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錄/卷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指南錄
卷二
卷三 
本作品收錄於:《文山先生文集/卷13

卷之二[编辑]

杜架閣[编辑]

(天台杜滸,字貴卿,號梅壑,糾合四千人,欲救王室,當國者不知省。正月十三日,見予於西湖上,予嘉其有志,頗獎異之。十九日,客讚予使北,梅壑斷斷不可,客逐之去,予果為北所留。後二十日,驅予北行,諸客皆散,梅壑憐予孤苦,慨然相從,天下義士也!朝旨特改宣教郎,除禮兵架閣文字。)

仗節辭王室,悠悠萬里轅。諸君皆雨別,一士獨星言。啼鳥亂人意,落花銷客魂。東坡愛巢谷,頗恨晚登門。昔趨魏公子,今事霍將軍。世態炎涼甚,交情貴賤分。黃沙揚暮靄,黑海起朝氛。獨與君攜手,行吟看白雲。

聞雞[编辑]

(自入北營,未嘗有雞唱,因泊謝村,始有聞。是夜,幾與梅壑逃去。二更,遣劉百戶二三十人擁一舟來,逼下船,遂不果。)

軍中二十日,此夕始聞雞。塵暗天街靜,沙長海路迷。銅駝隨雨落,鐵騎向風嘶。曉起呼詹尹,何時脫蒺藜?

命里[编辑]

(二月初十夜,為劉百戶者所迫。中原人,尚可告語也。賈餘慶語鐵木兒曰:「文丞相心腸別。」翌日早,鐵木兒自駕一舟來,令命里千戶捽予上船,凶焰嚇人,見者莫不流涕。命里高鼻而深目,面毛而多鬚,回回人也。)

熊羆十萬建行台,單騎誰教免胄來?一日捉將沙漠去,遭逢碧眼老回回。

留遠亭[编辑]

(十一日,宿處岸上,有留遠亭。北人燃火亭前,聚諸公列坐行酒。賈餘慶有名風子,滿口罵坐,毀本朝人物無遺者,以此獻佞,北惟亹笑。劉岊數奉以淫褻,為北所薄。文煥云:「國家將亡,生出此等人物!」予聞之,悲憤不已。及是,諸酋專以為笑具,於舟中取一村婦至亭中,使薦劉寢,據劉之交坐。諸酋又嗾婦抱劉以為戲,衣冠掃地,殊不可忍!則堂尤憤疾云。)

甘心賣國罪滔天,酒後猖狂詐作顛。把酒逢迎酋虜笑,從頭罵坐數時賢。(賈)

落得稱呼浪子劉,樽前百媚佞旃裘。當年鮑老不如此,留遠亭前犬也羞。(劉)

平江府[编辑]

(予過吳門,感念淒愴,向使朝命不令入衛嚴速,予以死守,不死於是,即至今存可也。予託病臥舟中,舊吏三五人來。遺民聞吾經過,無不垂涕者。舟到一時頃,即解纜,夜行九十里,北似防我云。)

樓台俯舟楫,城郭滿干戈。故吏歸心少,遺民出涕多。鳩居無鵲在,魚網有鴻過。使遂睢陽志,安危今若何?

無錫[编辑]

(己未,予攜弟璧赴廷對,嘗從長江入裏河,趨京口。回首十八年,復由此路,是行驅之入北。感今懷昔,悲不自勝!)

金山冉冉波濤雨,錫水泯泯草木春。二十年前曾去路,三千里外作行人。英雄未死心為碎,父老相逢鼻欲辛。夜讀程嬰存趙事,一回惆悵一沾巾!

吊五木[编辑]

(予初以朝廷遣張全將淮兵二千救常州,以其為淮將,必經歷老成,遂遣朱華將三千人從之。張全無統馭之材,自為畦町,十月二十六日,提淮軍自往橫林,設伏虞橋。北兵至,麻士龍死之。張全不救,走回五木。五木乃朱華軍所駐,如掘溝塹、設鹿角,張全皆不許朱華措置,殊不曉其意。二十七日,北兵薄朱華,自辰至未,朱華與廣軍與之對。北兵自路塘直來,死於水者不可勝計。至晚,北兵繞山後,薄贛軍,尹玉當之。曾全、胡遇、謝雲、曾玉先遁走,尹玉死焉。張提軍隔岸,不發一矢,有利災樂禍之心。吾軍渡水,挽張全軍船,張全令諸軍斷挽船者之指,於是溺死者甚眾。張全並宵遁。惟尹玉殘軍五百人,與北兵角一夕,殺北兵及馬委積田間,質明止有四人得歸,無一人降者。嗚呼!使此戰張全稍施援手,可以大勝捷。一夫無意,而事遂關宗社,嗚呼!天哉!余初欲先斬張全,然後取一時敗將,並從軍法。以張全為朝廷所遣,請於都督,乃宥張全使自贖,予遂不及行法。後詣餘杭,發京師,姑取曾全以徇眾,而噬臍多矣。過五木,吊戰場,為之流涕不可禦。續聞張全者,淮東之僨將也,昨隨許文德復清河,兵已入城,張全鳴金散眾,許不敢以斬將自專。解赴制閫,李公以使過期之,得不死。予不知,受其誤,其免罪又出於第二次僥幸。卒為降北,可歎恨云。)

首赴勤王役,成功事則天。富平名委地,好水淚成川。我作招魂想,誰為掩骼緣?中興須再舉,寄語慰重泉。

哭尹玉[编辑]

(尹玉,江西憲司將官。五木之戰,手殺七八十人,其麾下與北兵戰,並死無一降者。朝廷贈濠州團練使,立廟,與二子官承節郎,下江西安撫使撥賜良田二百畝。其間以捕寇死者何限,惟玉得其死所。恤典非細,哀榮備焉。)

團練濠州廟贛川,官其二子賜良田。西台捕逐多亡將,還有焚黃到墓前?

常州[编辑]

(常州,宋睢陽郡也。北兵憤其堅守,殺戮無遺種。死者忠義之鬼,哀哉!)

山河千里在,煙火一家無。壯甚睢陽守,冤哉馬邑屠!

蒼天如可問,赤子果何辜?唇齒提封舊,撫膺三歎籲!

鎮江[编辑]

(至京口,予以十八年曾自鎮江趨京,今自京趨鎮江。俯仰感歎,為之流涕。)

鐵甕山河舊,金甌宇宙非。昔隨西日上,今見北軍飛。豪傑非無志,功名自有機。中流懷士稚,風雨濕雙扉。

渡瓜洲[编辑]

(諸祈請使十八日至鎮江府,阿術在瓜洲,即請十九日渡江。至則鮮腆倨傲,令人裂眥。諸公皆與之語,予始終無言。後得之監守者云:阿術言:「文丞相不語,肚裏有僂摐。」彼知吾不心服也。)

跨江半壁閱千帆,虎在深山龍在潭。當日本為南制北,如今翻被北持南。眼前風景異山河,無奈諸君笑語何!坐上有人正愁絕,胡兒便道是僂儸。

弔戰場[编辑]

連年淮水上,死者亂如麻。魂魄丘中土,英雄糞上花。
士知忠厥主,人亦念其家。夷德無厭甚,皇天定福華。

回京口[编辑]

(予回京口,幸得間問舟為脫去計,連日不如志,賦是詩。)

早作田文去,終無蘇武留。
偷生寜伏劍,忍死欲焚舟。
逸驥思超乘,飛鷹志脫鞲。
登樓望江上,日日數行艘。

思小村(劉)[编辑]

春雲慘慘兮春水漫漫,
思我故人兮行路難。
君轅以南兮我轅以北,
去日以逺兮憂不可以終極。
蹇予馬兮江皋,
式燕兮以遊遨,
念我平生兮思君欝陶。
在師中兮豈造次之可離,
忠言不聞兮思君忸怩。
毫釐之差兮天壌易位,
駟不及舌兮臍不可噬。
思我故人兮懷我親,
懷我親兮思故人。
懷哉懷哉不可忍兮,
不如速死。
慨百年之未半兮,
胡中道而遄止;
魯連子兮義不帝秦,
負元德兮羽不名,
為人委骨草莾兮,時廼天命。
自古孰無死兮,首丘為正,
我行我行兮,夢寐所思。
故人望我兮,胡不歸,胡不歸?

沈頤家‎[编辑]

(予回京口,北人欵之府中,予不得離。岸上得沈頤家坐臥,北不意予為迯計也。)

孤舟霜月逈,曉起入柴門。
斷岸行簮影,荒畦落履㾗。
江山渾在眼,宇宙付無言。
昨夜三更夢,春風滿故園。


 卷一 ↑返回頂部 卷三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