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外別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教外別傳
作者:汪启濩 清
1899年

    自序[编辑]

    蓋聞長劍不能緝縫,繡針不能斬斷,巨像不能捕鼠,大鵬不能司晨,此物各有能也。人亦如是,夫作一切書,皆要文法章法、句法字法。惟獨丹書,只是一個像字。若以文字醜陋而棄之不讀,正是孔子不得不哭麟,卞和不得不哭玉。故曰:「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也。

    光緒二十五年己亥夏日體真山人謹序


    體真山人教外別傳[编辑]

    安徽海陽汪啟濩東亭氏撰

    男譽遄臻卿校刊

    性命雙修,教外別傳。徹底掀翻,指流知原。

    夫性命雙修,教外別傳之旨,最秘最秘者,是先天一點真陽也。要知這一點真陽,生於天地之先,長於萬物之前,圓陀陀,光灼灼,淨倮倮,赤灑灑,不掛一絲。《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丹經所謂:「父母未生以前。」又謂:「先天一之氣。」又謂:「太乙含真氣。」又謂:「天地之根,混沌之蒂。」又謂:「眾妙門,復命關,玄牝竅,祖氣穴。」以及諸家所謂:白雪、黃芽、玄珠、黍米、交梨、火棗、真土、,實皆異名同出,不可勝計。總之,只是教人明此先天一氣也。

    《道德經》曰:「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其實是生天、生地、生人物一大主宰也。夫主宰有二,一真一假,真者自然,假者強為。《陰符經》曰:「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道德經》又曰:「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摶之不得,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繩繩兮不可名,復歸於無物。」若果如是,自然生宰復歸無物,三教聖經,丹書萬卷,何得又有言說者乎?曰:「我知之矣!」

    夫不可名者,聖人強名之曰「道」;夫不可言者,聖人強言之曰「一」;夫不可圖者,聖人強圖之如此「O」。柯懷經先生詩云:「萬物歸原只一圈。」夫這一圈,又強名之曰「無極」,正是玄之又玄,妙之更妙。

    蓋物至於「無」,已是盡矣。再加一「極」字,真實無之至也。此孔子所謂:「上天之載,無聲無臭。」何故又有一圈乎?來子曰:「無有此事也,無有此理也,唯有此像也。」又曰:「宋儒不知象,不能明易。」此與不知象,不能讀丹書,同一理也。參悟到此,只是一「無」而已。若謂是無,何以一切萬物,皆從無中生出有來?放之則彌六合也。若謂是有,又皆從有中復歸於無?卷之則退藏於密也。是何物使之?經曰:「無中不無,謂之真無;有中不有,謂之真有。」蓋此兩者,同出則有無,合之則一氣。故萬物不能自生,一氣生之;萬物不能自死,一氣死之。紫陽曰:「混沌包虛空,虛空括三界。及尋其根源,一粒如黍大。」一粒者,一氣也。必要明白天地人物之三才,皆是主宰、對待、流行統之也。

    夫主宰、對待、流行三者,又是一氣統之也。故儒有「精一」,釋有「歸一」,道有「得一」,教雖分三,其實是一。孔子曰:「吾道以一貫之」是也。凡丹書中言主宰者,體也,先天也,法身上事也。言對待、流行者,用也,後天也,色身上事也。如果能知,以後看丹書,則勢如破竹,再不得面牆而立矣。

    夫性命之學,蓋自上古以及諸家傳訣者,初遇弟子,萬乎不肯一口吐盡,必先授以煉己築基、保命全形之旨。丹書所謂:「未煉還丹且固形。」而必至於再三,然後方說明先天一氣,共成全訣。憶想古人愛惜天寶,如是堅固,余豈敢不尊古訓,而輕言乎?但恐同志得遇真師,不知苦求,故作此篇以告之也。如呂純陽遇鍾離翁,白玉蟾遇陳泥丸,伍沖虛遇曹還陽,馬丹陽遇王重陽,石杏林遇張紫陽,抱朴子遇鄭思遠,蓋此六子,皆有傳記,均非初遇一口吐盡。若是初遇一口吐盡,何以呂祖得遇鐘祖之後,又有讀《入藥鏡》詩:「因讀崔公《入藥鏡》,令人心地轉分明。」又如參黃龍禪師偈:「棄卻瓢囊搗碎琴,大丹非獨水中金。」夫此一語,真洩天機,惜乎人不識也。若能知得大丹非獨水中金,則知一身徹上徹下,凡屬有形,皆陰邪滓濁之物也。

    趙中一曰:「一身上下盡皆陰,莫把陽精裏面尋。」馬自然曰:「莫執此身云是道,須知身外還有身。」蓋水中金者,是後天中之先天,自身坎中一陽也。真一之氣者,是先天中之先天,乃自虛無中來也。夫此兩者,真實天淵之隔,冰炭之分,豈可認作一物?《玄要篇》云:「後天渣滓為無用,先天一點號真鉛。」《悟真篇》云:「不識真鉛正祖宗,萬般作用枉施功。」亦不可在身外強猜,亦不可在身內瞎摸。《正道歌》云:「也無坎離並龍虎,也無烏兔兼升沈。非肝非肺非心腎,非於脾胃膽和精。不在三田上中下,不在夾脊至崑崙。」《翠虛吟》云:「肝心脾肺腎腸膽,只是空屋舊藩離。精神魂魄心意氣,觀之似是而實非。」《性命圭旨》云:「非心非腎,非口非鼻,非脾胃,非穀道,非膀胱,非丹田,非泥丸,非氣海,非兩腎中間一穴,非臍下一寸三分。」《規中指南》云:「自臍以下,腸胃之間,謂之豐都地獄,九幽都司,陰穢積結,真陽不居。又謂幽關,豈修煉之所哉?」學者誠思之,正是有形易忖量,無兆難慮謀。故曰:「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真師莫強猜?」吾所謂:指流知源者,至此,正有說焉。

    《性命圭旨》云:「父母一念將媾之際,而圓陀陀,光爍爍,先天一點靈光,撞於母胞,如此O(太极真種)而已。儒謂之仁,亦曰無極;釋謂之珠,亦曰圓明;道謂之丹,亦曰靈光,皆指此先天一氣、混元至精而言,實生身之原,受氣之初,性命之基,萬化之祖也。及父母交罷,精血包羅於外,如此而已。」夫將媾者,要知是未交之前也,而先天一點早已撞入於內。假若無這一點,則必不能生人。何也?曰:父母交媾,乃我家一己孤陰,後天有形濁物。若不得他家外來純陽、先天無形真精,而安能成造化乎?

    夫修仙道,亦如是也。假若不知先天一點真精,是自外來,而執定自身一己孤陰,盲修瞎煉,煉到老死,終是無益。景和翁曰:「若向未生前見得,明知必是大羅仙。」純陽翁曰:「窮取生身受氣初,莫怪天機都洩盡。」清和翁曰:「欲識本來真面目,未生身處一輪明。」紫陽翁曰:「勸君窮取生身處,返本還原是藥王。」可嘆世人,不但不知仙道要外來之陽,並不知凡道亦要外來之陽。是則是矣,要歸自然。故曰:「休施巧偽為功力,認取他家不死方。」以上所論,只說得一個「他家」。

    以下再言「不死方」。《悟真篇》云:「要知產藥川源處,只在西南是本鄉。」蓋西南者,乃天地發生之原,金火同宮之地。《易經》曰:「西南得朋,乃與類行。」《參同契》曰:「三日出為爽,震受庚西方。」純陽翁曰:「西南坤位娥眉現。」了真子曰:「藥產西南是坤地。」要知皆是言天地不死方,以比喻人身不死方也。

    人身一小天地也,亦另有一個人身不死方。愚人不達此理,強猜要到西方成佛作祖,可謂錯之極矣!若問人身不死方,吾前業已抉破,總之紙上傳寫不出,真正近在目前,說到此際,實難下詞,只得以口訣證之,使自悟也。

    上陽子曰:「真陰真陽是真道,只在眼前何遠討。」丹陽翁曰:「在眼前甚容易,得服之人妙難比。」海蟾翁曰:「龍虎跟著走,鉛汞眼前有。」活的,死的,人耶,物耶?純陽翁曰:「目前咫尺長生路,多少愚人不悟。」究到實際,總是教人知一個「盜」字。黃帝曰:「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老子》曰:「將欲奪之,必固與之。」鬼穀子曰:「賊命可以長生不死。」程伊川曰:「若非竊造化之機,安能長生。」薛紫賢曰:「盜二儀未判之氣,奪龍虎始媾之精。」翁葆光曰:「一刻之功夫,能奪天地一年之氣數。」

    余讀《西遊記》,見孫悟空盜桃、盜酒、盜鈴、盜葫蘆、盜淨瓶、盜芭蕉扇、盜人參果,無一而不是盜也。《陰符經》曰:「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蓋人物亦為三才之一,而獨不能與天地同長久者何也?曰:天地逆運也,人物順行也。逆運能盜,順行不能盜。故曰:「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若問長久不長久,只問個能盜不能盜。故曰:「片言半句無多字,萬卷仙經一語通。」務要知逆順兩字,則是回機反復也。故曰:「一念回機,便同本得。」周公曰:「君子終日乾乾。」孔子曰:「終日乾乾,反復道也。」

    紫陽翁曰:「若會殺機明反复,使知害裏卻生恩。」又曰:「若能轉此生殺機,反掌之間災變福。」其中亦有龜能納息,鹿運尾閭,蛇會伏氣,鶴善抱胎,以及草木歸根,皆是能盜,故亦能長久。三豐祖曰:「松精年深變琥珀,老狐歲久成妖仙。」又曰:「草木歸根皆復命,為人反不悟長生。」蓋人為萬物之靈,動至死地而不能保,一息不來,命非己有,由此觀之,是人反不如禽獸草木也。奉申同志,速急求師,抉破這個「盜」字,即知「我命由我不由天」!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本作品未完成,一部分的原作内容还未录入。请尽量协助改善这个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