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青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敬告青年
作者:陳獨秀
1915年9月
法蘭西人與近代文明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1/1號

    竊以少年老成,中國稱人之語也;年長而勿衰(Keep young while growing old),英美人相勖之辭也。此亦東西民族涉想不同、現象趨異之一端歟?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於硎,人生最可寶貴之時期也。青年之於社會,猶新鮮活潑細胞之在人身,新陳代謝,陳腐朽敗者無時不在天然淘汰之途,與新鮮活潑者以空間之位置及時間之生命。人身遵新陳代謝之道則健康,陳腐朽敗之細胞充塞人身則人身死;社會遵新陳代謝之道則隆盛,陳腐朽敗之分子充塞社會則社會亡。

    準斯以談,吾國之社會,其隆盛耶?抑將亡耶?非予之所忍言者。彼陳腐朽敗之分子,一聽其天然之淘汰,惟不願以如流之歲月,與之說短道長,希冀其脫胎換骨也。予所欲涕泣陳詞者,惟屬望於新鮮活潑之青年,有以自覺而奮鬥耳!

    自覺者何?自覺其新鮮活潑之價值與責任,而自視不可卑也。奮鬥者何?奮其智能,力排陳腐朽敗者以去,視之若仇敵,若洪水猛獸,而不可與為鄰,而不為其菌毒所傳染也。

    嗚呼!吾國之青年,其果能語於此乎?吾見夫青年其年齡,而老年其身體者十之五焉,青年其年齡或身體,而老年其腦神經者十之九焉。華其發,澤其容,直其腰,廣其膈,非不儼然青年也,及叩其頭腦中所涉想、所懷抱,無一不與彼陳腐朽敗者為一丘之貉。其始也,未嘗不新鮮活潑,浸假而為陳腐朽敗分子所同化者有之,浸假而畏陳腐朽敗分子勢力之龐大,瞻顧依回,不敢明目張膽作頑狠之抗鬥者有之。充塞社會之空氣,無往而非陳腐朽敗,焉求些少之新鮮活潑者,以慰吾人窒息之絕望?亦杳不可得。

    循斯現象,於人身則必死,於社會則必亡。欲救此病,非太息諮嗟之所能濟,是在一二敏於自覺、勇於奮鬥之青年,發揮人間固有之智能,決擇人間種種之思想——孰為新鮮活潑而適於今世之爭存,孰為陳腐朽敗而不容留置於腦裏,——利刃斷鐵,快刀理麻,決不作牽就依違之想,自度度人,社會庶幾其有清寧之日也。青年乎!其有以此自任者乎?若夫明其是非,以供決擇,謹陳六義,幸平心察之。

    一、自主的而非奴隸的[编辑]

    等一人也,各有自主之權,絕無奴隸他人之權利,亦絕無以奴自處之義務。奴隸云者,古之昏弱對於強暴之橫奪,而失其自由權利者之稱也。自人權平等之說興,奴隸之名,非血氣所忍受。世稱近世歐洲歷史為「解放歷史」:破壞君權,求政治之解放也,否認教權,求宗教之解放也,均產說興,求經濟之解放也,女子參政運動,求男權之解放也。

    解放云者,脫離夫奴隸之羈絆,以完其自主自由之人格之謂也。我有手足,自謀溫飽;我有口舌,自陳好惡;我有心思,自崇所信。絕不認他人之越俎,亦不應主我而奴他人。蓋自認為獨立自主之人格,以上一切操行,一切權利,一切信仰,唯有聽命各自固有之智能,斷無盲從隸屬他人之理。非然者,忠孝節義,奴隸之道德也[德國大哲尼采(Nietzsche)別道德為二類:有獨立心而勇敢者曰貴族道德(Morality of Noble),謙遜而服從者曰奴隸道德(Morality of Slave)];輕刑薄賦,奴隸之幸福也;稱頌功德,奴隸之文章也;拜爵賜第,奴隸之光榮也;豐碑高墓,奴隸之紀念物也。以其是非榮辱聽命他人,不以自身為本位,則個人獨立平等之人格消滅無存,其一切善惡行為勢不能訴之自身意志而課以功過,謂之奴隸,誰曰不宜?立德立功,首當辨此。

    二、進步的而非保守的[编辑]

    人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中國之恒言也。自宇宙之根本大法言之,森羅萬象,無日不在演進之途,萬無保守現狀之理;特以俗見拘牽,謂有二境,此法蘭西當代大哲柏格森(H. Bergson)之「創造進化論」(L’Evolution Creatrice)所以風靡一世也。以人事之進化言之,篤古不變之族,日就衰亡;日新求進之民,方興未已;存亡之數,可以逆睹。矧在吾國,大夢未覺,故步自封,精之政教文章,粗之布帛水火,無一不相形醜拙,而可與當世爭衡?

    舉凡殘民害理之妖言,率能征之故訓,而不可謂誣,謬種流傳,豈自今始!固有之倫理、法律、學術、禮俗,無一非封建制度之遺,持較皙種之所為,以並世之人,而思想差遲幾及千載;尊重廿四朝之歷史性,而不作改進之圖,則驅吾民於二十世紀之世界以外,納之奴隸牛馬黑暗溝中而已,複何說哉!於此而言保守,誠不知為何項制度文物可以適用生存於今世。吾寧忍過去國粹之消亡,而不忍現在及將來之民族不適世界之生存而歸削滅也。

    嗚呼!巴比倫人往矣,其文明尚有何等之效用耶?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世界進化,駸駸未有已焉。其不能善變而與之俱進者,將見其不適環境之爭存,而退歸天然淘汰已耳,保守云乎哉!

    三、進取的而非退隱的[编辑]

    當此惡流奔進之時,得一二自好之士,潔身引退,豈非希世懿德。然欲以化民成俗,請於百尺竿頭,再進一步。夫生存競爭,勢所不免,一息尚存,即無守退安隱之餘地。排萬難而前行,乃人生之天職。以善意解之,退隱為高人出世之行;以惡意解之,退隱為弱者不適競爭之現象。歐俗以橫厲無前為上德,亞洲以閒逸恬淡為美風,東西民族強弱之原因,斯其一矣。此退隐主义之根本缺點也。

    若夫吾國之俗,習為委靡:苟取利祿者,不在論列之數;自好之士,希聲隱淪,食粟衣帛,無益於世,世以雅人名士目之,實與遊惰無擇也。人心穢濁,不以此輩而有所補救,而國民抗往之風,植產之習,於焉以斬。人之生也,應戰勝惡社會,而不可為惡社會所征服;應超出惡社會,進冒險苦鬥之兵,而不可逃循惡社會,作退避安閒之想。嗚呼!歐羅巴鐵騎,入汝室矣,將高臥白雲何處也?吾願青年之為孔、墨,而不願其為巢、由;吾願青年之為托爾斯泰與達噶爾(R. Tagore,印度隱遁詩人),不若其為哥倫布與安重根!

    四、世界的而非鎖國的[编辑]

    並吾國而存立於大地者,大小凡四十余國,強半與吾有通商往來之誼。加之海陸交通,朝夕千里,古之所謂絕國,今視之若在戶庭。舉凡一國之經濟政治狀態有所變更,其影響率被於世界,不啻牽一髮而動全身也。立國於今之世,其興廢存亡,視其國之內政者半,影響於國外者恒亦半焉。以吾國近事證之:日本勃興,以促吾革命維新之局;歐洲戰起,日本乃有對我之要求;此非其彰彰者耶?投一國於世界潮流之中,篤舊者固速其危亡,善變者反因以競進。

    吾國自通海以來,自悲觀者言之,失地償金,國力索矣;自樂觀者言之,倘無甲午庚子兩次之福音,至今猶在八股垂發時代。居今日而言鎖國閉關之策,匪獨力所不能,亦且勢所不利。萬邦並立,動輒相關,無論其國若何富強,亦不能漠視外情,自為風氣。各國之制度文物,形式雖不必盡同,但不思驅其國於危亡者,其遵循共同原則之精神,漸趨一致,潮流所及,莫之能違。於此而執特別歷史國情之說,以冀抗此潮流,是猶有鎖國之精神,而無世界之智識。國民而無世界知識,其國將何以圖存於世界之中?語云:「閉戶造車,出門未必合轍。」今之造車者,不但閉戶,且欲以「周禮」「考工」之制,行之歐美康莊,其患將不止不合轍已也!

    五、實利的而非虛文的[编辑]

    自約翰彌爾(J.S.Mill)「實利主義」唱道於英,孔特(Comte)之「實驗哲學」唱道於法,歐洲社會之制度、人心之思想為之一變。最近德意志科學大興,物質文明造乎其極,制度人心為之再變。舉凡政治之所營,教育之所期,文學技術之所風尚,萬馬奔馳,無不齊集於厚生利用之一途,一切虛文空想之無裨於現實生活者,吐棄殆盡。當代大哲,若德意志之倭根(R.Eucken),若法蘭西之柏格森,雖不以現時物質文明為美備,咸楬櫫生活(英文曰Life,德文曰Leben,法文曰La vie)問題為立言之的。生活神聖,正以此次戰爭 血染其鮮明之旗幟。歐人空想虛文之夢,勢將覺悟無遺。

    夫利用厚生,崇實際而薄虛玄,本吾國初民之俗;而今日之社會制度、人心思想,悉自周漢兩代而來:周禮崇尚虛文,漢則罷黜百家而尊儒重道,名教之所昭垂,人心之所祈向,無一不與社會現實生活背道而馳。倘不改弦而更張之,則國力莫由昭蘇,社會永無寧日。祀天神而拯水旱,誦《孝經》以退黃巾,人非童昏,知其妄也。物之不切於實用者,雖金玉圭璋,不布粟糞土。若事之無利於個人或社會現實生活者,皆虛文也,誑人之事也。誑人之事,雖祖宗之所遺留,聖賢之所垂教,政府之所提倡,社會之所崇尚,皆一文不值也!

    六、科學的而非想像的[编辑]

    科學者何?吾人對於事物之概念,綜合客觀之現象,訴之主觀之理性而不矛盾之謂也。想像者何?既超脫客觀之現象,複拋棄主觀之理性,憑空構造,有假定而無實證,不可以人間已有之智靈,明其理由道其法則者也。在昔蒙昧之世,當今淺化之民,有想像而無科學。宗教美文,皆想像時代之產物。近代歐洲之所以優越他族者,科學之興,其功不在人權說下,若舟車之有兩輪焉。今且日新月異。舉凡一事之興,一物之細,罔不訴之科學法則,以定其得失從違;其效將使人間之思想云為,一遵理性,而迷信斬焉,而無知妄作之風息焉。

    國人而欲脫蒙昧時代,羞為淺化之民也,則急起直追,當以科學與人權並重。士不知科學,故襲陰陽家符瑞五行之說,惑世誣民,地氣風水之談,乞靈枯骨;農不知科學,故無擇種去蟲之術;工不知科學,故貨棄於地,戰鬥生事之所需,一一仰給於異國;商不知科學,故惟識罔取近利,未來之勝算,無容心焉;醫不知科學,既不解人身之構造,複不事藥性之分析,菌毒傳染,更無聞焉,惟知附會五行生克寒熱陰陽之說,襲古方以投藥餌,其術殆與矢人同科,其想像之最神奇者,莫如「氣」之一說,其說且通於力士羽流之術,試遍索宇宙間,誠不知此「氣」之果為何物也!

    凡此無常識之思維,無理由之信仰,欲根治之,厥為科學。夫以科學說明真理,事事求諸證實,較之想像武斷之所為,其步度誠緩,然其步步皆踏實地,不若幻想突飛者之終無寸進也。宇宙間之事理無窮,科學領土內之膏腴待辟者,正自廣闊,青年勉乎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