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藝與革命(並冬芬來信)
作者:魯迅
1928年
本作品收錄於《三閒集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二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語絲》第四卷第十七期「隨感錄」欄。

  中國文藝界上可怕的現象,是在儘先輸入名詞,而並不紹介這名詞的涵義。

  於是各各以意為之。看見作品上多講自己,便稱之為表現主義;多講別人,是寫實主義;見女郎小腿肚作詩,是浪漫主義;見女郎小腿肚不准作詩,是古典主義;天上掉下一顆頭,頭上站著一頭牛,愛呀,海中央的青霹靂呀……是未來主義…… 等等。

  還要由此生出議論來。這個主義好,那個主義壞……等等。

  鄉間一向有一個笑談:兩位近視眼要比眼力,無可質證,便約定到關帝廟去看這一天新掛的扁額。他們都先從漆匠探得字句。但因為探來的詳略不同,只知道大字的那一個便不服,爭執起來了,說看見小字的人是說謊的。又無可質證,只好一同探問一個過路的人。那人望了一望,回答道:「什麼也沒有。扁還沒有掛哩。」我想,在文藝批評上要比眼力,也總得先有那塊扁額掛起來才行。空空洞洞的爭,實在只有兩面自己心裡明白。四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