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協會脫離聲明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化協會脫離聲明書
一些脫離文化協會的人士
1927年10月
1927年左翼人士取得文化協會的主導權,並與堅持民族主義立場的蔡培火、林獻堂等人發生衝突。後者不滿前者的對立姿態與造謠誹謗,於是在1927年7月10日另行籌組團體(台灣民眾黨前身),並在同年10月對改組後的文化協會中央委員會發出脫離聲明書。


我們從事臺灣社會運動已經歷幾多歲月,此間為恢復民權、廓清島政,組織臺灣議會期成同盟,同志嘗盡辛苦,不幸右結社被絕大強權所摧殘。又為連結全同胞之力量,助長同胞之見識,養成同胞自立之能力起見創立臺灣文化協會,馳驅全島喚醒民眾。幸得農工商各界之贊同,聲勢日振,使權力者不敢輕視,社會正義亦日漸顯現。我臺人處此境地正宜更加團結,以期長驅直達。不幸事未成而禍已由內部先發,嗚呼痛哉。我等幾年來傾盡熱血,始克成就之文化協會,竟又被二三野心家所打破,事到如今,我等忍無可忍,不屑與彼等搗亂分子爭執其業,自行引退,重整旗鼓,另樹方策以為同胞效勞,於此不得不揮淚脫離。茲將我等不得已要離開數年來所愛護有歷史、有聲譽之臺灣文化協會之原因陳述如次。敬祈同胞垂察我等之苦衷為幸。去年秋,文化協會在新竹召開年會,決議不變主旨而修改組織,選定委員,作成草案。今年正月舉開臨時會,因一二不純分子自己無力組織團體,陰謀佔領文化協會地盤,在彰化召開秘密會議,欺騙舊會員,新介紹無產青年四十餘人入會為會員。大會之日,彼輩嘯聚會場,恃勢凌人,如有人發表不同意見,則彼輩一齊報以噓聲加以惡罵,不容他人公訴。進而強行通過私擬之案,多數會員不忍睹此醜惡場面,遂至中途拂袖離席。但我臺人雖不參與其謀,然仍冀能為其後盾。豈料彼等不務實際,不行正道,不謀團結,捏造謠言,誹謗同志,擾亂陣容,使聲譽赫赫、難攻不落之文化協會摧殘至於此極。彼等存心並不祇此,且欲將同胞既成事業盡量摧毀,對臺灣議會、臺灣民報及最近結社之臺灣民眾黨彼等亦公然加以排擊。彼等如此行為只有破壞共同戰迫而招專制政府與壓迫階級之侮蔑,彼等行為是誠何心。我等深信同胞之勁敵實係專制政府壓迫階級、御用劣紳與走狗。而今新文化協會一派高唱階級鬥爭,否認人道,所以莫非破壞從來之事業,而反對吾人之主張。鼓勵同胞相殘,使漁夫得利,於此彼等若不痛悔前非我等斷難再與共事,是故脫離文協一切關係,使彼等肆行其志,我等亦行我等所是。於茲組織臺灣民眾黨、力爭臺灣民眾之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解放。深望同胞勿為搗亂分子所欺,知所適從,咸集共同目標之下,合力奮鬥,耿耿此心尚祈明察

謹此聲明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發表起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