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舟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操舟記
作者:高澄 明朝 
嘉靖13年
1534年
使琉球系列著作
書名 作者 卷數
使琉球錄 明·陳侃 1
操舟記 明·高澄 1
重修使琉球錄 明·郭汝霖
李際春
1
使琉球錄 明·蕭崇業
謝杰
2
琉球錄撮要補遺 明·謝杰 1
日東交市記 明·謝杰 1
使琉球錄 明·夏子陽
王士禎
2
琉球記 明·胡靖
使琉球紀 清·張學禮 1
中山紀略 清·張學禮 1
使琉球雜錄 清·汪楫 5
中山沿革志 清·汪楫 1
中山傳信錄 清·徐葆光 6
琉球國志略 清·周煌 16
使琉球記 清·李鼎元 6
續琉球國志畧 清·齊鯤
費錫章
5
續琉球國志略 清·趙新 2

甲午歳四月朔,海舟造完,戒行有日。郷宦謝活水,黄青崖高文溪、李百竹、林榕江、龔雲崗。諸公餞余烏石山,詢及從行人幾何。余曰:「聞前使人各一舟,舟各三百人。計料値三千兩有奇,募値亦三千兩有奇。茲行欲共一舟,不唯省費,抑亦可以共濟也,何如?」諸公以爲善。但曰:「二公以千金之躯,奉九重之命。百凡愼重,庶可無虞。盍審諸役孰至琉球,備知海道,立之以司一舟之命,可也。」余曰:「諾。」

次日,至舟徧詢,無有應之者。初意此輩必通番,恐律有禁,故諱之不言也。孰知皆河口無頼,徒取募値而不知操舟之法者乎。復問諸公,諸公咸笑曰:「知之久矣。第未爲二公告。宜速差人至漳州,訪知海道者二,三人,迺可。」遂持檄至府。時南風已便,通番者倶開洋矣。唯一舟姑待明日。迺獲其持舵者三人,咸驚惶無措。持檄者曰:「適天使琉球封王,募汝輩駕舟。至則有賞無罰,不必懼也。」遂來見余。問其姓名,曰謝敦齊,曰張保,曰李全。「曾至琉球否。」曰:「未。」余曰:「亦不濟事。」敦齊對曰:「僕雖未至其地,然海外之國所到者不下數十。操舟之法,亦頗諳之。海舶在吾掌中,針路在吾目中,較之河口全不知者,逕庭矣。但不知所造之舟善否。盍往觀之。」

至則見舟,且哂且戚曰:「幾敗迺公事。」求其所以,曰:「此舟不善者有三,蓋海舶之底板不貴厚,而層必用雙。毎層計木三寸五分,各錮以鐵釘,艌以麻灰。不幸而遇礁石,庶乎一層敝而一層存也。今板雖七寸而釘止尺餘,恐不能鈎連。而巨濤復衝撼之,則釘豁板裂,雖班師弗能救矣,此一不善也。聞前使二舟,則艙濶人稀,可免疫痢之患。今共一舟,則艙止二十有四,除官府飮食,器用所占,計三十人共處一艙,恐炎蒸抑鬱,則疫痢者多,雖盧醫弗能療矣。此二不善也。海濤巨而有力,舵桿雖勁木爲之,然未免不壞,亦不免不換也。今舵孔狹隘,移易必難。倉卒之際,誰能下海開鑿以易之。舵不得易,則舟不得行,雖神人亦弗能支矣。此三不善也。三者未善,何以利渉大川乎。」聞者悚之。於是思齋忿詈不已,若曰:「是孰阿諛權奸,殘我輩性命也。」一時藩、臬、府、縣董舟諸君,心咸弗安。

先是,巡按方公以封王重事也,正月歳首即以「五月舟完,使臣過海行禮」之事題知。至此,雖欲別造一舟,恐踰時違制,亦弗敢也。思齋怒甚,諸公相顧,無可奈何。敦齊迺跪而言曰:「僕,愚民也。今既來此,敢不盡心。願公息怒,待僕處之。」衆人憂少釋。迺取藤,竹各五千斤,製作巨箍,舟首至尾凡七處,束之。●<舟+穏去禾部>之縫隙,復釘以鐡鋦。開其舵孔,旁各寸餘。又於船面搭矮涼棚,使艙居者更番上坐以乘風。與夫應用器物,治之靡不精好。

五月八日,遂開洋。十三日,至古米山。夜半,颶風作,遮波板架及箍所不到處,盡飄蕩無遺。唯船身及●<舟+穏去禾部>底,屹然不動。使非謝謀,則此舶瓦解久矣。踰旬不至,天氣頗炎。船面雖可乘風,艙口亦多受濕,染疫痢者十之三、四,竟不起者七人。使非謝謀,則此輩物故必多矣。海水、颶風,勁不可敵。鐵力木之舵葉,果蕩而不存矣。遂以榛木者易之,亦幸其孔之有容也。使非謝謀,則舊者不能出,新者不能入,未免覆厥載矣。謝非天授而何哉。然其功之可取者,不特此耳。如觀海物而知風暴之來,辨波紋而識島嶼之近,按羅經而定趨向之方,持舵柄而無遜避之意,處同役而存愛敬之心,其所可取者亦多矣。及舟回桅折之夕,衆方驚仆,彼獨餐飯自如。問之,曰:「無恙也。」余等懼甚,慰之曰:「無恙也。」嗚呼。微斯人,則微斯四,五百人矣。謝非天授而何哉。

至閩泊岸日,反痛哭流涕,向余等曰:「公之不死者,天幸也。僕之慰公者,勉強也。詎知琉球之行,若是其險哉。蓋西南諸國,行不二,三日,即有小港以避風。豈若琉球去閩萬里,殊無止宿之地,惡能保其行不遇風,風不爲害也哉。一舟之人不死者,真天幸也,眞公庇也。」言訖,若有苦楚状。詢之,迺持舵時身爲鹹水所拍,壮風裂之,故痛不可忍也。遂命醫人呉念三療之,用蜜半斤,淡酒三十斤,防風當歸等藥末半斤,煎湯浴之,一夕而愈矣。察院三司諸公以渠有勞,厚賞之,得金十餘兩。語人曰:「我毎歳爲人募而通番,可獲千金。今所得幾何。縁諸國皆富,而琉球獨貧故也。」盡出所有,與同役者飮酒。唯求一冠帶,倩閩人以鼓樂送之,自誓再不通番以延殘喘也。敦齊約年三十有餘,膂力驍勇,識見超絶。彼二人,則庸瑣無足道也。嗚呼。天下之事,唯在得人而已。苟得其人,則危可使安,險可使平。苟非其人,則安亦危也,平亦險也。余於操舟之術而悟任賢之理,故僭爲之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