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通考/卷二百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二十七 文獻通考
卷二百二十八 經籍考五十五
卷二百二十九 

類書[编辑]

《唐志》十七家,二十四部,七千二百八十八卷失姓名三家。王義方以下不著錄三十二家,一千三百三十八卷

《宋三朝志》:一百一十五部,五千一百一十九卷。

《宋四朝志》:一十六部,五百一十四卷。

《宋中興志》:一百七十一家,一百九十七部,八千三百九十七卷。

※《同姓名錄》三卷

鼂氏曰:梁元帝撰。纂類歷代姓名人,成書一卷。唐陸善經續增廣之。齊、梁閒士大夫之俗,喜徵事以為其學淺深之候,梁武帝與沈約徵栗事是也。類書之起,當在此時,故以此錄為首。

※《古今刀劍錄》一卷

鼂氏曰:梁陶弘景撰。記古今刀劍。

※《語麗》十卷

陳氏曰:梁湘東王功曹參軍朱澹遠撰。採摭書語之麗者為四十門。按前志但有雜家而無類書,《新唐書志》始別出為一類,此書乃猶列雜家,要之實類書也。但其分門類無倫理。澹遠又有《語對》一卷,不傳。

※《修文殿御覽》三百六十卷

陳氏曰:北齊尚書左僕射范陽祖珽、李徵等撰。按《唐志》,類書在前者有《皇覽》、《類苑》、《華林遍略》等六家,今皆不存,則此書當為古今類書之首。珽之行事,姦貪兇險,盜賊小人之尤無良者,言之則污口舌。而其所編集,乃獨至今傳於世。然珽嘗以他人所賣《遍略》質錢受杖,又嘗盜官《遍略》一部,坐獄論罪。今書毋乃盜《遍略》之舊,以為已功邪?《遍略》者,梁徐僧權所為也。又按《隋志》作《聖壽堂御覽》,卷數同。聖壽者,實齊後主所居。

※《北堂書鈔》一百七十三卷

鼂氏曰:唐虞世南撰。世南仕隋為秘書郎時,鈔經史百家之事以備用。分八十部,八百一類。北堂者,省之後堂,世南鈔書之所也。家一百二十卷。

※《兔園策》十卷

鼂氏曰:唐虞世南撰。奉王命,纂古今事為四十八門,皆偶麗之語。至五代時,行於民閒,村墅以授學童,故有「遺下《兔園策》」之誚。

※《古今姓字相同錄》

鼂氏曰:唐邱光庭撰。光庭中進士第。

※《藝文類聚》一百卷

鼂氏曰:唐歐陽詢等撰。分門類事,兼採前世賦詩銘頌文章,附於逐目之後。按《唐志》,詢為令狐德棻、克朗、趙智行同修。
陳氏曰:所載詩文賦頌之屬,多今世所無之文集。

※《初學記》三十卷

鼂氏曰:唐徐堅等撰。初,張說類集事要以教諸王。開元中,詔堅與韋述、余欽、施本、張烜、李金光、孫季良分門撰次。

※《集類》一百卷

鼂氏曰:唐劉綺莊撰。綺莊,毗陵人,嘗於蘇州崑山縣令。家多異書,採摭事類,分二十餘門,凡五十餘萬言,上之於朝。前有萬希序,題云開元二十九年辛巳。按《綺莊集》有《上白敏中啟》,疑非玄宗時人,當考。

※《六帖》三十卷

鼂氏曰:唐白居易撰。以天地事物分門類為聲偶,而不載所出書。曾祖父秘閣公為之注,行於世。世傳居易作《六帖》,以陶家瓶數千,各題名目,置齋中,命諸生採集其事類,投瓶內。倒取之,抄錄成書。故所記時代多無次序云。
陳氏曰:《唐志》作《白氏經史事類》,一名《六帖》。
程氏《演繁露》曰:白樂天取凡書精語可備詞賦制文採用者,各以門目類萃,而總名其書為《六帖》。既不自釋所以名,後人亦無辨者。偶閱唐制,其時取上凡六科,別其所試條件,每一事名一帖。其多者,明經試至十帖,而《說文》極於六帖。白之書為應科第設,則以帖為名,其取此矣。
又曰:唐制,開元中舉行課試之法,帖經者以所習經,掩其兩端,中間惟開一行,裁紙為帖。凡帖三字,視時增損,可否不一,或得四,得五,得六者為通。《六帖》之名所由起,取中帖之多者以名其書,期必中選也。

※《記室新書》三十卷

鼂氏曰:唐李途撰。採摭故事,綴為偶儷之句,分四百門。途中和中為東川掌記,因以名其書云。

※《古鏡記》一卷

鼂氏曰:未詳撰人。纂古鏡故事。

※《戚苑英華》十卷

鼂氏曰:唐袁悅重修。本楊名所著,悅掇其要,類為語對,以他說附益之。

※《戚苑纂要》十卷

陳氏曰:唐劉揚名撰。皆集內外宗族姻親故事。

※《三教珠英》三卷

鼂氏曰:唐張昌宗撰。按《唐志》一千三百卷,今所存者止此。

※《備舉文言》二十卷

鼂氏曰:唐陸贄撰。總四百五十餘門。議者謂大類《六帖》而文辭過焉。

《崇文總目》有之。

※《童子洽聞記》三卷

鼂氏曰:不題撰人。分二十門,雜記經史名數。或題《童子洽聞記》,云唐許塾撰。

※《古城冢記》二卷

鼂氏曰:唐皇甫鑒撰。記古城所築之人姓名,初不及冢,而名曰「城冢記」,未知其說。

※《小名錄》三卷

鼂氏曰:唐陸龜蒙撰。龜蒙以末世有官名、小名之別,自秦至隋,編而記之。至於神仙、玉女之名,婦人、臧獲之字,亦無棄焉。龜蒙世稱其博,然此書特雜取於史傳閒爾,無異聞也。

※《金鑰》二卷

陳氏曰:唐太學博士河內李商隱義山撰。分四部,曰《帝室》、《職官》、《歲時》、《州府》。大略為箋啟應用之備。

※《玉屑十五》卷

陳氏曰:無名氏。

※《備忘小抄》十卷

鼂氏曰:偽蜀文俗撰。雜抄子史一千餘事,以備遺忘。其後題廣政三年。廣政,王衍年號也。

※《太平御覽》一千卷

鼂氏曰:皇朝李昉等撰。太平興國中,昉被詔輯經史故事分門。《春明退朝錄》云:「書成,帝日覽三卷,一年而讀周,賜名《太平御覽》。」
陳氏曰:以前代《修文御覽》、《藝文類聚》、《文思博要》及諸書參譯條次修纂。本號《太平編類》,太平興國二年受詔,八年書成,改名《御覽》。或言國初古書多未亡,以《御覽》所引用書名故也,其實不然,特因前諸家類書之舊爾。以《三朝國史》考之,館閣及禁中書總三萬六千餘卷,而《御覽》所引書多不著錄,蓋可見矣。

※《冊府元龜》一千卷

鼂氏曰:皇朝景德二年,詔王欽若、楊億修君臣事跡,唯取《六經》、子史,不錄小說雜書。至祥符六年,書成上之。凡三十一部,有總序;一千一百四門,有小序。同修者十五人:錢惟演、杜鎬、刁衎、李維、戚綸、王希哲、陳彭年、姜輿、宋貽序、陳鉞、陳從易、劉筠、查道、王曙、夏竦。初撰編序,諸儒皆作。帝以體制不一,遂擇李維、錢惟演、陳彭年、劉筠、夏竦等,付楊億竄定。賜今名,為序冠其首。其音釋又命孫奭為之。
陳氏曰:凡八年而書成。總五十部,部有總序;一千二百四門,門有小序。賜名制序。所採五經史之外,惟取《戰國策》、《國語》、《韓詩外傳》、《呂氏春秋》、《管》、《晏》、《韓子》、《孟子》、《淮南子》及《修文殿御覽》。每門具進,上親覽,擿其舛誤,多出手書,或召對,指示商略。
容齋洪氏《隨筆》曰:真宗初,命儒臣編修君臣事跡,後謂輔臣曰:「昨見《宴享門》中錄唐中宗宴飲,韋庶人等預會和詩,與臣僚馬上口摘含桃事,皆非禮也,己令削之。」又曰:「所編事跡,蓋欲垂為典法,異端小說,咸所不取,可謂盡善。」而編修官上言:「近代臣僚自述揚歷之事,如李德裕《文武兩朝獻替記》、李石《開成承詔錄》、韓偓《金鑾密記》之類,又有子孫追述先德敘家世,如李繁《鄴侯傳》、《柳氏序訓》、《魏公家傳》之類,或隱己之惡,或攘人之善,並多溢美,故匪信書。並僭偽諸國,各有著撰,如偽《吳錄》、《孟知祥實錄》之類,自矜本國,事或近誣。其上件書,並欲不取。餘有《三十國春秋》、《河洛記》、《壺關錄》之類,多是正史巳有;《秦記》、《燕書》之類,出自偽邦;《商芸小說》《談藪》之類,俱是詼諧小事;《河南志》、《邠志》、《平剡錄》之類,多是故吏賓從述本府戎帥征伐之功,傷於煩碎;《西華雜記》《明皇雜錄》,事多語怪;《奉天錄》尤是虛詞。盡議採取,恐成蕪穢。」並從之。及書成,賜名《冊府元龜》。首尾十年,皆王欽若提總,凡一千卷。其所遺棄既多,故亦不能暴白。如《資治通鑒》則不然,以唐朝一代言之,敘王世充、李密事,用《河洛記》;魏鄭公諫爭,用《諫錄》;李絳議奏,用《李司空論事》;睢陽事,用《張中丞傳》;淮西事,用《涼公平蔡錄》;李泌事,用《鄴侯家傳》;李德裕太原、澤潞、回鶻事,用《兩朝獻替記》;大中吐蕃尚婢婢等事,用林恩《後史補》;韓偓鳳翔謀畫,用《金鑾密記》;平龐勛,用《彭門紀亂》;討裘甫,用《平剡錄》;記畢師鐸、呂用之事,用《廣陵妖亂志》,皆本末粲然。然則雜史、瑣說、家傳,豈可盡廢也!

※《天和殿御覽》四十卷

陳氏曰:侍讀學士臨川晏殊等,天聖中受詔,取《冊府元龜》,掇其要者,分類為一百一十五門。天和者,禁中便殿也。

※《鹿門家鈔詩詠》五十卷

陳氏曰:鴻臚少卿襄陽皮文燦撰。以郡書分類事為詩而注釋之。其祖日休,有書名《鹿門家鈔》,故今述其名。

※《類要》六十五卷

鼂氏曰:皇朝晏殊纂。分門輯經史子集事實,以備修文之用。
陳氏曰:按《中興書目》七十七卷,豈並目錄為七十七部邪?
南豐曾氏序略曰:公所為《類要》,上、中、下帙,總七十四門,凡若千門,皆公所手抄。於六藝、太史、百家之書,騷人墨客之文章,至於地志、族譜、佛老、方伎之眾說,旁及九州之外,蠻夷荒忽、詭變奇跡之序錄,皆搜尋細譯。而終於三才萬物變化情偽、是非興壞之理、隱顯巨細之委曲,莫不究。公之得於內者若此。則士不素學而處從官大臣之列,備文儒道德之任,其能不餒且病乎?

※《事類賦》三十卷

陳氏曰:校理丹陽吳淑正儀撰進並注。

※《韻類題選》一百卷

陳氏曰:朝奉大夫知處州靳袁轂容直撰。以韻類事,纂集頗精要。世所行《書林韻會》,蓋依仿而附益之者也。轂,嘉祐六年進士,東坡守杭時為倅,「風月平分」之詞,為轂作也。其後累世登科,絜齊燮,其四世孫也。

※《書林韻海》一百卷

鼂氏曰:不題撰人。分門韻纂經史雜事,以備檢閱。或云皇朝許冠所編。

※《書敘指南》二十卷

鼂氏曰:任浚撰。崇寧中人。纂集古今文章碎語,分門編次之,凡二百餘類。
陳氏曰:皆經傳四字語,備尺牘應用者。

※《異號錄》二十卷

鼂氏曰:皇朝馬永易明叟編古今殊異名號,如銅馬帝、無愁天子之類。頃嘗見近世人增廣其書,名曰《賓實錄》,亦殊該博。
陳氏曰:馬永易撰。蜀人句龍材校正,文彪增廣。本書三十卷,後集三十卷,義取「名者實之賓」為名。

※《史韻》四十九卷

陳氏曰:嘉禾錢諷正初撰。附韻類事,頗便檢閱。

※《書林韻會》一百卷

陳氏曰:無名氏。蜀書坊所刻,規摹《韻類題選》而加詳焉。

※《押韻》五卷

鼂氏曰:皇朝張孟撰。輯六藝、諸子、三史句語,依韻編入,以備舉子試詩賦之用。

※《歌詩押韻》五卷

鼂氏曰:皇朝楊咨編古今詩人警句,附於韻之下,以備押強韻。

※《魯史分門屬類賦》三卷

鼂氏曰:皇朝楊筠撰。以《左氏》事類分十門,各為律賦一篇。乾德四年上之。

※《國史對韻》十二卷

鼂氏曰:皇朝範鎮撰。吳仲庶嘗稱景仁憫諸後學雖涉書傳,而問以今代典故,則懵然不知。乃從大祖開基,迄於仁宗朝,摭取事實可為規矩鑒戒者,用韻編次之,即此書也。

※《孝悌類鑒》七卷

鼂氏曰:皇朝俞觀能撰。取經史孝悌事,四言韻語。

※《禁殺錄》一卷

鼂氏曰:皇朝李象先撰。元祐中,象先集錄古今冥報事,以為殺戒。

※《侍女小名》一卷

鼂氏曰:王經纂。序云:「大觀中居汝陰,與洪炎玉父游,讀陸魯望《小名錄》,戲徵古今女侍名字。因盡發所藏書纂集,逾月而成焉。」凡稗官小說所記,採之且盡,獨是正史所載,返為脫略。子弟之學,其蔽如此。

※《後六帖》三十卷

陳氏曰:知撫州孔傳撰。以續白氏之後也。傳襲封衍聖公。

※《海錄碎事》三十三卷

陳氏曰:知泉州建安葉廷珪撰。

※《皇朝事實類苑》三十六卷

陳氏曰:知吉州江少虞撰。紹興中人,其書亦可入小說類。

※《郡書類句》十四卷

陳氏曰:三山儀鳳撰。以《郡書新語》增廣。自五字以至九字,為七百五十一門,各以平仄為偶對。

※《兩漢博聞》二十卷

陳氏曰:無名氏。或曰楊侃。

※《左氏摘奇》十二卷

陳氏曰:給事中吳郡胡元質長文撰。

※《諸史》提要

陳氏曰:參政吳越錢端禮處和撰。泛然抄錄,無義類。

※《漢雋》十卷

陳氏曰:括蒼林鉞撰。以《西漢書》,分類為五十篇,皆句字之古雅者。「雋」者,取雋永之義也。

※《文選雙字類要》三卷

陳氏曰:蘇易簡撰。摘取雙字,以類編集。

※《選腴》五卷

陳氏曰:天台王若撰。以五聲韻編集《文選》中字。淳熙元年序。

※《晉史屬辭》三卷

陳氏曰:永嘉戴迅簡之撰。用《蒙求》體以類晉事。元祐癸酉歲也。

※《觀史類編》六卷

陳氏曰:呂祖謙撰。初集此篇為六門,曰「擇善」、曰「儆戒」曰「閫範」曰「治體」曰「論議」曰「處事」而「閫範」最先成,既刊行,今惟五門,而「論議」分上下卷。

※《帝王經世圖譜》十卷

陳氏曰:著作佐郎金華唐仲友與正撰。凡天文、地理、禮樂、刑政、陰陽、度數、兵農、王霸,本之經典,兼採傳注,類聚群分,凡百二十二篇。周平園《題辭》略曰:與正於書無不觀,於理無不究,凡天文、地理、禮樂、刑政、陰陽、度數、兵農、王霸,皆本之經典,兼採傳注,類聚群分,旁通畢貫,使事時相參,形聲相配,或推消長之象,或列休咎之證,而於郊廟、學校、畿疆、井野,尤致詳焉。各為總說附其後,始終條理,如指諸掌。每一篇成,門人金式輒繕寫藏去,積百二十二篇。又得與正猶子燁別本,相與校讎,釐為十卷,以類相從。會分教廬陵,將鏤板校官,而郡守趙侯善鐻助成之,屬予題辭。夫水之流東,惟海是歸;車之指南,其途不迷。今是書折衷於聖人,示適治之路,故名曰《帝王經世圖譜》,非其他類書比也。昔漢儒專通一經,仍守師說,居家用以修身,蒞官取以決事。況乎《六經》旨趣、百世軌範,皆聚於此。學者能因廣記備言,精思博考,守以卓約,則他日見諸行事,豈不要而有功也歟!

※《經子法語》二十四卷,《左傳法語》六卷,《史記法語》十八卷,《西漢法語》二十卷,《後漢精語》十六卷,《三國精語》六卷,《晉書精語》五卷,《南史精語》十卷

陳氏曰:洪邁撰。自《博聞》、《誨蒙》、《漢雋》、《摘奇》、《提要》、及此《法語》諸書,皆所以備遺忘。而洪氏多取句法,《漢雋》類例有倫,餘皆隨筆信意抄錄者也。

※《杜詩六帖》十八卷

陳氏曰:建安陳應行季陵撰。用白氏門類,編杜詩語。

※《錦繡萬花谷》四十卷,《續》四十卷

陳氏曰:序稱淳熙十五年作,而不著名氏。門類無倫理,序文亦拙。

※《古今故事錄》二十卷

陳氏曰:知建昌軍金陵閻一德撰。
 卷二百二十七 ↑返回頂部 卷二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