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生三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攝生三要
作者:袁了凡 明

一 聚精[编辑]

經云腎為藏精之府又云五臟各有藏精血無停泊於 其所蓋人未交感精涵於血中未有形狀交感之後慾 火動極而周身流行之血至命門而變為精以泄焉故 以人所泄之精貯於器拌少鹽酒露一宿則復為血矣 左為腎屬水右為命門屬火一水一火一龜一蛇互相 橐籥膀胱為左腎之腑三焦有脂膜如掌大正與膀胱 相對有二白脈自中而出夾脊而上貫於腦上焦在膻 中內應心中焦在中脘內應脾下焦在臍下即腎間動 氣人身之血散於三焦晝夜流行各有常度百骸之內 一毛之尖無弗貫撤者此血也而即精也至命門化為 精而輸將以去人之盛血則周身流濫生子畢肖其父 血微則形骸有不貫之處生子不能相肖血枯則不能 育矣

元精在體猶木之有脂神倚之如魚得水氣依之如霧 覆淵方為嬰孩也未知牡牝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純 純全全合於大方溟溟清清合於無淪十六而真精滿 五臟充實始能生子然自此精既泄之後則真體已虧 元形已鑿惟借飲食滋生精血不知持滿不能保嗇所 生有限所耗無窮未至中五衰盡見百脈俱枯矣是以 養生者務實其精實精之要莫如經年獨宿不得已為 嗣續計房帷之事隔月一行庶乎其可也

聚精之道一曰寡欲二曰節勞三曰息怒四曰戒酒五 曰慎味今之談養生者多言採陰補陽久戰不泄此為 大謬腎為精之府凡男女交接必擾其腎腎動則精血 隨之而流外雖不泄精已離宮即能堅忍者亦必有真 精數點隨陽之痿而溢出此其驗也如火之有烟焰豈 能復反於薪者哉是故貴寡慾精成于血不獨房室之 交損吾之精凡日用損血之事皆當深戒如目勞於視 則血以視耗耳勞於聽則血以聽耗心勞於思則血以 思耗吾隨事而節之則血得其養而與日俱積矣是故 貴節勞主閉藏者腎也司疏火者肝也二藏皆有相火 而其系上屬於心心君火也怒則傷肝而相火動動則 疏泄者用事而閉藏不得其職雖不及合亦暗流而潛 耗矣是故當息怒人身之血各歸其舍則常凝酒能動 血人飲酒則面赤手足俱紅是擾其血而奔馳之也血 氣既衰之人數月無房事其精必厚然使一夜大醉精 隨薄矣是故宜戒酒內經云精不足者補之以味然醴 都之味不能生精惟恬淡之味乃能補精耳蓋萬物皆 有其味調和勝而真味衰矣不論腥素淡煮之得法自 有一段冲和恬澹之氣益人腸胃洪範論味而曰稼穡 作甘世間之物惟五穀得味之正但能淡食穀味最能 養精又凡煮粥飯而中有厚汁滾作一團者此米之精 液所聚也食之最能生精試之有效

鍊精有訣全在腎家下手內腎一竅名元關外腎一竅 名牝戶真精未洩乾體未破則外腎陽氣至子時而興 人身之氣與天地之氣兩相脗合精洩體破而吾身陽 生之候漸晚有丑而生者次則寅而生者又次則卯而 生者有終不生者始與天地不相應矣鍊之之訣須半 夜子時即披衣起坐兩手搓極熱以一手將外腎兜住 以一手掩臍而凝神於內腎久久習之而精旺矣

二 養氣[编辑]

人得天地之氣以生必有一段元氣亭毒於受胎之先道家所謂先天祖氣是也又有後天之氣乃 呼吸往來運行充滿於身者此與先天之氣同出而異名先天絪絪縕縕生於無形而後天則有形 而可見先天恍恍惚惚藏於無象而後天則有象而可求其實一物而已故養氣之學不可不講孟 子蹶趨動心之說所宜細玩養氣者行欲徐而穩立欲定而恭坐欲端而直聲欲低而和種種施為 須端詳閒泰當於動中習存應中習定使此身常在太和元氣中行之久自有聖賢前輩氣象 舉扇便有風為滿天地間皆是氣也孟子曰塞乎天地之間誠然誠然故人在氣中如魚在水中氣 以養人之形而人不知水以養魚之形而魚不覺養氣者須從調息起手禪家謂息有四種凡鼻息 往來有聲者此風也非息也守風則散雖無聲而鼻中澀滯此喘也非息也守喘則結不聲不滯而 往來有迹者此氣也非息也守氣則勞所謂息者乃不出不入之義朱子調息銘云靜極而噓如春 沼魚動極而吸如百蟲蟄春魚得氣而動其動極微寒蟲含氣而蟄其蟄無朕調息者須似之緜緜 密密幽幽微微呼則百骸萬竅氣隨以出吸則百骸萬竅氣隨以入調之不廢真氣從生誠要訣也 人身之氣各有部分身中有行氣橫起氣諸節氣百脈氣筋氣力氣骨間氣腰氣脊氣上氣下氣如 此諸氣位各有定不可相亂亂則賊大則顛狂廢絕小則虛實相陵虛則癢實則痛疾病之生皆由 於此昔韓飛霞遇異人於黃鶴樓授以一藥通治萬病投之立效以香附子為君佐以黃連而已蓋 人氣失其平則為疾故用香附理氣其時火運故以黃連佐之此非深達造化者哉養身者毋令身 中之氣有所違諍如行久欲坐此從動入止也將就坐時先徐行數步稍申其氣漸放身體止氣稍 來動氣稍去從此而坐則粗不忤細矣如坐久欲行此從止出動也必稍動其身或申手足如按摩 狀然後徐行不然細氣在身與粗氣相忤矣其餘種種依此推之習閉氣而吞之名曰胎息嗽舌下 泉咽之名曰胎食春食朝霞者日始出赤氣也秋食瀹漢者日沒後赤黃氣也冬食流瀣者北方夜 半氣也夏食三陽者南方日中氣也勤而行之可以辟穀余試之良驗

人在胎中不以口鼻呼吸惟臍帶繫於母之任脈任脈通於肺肺通於鼻故母呼亦呼母吸亦吸其 氣皆於臍上往來天台謂識神托生之始與精血合根在於臍是以人生時惟臍相連初學調息須 想其氣出從臍出入從臍滅調得極細然後不用口鼻但以臍呼吸如在胞胎中故曰胎息初閉氣 一口以臍呼吸數之至八十一或一百二十乃以口吐氣出之當令極細以鴻毛著於口鼻之上吐 氣而鴻毛不動為度漸習漸增數之久可至千則老者更少日還一日矣葛仙翁每盛暑輒入深淵 之底一日許乃出以其能閉氣胎息耳但知閉氣不知胎息無益也

人之氣吹之則涼呵之則溫溫涼變於吹呵之間是故夏可使冷也冬可使熱也行氣者可以入瘟 疫可以禁蛇虎可以居水中可以行水上可以噓水使之逆流千里氣之變化無窮總由養之得其 道耳

氣欲柔不欲強欲順不欲逆欲定不欲亂欲聚不欲散故道家最忌嗔嗔心一發則氣強而不柔逆 而不順亂而不定散而不聚矣若強閉之則令人發咳故道者須如光風霽月景星慶雲無一毫乖 戾之氣而後可行功又食生菜肥鮮之物亦令人氣強難閉食非時動氣之物亦令人氣逆又多思 氣亂多言氣散皆當深戒

三 存神[编辑]

聚精在於養氣養氣在於存神神之於氣猶母之於子也故神凝則氣聚神散則氣消若寶惜精氣 而不知存神是茹其華而忘其根矣然神豈有形象之可求哉孟子曰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乃不 可致思無所言說者也如作文不可廢思而文之奇妙者往往得於不思之境神所啟也符錄家每 舉筆第一點要在念頭未起之先謂之混沌開基神所運也感人以有心者常淺而無心所感者常 深神所中也是故老人之心不靈而赤子之心常靈惺時之謀不靈而寐時之夢常靈皆神之所為 也易曰天下何思何慮此神之真境也聖人不思不勉此神之實事也不到此際總不能移易天命 識者慎之

道宗觀妙觀竅總是聚念之方非存神之道然攀緣既熟念慮難忘只得從此用功漸入佳境有存 泥丸一竅者謂神居最上頂貫百脈存之可以出有入無神遊八極而失則使人善眩暈有存眉間 一竅者謂五位真人在面門出入存之可以收攝圓光失則使人火浮而面赤有存上齶者謂齒縫 元珠三關齊透存之可以通貫鵲橋任督飛渡而失則使人精不歸源有存心中正穴者謂百骸萬 竅總通於心存之可以養神攝念鬚髮常玄而失則使人扃而不暢有存心下寸許皮肉際者謂衛 氣起於上焦行於脈外生身所奉莫貴於此存之可以倏忽圓運祛痰去垢而失則使人衛勝榮弱 或生瘡癤有存心下臍上者謂脾宮正位四象相從存之可以實中通理而失則使人善食而易饑 有存臍內者謂命蒂所系呼吸所通存之可以養育元神厚腸開竅而失則使人氣沉滯有存下丹 田謂氣歸元海藥在坤鄉存之可以鼓動元陽回精入目而失則使人陽易興而妄泄有存外腎一 竅以目觀陽事者謂心腎相交其機在目存之取坎填離而失則使人精液妄行大都隨守一竅皆 可收心苟失其宜必有禍患惟守而無守不取不離斯無弊耳老子曰綿綿若存謂之曰存則常在 矣謂之曰若則非存矣故道家宗旨以空洞無涯為元竅以知而不守為法則以一念不起為功夫 檢盡萬卷丹經有能出此者乎

禪門止觀乃存神要訣一曰繫緣守境止如上繫心一處是也二曰制心止不復繫心一處但覺念 動隨而止之所謂不怕念起惟怕覺遲者也三曰體真止俗緣萬殊真心不動一切順逆等境心不 妄緣蓋體真而住也觀法多門華嚴經事法界觀謂常觀一切染淨諸法皆如夢幻此能觀知亦如 夢幻一切眾生從無始來執諸法為實有致使起惑造業循環六道若常想一切名利怨親三界六 道全體不實皆如夢幻則欲惡自然淡泊悲智自然增明亦名諸法如夢幻觀又理法界觀於中復 有三門一者常觀遍法界惟是一味清淨真如本無差別事相此能觀智亦是一味清淨真如二者 若念起時但起覺心即此覺心便名為觀此雖覺心本無起覺之相三者擬心即差動念便乖但棲 心無寄理自元會亦名真如絕相觀又事理無礙觀謂常觀一切染淨事法緣生無性全是真理真 理全是染淨事法如觀波全是濕濕全是波故起信論云雖念諸法自性不生而復即念因緣和合 善惡之業苦樂等報不失不壞雖念因緣善惡業而即念性不可得天台有假空中三觀大率類此 或單修一觀或漸次全修或一時齊修皆可以入道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