄉曹編修文埴往一觀則離散錯出思綴集之

未之能也出都後恒寤寐乎是及癸巳夏奉 召入

京師與修四庫全書躬逢 盛典乃得盡心纂次訂

其譌舛此序但云丁亥不言何時 客冬至京師葢

客江右而又入都其冬有送右庶子畢君赴鞏秦

階道序

三十三年戊子四十六歲

是年應直隸總督方恪敏公之聘修直隸河渠書一

 百十一卷未成會恪敏薨接任者前大學士楊公

不能禮敬先生辭之入都己丑春謂玉裁曰吾固

樂此不疲惜未能竟聞後莅事者請余君仲林蕭客

爲之恐其才不足予書經水支水先後延接皆按地

望地脉次弟不可稍移恐仲林不能耳先生殁後此

書淸稿一藏曲阜孔戸部府中一在直隸總督吳江

周公名元理嘉慶己巳有吳江王履泰者捐納通

 判也其父乃周公之甥壻履泰因此得先生之書掩

 爲己有刪削幾半益以乾隆己丑以後事實易名畿

輔安瀾志繕寫進呈

上謂此有用之書也 命武英殿刊板 恩賞履泰

 知發永定河試用先生嗣子中孚聞之之曲阜取原

 稿百十一卷入 都意欲辨正而無肎言於

上者中孚抑鬱攜歸以存玉裁所屬玉裁校刊玉裁

 我力能校而不能刊也其書首衛河七卷今履泰改永定河弟

 一失先生自南而北次弟之意次漳水十一卷次滏水三卷次大陸

 澤五卷次寧晉泊一卷次虖沱河八卷次東西淀合

 唐河沙河滋河府河易水淶水淸河共三十一卷次

 白河合潮河榆河大通河共十九卷次薊運河合下

 淀河共九卷次陡河一卷次灤河合𤍠河一卷惟灤

 河𤍠河僅有綱領而條目未詳其他皆攷之古而無

不貫通核之近今而無不確實尚書禹貢周禮職方

春秋經傳之地名班之地理志酈之水經注以及歴

 代史事百家箸述 國朝典故辨別是非元元本本

 非恪敏不能聚儲其書籍非先生不能綜貫其條理

 惜恪敏云殂一簣未竣今

上一見卽謂有用之書刊板頒行

聖明鑒賞如日月之照臨地下有知定應涕泗感激至

 於小夫攘竊正天之欲顯此有用之書爲 國家水

 利農田利澤無疆之助而假手斯人在先生及恪敏

 應不以爲憾也特彼以不學𡚶爲刪改深可張目有

 力者應奏請重刊 先生自記云戊子余應方制府

 之請寓保定蓮花池園内適河閒同知黃君尋灤河

 源至方公以圖示余錄其所實歴及今地名如此按

 黃君方恪敏所使尋灤源者也以圖進呈黃名立隆

 見

純皇帝御製灤河濡水源攷證

三十四年己丑四十七歲

 入都會試不第 爲余仲林作古經解鉤沈序 是

年夏先生與朱文正公善文正時爲山西布政司使

先生偕玉裁玉裁主講壽陽書院先生客文正署

中巳而汾州太守孫君和相聘修府志是年成汾州

府志三十四卷其書之詳核自古地志所未有志莫

難於辨SKchar革先生辨元和志一條中紛然不治者有

六詳見與曹給事學閔書先生考子夏設敎西河在

龍門西河不在汾州謁泉山箸作不可叚借也從晁

以道之說以汾州之目梁狐岐釋禹貢治梁及岐辨

舊說及蘇子瞻曾彥和閻百詩胡朏明之穿鑿詳晁

以道之所不能詳斥蔡仲黙引書耳食之病使學者

曉然知經文梁岐以下治冀州汾沁澤潞及其閒諸

 山澗谿谷不當牽合治河惟壺口爲治河耳修一志

而大經以明非細故也玉裁曾節抄府志例言圖表

SKchar革星野疆域山川古蹟將付諸梓以爲修志楷式

三十五年庚寅四十八歲

是年有代壽陽令龔君導江記洞過水一篇龔君方

 修壽陽志請先生㸃竄先生因爲辨正晉隋唐史壽

受二字之譌亂并爲審定目錄今手稾猶在玉裁

 皆端楷也 是年夏玉裁銓得貴州玉屏縣未嘗拜

 別先生也葢先生尚羈山右聞銓得玉屏寄書到京

 言玉屏於地勢爲五嶺自西而東之脉又勗玉裁

 想風氣未開未必不可施政敎也其札可當送行一

 序藏弆日久而失之 先生之在山右也有代某作

 應州續志序有與曹給事書有沂川王君祠碑有于

 淸端成龍傳有張義士傳有王亷士傳有荅朱

 方伯書有例贈宣武大夫王公秀升墓表有王輯五

 先生墓誌銘有代冀寧道徐君飛山山陰義莊序

  是年爲孔戸部作重栞五經文字九經字㨾序戸

 部於戊子冬以拓本不能家有遂彫印又詳加攷正

 別爲卷附焉先生於都門序之 是年有查氏七烈

 女墓志銘云庚寅冬宛平松茂道查以烈女編寄

 予葢先生是年在都門待辛卯 恩科會試也

三十六年辛卯四十九歲

 是年會試不第後修汾陽縣志季冬有溫方如西河

 文彚序云己丑秋再至山西余至汾陽應太守孫公

 之召也屬纂次府志爲之考訂累日月今李侯復以

 縣志事邀之再至又有代某作董愚亭詩序壬辰

 因公詿誤入都見先生案上有新修汾陽縣志舉

 一條相示云云今巳㤀之汾州府志玉裁於盧學士

家得之縣志今不可得也

三十七年壬辰五十歲

是年自汾陽入京會試不第玉裁見先生於洪孝亷

 寓宅 是年主講浙東金華書院刊自定水經注

至癸巳未及四之一而奉 召入都矣後在都踵成

 之今不用校語之本是也聚珍板本依舊時卷弟全

 載校語而經注相淆者悉更之得之者可以知宋後

本之無不舛誤自刻板本悉去校語悉將正文改定

 於注文循其段落每節跳起難讀處可一目了了而

 不分卷數爲十四𠕋以今所存水百二十三每水爲

 一篇以河汪爲綱按地望先後分屬於河江左右爲

 次得之者可以撇棄校訂專壹攷古善長之書合二

 本無遺憾矣自刻本有先生自序及曲阜孔戸部序

 與聚珍板同時而出者也 是年爲國子監丞任君

 領從名  高郵人作爾雅注疏箋補序任君自丙

 戌巳成書至此七年成定本請序 是年會試南歸

 與順德胡亦常同舟月餘亦常能好學得師者益都

 李君文藻門下士也 是年春有孟子趙注跋一篇

 見微波榭刻本 孟子字義疏證原稿名緒言有壬

 辰菊月寫本程氏易田於丙申影抄

三十八年癸巳五十一歲

 是年先生主講金華書院丁酉作六書音均表序云

 癸巳春癸巳秋刻文集作辛巳誤寓居浙東取顧氏詩本音章辨

 句析而諷誦乎經文歎始爲之之不易後來加詳者

 之信足以補其未逮謂言古音者崑山顧氏而後江先生及玉裁之書丙申

 荅段若膺論韵云癸巳春僕在浙東據廣韵分爲七

 類可證也

上開四庫館于文襄公以紀文達公裘文達公之言薦

 先生於

上素知有戴震者故以舉人 特召曠典也奉 召充

 纂修官仲秋至京師 是年裘文達公薨先生作墓

 志銘代于文襄公筆也

三十九年甲午五十二歲

是年十月先生校水經注成恭上 水經注自北宋

以來無善本不可讀先生讀此書旣久得經注分別

之例有三一則水經立文首云某水所出已下無庸

再舉水名而注内詳及所納羣川加以采摭故實彼

此相襍則一水之名不得不更端重舉一則經文敘

 次所過州縣如云又東過某縣之類一語實賅一縣

 而注則SKchar溯縣西以終於東詳記所逕委曲經據當

 時縣治至善長作注時縣邑流移是以多稱故城經

 無有言故城者也一則經例云過注例云逕不得相

 淆得此三例迎刃分解如庖丁之解牛故能正千年

 經注之互譌俾言地理者有冣適於用之書大典本

 較勝於各本又有道元自序鉤稽校勘凡補其缺漏

 者二千一百二十八字刪其𡚶增者一千四百四十

 八字正其臆改者三千七百一十五字

高廟褒嘉頒行御製詩六韵有云悉心編纂誠堪奬觸

 目研摩亦可親設以春秋素臣例足稱中尉繼功人


 葢先生之受

主知深矣顧此書自先生校定後宋以來舊刻必盡廢

 更數十百年後且莫知先生發潛之功故聚珍板足


貴好事者當廣其傳也 是年校九章筭術成九章


 筭術晉劉徽𢰅先生以世人罕有其書近時以筭名

者如王寅旭謝野臣梅定九諸子咸未之見丁亥歲

 因曹君竹虛入翰林院觀永樂大典知有是書病其


 離散錯出思綴集之而不能癸巳奉 召乃盡心排


纂成編併攷訂譌異附案語其注中所指朱實靑實

 黃實之類皆按圖而言圖旣不存則注猝不易曉因

 推尋注意爲之補圖以成完帙

純皇帝御製詩冠於端首 命聚珍板刊行而古九數

 之學大顯矣巳而屈君魯傳刻於常熟孔戸部復刻

 於曲阜云 按先生於水經注改正經注互淆者使

 經必統注注必統於經其功冣鉅此乃先生積久頓

 悟所成非他人能賛一辭也顧更正經注定於乾隆

 乙酉入都卽以示紀文達錢曉徵姚姬傳及玉裁

 過四五人錢姚皆錄於讀本玉裁亦以明人黃省曾

 刊本依仿以硃分勒自此傳於四方矣杭州趙東濳

 一淸精於地理之學研摩水經注者數十年但其校

 本從未至京師先生與趙雖或相聞未嘗相識其所

 業未嘗相觀也四庫館捜討遺書趙書亦得箸錄其

 書校正字句及剖析地理冣詳而更正經注一如戴

 本者葢趙精詣絕羣鄞全謝山太史七校是書深窺

 祕奥兩公交冣深或閉戸暗合或麗澤相取而其說

 往往與先生同是可以知著書精美不患千年後無

 校讎諟正之人而學問深醇卽未相謀面所言如一

 且趙書經錢塘梁處素𡳐繩校刊有不合者攈戴本

 㠯正之故今二本大段不同者少也 是年十月三

 十日與玉裁書蜀中云數月來纂次永樂大典内散

 篇於儀禮得張淳識誤李如圭集釋於筭學得九章

 海島孫子五曹夏侯陽五種筭經皆久佚而存於是

 者可貴也按所謂散篇者姚廣孝等編永樂大典以

 分韵爲綱領每書散置各韵中如儀禮士冠禮則入

 翰韵士昏禮則入元韵是也大典内禡韵之書亾故

 鄉射禮大射禮闕 是年十月校五經筭術成恭上

 五經筭術二卷舉尚書孝經詩易論語三禮春秋之

 待筭乃明者列之而推筭之術悉加甄鸞按三字於

 上故知是書甄鸞所𢰅也唐有李淳風注唐明筭科

 五經筭卽是書於永樂大典中得之先生校成恭上

 有提要一篇按先生乾隆甲子作策筭略舉經籍之

 資於筭者推衍成帙正與古人用意不謀而合也

四十年乙未五十三歲

 是年會試不第奉

命與乙未貢士一體殿試

賜同進士出身授翰林院庶吉士 四月校海島筭經

 成海島筭經亦晉劉徽𢰅唐李淳風注徽本以周禮

 九數中重差命名不名海島後人因卷首以海島立

 表設問遂改名之唐𨕖舉志稱筭學生九章海島共

 限習三年試九章三條海島一條其書惟散見永樂

 大典中先生與九章同爲表章有提要一首此年月見聚珍

 

 是年二月校儀禮識誤成儀禮識誤宋張淳𢰅朱子

 云號爲精密較他本冣勝於永樂大典内綴錄成編

 先生加案語正其得失俾瑜瑕不相揜有提要一首

 此年月見聚珍本

四十一年丙申五十四歲

四十二年丁酉五十五歲

 先生在四庫館所校定之書進呈文淵閣本皆具載

 年月銜名聚珍板亦載之而杭州文瀾閣寫本不載

 故不能詳者類述於此大抵皆癸巳以後丁酉以前

 五年所定也

 一曰周髀筭經此經爲筭學十書之首而三千年來

 學者昧其㫖趣先生謂此古葢天之法自漢以迄元

 明皆主渾天明時歐羅巴人入中國始稱別立新法

 然其言地圜卽所謂地法覆槃滂沱四隤而下也其

 言南北里差卽所謂北極左右夏有不釋之冰中衡

 左右冬有不死之艸是爲寒暑推移隨南北不同之

 故也其言東西里差卽所謂東方日中西方夜半西

 方日中東方夜半晝夜易處如四時相反是爲節氣

 合朔加時早晩隨東西不同之故也新法厤書述第

 谷以前西法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每四歲之

 小餘成一日卽所謂三百六十五日者三三百六十

 六日者一也西法出於周髀所謂天子失官學在四

 夷者歟而刻本脫誤多不可通古本五圖而失傳者

 三譌舛者一凡皆正之補之學者可以從事如道河

 積石源流正矣有提要一首浙閣本五十二年二月

 一曰孫子筭經唐之𨕖舉筭學孫子五曹共限一歲

 習肄舊本久佚從永樂大典裒集編次爲二卷朱錫

 鬯文集跋云出於孫武先生辨其非是有提要一首

 浙閣本未寫月日

 一曰張丘建筭經是書亦唐人明筭科十經之一也

 限一年業成此書久佚有毛晉汲古閣影鈔宋槧猶

 北宋時本先生詳加校勘補舊有圖今缺者四補脫

 字若干有提要一首浙閣本五十二年三月

 一曰夏侯陽筭經唐𨕖舉志所列筭書十種此亦居

 其一傳本久佚永樂大典内有之逐條割裂分附九

 章筭術各類之下幾不得其端緒幸有原序原目可

 攷先生尋繹編次條貫其文今裒輯排比又得元豐

 京監本𨤲爲三卷有提要一首夏侯陽者先生提要

 云隋人葢無可疑而跋孔體生所得影抄元豐監本

 云據宋史禮志載筭學祀典封晉張丘建成紀男夏

 侯陽平陸男又張丘建筭經序云夏侯陽之方倉定

 爲晉人新唐書蓺文志云韓延夏侯陽筭經一卷謂

 韓延所注本也韓延傳其學而以已說簒入之所定

 皆隋制延葢隋人此本卽延本非甄鸞注本也據聚珍板

 提要乾隆四十一年二月恭校上浙閣本五十年五月

 按永樂大典内所得筭經五種九章海島孫子五曹

 夏侯陽也皆王寅旭謝野臣梅定九諸子所未見者

 先生悉心校正進呈

高宗純皇帝皆有 御製詩題其卷首刊行宇内

 一曰儀禮釋宫宋李如圭𢰅從永樂大典中錄存有

 提要一首聚珍本四十二年三月恭校上

 一曰五曹筭經作者不知爲誰唐時明筭科孫子五

 曹共限一歲業成元明以來無刻本散見永樂大典

 内經文尚逐條完善先生參伍考校俾還舊觀遂爲

 絕無僅有之善本五十一年六月恭校上

 一曰儀禮集釋宋李如圭𢰅全錄鄭康成注而旁徵

博引以爲之釋先生據以補注疏本脫字二十四改

 譌字十四刪衍字百六其鄉射大射二篇巳闕參取

 惠大成二家本所校宋本證以唐石經以成儀

 禮完帙可誦習有提要一首乾隆四十七年二月恭校上此年月得於聚珍

 板去先生下世巳六年矣

 一曰項氏家說宋項安世𢰅有提要一首

 一曰蒙齋中庸講義宋袁甫𢰅有提要一首

 一曰大戴禮是經經盧運司見曾刊於揚州學士盧

 文弨洎先生庚辰冬辛巳夏二次校定稱善本矣但

 辛巳所校未及剜改先生在四庫館永樂大典内散

 見者僅十篇以與各本及古籍中摭引大戴禮記之

 文參互考核附案語於下方是經乃可與三禮并讀

 有提要一首四十二年六月恭校上

 一曰方言十三卷漢揚雄𢰅宋洪邁以爲斷非雄作

 先生實駁正之其文詳矣先生以是書與爾雅相爲

 左右學者以其古奧難讀郭景純之注語焉不詳少

 有研摩者故正譌補脫刪衍復還舊觀又逐條援引

 諸書一一疏通證明具列案語葢如宋郉昺之疏爾

 雅而精確過之漢人訓詁之學於是大僃乾隆四十

 四年五月恭校上有提要一首案此年月得於聚珍板去先生四十二年

 五月下世爲日巳久

 案先生所校官書皆天文筭法地理水經小學方言

 諸書皆必精心推覈失之毫𨤲則繆以千里者而儀

 禮大戴禮二經古本薶蘊巳久闡發維艱先生悉心

 耘治焚膏宵分不倦至於身後館臣乃以大戴方言

 二種進呈謂先生鞠躬盡瘁死於官事可也又況先

 生自所著述亦刻無少休有儀禮考正一卷檢討孔

 廣森爲戴氏遺書總序曰君入書局分淹禮乃取忠

 甫識誤德明釋文殫求亥豕之差期復鴻都之舊互

 相參檢頗有整齊削康成長衍之條退喪服厠經之

 傳今其書藏曲阜孔氏玉裁未得見也

 又丙申之春作書與玉裁論韵長六千字大略謂

 六書音均表之書有得有失僕近日分爲九類顧

 氏於古音有草創之功江君與足下皆因而加密顧

 江兩家得者宜引顧江之說述而不作至支脂之有

 別此足下卓識可以千古矣僕更分祭泰夬廢及月

 曷末𭶑薛而後彼此相配四聲一貫則僕所以補前

 人而整之就緖者願及大著未刻或降心相從而參

 酌此書丙申春未達而六書音均表巳於是夏刻成

 矣故未能遵先生之意也

 丁酉正月上旬作六書音均表序十四日札云大著

 旣刻成應𢰅序兹兼寄故知此序上旬所爲也今手

 批之稾現存

 丁酉五月與予書言去年曾寄一書論韵係龔公敬

 身寄于老師門上失之

 至於丁酉五月上旬作聲類表凡九卷所云九卷者

 卽與予書所謂九類每類爲一卷也先是癸巳春先

 生在浙東金華書院以古音分爲七類至丙申與余

 書則七類又改爲九類至臨終十數日之前因成此

 書孔戸部刻諸微波榭而冠以與段若膺論韵六千

 字者是也九卷每類於今音古音無不兼綜戸部書

 云凡五日而成固由精熟詣極然元生神思亦恐太

 瘁矣形太用則極神太勞則敝烏呼孰知此爲先生

 著書之絕筆也哉戸部書至蜀命余作序彼時余恐

 淺陋不敢爲今三十年後乃成之併葓谷亦久下世

 矣

 丁酉五月二十七日晡時先生卒時先生寓崇文門

 西范氏頴園孔戸部於是月三十日發書至蜀云月

 之二十二日在東原先生寓中坐閒見封新刊九章

 筭術奉寄後三日金輔之洪素人兩兄來云東

 原先生服黑山栀一兩吐後病卽劇初聞疑甚前見

 作吾兄札時精神朗澈又將泚筆爲王廷相作傷寒

 論注序非病𤸁者乃竟於二十七日晡時不可作矣

 斯人而死何痛如之葢先生丙申冬與余書云三月

 初𫉬足疾至今不能行動以纂修事未畢仍在寓辦

 理擬明春吿成乞假南旋葢先生用心過勞至於痿

 蹷而不自止病已深矣心煩如欲吐者庸醫乃以黑

 山栀寒之而吐之斯不可爲矣烏呼傷哉

 又先生丁酉四月有荅彭進士紹升洪舍人榜作先生行狀云

 此先生𣳚前一月手書也彭君好釋氏之學長齋佛前僅未削髪

 耳而好談孔孟程朱以孔孟程朱疏證釋氏之言其

 見於著述也謂孔孟與佛無二道謂程朱與陸王釋

 氏無異致同時有羅孝亷有高汪明經縉倡和其說

 先生以所作原善孟子字義疏證示之彭君有書與

 先生刻其文集内先生答此書以六經孔孟之恉還之六

 經孔孟以程朱之恉還之程朱以陸王佛氏之恉還

 之陸王佛氏俾陸王不得冒程朱釋氏不得冒孔孟

 其書幾五千言有此而原善孟子字義疏證之說愈

 明矣孔戸部附刻疏證之後洪舍人蕊登全錄於行

 狀中

 先生丁酉正月十四日作書與玉裁曰僕自十七歲

 時有志聞道謂非求之六經孔孟不得非從事於字

 義制度名物無由以通其語言爲之三十餘年灼然

 知古今治亂之源在是古人曰理解者卽尋其腠理

 而析之也曰天理者如莊周言依乎天理卽所謂彼

 節者有閒也古賢人聖人以體民之情遂民之欲爲

 得理今人以己之意見不出於私爲理是以意見殺

 人咸自信爲理矣此猶舍字義制度名物去語言訓

 詁而欲得聖人之道於遺經也

 丁酉四月二十四日作札與玉裁云僕足疾已踚一

 載不能出戸定於秋初乞假南旋實不復出也僕生

 平著述最大者爲孟子字義疏證一書此正人心之

 要今人無論正邪盡以意見誤名之曰理而禍斯民

 故疏證不得不作

 丁酉五月二十一日作書與玉裁云前月二十六至

 今一病幾殆正臥牀榻見來使强起作札歸山之志

 早定八月凖南旋老親七十有八謂封文林公非得一書

 院不可陜西畢公欲招之往太遠不能就也外九

 章筭術海島筭經二種烏呼孰謂此卽先生與玉裁

 永訣之書也哉

 原象迎日推策記孔戸部所刊戴氏遺書十五合爲

 一𠕋原象凡八篇一篇二篇三篇四篇卽先生之釋

 天也初名釋天以堯典璇機玉衡中星周禮土圭洪

 範五紀四者命題而天行之大致畢舉璇機玉衡漢

 後失傳先生乃詳其儀制於四篇之末五篇六篇七

 篇卽句股割圜記上中下三篇也其八篇則爲矩以

 凖望之詳也迎日推策記亦舊時所爲玉裁與釋天

 皆於癸未抄寫則成書皆在壬午以前可知矣至晚

 年合九篇爲原象以爲七經小記之一天體筭法全

 具於此

 原善卷上卷中卷下孔戸部所刊戴氏遺書合爲

 一𠕋始先生作原善三篇見於戸部所刊文集中者

 也玉裁旣於癸未抄寫熟讀矣至丙戌見先生援據

 經言疏通證明之仍以三章者分爲建首比類合義

 古賢聖之言理義舉不外乎是孟子字義疏證亦所

 以闡明此恉也爲七經小記之一先生之學上承孔

 孟於此可見

 厤問一卷儀鄭堂總序作二卷古厤考二卷洪舍人榜𢰅先生

 行狀有此二書玉裁皆未之見而孔檢討作總序有

 之則其稾在孔戸部家可知矣戸部所刊乃有續天

 文略二卷而無厤問古厤考疑古厤考卽天文略也

 先是

 朝廷開館續鄭樵通志葢當事者輓先生爲之旣而

 未用欲改名古厤考而舍人行狀内遂改其名耳此

 二種成書年月今皆不能考續天文略自序曰天文

 一事樵所不知而欲成全書固不可闕而不載是以

 徒襲舊史未能擇之精語之詳也今更爲目十曰星

 見伏昏旦中曰列宿十二次曰星象曰黃道宿度曰

 七衡六閒曰晷景短長曰北極高下曰日月五步曰

 儀象曰漏刻其書未成北極高下巳上爲卷上卷中

 其日月五步巳下當爲卷下葢闕如也然以此發明

 釋天已令學者暢然滿志矣

 大學補注一卷中庸補注一卷未成至柔遠人也懷諸侯也而止

 裁向未得見今乃得哲嗣中孚郵寄讀之葢亦癸未

 以前所爲未暇竟成之耳其言理皆與原善孟子字

 義疏證無纎微不合者皆存鄭注而補之大學之說

 親民說格物中庸之說致中和說上下察尤可補先

 儒所不到始戸部與玉裁書欲刊大學補注然未果

 而卒

 學禮篇先生七經小記之一也其書未成葢將取六

 經禮制糾紛不治言人人殊者毎事爲一章發明之

 今文集中開卷記冕服記爵弁服記朝服記𤣥端記

 深衣記中衣裼衣𥜗褶之屬記冕弁冠記冠衰記括

 髮免髽記絰帶記繅藉記捍決極凡十三篇是其體

 例也嘗言此等須注乃明

 水地記此書刻於孔戸部者衹一卷自崐崘之虛至

 太行山而止洪舍人行狀則曰未成書水地記七𠕋

 葢所屬草稿尚不止此葓谷取其可讀者爲一卷刻

 之其叢殘則姑置之 國朝之言地理者於古爲盛

 有顧景范顧寧人胡朏明閻百詩黄子鴻趙東潜錢

 曉徵而先生乃皆出乎其上葢從來以郡國爲主而

 求其山川先生則以山川爲主而求其郡縣其敘水

 經注曰因川源之派別知山勢之逶迆高高下下不

 失地阞爲汾州府志發凡曰以水辨山之脉絡而汾

 之東西山爲榦爲枝爲來爲去俾井然就序水則以

 經水統其注入之枝水因而編及澤泊堤堰井泉令

 衆山如一山羣川如一川府境雖廣山川雖繁按文

 而稽各歸條貫然則先生之水地記固將合天下之

 山爲一山合天下之川爲一川而自尚書周官春秋

 之地名以及戰國至今厤代史志建置SKchar革之紛錯

 無不依山川之左右曲折安置妥帖至賾而不亂此

 書固非旦夕之所能成先生志願之大以爲必有能

 助之者而不料其所成止此也水地記亦七經小記

 之一使經之言地理者於此稽焉

 詁訓篇亦先生七經小記之一經學非詁訓不明先

 生欲作此書而未及爲轉語二十章亦未卒業然爾

 雅文字考方言疏證猶存亦可稍窺涯畧矣

 七經小記者先生朝夕常言之欲爲此以治經也所

 謂七經者先生云詩書易禮春秋論語孟子是也治

 經必分數大端以從事各究洞原委始於六書九數

 故有詁訓篇有原象篇繼以學禮篇繼以水地篇約

 之於原善篇聖人之學如是而巳矣假令先生如申

 公伏生之年安見不如其志哉嘗謂玉裁曰余乖於

 時而壽似可必後以此言吿錢學士曉徵曉徵曰天

 下固無可必之事也金殿𢰅榜曰先生之堅强窮困

 時能日行二百里發願成七經小記余語之曰歲不

 我與一人有幾多精神先生荅曰當世豈無助我者

 乎竟以積勞痿足𢾅門一年中屢換眼鏡冣後鬻眼

 鏡者曰此老光之冣者過此無可换矣是非不猒不

 倦神太勞則弊故歟 手批六書音均表一部此先

 生丁酉五月上旬之筆歫不諱之期十餘日耳玉裁

 於乾隆庚子巫山官廨得丁進士小雅以此書見

 寄跋云丁酉六月戴東原先生臥病京邸余偕友人

 往𠋫之時先生𢰅聲類表甫畢又力疾㸃定段君六

 書音均表指卷四第四十二葉語余曰掇捋用㸃

 棄用圈凡用㸃者蓁人之入聲與用圈者無涉也余

 不及語段君矣子盍持此書歸未數日先生卒不知

 段君何由知之不遠數千里致書來索乃擇生徒臨

 副本寄之庚子二月二十二日記於爛麫衚衕寓齋

 按小雅此札云先生六月臥病往𠋫得此書不數日

 而卒所言月日誤也孔戸部言五月二十七日孔檢

 討遺書總序亦言丁酉五月二十七日疾卒戸部又

 云月之上旬於五日之中爲聲類表九卷皆可據小

 雅言作聲類表甫畢卽力疾批㸃音均表者是也五

 月二十一日作札寄蜀不附寄此則因數日前巳付

 小雅故耳小雅述先生語云蓁人入聲用㸃與用圈

 者無涉覈之於書用紅㸃者元寒之類用紅圈者眞

 文之類別之以分質術至屑薛十二韵爲二也旣詳

 於聲類表及與段若膺論韵書矣小雅所記乃適互

 譌今此書藏余處小雅當時又屬程蕺園晉芳周林

 汲永年邵二雲晉涵三編修各錄其副又以臨本一

 贈孔葓谷農部卽繼涵程易田孝廉瑤田從遊金生

 紹綸亦得其一於是太行以東大江南北皆有傳本

 庶幾哉先生臨終絕筆無湮𣳚之患矣諸君子於先

 生皆石交覽其遺墨存𣳚之感母亦有不約而同者

 乎此皆見小雅跋内語余珤藏之今小雅終於寧波

 府儒學官舍又將十年矣小雅好學從先生遊久而

 著述皆如零圭斷壁未曾成書其子方蒐輯之也

 丁酉有與丁升衢書二篇論晁以道易𤣥星紀諩

 晁氏此書未之見葢以楊子太𤣥演爲圖凡八層以

 傅合厤法者先生指摘其於筭法厤法不合處纎入

 無倫固非先生不能爲也二篇由升衢寄到者孔氏

 遺書中未刻今巳刻諸經韵樓矣

 先生𣳚後京師同志輓聯曰孟子之功不在禹下明

 德之後必有達人烏呼先生之所學無媿此語矣

 唐宋文知言集上下二𠕋集上五十九篇集下七十

 二篇旋又有刪去及上移下者皆於宜興儲在陸唐

 宋十家文内摘取者也玉裁請問分上下之恉曰集

 上理與辭俱無憾集下則不惟其理惟其辭也昔抄

 目錄今尚謹藏觀其別裁可以見先生古文之學之

 一斑矣

 文集十卷爲戴氏遺書之二十三孔氏微波榭所刻

 也戴東原集十二卷玉裁自蜀歸後刻於經韵樓者

 也始孔戸部刻戴氏遺書凡十五種曰原善三卷曰孟子字義疏證

 三卷曰句股割圓記三卷曰策筭一卷曰原象全卷曰考工記圖三卷曰聲類考四卷曰聲𩔖表九卷併

 卷首爲十卷曰文集十卷曰續天文略卷上卷中二卷曰木地記一卷此二種皆未成之書曰方言疏證

 十三卷此卽四庫館聚珍板頒行之本一曰毛鄭詩考正四卷併考正鄭氏詩諩一卷爲五卷一曰杲溪

 詩經補注二卷此亦未成之一種戸部初意刻不止於此與余書有刻大學補注之語而未刻其他若直

 𨽻河渠書洪舍人云六十四𠕋孔檢討總序云六十四卷今令嗣中孚從山東取到則戸部於未亡時併

 爲二十三𠕋而題署各𠕋之首爲之冣目親書之是亦有意剞劂也而未竟其志耳已刻者毛鄭詩考正

 爲遺書之一詩經補注爲遺書之二原善疏證合爲遺書之九聲韵考聲𩔖表合爲遺書之十四原象爲

 遺書之十五文集爲遺書之二十三未識次第之意其他已刻則不列次第後之人勿疑巳刻有二十三

 凡文已附見聲韵考聲類表孟子字義疏證者則

 不再見於文集中葢合諸書爲全集也而論音韵論

 六書轉注論義理之學諸大篇不可不見文集中故

 愚經韵樓刻輒補入又因丁升衢旁捜得數篇附焉

 定爲十二卷近日江東人頗得家弦戸誦矣惜牽於

 家事未能親校友人臧庸顧明編次失體字畫譌誤

 未稱善本近日謀一新之以垂久遠焉

 先生初謂天下有義理之源有𦒱覈之源有文章之

 源吾於三者皆庶得其源後數年又曰義理卽𦒱覈

 文章二者之源也義理又何源哉吾前言過矣按先

 生與方晞原書曰足下好道而肆力古文必將求其

 本求其本更有所謂大本者大本旣得矣然後曰是

 道也非藝也如馬班韓柳諸君子之文惡覩其非藝

 歟先生於性與天道了然貫澈故吐辭爲經如句股

 割圜記三篇原善三篇釋天四篇法象論一篇皆經

 也其他文字皆厚積薄發純朴高古如造化之生物

 官骸畢具枝葉並茂嘗言做文章極難如閻百詩極

 能𦒱核而不善做文章顧寧人汪鈍翁文章較好吾

 如大鑪然金銀銅錫入吾鑪一鑄而皆精良矣葢先

 生合義理𦒱核文章爲一事知無所蔽行無少私浩

 氣同盛於孟子精義上駕乎康成程朱修辭俯視乎

 韓歐焉

 經義十八首吳江任上舍兆麟所抄贈也此雖先生

 餘事然名家未有能過之者江明經受而讀之以

 爲得未曾有姚刑部姬傳與秦小峴書言歸震川集

 當附刻經義余謂如震川及先生經義皆當附於文

 集也記先生言王云劬文得徐思曠深處又云云劬

 所𨕖明文冶便是時文之譜又曾言文有二種一則

 題如大堅石作者用大於石之鐵椎一椎粉碎此一

 奇也一則用口氣一吹噓便使大石輭如綿飛舞空

 中飄墮無迹如吾此作是也因取天下之言性一章

 題文相示至今猶仿僾當日音響云

 璇機玉衡虞夏書觀天之噐自漢以後失其傳而先

 生神晤於四千年之下卽詳其制於原象弟四章令

 善讀者可構造矣曾自指㸃巧匠爲之藏於孔戸部

 家戸部又曾命工仿造將來有讀遺書而作儀噐者

 當知法物之尚存也

 地圖先生之所製也丙戌見先生自畫地圖白紙紅

 格每格方減寸許畫方計里用晉裴秀法而里數之

 遠近卽可計北極之高下凡直省府廳州縣方鄉四

 至八到無少差誤玉裁彼時未臨摹今日想此不可

 得先生令子中立在時曾索此物荅書云俟臨寫自

 齎至巫山今向中孚求之絕無此物記先生云地圖

 畫三副一贈朱六先生卽文正公一贈某一自存今

 將寓書文正令嗣求之或丁升衢家有之亦未可知

 也

 先生言爲古文當讀檀弓余好批檀弓朋儕有請余

 評㸃者必爲之評㸃想休歙間其本子猶有存焉者

 也

 先生言閻百詩能𦒱核而不能做文章顧亭林文章

 較勝

 先生言方望溪釋禮經之文多不似說禮語言其說

 春秋較善

 先生言錢辛楣五禮通𦒱中說話多有似是處

 先生言朱子四書注大學開卷說虛靈不昧便涉異

 學云以具衆理應萬事尤非理字之恉中庸開卷性

 卽理也如何說性卽是理論語開卷言學可明善以

 復其初復其初出莊子絕非孟子以擴充言學之意

 先生言讀史方輿紀要衹是大體好細處未能盡善

 先生言欲知山之脉絡衹看水之去來水無有不依

 山脉者也

 先生言精神好時勾股割圜記三篇不必要注便就

 本文可以了然

 先生言爲學須先讀禮讀禮要知得聖人禮意

 先生言周易當讀程子易傳

 先生言鄭康成之學盡在三禮注當與春秋三傳並

 重

 先生言學貴精不貴博吾之學不務博也

 先生言知得十件而都不到地不如知得一件却到

 地也

 先生言總須體㑹孟子條理二字務要得其條理由

 合而分由分而合則無不可爲

 先生言明之王文成亦衹是借講學以自韜晦成功

 不居之意也

 先生言孟子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長也正

 心二字不可强爲之說依吾說正心二字便是忘字

 離爲二字而亡譌正乃字之誤也必有事焉而勿忘

 下複舉勿忘者古人每多此文法玉裁按此確不可

 易旣勿忘矣又須勿助長忘與助長二弊各有所偏

 不忘則又慮其助長故頓跌言之謂雖勿忘却又不

 可助長也如詩云江有汜不我以矣必再言不我以

 而後可言其後也悔謂始雖如此而終不如此也凡

 詩之複句多此文法

 先生言閻百詩善讀書百詩讀一句書能識其正面

 背面

 先生謂考工記圖旣成後來乾隆某年所上江西大

 鐘正與余說合

 先生言大國手門下不出大國手二國手三國手門

 下敎得出大國手

 先生言守一說之確者終身不易乃是

 先生言唐以前師弟道重宋人言學尚有漢人師弟

 之意

 癸未初見先生以春秋改元卽位考三篇付抄云春

 秋一經余欲做此種文字數十篇便令大義畢舉

 癸未先生言尚書今文古文考此篇文字却訂眞

 文集中詩生民解本出毛鄭詩𦒱正先生曾爲余言

 可取出修改入於文集玉裁刻文集十二卷時因入

 諸卷五而不敢修改一字也其詩摽有梅解亦取諸

 詩經補注毛鄭詩考正初名詩補傳

 先生言唐初漢時書籍存者尚多作正義者不能廣

 爲搜羅得所折衷於春秋專取杜預於易專取王弼

 於尚書專取孔安國遂使士人所習不精卽三禮用

 鄭注矣而其疏紕繆不少亦只可有四五分也

 先生言水經注水流松果之山鍾伯敬本山譌作上

 遂連圈之以爲妙景其可笑如此松果之山見山海

 經

 先生言司馬相如封禪文顔色如天上雲霞竒麗絕

 憶玉裁於庚寅夏銓授貴州玉屏縣先生自汾陽寄

 以書今失其手迹大略云玉屏之地當五嶺起處今

 不記其詳又云想風氣未開未必不可施敎化也余

 乃於辛卯旋以詿誤罷由今思之有負先生言多矣

 先生少時學爲古文摘取王板史記中十篇首項羽

 本紀有信陵君列傳貨殖傳其他題記憶不淸皆密

 密細字評其結搆用意用筆之妙鄭炳也先生虎文

 曾借讀今聞孔戸部以此授長子伯誠爲讀本伯誠

 雖亾書猶在也

 先生言江右風水好在鄱陽湖一聚

 先生言割圜全體衹吃一杯茶時洞然了澈

 先生言割圜上二篇成下一篇難做却取太史公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