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外别传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教外别传
作者:汪启濩 清
1899年

自序[编辑]

盖闻长剑不能缉缝,绣针不能斩断,巨像不能捕鼠,大鹏不能司晨,此物各有能也。人亦如是,夫作一切书,皆要文法章法、句法字法。惟独丹书,只是一个像字。若以文字丑陋而弃之不读,正是孔子不得不哭麟,卞和不得不哭玉。故曰:“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也。

光绪二十五年己亥夏日体真山人谨序


体真山人教外别传[编辑]

安徽海阳汪启濩东亭氏撰

男誉遄臻卿校刊

性命双修,教外别传。彻底掀翻,指流知原。

夫性命双修,教外别传之旨,最秘最秘者,是先天一点真阳也。要知这一点真阳,生于天地之先,长于万物之前,圆陀陀,光灼灼,净裸裸,赤洒洒,不挂一丝。《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丹经所谓:“父母未生以前。”又谓:“先天一之气。”又谓:“太乙含真气。”又谓:“天地之根,混沌之蒂。”又谓:“众妙门,复命关,玄牝窍,祖气穴。”以及诸家所谓:白雪、黄芽、玄珠、黍米、交梨、火枣、真土、,实皆异名同出,不可胜计。总之,只是教人明此先天一气也。

《道德经》曰:“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其实是生天、生地、生人物一大主宰也。夫主宰有二,一真一假,真者自然,假者强为。《阴符经》曰:“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道德经》又曰:“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抟之不得,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若果如是,自然生宰复归无物,三教圣经,丹书万卷,何得又有言说者乎?曰:“我知之矣!”

夫不可名者,圣人强名之曰“道”;夫不可言者,圣人强言之曰“一”;夫不可图者,圣人强图之如此“O”。柯怀经先生诗云:“万物归原只一圈。”夫这一圈,又强名之曰“无极”,正是玄之又玄,妙之更妙。

盖物至于“无”,已是尽矣。再加一“极”字,真实无之至也。此孔子所谓:“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何故又有一圈乎?来子曰:“无有此事也,无有此理也,唯有此像也。”又曰:“宋儒不知象,不能明易。”此与不知象,不能读丹书,同一理也。参悟到此,只是一“无”而已。若谓是无,何以一切万物,皆从无中生出有来?放之则弥六合也。若谓是有,又皆从有中复归于无?卷之则退藏于密也。是何物使之?经曰:“无中不无,谓之真无;有中不有,谓之真有。”盖此两者,同出则有无,合之则一气。故万物不能自生,一气生之;万物不能自死,一气死之。紫阳曰:“混沌包虚空,虚空括三界。及寻其根源,一粒如黍大。”一粒者,一气也。必要明白天地人物之三才,皆是主宰、对待、流行统之也。

夫主宰、对待、流行三者,又是一气统之也。故儒有“精一”,释有“归一”,道有“得一”,教虽分三,其实是一。孔子曰:“吾道以一贯之”是也。凡丹书中言主宰者,体也,先天也,法身上事也。言对待、流行者,用也,后天也,色身上事也。如果能知,以后看丹书,则势如破竹,再不得面墙而立矣。

夫性命之学,盖自上古以及诸家传诀者,初遇弟子,万乎不肯一口吐尽,必先授以炼己筑基、保命全形之旨。丹书所谓:“未炼还丹且固形。”而必至于再三,然后方说明先天一气,共成全诀。忆想古人爱惜天宝,如是坚固,余岂敢不尊古训,而轻言乎?但恐同志得遇真师,不知苦求,故作此篇以告之也。如吕纯阳遇锺离翁,白玉蟾遇陈泥丸,伍冲虚遇曹还阳,马丹阳遇王重阳,石杏林遇张紫阳,抱朴子遇郑思远,盖此六子,皆有传记,均非初遇一口吐尽。若是初遇一口吐尽,何以吕祖得遇钟祖之后,又有读《入药镜》诗:“因读崔公《入药镜》,令人心地转分明。”又如参黄龙禅师偈:“弃却瓢囊捣碎琴,大丹非独水中金。”夫此一语,真泄天机,惜乎人不识也。若能知得大丹非独水中金,则知一身彻上彻下,凡属有形,皆阴邪滓浊之物也。

赵中一曰:“一身上下尽皆阴,莫把阳精里面寻。”马自然曰:“莫执此身云是道,须知身外还有身。”盖水中金者,是后天中之先天,自身坎中一阳也。真一之气者,是先天中之先天,乃自虚无中来也。夫此两者,真实天渊之隔,冰炭之分,岂可认作一物?《玄要篇》云:“后天渣滓为无用,先天一点号真铅。”《悟真篇》云:“不识真铅正祖宗,万般作用枉施功。”亦不可在身外强猜,亦不可在身内瞎摸。《正道歌》云:“也无坎离并龙虎,也无乌兔兼升沈。非肝非肺非心肾,非于脾胃胆和精。不在三田上中下,不在夹脊至昆仑。”《翠虚吟》云:“肝心脾肺肾肠胆,只是空屋旧藩离。精神魂魄心意气,观之似是而实非。”《性命圭旨》云:“非心非肾,非口非鼻,非脾胃,非谷道,非膀胱,非丹田,非泥丸,非气海,非两肾中间一穴,非脐下一寸三分。”《规中指南》云:“自脐以下,肠胃之间,谓之丰都地狱,九幽都司,阴秽积结,真阳不居。又谓幽关,岂修炼之所哉?”学者诚思之,正是有形易忖量,无兆难虑谋。故曰:“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吾所谓:指流知源者,至此,正有说焉。

《性命圭旨》云:“父母一念将媾之际,而圆陀陀,光烁烁,先天一点灵光,撞于母胞,如此O(太极真种)而已。儒谓之仁,亦曰无极;释谓之珠,亦曰圆明;道谓之丹,亦曰灵光,皆指此先天一气、混元至精而言,实生身之原,受气之初,性命之基,万化之祖也。及父母交罢,精血包罗于外,如此而已。”夫将媾者,要知是未交之前也,而先天一点早已撞入于内。假若无这一点,则必不能生人。何也?曰:父母交媾,乃我家一己孤阴,后天有形浊物。若不得他家外来纯阳、先天无形真精,而安能成造化乎?

夫修仙道,亦如是也。假若不知先天一点真精,是自外来,而执定自身一己孤阴,盲修瞎炼,炼到老死,终是无益。景和翁曰:“若向未生前见得,明知必是大罗仙。”纯阳翁曰:“穷取生身受气初,莫怪天机都泄尽。”清和翁曰:“欲识本来真面目,未生身处一轮明。”紫阳翁曰:“劝君穷取生身处,返本还原是药王。”可叹世人,不但不知仙道要外来之阳,并不知凡道亦要外来之阳。是则是矣,要归自然。故曰:“休施巧伪为功力,认取他家不死方。”以上所论,只说得一个“他家”。

以下再言“不死方”。《悟真篇》云:“要知产药川源处,只在西南是本乡。”盖西南者,乃天地发生之原,金火同宫之地。《易经》曰:“西南得朋,乃与类行。”《参同契》曰:“三日出为爽,震受庚西方。”纯阳翁曰:“西南坤位娥眉现。”了真子曰:“药产西南是坤地。”要知皆是言天地不死方,以比喻人身不死方也。

人身一小天地也,亦另有一个人身不死方。愚人不达此理,强猜要到西方成佛作祖,可谓错之极矣!若问人身不死方,吾前业已抉破,总之纸上传写不出,真正近在目前,说到此际,实难下词,只得以口诀证之,使自悟也。

上阳子曰:“真阴真阳是真道,只在眼前何远讨。”丹阳翁曰:“在眼前甚容易,得服之人妙难比。”海蟾翁曰:“龙虎跟着走,铅汞眼前有。”活的,死的,人耶,物耶?纯阳翁曰:“目前咫尺长生路,多少愚人不悟。”究到实际,总是教人知一个“盗”字。黄帝曰:“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老子》曰:“将欲夺之,必固与之。”鬼谷子曰:“贼命可以长生不死。”程伊川曰:“若非窃造化之机,安能长生。”薛紫贤曰:“盗二仪未判之气,夺龙虎始媾之精。”翁葆光曰:“一刻之功夫,能夺天地一年之气数。”

余读《西游记》,见孙悟空盗桃、盗酒、盗铃、盗葫芦、盗净瓶、盗芭蕉扇、盗人参果,无一而不是盗也。《阴符经》曰:“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盖人物亦为三才之一,而独不能与天地同长久者何也?曰:天地逆运也,人物顺行也。逆运能盗,顺行不能盗。故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若问长久不长久,只问个能盗不能盗。故曰:“片言半句无多字,万卷仙经一语通。”务要知逆顺两字,则是回机反复也。故曰:“一念回机,便同本得。”周公曰:“君子终日乾乾。”孔子曰:“终日乾乾,反复道也。”

紫阳翁曰:“若会杀机明反复,使知害里却生恩。”又曰:“若能转此生杀机,反掌之间灾变福。”其中亦有龟能纳息,鹿运尾闾,蛇会伏气,鹤善抱胎,以及草木归根,皆是能盗,故亦能长久。三丰祖曰:“松精年深变琥珀,老狐岁久成妖仙。”又曰:“草木归根皆复命,为人反不悟长生。”盖人为万物之灵,动至死地而不能保,一息不来,命非己有,由此观之,是人反不如禽兽草木也。奉申同志,速急求师,抉破这个“盗”字,即知“我命由我不由天”!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此文档未完成,一部分的原作内容还未录入。请尽量协助改善这个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