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人與近代文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敬告青年 法蘭西人與近代文明
作者:陳獨秀
1915年9月
共和國家與青年之自覺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1/1號

文明云者。異於蒙昧未開化者之稱也。La Civilisation.漢譯為文明、開化、教化、諸義。世界各國。無東西今古。但有教化之國。即不得謂之無文明。惟地阻時更。其品質遂至相越。古代文明。語其大要。不外宗教以止殘殺。法禁以制黔首。文學以揚神武。此萬國之所同。未可自矜其特異者也。近世文明。東西洋絕別為二。代表東洋文明者。曰印度。曰中國。此二種文明雖不無相異之點。而大體相同。其品質舉未能脫古代文明之窠臼。名為近世。其實猶古之遺也。可稱曰近世文明者。乃歐羅巴人之所獨有。即西洋文明也。亦謂之歐羅巴文明。移植亞美利加。風靡亞細亞者。皆此物也。歐羅巴之文明。歐羅巴各國人民。皆有所貢獻。而其先發主動者率為法蘭西人。

近代文明之特徵。最足以變古之道。而使人心社會劃然一新者。厥有三事。一曰人權說。一曰生物進化論。一曰社會主義。是也。

法蘭西革命以前。歐洲之國家與社會。無不建設於君主與貴族特權之上。視人類之有獨立自由人格者。唯少數之君主與貴族而已。其餘大多數之人民。皆附屬於特權者之奴隸。無自由權利之可言也。自千七百八十九年。法蘭西拉飛耶特[Lafayette. 美國獨立宣言書亦其所作]之人權宣言。 La declaration desdroits de l'hommes.刊佈中外。歐羅巴之人心。若夢之覺。若醉之醒。 曉然於人權之可貴。群起而抗其君主。僕其貴族。列國憲章。賴以成立。薛紐伯有言曰。「古之法律。貴族的法律也。區別人類以不平等之階級。使各人固守其分位。然近時之社會。民主的社會也。人人於法律之前。一切平等。不平等者雖非全然消滅。所存者關於財產之私不平等而已。公平等固已成立矣。」[語見薛氏所著Histoire de la Civilisation Contomporaine.之結論第四一五頁]由斯以談。人類之得以為人。不至永淪奴籍者。非法蘭西人之賜而誰耶。

宗教之功。勝殘勸善。未嘗無益於人群。然其迷信神權。蔽塞人智。是所短也。歐人篤信創造世界萬物之耶和華。不容有所短長。一若中國之隆重綱常名教也。自英之達爾文。持生物進化之說。謂人類非由神造。其後遞相推演。生存競爭優勝劣敗之格言。昭垂於人類。人類爭籲智靈。以人勝天。以學理構成原則。自造其禍福。自導其知行。神聖不易之宗風。任命聽天之惰性。吐棄無遺。而歐羅巴之物力人功。於焉大進。世多稱生物學為十九世紀文明之特徵。然追本溯源。達爾文生物進化之說。實本諸法蘭西人拉馬爾克。(Lamarck.)拉氏之「動物哲學。」出版於千八百有九年。以科學論究物種之進化。與人類之由來。實空前大著也。其說謂生物最古之祖先。為最下級之單純有機體。此單純有機體。乃由無機物自然發生。以順應與遺傳為生物進化之二大作用。其後五十年。傾動世界之達爾文進化論。蓋繼拉氏而起者也。法蘭西人之有大功於人類也又若此。

近世文明之發生也。歐羅巴舊社會之制度。破壞無餘。所存者私有財產制耳。此制雖傳之自古。自競爭人權之說興。機械資本之用廣。其害遂演而日深。政治之不平等。一變而為社會之不平等。君主貴族之壓制。一變而為資本家之壓制。此近世文明之缺點。無容諱言者也。欲去此不平等與壓制。繼政治革命而謀社會革命者。社會主義是也。可謂之反對近世文明之歐羅巴最近文明其說始於法蘭西革命時。有巴布夫(Babeuf.)者。 主張廢棄所有權。 行財產共有制。(Lacommunaute des biens.)其說未為當世所重。十九世紀之初。 此主義復盛興於法蘭西。聖西孟、(Saint-Simon.)及傅里耶。(Fonrier.)其最著稱者也。彼等所主張者。以國家或社會。為財產所有主。人各從其才能以事事。各稱其勞力以獲報酬。排斥違背人道之私有權。而建設一新社會也。其後數十年。德意志之拉薩爾(Lassalle.)及馬克斯(Karl Marx.)承法人之師說。發揮而光大之。資本與勞力之爭愈烈。社會革命之聲愈高。歐洲社會。岌岌不可終日。財產私有制雖不克因之遽廢。然各國之執政及富豪。恍然於貧富之度過差。決非社會之福。於是謀資本勞力之調和。保護工人。限制兼併。所謂社會政策是也。晚近經濟學說。莫不以生產分配。相提並論。繼此以往。貧民生計。或以昭蘇。此人類之幸福。受賜於法蘭西人者又其一也。

此近世三大文明。皆法蘭西人之賜。世界而無法蘭西。今日之黑暗不識仍居何等。創造此文明之恩人。方與軍國主義之德意志人相戰。其勝負尚未可逆睹。夫德意志之科學,雖為吾人所尊崇,仍屬近代文明之產物表示其特別之文明有功人類者吾人未之知也所可知者其反對法蘭西人所愛之平等自由博愛而已文明若德意志其人之理想決非東洋諸國可比其文豪大哲社會黨人豈無一愛平等自由博愛為世矜式者特其多數人之心理愛自由愛平等之心為愛強國強種之心所排而去不若法蘭西人之嗜平等博愛自由根於天性成為風俗也英俄之攻德意志其用心非吾所知若法蘭西人其執戈而為平等博愛自由戰者蓋十人而八九也即戰而敗其創造文明之大恩吾人亦不可因之忘卻昔法敗於德。德之大哲尼采曰。「吾德人勿勝而驕。彼法蘭西人曆世創造之天才。實視汝因襲之文明而戰勝也。」吾人當三復斯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3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以及兩岸四地),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