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协会脱离声明书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化协会脱离声明书
一些脱离文化协会的人士
1927年10月
1927年左翼人士取得文化协会的主导权,并与坚持民族主义立场的蔡培火、林献堂等人发生冲突。后者不满前者的对立姿态与造谣诽谤,于是在1927年7月10日另行筹组团体(台湾民众党前身),并在同年10月对改组后的文化协会中央委员会发出脱离声明书。


我们从事台湾社会运动已经历几多岁月,此间为恢复民权、廓清岛政,组织台湾议会期成同盟,同志尝尽辛苦,不幸右结社被绝大强权所摧残。又为连结全同胞之力量,助长同胞之见识,养成同胞自立之能力起见创立台湾文化协会,驰驱全岛唤醒民众。幸得农工商各界之赞同,声势日振,使权力者不敢轻视,社会正义亦日渐显现。我台人处此境地正宜更加团结,以期长驱直达。不幸事未成而祸已由内部先发,呜呼痛哉。我等几年来倾尽热血,始克成就之文化协会,竟又被二三野心家所打破,事到如今,我等忍无可忍,不屑与彼等捣乱分子争执其业,自行引退,重整旗鼓,另树方策以为同胞效劳,于此不得不挥泪脱离。兹将我等不得已要离开数年来所爱护有历史、有声誉之台湾文化协会之原因陈述如次。敬祈同胞垂察我等之苦衷为幸。去年秋,文化协会在新竹召开年会,决议不变主旨而修改组织,选定委员,作成草案。今年正月举开临时会,因一二不纯分子自己无力组织团体,阴谋占领文化协会地盘,在彰化召开秘密会议,欺骗旧会员,新介绍无产青年四十馀人入会为会员。大会之日,彼辈啸聚会场,恃势凌人,如有人发表不同意见,则彼辈一齐报以嘘声加以恶骂,不容他人公诉。进而强行通过私拟之案,多数会员不忍睹此丑恶场面,遂至中途拂袖离席。但我台人虽不参与其谋,然仍冀能为其后盾。岂料彼等不务实际,不行正道,不谋团结,捏造谣言,诽谤同志,扰乱阵容,使声誉赫赫、难攻不落之文化协会摧残至于此极。彼等存心并不祇此,且欲将同胞既成事业尽量摧毁,对台湾议会、台湾民报及最近结社之台湾民众党彼等亦公然加以排击。彼等如此行为只有破坏共同战迫而招专制政府与压迫阶级之侮蔑,彼等行为是诚何心。我等深信同胞之劲敌实系专制政府压迫阶级、御用劣绅与走狗。而今新文化协会一派高唱阶级斗争,否认人道,所以莫非破坏从来之事业,而反对吾人之主张。鼓励同胞相残,使渔夫得利,于此彼等若不痛悔前非我等断难再与共事,是故脱离文协一切关系,使彼等肆行其志,我等亦行我等所是。于兹组织台湾民众党、力争台湾民众之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解放。深望同胞勿为捣乱分子所欺,知所适从,咸集共同目标之下,合力奋斗,耿耿此心尚祈明察

谨此声明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义但非作者个人名义发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发表起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