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定樂章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改定樂章論
作者:杜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77

夫音生於人心心慘則音哀,心舒則音和。然人心複因音之哀和,亦感而舒慘,故韓娥曼聲哀哭,一裏愁悲曼聲長歌,眾皆喜忭,斯之謂矣。是故哀樂喜怒敬愛六者,隨物感動,播於形氣。葉律呂,諧五聲,舞也者。詠歌不足,故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動其容,象其事,而謂之樂。樂也者,聖人之所樂,可以善人心焉。古之天子諸侯卿大夫,無故不撤樂,士無故不去琴瑟,以平其心,以暢其誌,則和氣不散,邪氣不幹,此古先哲後立樂之方也。周衰政失,鄭衛是興,秦漢巳還,古樂淪缺,世之所存,《韶》、《武》而已。下不達振鐸,上不達謳謠,但更其名,示不相襲,知音複寡,罕能制作。而況古雅莫尚,胡樂薦臻,其聲怨思,其狀迂怪,方之鄭衛,又何遠乎?爰自永嘉,戎羯迭亂,事有先兆,其在於茲。貞觀初,作《破陣樂》,舞有發揚蹈厲之容,歌有和易嘽發之音,以表興王之盛烈,何讓有周之《大武》,豈近古相習所能思關哉?而人間胡戎之樂,久而未革,古者因樂以著教,其感人深,乃移風俗,將欲閑其邪,正其頹,惟樂而已。太宗文皇帝留心雅正,厲精文教,命考隋氏所傳南北之樂,梁陳盡吳楚之聲,周齊皆胡虜之音,乃命太常卿祖孝孫正宮調,起居呂才習音韻,協律郎張文牧考律呂,平其散濫,為之折衷。西漢以來,郊祀明堂,有夕牲、迎神、登歌等曲,近代加裸地、迎牲、飲福酒,今夕牲、裸地不用樂,公卿攝事,又去飲福酒之樂。周享神諸樂,多以夏為名,宋以永為名,梁以雅為名,後周亦以夏為名,隋氏因之,國朝以和為名。旋宮之樂久喪,漢章帝建初三年,鮑鄴始請用之,順帝陽嘉二年複廢,累代習黃鍾一均,變極七音,則五鍾廢而不擊,反謂之啞鍾。孝孫始為旋宮之法,造十二和樂,合四十八曲八十四調,至開元中,又造三和樂,又制文舞武舞。文舞朝廷謂之九功舞,武舞朝廷謂之七德舞,樂用鍾、磬、、、晉、鼓、琴、瑟、箏、竽、笙、簫、笛、篪、塤、錞、於、饒、鐸、舞拍、舂犢等,謂之雅樂,唯郊廟九會冬至及冊命大禮,則辨其曲度章句而分始終之次。二十九年六月,太常奏東封太山日所定雅樂,其樂曰豫和六變,以降天神;順和八變,以降地祗。皇帝行用太和之樂,其封泰山也,登歌奠玉幣用肅和之樂,迎俎用雍和之樂,酌福飲福用壽和之樂,送文迎武用舒和之樂,亞獻終獻用凱安之樂,送神用夾鍾宮元和之樂,禪社首送神用林鍾順和之樂,享太廟迎神用永和之樂,獻祖宣皇帝酌獻用光大之舞,懿祖光皇帝酌獻用長發之舞,太祖景皇帝酌獻用大政之舞,世祖元皇帝酌獻用大成之舞,高祖神堯皇帝,酌獻用大明之舞,太宗文武皇帝酌獻用崇德之舞,高宗天皇大帝酌獻用鈞天之舞,中宗孝和皇帝酌獻用太和之舞,睿宗大聖貞皇帝酌獻用景雲之舞,徹豆用雍和之舞,送神用黃鍾宮永和之樂。臣以樂章殘缺,積有歲時,自有事東巡,親謁九廟,聖情敦禮,精祈感通,皆祠前累月,考定音律,請編諸史冊,萬代施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