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大理評事柳君墓誌註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故大理評事柳君墓誌註具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柳河東全集

本篇。元和六年在永州作。

晉之亂,柳氏始分,曰耆,為汝南守,居河東。[1]又五世曰慶,相魏。[2]魏相之嗣曰旦,[3]仕隋為黃門侍郎。其小宗曰楷,[4]至於唐,刺濟、房、蘭、廓四州。楷生夏縣令府君諱繹。繹生司議郎府君諱遺愛。皆葬長安少陵原。遺愛生御史府君諱開,葬南陽。其嗣曰寬,字存諒,讀其世書,揚於文辭,南方之人,多諷其什。頗學禮而善為容,[5]修吏事。始仕家令主簿,進左驍衛兵曹,試大理評事,為嶺南節度推官、荊南永安軍判官。府罷,為遊士,出桂陽,[6]下廣州,中厲氣嘔泄,卒於公館。元和六年八月七日也,年四十七。前娶瑯琊王拱子。拱,國子祭酒。後娶河東裴陵子。陵,告成令。裴氏之出曰裴七。

君之從弟以君之喪歸,過零陵,哭且告於宗元曰:「吾伯兄從事嶺南,其地多貨,其民輕亂,能以簡惠和柔,匡弼所奉,假守支郡,海隅以寧,鬥很仇怨,敦諭克順。從公於荊,綏戎永安,仍專郡治,政用休阜。是時蜀寇始滅,[7]邦人瘡痍,懷君之澤,鹹忘其痛。其理也惠,而不施之於大;其行也和,而不至於年;其言也文,而不顯其聲。今將以某月日祔葬,茍又不得令辭而誌焉,是無以蓋前人之大痛,敢固以請。」嗚呼!余懼辭之不令以為神羞,余曷敢不諾。

銘曰:

柳族之分,在北為高。充於史氏,世相重侯。[8]中書之世,實曰蘭州。[9]夏縣政良,[10]司議德優。[11]營營御史,[12]乃佐元侯。惟君是嗣,其政克修。儲闈補吏,[13]環衛分曹。[14]南越之龐,從事以寧。永安披攘,薦仍於兵。是董是經,既柔且平。浩浩呻呼,革為和聲。胡不使壽,而奪之齡?柩於海壖,[15]壙於鄧邦。[16]厥弟孔哀,惟行之恭。呱呱小子,[17]縗而不廬。[18]充充令妻,髽首而居。[19]鳥獸號鳴,助我踟躕。[20]刻此悲辭,藏之奧隅。[21]


注释[编辑]

  1. 耆父景猷,晉侍中,有二子。長曰耆,為汝南太守。少曰純,為平陽太守。
  2. 耆子恭,後趙河東太守,恭曾孫輯,宋州別駕,宋安郡守。緝子僧習,與豫州刺史裴叔業據州歸魏,為揚州大中正。僧習子慶,字更興,後魏侍中、左仆射。
  3. 旦,字匡德。
  4. 《禮記》:別子為祖,繼別為宗,繼禰者為小宗。旦二子:長曰則,次曰楷。以其居次,故為小宗。
  5. 《漢·儒林傳》:徐生善為頌。師古註:頌讀為容。蘇林註:《漢舊儀》有二郎為此頌貌威儀事。容謂容貌威儀之事。
  6. 桂陽郡郴州。
  7. 蜀寇劉辟。
  8. 自慶以下四世為相封侯。重侯累將字出《後漢》。
  9. 蘭州,謂楷。
  10. 夏縣,謂繹。
  11. 司議,謂遺愛。
  12. 御史,謂開。
  13. 謂為家令主簿。
  14. 謂為驍衛兵曹。
  15. 壖,海之余也。壖,而緣切。柩,一作挺。
  16. 壙,竁穴也,謂塹葬南陽。壙,苦謗切。
  17. 呱,音孤。
  18. 縗,音崔。
  19. 《禮記》:男子免而婦人髽。髽,以麻約髻也。髽,莊華切。
  20. 《禮記》:鳥獸喪其群匹,越月逾時,則必反巡過其故鄉。鳴號焉,踟躕焉,乃能去之。
  21. 《爾雅》:西南隅謂之奧。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