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先生文集/卷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七 文山先生文集
卷十八 拾遺
卷十九 
本作品收錄於:《文山先生文集

卷十八[编辑]

拾遺[编辑]

與方伯公書[编辑]

天祥百拜,覆梅溪尊舅舅:天祥為子不孝,老母已矣。每誦「如母存焉」之詩,今惟此一舅矣,每一南望,未嘗不為之潸然也。天祥自國難以來,間關兵革,鞠躬盡力,百折而不悔,以致家國俱斃,為之何哉?當倉皇時,仰藥不劑,以致身落人手,死生竟不自由。及至朔廷,抗辭奉節,留連幽囚,曠閱年歲。孟氏云:「夭壽不貳,修身以俟之。」如此而已矣!老母年方望七,客殯餘憾,然生榮死哀,粗慰人子之情,以此故應刀鋸在前,亦含笑入地矣。不肖固不能躬畢大事,天地鬼神,諒昭鑒之!母喪歸葬,已戒仲氏。八哥來,復審尊候萬福。仰惟德人動履,神物護持,優遊餘年,萬萬珍重!兒子道生,不幸夭折,今立升侄為子,凡百惟舅公教之誨之,是望!區區拆骨,已分溝壑,當具衣冠,藏於文山之陽,疇昔舅所指之處也,並哀而窆之。謹奉書永訣,萬古!萬古!

正月書[编辑]

天祥皇恐,奉稟 制使都承侍郎:天祥至汀後,即移建,以次淪失。 朝廷養士三百年,無死節者。 如心先生,差強人意,不知今果死否?哀哉!哀哉!坐孤城中,勢力窮屈,泛觀宇宙,無一可為,甚負吾平生之志。三年不見 老母,燈前一夕,自汀移屯至龍巖,間道得與 老母相見,即下從先帝游,復何云!都相公去年館伴,用情甚至,常念之不忘,故回書,復遣羅輝來。永訣!永訣!伏乞 台照。

正月 日  天祥 書

齊、魏兩國夫人行實[编辑]

先母兩國夫人諱德慈,吉泰和縣義陽曾氏中女也。曾祖知和,祖昌權,父玨,以端平甲午歸於先君子太師公革齋先生。先夫人生有摯性,事舅姑盡孝,相夫子以儉勤,自奉極菲泊,惟延師教子,至鬻簪珥,給費無吝色。寶祐乙卯,天祥、璧俱忝鄉貢,先公攜二子如京師,又俱忝丙辰奏名。天祥赴大對後,先公屬疾,臚句傳天祥進士第一,未幾日,先公不幸即世。璧兄弟扶柩歸先廬,先夫人號痛欲絕。爾後,與繼祖母劉夫人相依為命,執婦道至老益恭。天祥累更麾節,催任瑞、贛時,奉重闈以行,然先夫人雅意淡薄,曾不以迎養易家居之樂。德祐乙亥,祖母沒於贛,先夫人悲不自勝,璧侍先夫人護柩歸里。天祥時以兵部侍郎、江西安撫使職事起復,詣行在所;璧以直秘書閣、主管台州崇道觀,母於家,復以知惠州迎養。屬時多艱,版輿無定所,璧深懼以隕越遺憂,先夫人處之泰然。歲在丁丑,天祥自閩來諗,兄弟迭娛侍,意頗自適。戊寅,天祥以樞密使開府潮、惠間,九月,駐海濱之船澳,璧以戶部侍郎再任惠州,倏報先夫人感疾,扶服省侍。中道得訃音,號呼奔赴,及與天祥、璋、次妹淑孫哭斂,惟長妹懿孫不在側。是月,璧兄弟各起復,天祥趨潮,璧與弟、妹奉柩還治所。十月,權殯於河源縣義合鄉古氏之里。是冬,大兵至廣,諸郡瓦解不能支,天祥以身徇。明年春,宋祚終焉,璧以宗祀不絕如線,皇皇無所於歸,遂以城附粵。一歲,己卯,實惟至元十六年,璧以仲冬攜家出嶺。庚辰,累起詔入覲。辛巳,宣授臨江路總管兼府尹,九月,赴官。日夜痛念先夫人旅殯遐陬,欲迎奉歸葬,而東廣寇攘道梗。癸未秋八月,聞道稍通,令惠之舊屬林端榮,與其徒取建昌路達循,即河源殯所。十二月,林護柩至循,以暴疾卒,路總管李英俊俾林之徒日夜守視。甲申夏,璧將令孫禮入循,囑李總管差人赴江西省稟事,就令其親彭縣尹與僧方燦及林之徒持護,由贛之龍南而出。時璧以省委部糧南安,竣事,還至吉,先夫人旅襯適至,遂得與長妹懿孫於值夏江口,哭迎其棺衾。易斂,先夫人面如生,髮如沐。扶柩歸故里,權奉於先廬近之別館,且三載,璧幸授代歸,枚卜宅兆於廬陵淳化鄉靖居里三采之原,得吉山口,丙午向,日壬子,璧率弟妹將以七月十七日壬午奉柩窆焉。先夫人生於嘉定甲戌十二月十四日戌時,歿於戊寅九月初七日子時,得年六十有五。初,天祥行秘書省正字,先夫人始授封,至齊、魏國夫人。子男四:天祥、璧、霆孫、璋。霆孫早卒。女三:懿孫、淑孫、順孫。順孫早夭。孫男十人:隆子、道生、升子、新子、真老、寧老、佛生、辰子、京子、申子。道生後夫人兩月卒於惠,佛生亦早夭。孫女十有六人。先夫人婦德母教,上應圖史,當世非無大手筆可以發幽潛者,然正亦不待讚也。刻石納壙,如以識歲月云爾。嗚呼,痛哉!嗚呼,痛哉!時至元丙戌七月十五日,孤哀子文璧泣血百拜謹書。

遺墨[编辑]

家書[编辑]

文天祥遺墨:家書

正月書[编辑]

文天祥遺墨:正月書

讀杜詩[编辑]

文天祥遺墨:讀杜詩

平生蹤跡只奔波,偏是文章被折磨。
耳想杜鵑心事苦,眼看胡馬淚痕多。
千年夔峽有詩在,一夜耒江如酒何?
黃土一丘隨處是,故鄉歸骨任蹉跎。

雨雪[编辑]

《雨雪》

秋色金臺路,殷殷半馬蹄。
因風隨作雪,有雨便成泥。
過眼驚新夢,傷心憶舊題。
江雲愁萬疊,遺恨鷓鴣啼。

偶成[编辑]

《偶成》二首

(一)
燈影沉沉夜氣清,朔風吹夢度江城。
覺來知打明鐘未,忽聽鄰家叫佛聲。

(二)
烏兔東西不住天,平生奔走亦茫然。
向來鞅掌真堪笑,爛熳如今獨自眠。

與吉水永昌赤岸陳應乙[编辑]

與吉水永昌赤岸陳應乙

宋丞相信國文公遺像[编辑]

宋丞相信國文公遺像

 卷十七 ↑返回頂部 卷十九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