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討專制政體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擬討專制政體檄
作者:梁啟超 
約1902年下半年
1902年

起起起!我同胞諸君!起起起!我新中國之青年!

我輩實不可复生息于專制政体之下,我輩實不忍复生息于專制政体之下。專制政体者,我輩之公敵也,大仇也!有專制則無我輩,有我輩則無專制。我不愿与之共立,我宁愿与之偕亡!

使我數千年歷史以膿血充塞者誰乎?專制政体也。使我數萬里土地為虎狼窟穴者誰乎?專制政体也。使我數百兆人民向地獄過活者誰乎?專制政体也。我輩數千年前之祖宗,初脫草昧,團体未結,智力未充,或不能不稍有借于專制。今日我輩已非孩童,無所用人之顧复;我輩又非廢疾,無所用人之扶持;我輩更非癲狂,無所用人之監守;我輩亦非犯罪,無所用人之鎖拘。專制政体之在今日,有百害于我而無一利!

我輩若猶靦然恭然,与之并立于天地,上之無以對我祖宗,中之無以對我自己,下之無以對我子孫。我輩今組織大軍,犧牲生命,誓翦滅此而後朝食。壯行何畏,師出有名,爰聲其罪,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天之生人,權利平等。有目則同其視,有耳則同其听,有口則同其味,有肢則同其動,有腦則同其思。今彼專制者必曰:某也貴,某也賤,某也當命令人,某也當受命于人。是曰逆天理。其罪一也。

人之意志,各有自由。父不能強之于子,兄不能強之于弟。即以一身論,昨日不能強之于今日,今日不能強之于明日。而彼專制者必曰:我之所欲,汝不可不欲之;我之所惡,汝不可不惡之。有曰拂人性。其罪二也。

有治人者,有治于人者,此國法也。然我輩愿人人為治人者,同時又愿人人為治于人者。今彼專制者必曰:惟我治汝,惟汝治于我。是曰藐國法。其罪三也。

一國之土地,一國人所共有也。無論何人,不得以私諸一己。而彼專制者必曰:普天之下,莫非吾土。汝踐我之土地,汝食我之毛也。是曰盜公產。其罪四也。

私公產為己物,罪既重矣。然使其整頓之、增進之,使我所得稍償其所失,猶可言也。乃彼專制者則曰:吾惟取盈而已,他無所問焉。是始亂之而終棄之也。其罪五也。

既不為我整頓矣、增進矣,使彼徒貪其各不落其實,猶可言也;乃彼專制者則今日加一稅,明日抽一厘,溝壑之欲,無時已焉。是虎狼噬人之類也。其罪六也。

使彼一人一姓可以長此專制,則我輩雖不得自由,猶可以為奴隸以苟全性命,乃彼一專制者立,則他專制者從而生心,彼此爭奪,驅我輩以膏其鋒鏑。是不徒視我輩為犬馬,且視之為土芥也。其罪七也。

使同時而行專制者僅有一人,則猶幸其鞭長莫及,我輩猶得蘇息。乃彼專制者遍布爪牙,自中央政府以至地方有司,其虎而冠者不下百數十萬人。上層者制其下層者,下層复制其更下層者,其層數之多不可思議。而我輩則下層中之最下層者也,重重壓抑,更無复見天日之望!彼所謂阿鼻地獄之魔王也。其罪八也。

使彼雖壓制我于內,而有自外來侵者彼能為我驅除之,猶可言也。乃非惟不能,且助他人以虐我,代他人以來壓我。其罪九也。

使彼其無道而甘心為真小人,則亦已矣。人人猶得知其惡,而有鋤之之一日。乃彼專制者則顛倒是非,變亂黑白,妄上古經以文其罪,別造出一种奇怪之道德,奇怪之法律,而因以教人曰:“汝服我者則為圣賢,助我者則為豪杰;反是則為亂賊,為匪人。”逆天愚民,莫此為甚。是不徒縶縛我一身,是使我子子孫孫長沉苦海而不能救也。其罪十也。

凡此諸端,不過略舉大概。若詳言之,則所謂罄南山之竹,書罪難窮;傾東海之波,流惡難盡者也!

抑又聞之:天下惟無罪者,能討人之罪。彼專制政体之罪既若彼矣,然則我輩其無罪矣乎?曰:無也。我輩之有罪,皆為彼專制政体所褂累者也。試剖辨之。或曰:我輩無愛國心,罪也。然非我輩之罪也,專制政体使然也。孟子曰:“吾弟則愛之,秦人之弟則不愛也。”是故吾國則愛之,他人之國則不愛焉矣。彼專制者既奪吾國以私諸己,我輩不能自有而代彼愛之,何為也?不宁惟是,我雖欲愛之,而彼必不許我也。譬之有美人于此,其為吾婦,則吾得而愛之。現為他人婦,而吾竊竊用其愛焉,彼不試我以利刃,必揮我以老拳矣。

君試觀今日愛國之士,何一不遭專制者之按劍相視也。然則專制政体与愛國心不兩立,我輩之無罪一也。

或曰:我輩無尚武精神,罪也。然非我輩之罪也,專制政体使然也。凡人自為鬥者必勇,代人鬥者反是。鬥其仇敵者必勇,鬥其親愛者反是。彼專制者之養兵也,所以防家賊也,日日為其一己之私謀,而驅我之父以鬥其子,驅我之弟以鬥其兄,苟稍有人心者,誰不望風而卻走也!我數千年來之祖宗,所以以從軍為第一怨苦者,皆職此之由也。然則專制政体与尚武精神不并容,我輩之無罪二也。

或曰:我非卑屈,罪也。然非我輩之罪也,專制政体使然也。凡人之性質,由于遺傳者十而七八,由于教育者十而二三。我輩之祖宗,非自無始以來即有卑屈之性也,但久居于專制之下,時或思自立,不旋踵而夷滅矣。于是將強立之种盡鋤去,而惟余卑屈者,合于适种生存之例,而獨得傳其裔于後。……(下闕)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