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與自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觉得蒲立德的访华观感写得很好,也很公平。他对中国最近廿年来历史的演变看得十分清楚,批评得很公道。我想就是让最公正的中国人自己来写,也不过如此而已。我个人对他的看法是完全赞同的。

  蒲立德认为中国是应该帮助的,也是值得帮助的,他这种态度是极严正的。至于他所提出的贷款数目是否够用,我不敢贸然的说,只好让专家们去批评讨论。

  我认为麦克阿瑟目前所担任的工作已经够繁重了,不必再劳他来协助中国。

  专就援华贷款这一点来讲,我认为中美双方要互相了解对方心理。就美国方面来讲,她应该懂得中国人是最讲究体面,有时宁愿受窘受困,而不肯接受不礼貌的援助。

  孟子说:“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噱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

  《礼记·檀弓》篇上载着这样一个故事:“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有饿者蒙袂辑履,贸贸然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

  现在中国当然很需要美国的贷款,但是中国还能自力更生,还没有到“得之则生,弗得则死”的境地。

  英美人也有一句谚语,叫做“Manners before morals”这意思就是说态度比道义还重要。我希望美国人能了解此点,在贷款时不要提出些有伤别的国家民族尊严的条件,使对方不便接受她援助的盛意。

  从中国方面来讲,我们既要借债也应该懂得贷款人的心理。人家希望有不贪污、不浪费的保证,这也是人情之常。我们应该谅解,不能既要借钱,又要完全单独支配用途。同时我们还要知道,人家之所以不完全放心我们,也要怪自己的信用不够。

  若果对贷款的管理和支配需要保证的话,我想最好的保证办法就是由我们自己提出对方一定可以相信得过的财政专家,像现任国府委员陈光甫先生这样的人,由他们来主持其事。这样既可以获得彼此的信任,同时也不使我们有因借债而丧失了国家体面的想法。

  (原载1947年11月2日《中央周刊》第2卷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