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金紫光祿大夫鴻臚卿越國公景龍觀主贈越州都督葉尊師碑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故金紫光祿大夫鴻臚卿越國公景龍觀主贈越州都督葉尊師碑銘(並序)
作者:李隆基 唐
(唐玄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41

朕聞軒轅三皇之盛者尊廣成,唐堯五帝之盛者師尹壽。夫以聖人之道,教聖人之才,守之七日,又守之九日,朝徹而後能見。獨是道也,入水不濡,蹈火不爇,嘯叱風雨,鞭笞魔魅,無方而後能進;獨是神也,神則惟變,道亦旁通,苟得其人,抑所謂神道設教者也。師諱法善,字道元。自諸梁食采,是謂葉公,邑亦如之,因而命氏,則昔為南陽人也。曾祖道興,祖國重,父慧明,贈歙州刺史。賁邱園者,一貫吾道,食舊德者,百代可知。故名溢宇宙之中,身在江海之上,則今為古括人也。至隋大業,歲在景子,法師是生,凡六百四十二甲子。洎我開元,歲在庚申,形解升雲,則春秋百有七矣。其生也,年長而色若孺子;其化也,委蛻而神則默仙。嚐從朕遊,仰之彌高,鑽之彌堅,藏察無象,鉤致之測。若言匡國輔主,鼓舞發揮焉,朕可推而尊之,不可得而臣也。

其始終出處之跡,可得而言者。初師甫七歲,涉江而遊。迨及三年,人以為溺。及還,問其故?則曰:三青童子引之,憩於華堂峻宇,咽靈藥,吸雲漿,太上鎮之,是以留也。十五中母死,又見昔青童曰:天台茅君飛印印其腹,始殊絕,良久豁如。師以靈應感通,殊尤若此。遂乃杖策遊諸名山,遠訪茅君而遇。嶽骨上起,目瞳正方,冰雪綽約,嫣焉微笑,曰:爾來乎!爾名已登仙格,身逢魔試,故此相救,宜勉之!當以輔人弼教為意,無汲汲於去來也。由是便於青城趙元陽受遁甲步元之術,於嵩高韋善俊傳八史雲蹻之道。宴息於括蒼羅浮,往還於蓬萊方丈。靈圖秘訣,仙符真度,寶錄生券,冥感空傳。臨目而萬八千神,咽胎而千二百息。或潛泳水府,或飛步火房,或剖腹滌腸,勿藥自復;或刳腸割膜,投符有加;或聚合毒味,服之自若;或徵召鬼物,使之立至;嗬叱群鬼,奔走眾神,若陪隸也。故海內稱焉,千轉萬變;先朝寵焉,一晝三接。

朕在藩邸,聞道要,及臨㝢縣,虛昌言。奸臣寓謀,凶醜僭逆,未嚐不先事啟沃,亟申幽讚,故特加紫綬,以大公侯之封。而確固黃中,不乘軒冕之賞,可謂德博而施,道尊而光者也。適來無跡,為夫子之時;邇去無恡,為夫子之順。歲在鶉尾,月鶉火是也。返真懸解,翊日追贈越州都督,逾月歸藏於括蒼之山。免朝章,從夙誌也。先生幼有奇質,長標特操,神照體外,骨秀形表。故萬先生目之曰:子書成仙格,方自仙宮,吾將及樂為同僚也。信哉!《易》曰:「君子或出或處。」出者無山林之逸,處者無軒冕之貴,雖道同則應,而跡異難兼。先生養神太和,觀妙元牝,君子或處之盛也;金印襲貴紫綬方來,君子或出之盛也。非夫道臻博大,德合神明,其孰能與於此也?故於王室則承恩者五代,當朕時則傳道者數人,皆曰宗師,無間然矣。夫為文者紀其實,稱德者尚其訓。先生知余,余寧不述。訓寓言而無愧,可披文而相質。銘曰:

忽然勃然,莫不出焉。油然瀏然,莫不入焉。
百昌之源,萬化之泉。於此觀妙,實云列仙。
列仙伊何,銷化卻老。觀妙伊何,豈假至道。
旁通幽讚,神變靈造。淫詞厲階,無隱不討。
討逆輔順,功就佐時。藏往察微,業與神期。
章紱加等,方來不欺。視緣若遺,恍然我思。
大有元吉,黃中通理。默仙委蛻,玄達無已。
葉縣鳧飛,遼城鶴止。玄風盛烈,鬱乎千祀。

開元二十七年歲在己卯十二月己未朔二十六日,乘化而往,彼則悠哉。不忘舊情,紀諸事跡。仙山海畔,碑石依然。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