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0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九 文獻通考 卷三十 卷三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文獻通考卷三十
  鄱 陽 馬 端 臨 貴 與 著
  選舉考三
  舉士
  梁太祖開平元年𠡠近年舉人當秋薦之時不親試者號為㧞解今後宜止絶 又𠡠禮部貢院每年所放眀經及第不得過二十人
  乾化元年以尚書左僕射楊渉知貢舉非常例也開元時以禮部侍郎專知貢舉其後或以他官領多用中書舎人及諸司四品清資官唯㑹昌中命太常卿王起知貢舉時亦檢校僕射五代時或以兵部尚書或以戶部侍郎刑部侍郎為之不專主於禮侍矣
  後唐莊宗同光三年𠡠今年新及第進士符䝉正等令翰林院覆試升王徽桑維翰居魁亞降符𫎇正第四今後禮部所試委中書門下子細詳覆奏聞
  三年工部侍郎任賛奏請諸色舉人不是家在逺方水陸隔越者逐處選賔從官僚中藝學精博一人各於本貫一例分眀比試如非通贍不許妄給文解
  眀宗長興三年𠡠今後落第舉人所司已納家狀者次年便赴貢院就試並免再取文解
  長興四年禮部貢院奏新立條件如後
  一九經五經經眀呈帖由之時試官書通不後有不及格者唱落後請置筆硯將所納帖由分眀却令自閲或者試官錯書通不當與改正如懐疑者便許請本經當面檢對如實是錯即於帖由上書名而退一五科常年駮榜出多稱屈塞今年並眀書所對經書墨義云第㡬道不第㡬道粗第㡬道通任將本經書疏照證如考試官去留不當許將状陳訴當再加考較如合黜落妄有披述當行嚴斷 一今年舉人有抱屈落第者許将狀披訴於貢院當與重試如貢院不理即詣御史臺論訴請自試舉人日令御史臺差人受舉人訴屈文狀并引本身勘問所論事件或知貢舉官及考試官已下敢受貨賂升擢親朋屈抑藝能隂從請托及不依格去留一事有違請行朝典一懐挟書策舊例禁止請自今後入省門捜得文
  書不計多少准例扶出殿將来両舉 一遙口受人廻換試處及抄義題帖書時諸般相救准例扶出請殿將来三舉 一藝業未精准格落下恥見同人妄扇屈聲擬為將来基址及他人帖對過塲數多者便生誣玷或羅織謳罵者並當收禁牒送御史臺請賜𠡠鞠如知貢舉官及考試官事渉私狥情屈塞藝士請行朝典若虛妄者請嚴行科斷牒送本道重處色後仍永不得入舉塲同保人亦請連坐各殿三舉奉𠡠宜依
  又奏准㑹要貢人至元日列在方物之前以備充庭之禮近来直至臨鎖院前赴應天門外朝見今後請令舉人復赴正仗如舊法或以人數不少請祇取諸科解頭一人就列其餘續到者俟齊日别令朝見奉𠡠依
  石林葉氏曰唐末禮部知貢舉有得程文優者即以已登第時名次處之不以甲乙為髙下也謂之𫝊衣鉢和凝登第名在十三後得范魯公質遂處以十三其後范登相位官至太子太傅封國於魯與凝皆同世以為異也
  後周太祖廣順三年𠡠禮部貢院於引試之前精加考校逐塲去留無藝者雖應舉年深不得饒借塲數有藝者雖遭黜落並許陳訴祗不得街市省門故為喧競及投無名文字訕毁主司如有故違必行嚴斷配流邉逺同保人永不得赴舉主司不得受薦托書題密具姓名聞奏其舉人不得就試 又令今後舉人湏取本鄉貫文解若鄉貫阻隔秪許兩京給解
  南唐設科舉既而罷之
  先公曰按五代通錄自梁𨳩平至周顯徳未嘗無科舉而偏方小國兵亂之際往往廢墜如江南號為文雅最盛然江文蔚韓熙載皆後唐時中進士第宋齊邱馮延已仕於南唐皆白衣起家為秘書郎然則南唐前此未嘗設科舉科舉昉於此時耳頋以江文蔚一言罷之如以文蔚之言前朝進士公私相半為譏則文蔚固亦前朝進士也然眀年以徐鉉建言復置科舉暨我朝開寳中唐之為國不一二年將亡而猶命張佖典貢舉放進士可悲也已
  世宗顯徳二年勑國家設貢舉之司求俊茂之士務詢文行以中科名比聞近年以来多有濫進或以年勞而得第或因媒勢以出身今嵗所貢舉人試令看詳果見紕繆湏至去留其李覃何曮楊徽之趙鄰㡬等四人宜放及第其嚴説武允成王汾閭邱舜卿任惟吉周度張慎微王翥馬文劉選程浩然李進等一十二人藝學未精並宜黜落且令苦學以俟再来禮部侍郎劉温叟失於選士頗屬因循據其過尤合行譴謫尚示寛恕特與矜容劉温叟放罪將来貢舉公事仍令所司具條理奏聞 其年五月尚書禮部侍郎知貢舉竇儀奏其進士請今後省卷限納五卷以上於中雖有詩賦論各一卷餘外雜文歌篇並許同納祇不得有神道碑誌文之𩔖其帖經對義並湏實考通三已上為合格將来却覆試俟考試終塲其不及人以文藝優劣定為五等取文字乖舛詞理紕繆最甚者為第五等殿五舉其次者為第四等殿三舉以次稍優者為第三等第二等第一等並許次年赴舉其所殿舉數並於所試卷子上朱書封送中書門下請行指揮及罪發解試官監官等其諸科舉人若合解不解不合解而解者監官試官為首罪勒停見任舉送長官聞奏取裁監官試官如受賂及今後進士如有倩人述作文字應舉者許人告言送本處色役永不得仕進同保人知者殿四舉不知者殿兩舉受倩者如見在官停任選人殿三選舉人殿五舉諸色人量事科罪従
  又奏諸科舉人所試墨義第一塲十否者殿五舉第二塲第三塲十否者殿三舉其三塲内凡有九否殿一舉
  按貢舉而以墨義之通否為升黜淺陋殊甚有同兒戲然否之多者殿舉亦如之猶畧有古人簡不率者示罰之遺意云
  竇儀又奏乞依唐穆宗時考試及第進士先具姓名雜文申送中書請奏覆訖下當司與諸科一齊放榜五年右諫議大夫知貢舉劉濤於東京試士放榜後率新及第進士劉坦已下一十五人来赴行在以其所試詩賦進呈上以其詞多紕繆命翰林學士李昉覆試退落郭浚趙保雍等七人濤坐責官
  五代登科記總目
  梁太祖開平二年進士十八人諸科五人
  三年進士十九人諸科四人
  四年進士十五人諸科一人
  五年進士二十人諸科十人
  乾化二年進士十一人諸科一人
  三年進士十五人
  四年停舉
  五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二人
  貞眀二年進士十二人諸科一人
  三年進士十五人諸科二人
  四年進士十二人諸科二人
  五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一人
  六年進士十二人諸科三人
  七年停舉
  龍徳二年進士十四人諸科二人
  三年停舉
  唐莊宗同光二年進士十四人諸科二人
  三年進士四人
  四年進士八人諸科二人
  眀宗天成二年進士二十三人諸科九人
  三年進士十五人諸科四人
  四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二人
  長興元年進士十五人重試落下八人諸科一人二年進士四人
  三年進士八人諸科八十一人
  四年進士二十四人諸科一人
  愍帝長興五年進士十七人諸科一人
  廢帝清泰二年進士十四人諸科一人
  三年進士十三人
  晉髙祖天福二年進士十九人
  三年進士二十人
  四年五年停貢舉
  六年進士十一人諸科四十五人
  七年進士七人
  八年進士七人
  九年進士十三人諸科五十六人
  開運二年進士十五人諸科八十八人
  三年進士二十人諸科九十二人
  漢髙祖天福十二年進士二十五人諸科一百五十五人
  隱帝乾祐元年進士二十三人諸科一百七十九人二年進士十九人諸科八十人
  三年進士十七人諸科八十四人
  周髙祖廣順元年進士十三人諸科八十七人二年進士十三人諸科六十六人
  三年進士十人内落下二人諸科八十三人
  世宗顯徳元年進士二十人諸科一百二十一人二年進士十六人諸科一百十六人
  三年進士六人諸科二十九人
  四年進士十人諸科三十五人
  五年進士十五人内落下七人諸科七十二人六年進士十人諸科五十人
  按五代五十二年其間惟梁與晉各停貢舉者二年則降𠡠以舉子學業未精之故至於朝代更易干戈攘搶之嵗貢舉固未嘗廢也然每歲所取進士其多者僅及唐盛時之半土宇分割人士流離固無怪其然但三禮三𫝊學究眀經諸科唐雖有之然每科所取甚少而五代自晉漢以来眀經諸科中選者動以百人計盖帖書墨義承平之時士鄙其學而不習國家亦賤其科而不取故惟以攻詩賦中進士舉者為貴喪亂以来文學廢墜為士者往往從事乎帖誦之末習而舉筆䏻文者固罕見之國家亦姑以是為士子進取之塗故其所取反數倍於盛唐之時也國初諸科取人亦多於進士盖亦承五季之弊云
  歐陽公什邡陳氏榮鄉亭記曰什邡之吏特不喜儒必摧辱中傷之民既素饒樂鄉里不急祿仕又苦吏之為故未嘗有儒其業與服以㳺者甚好學者不過專一經工歌詩優㳺自養為鄉丈人而已逮陳君巖夫始為進士然亦未嘗敢儒衣冠謁縣門出入閭巷必鄉其服已而州下天子詔書索鄉舉秀才巖夫始改服詣門應詔吏方相驚既州試之送禮部中丙科以歸省其父曰噫吾始惡進士之病已而不知其可以為榮也廼築亭以旌之鼂歸来子序張穆之觸鱗集曰五季文物蕩盡而魯儒猶往往抱經伏農野守死善道盖五十年不改也太祖皇帝既定天下魯之學者始稍稍自奮白袍舉子大裾長紳雜出戎馬介士之間父老見而指以喜曰此曹出天下太平矣方是時厭亂人思復常故士貴盖不待其名實加扵上下見其物色士𩔖而意已悦安之此儒之效也愚嘗讀此二篇而後知五代之時雖科舉未嘗廢而士厄於離亂之際不得卒業或有所長而不䏻以自見老死閭閻不為少矣
  宋朝禮部貢舉設進士九經五經開元禮三史三禮三𫝊學究眀經眀法等科皆秋取解冬集禮部春考試合格及第者列名放榜於尚書省凡進士試詩賦雜文各一首䇿五道帖論語十帖對春秋或禮記墨義十條九經帖書一百二十帖對墨義六十條五經帖書八十帖對墨義五十條三禮對墨義九十條三𫝊一百一十條開元三禮三史各三百條學究毛詩對墨義五十條論語十條爾雅孝經共十條周易尚書各二十五條眀法對律令四十條兼經並同毛詩之制各問經引試通六為合格仍抽卷問律本科則否皆本貫發解若有鄉貫阻越及在化外得於開封府投牒奏俟朝㫖諸州以本判官試進士錄事參軍試諸科或不曉經藝即選以次官充諸科並本判官監試試紙長官印署面給之帖經對義監官試官對考通否逐塲定去取凡試日懐挟所業經義及遙口相授者即時遣出所試合格取通多業精者為上餘次之解文首具元請解及已落見解人數所試經義朱書通否監官試官署名於其下進士文卷諸科義卷帖由並随解文送貢院其有殘廢篤疾並不得預解或應解而不解不應解而解監官試官為首罪停所任受賂以枉法論長官聼朝㫖凡見任官應進士舉謂之鏁㕔試所屬官司先以名聞得㫖而後解既集貢院十人或五人同保不許有大逆人緦麻以上親及諸不孝不悌隱匿工商異𩔖僧道歸俗之徒家狀并試卷之首署年及舉數塲第鄉貫不得増損移易以仲冬收納月終而畢將臨試期知舉官先引問聮保與狀僉同而定焉凡就試禁挟書為姦進士試詞賦惟切韻玉篇不禁進士文理紕繆者循舊制殿五舉諸科初塲十否殿五舉第二第三塲十否殿三舉第一至第三塲九否並殿一舉殿舉之數朱書於試卷送中書門下諸已發解及進士雖有挟書之禁而不搜索
  太祖皇帝建隆三年詔及第人不得拜知舉官子弟弟姪及目為師門恩門并自稱門生故事知舉官將赴貢院臺閣近臣得舉所知進士之負藝者號曰公薦上慮其因縁挟私詔禁之
  乾徳元年詔曰一經皓首十上千名前史之眀文昔賢之苦節懸科取士固當優容按舊制九經一舉不第而止非所以啟廸仕進之路也自今一依諸科舉人許令再應
  按自唐以来所謂眀經者不過帖書墨義而已愚嘗見東陽麗澤吕氏家塾有刋本吕許公夷簡應本州鄉舉試卷因知墨義之式盖十餘條有云作者七人矣請以七人之名對則對云七人某某也謹對有云見有禮於其君者如孝子之養父母也請以下文對則對云下文曰見無禮於其君者如鷹鸇之逐鳥雀也謹對有云請以註疏對者則對云注疏曰云云謹對有不䏻記憶者則只云對未審盖既禁其挟書則思索不獲者不容臆説故也其上則具考官批鑿如所對善則批一通字所對誤及未審者則批一不字大槩如兒童挑誦之狀故自唐以来賤其科所以不通者殿舉之罰特重而一舉不第者不可再應盖以其區區記問猶不䏻通悉則無所取材故也藝祖許令再應待士之意亦厚矣
  乾徳五年盧多遜知貢舉上復詔參知政事薛居正於中書覆試皆合格乃賜及第
  先是陶穀子邴擢上第上曰聞穀不䏻訓子邴安得登第乃詔食祿之家有登第者禮部具析以聞當令覆試
  開寳三年詔禮部貢院閲貢士及諸科十五舉以上終塲者具姓名以聞至是籍到司馬浦等一百六人並賜本科出身此特奏名恩例之始
  五年初嵗取進士不過十數人知貢舉奏合格人姓名而已至是禮部試到進士安守亮等十一人及諸科十七人上召對講武殿始下制放榜新制也
  六年李昉知貢舉取宋凖等十一人上以進士武濟川三𫝊劉睿材質最陋黜去之濟川昉鄉人也上頗不恱㑹有訴昉用情取舎者上乃令籍終塲下第人姓名得三百六十人皆召見擇其一百九十五人并凖以下乃御講武殿各賜紙札别試詩賦命殿中侍御史李瑩等為考官得進士二十六人五經四人開元禮七人三禮三十八人三𫝊二十六人三史三人學究十八人眀法五人皆賜及第又賜錢二十萬以張宴㑹昉等尋皆坐責自兹殿試遂為常制
  是嵗新修開寳通禮成詔鄉貢開元禮宜改稱鄉貢通禮本科並以新書試問
  江南進士林松雷説試不中格以其間道来歸並賜三𫝊出身
  是嵗詔貢士之下第者特免將来請解許直詣貢部
  八年親試舉人得王嗣宗等三十六人
  按殿前試士始於唐武后然唐制以考功郎中任取士之責后不過下行其事以取士譽非於考功已試之後再試之也開元以後始以禮部侍郎知貢舉送中書門下詳覆然惟元和間錢徽為侍郎知貢舉宰相叚文昌言其取士不公覆試多不中選徽坐免官長慶以後則禮部所取士先詳覆而後放榜則雖有詳覆之名而實未曽再試矣五代以来所謂詳覆者間有升黜人宋太祖乾徳六年命中書覆試則以帝疑陶穀之子不䏻文而中選故覆之亦未嘗别為之升黜也至開寳六年李昉知舉放進士後下第人徐士亷等打鼓論牓上遂於講武殿命題重試御試自此試始昉等所取十一人重試共取二十六人然於昉等所取十一人内只黜武濟川一人餘十人則髙下一依元次而續取到二十六人不過附名在此十人之後共為一榜然則是年雖别試而共為一榜亦未嘗有省試殿試之分也至八年覆試禮部貢院合格舉人王式等於講武殿内出試題得進士三十六人而以王嗣宗為首王式者禮部所定合格第一人則居其四盖自是年御試始别為升降始有省試殿試之分省元狀元之别云
  九年詔翰林學士李昉等閲諸道所解孝弟力田等人試問所業毋可採乃悉退去詔劾本部官濫舉之罪見孝亷門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上初即位思振淹滯頋謂侍臣曰朕欲博求俊彦於科塲中非敢望㧞十得五止得一二亦可為致治之具矣於是禮部上所試合格人姓名上御講武殿覆試内出詩賦題賦韻平仄相間依次用命李昉扈䝉定其優劣為三等得吕䝉正以下一百九人越二日覆試諸科得三百餘人並賜及第又詔禮部閲貢籍得十舉以上至十五舉進士諸科一百八十餘人並賜出身九經七人不中格亦憐其老特賜同三𫝊出身凡五百餘人皆賜綠袍鞾笏賜宴開寳寺上自為詩二章賜之第一第二等進士及九經授將作監丞大理評事通判諸州其餘皆優等注擬寵章殊異歴代未有也薛居正等言取人太多用人太驟不聼
  唐朝有𠡠賜及第以表特恩至是御試中第者皆稱之其後文學之臣有不由科第者或獻文别試亦𠡠賜進士及第
  按是年諸道所發貢士得五千二百餘人賜第者共五百餘人為十取其一
  石林葉氏曰國初取進士循唐故事每嵗多不過三十人太宗初即位天下已定有意扵脩文嘗語宰相薛文惠公治道長久之術因曰莫若參用文武之士是嵗御試題以訓練將為賦主聖臣賢為詩盖示以參用之意特取一百九人自唐以来未之有也遂得吕文穆公為狀頭李參政至第二人張僕射齊賢王參政化基等數人皆在其間自是連放五榜通取八百一人一時名臣悉自兹出矣
  三年九月上御講武殿試禮部貢士舉人進士加論一首自是以三題為凖故事禮部惟春放榜至是秋試非常例也是冬諸州舉人並集會將親征北漢罷之自是毎間一年或二年乃貢舉
  按選舉志言是年試進士始加論一首然考登科記所載建隆以来逐科試士皆是一賦一詩一論凡三題非始於是年也
  五年覆試進士得蘇易簡以下一百二十一人並分甲乙之第賜宴
  時顔眀逺劉昌言張觀樂史等四人皆以見任官舉進士上惜科第不與特授近藩掌書記
  是歲有趙昌國者求應百篇舉謂一日作詩百篇不設此科求應者即試之上出雜題二十字曰松風雪月天花竹鶴雲煙詩酒春池雨山僧道栁泉各令賦五篇篇八句逮日旰僅成數十首率無可觀上以此科久廢特賜及第以勸来者仍詔有司今後應百篇舉約此題為式
  七年詔諸州長吏解送舉人取版籍分眀為鄉里所推仍十人為保保内有行止踰違者連坐不得赴舉八年詔曰歲千秋賦是曰彛章爰自近年遂隳前制止一偕於計吏許常赴扵貢闈豈足程功頗容徼倖復歸舊貫允叶至公宜令諸道下第舉人依舊重請文解是年試進士始分三甲第一甲並知縣
  雍熙二年令考官親戚别試是年親試舉人初唱名賜第得梁顥以下一百七十餘人諸科一百餘人李昉吕𫎇正之子皆入等上以勢家不宜與孤寒競進罷之左右言尚有遺材復試又得洪湛等七十餘人諸科三百餘人並賜及第
  四年先是上閲試舉人累日方畢宰相屢請以春官之職歸有司如唐故事乃詔歲命春官知舉
  端拱元年禮部放進士程宿以下二十八人諸科一百一十人榜既出而謗議蜂起上意其遺材遽召下第人覆試扵崇政殿得進士馬國祥以下及諸科凡七百人以試中為目用白詔紙書其名氏以賜之令權知諸縣簿尉 六月又命右正言王世則等召諸下第進士及諸科於武成王廟重試得合格數百人上覆試詩賦又㧞進士葉齊以下三十一人諸科八十九人並賜及第容齋洪氏随筆曰太宗雍熈二年端拱元年禮部放進士之後慮有遺材至於再試再放雍熈復試凡百七十六人端拱復試諸科因此得官者至扵七百一時待士可謂至矣然太平興國末孟州進士張雨光以試不合格縱酒大罵於街衢中言渉指斥上怒斬之同保九軰永不得赴舉恩威並行至於如此
  二年親試舉人有中書吏人及第上令奪所授勑牒乃詔禁吏人應舉
  淳化三年是嵗諸道舉人凡萬七千餘人蘓易簡知舉殿試始令糊名考校内出巵言日出賦題試者不能措辭相率叩殿檻上請有錢易者日未中三題皆就以其輕俊特命黜之得孫何以下三百餘人諸科八百餘人就宴賜御製詩三首箴一首又詔刻禮記儒行篇賜近臣及京朝官受任於外者併以賜何等初内殿䇿士例賜御詩以寵之至陳堯叟始易以箴至是詩箴並賜舊制三史通禮各試三十塲每塲墨義十道制自今只試墨義十五塲餘十五塲抽卷令面讀能知義理分辨其句識難字者為合格不合者落
  自端拱元年試士罷進士擊鼓訴不公後次年蘇易簡知貢舉固請御試是年又知貢舉既受詔徑赴貢院以避請求後遂為例
  容齋洪氏随筆曰淳化三年太宗試進士出巵言日出賦題孫何不得知所出相率叩殿檻乞上指示之上為陳大義景徳二年御試天道猶張弓賦後禮部貢院言近進士惟鈔畧古今文賦懐挟入試昨者御試以正經命題多懵所出則知題目不示以出處也大中祥符元年試禮部進士内出清眀象天賦等題仍錄題解摹印以示之至景祐元年始詔御藥院御試日進士題目具經史所出摹印給之更不許上請
  按藝祖太宗皆留意於科目然開寳八年王嗣宗為狀元止授秦州司理參軍嘗以公事忤知州路冲冲怒械繫之於獄然則當時狀元所授之官既卑且不為長官所禮未至如後世榮進素定要路在前之説也至太平興國二年始命第一第二等進士及九經授將作監丞大理評事通判諸州其次皆優等注擬凡一百三十人淳化二年試士第一甲至三百二人皆賜及第太宗時惟此二年科目恩數最為優渥涑水記聞言太平興國之事以為太祖幸西都張齊賢以布衣獻䇿帝善之歸語太宗曰吾幸西都得一張齊賢我不欲官之汝異日可收以自輔是榜齊賢中選適在數十人後及注官乃詔盡與超除如此則是通榜恩數之厚是太宗欲曲為張齊賢之地馬永卿語錄載淳化二年之事則以為武當山道士鄧若拙嘗出神見二仙官相語曰来春進士榜有宰相三人而一人極低如何對曰髙低不可易也獨甲科可易不若以第二甲為第一甲道士覺以告人既而唱名上適有宫中之喜因謂近臣第一甲多放㡬人言止則止遂唱第一甲上意亦忽忽忘之至三百人方悟是年榜三百五十三人而第一甲三百二人第二甲五十一人丁謂第四人王欽若第十一人張士遜第二百六十人後丁謂王張皆為宰相如此則是黄甲人數之多是神物欲曲為張士遜之地二説頗渉偏私詭異故李大性所著典故辨疑深言其不然愚以為太宗寤寐英賢如恐不及時出特恩以示奨勵故初無一定之例有如太平興國二年三年第一等第二等並授通判而五年則前二十三名授通判八年則第一甲授知縣雍熈二年第一等為節察推官淳化三年則止前四名授通判則累科授官之崇庳無定例也分甲取人始扵太平興國八年然是年第三甲五十四人第二甲一百五十七人反三倍於第三甲之數端拱元年二年則又不分甲淳化三年第二甲五十一人第一甲三百二人反六倍於第二甲之數則累科分甲人數之多少無定例也好事者徒見二張致身宰輔而不擢髙科而二科恩例適爾優厚故必以為曲為二人之地耳
  真宗咸平元年詔禮部放榜得進士孫僅以下五十人髙麗賔貢一人自淳化五年停舉凡五年至是始行之其年密州發解官坐薦送非人當入金特詔停任因詔告諭諸路以警官吏
  容齋洪氏曰按登科記孫僅榜五十人自第一至十四人惟第九名劉煜為河南人餘皆貫開封府其下二十五人亦然不應都人士中選如是其多疑外方寄名託籍為進取之便耳
  二年詔天下貢舉人應三舉者今歲並免取解自餘依例舉送
  三年親試舉人上臨軒三日無倦色得進士陳堯咨以下四百九人諸色四百三十餘人又試進士五舉諸科八舉及嘗經御試或年踰五十者得進士及諸科凡九百餘人共千八百餘人其中有晉天福随計者較藝之詳推恩之廣近代未有也
  詔曰孔門四科徳行為貴言念近歲偷薄成風務扇朋㳺以圗進取潛相詬病指摘瑕疵有玷士倫頗傷俗化自今兩京諸路所解舉人宜先亷訪行實或藝文可採而操履有虧投書匿名飾詞訕上之𩔖並嚴加懲斷勒歸鄉縣課役永不得就舉如輒敢解送所由官吏必當論罪仍令御史臺覺察之
  又親試河北貢舉人賜進士齊革等十三人諸科三百四十五人及第同出身既下第求試武藝及量材錄用者又五百餘人悉賜装錢慰遣之命禮部叙為一舉
  容齋洪氏随筆曰國朝科舉取士及太平興國以来恩典始重然各出一時制㫖未嘗輙同士子随所得而受之初不以官之大小有所祈訴也太平之二年進士一百九人吕䝉正以下四人得將作丞餘皆大理評事充諸州通判三年七十四人胡旦以下四人將作丞餘並為評事充通判及監當五年一百二十一人蘓易簡以下二十三人皆將作丞通判八年二百三十九人自王世則以下十八人評事知縣餘授判司簿尉未㡬世則等移通判簿尉改知令錄眀年並遷守評事雍熈二年二百五十八人自梁顥以下二十一人才得節察推官端拱元年二十八人自程宿以下但權知諸縣簿尉二年一百八十六人陳堯叟曽㑹至得光祿丞直史館而第三人姚揆但防禦推官淳化三年三百五十三人孫何以下二人將作丞二人評事第五人以下皆吏部注擬咸平元年孫僅但得防推二年孫暨以下但免選注官盖此兩榜真宗在諒闇禮部所放故殺其禮及三年陳堯咨登科然後六人將作丞四十二人評事第二甲一百三十四人節使推官軍事判官第三甲八十人防團軍事推官
  四年詔淄青齊州及河北經蕃宼蹂踐處貢舉許免取解此泛免之始
  五年親試舉人得進士王曽以下三十八人九經諸科百八十人是歲貢舉人集闕下萬四千五百餘人陳恕知貢舉所取士甚少進士諸科共取二百一十八人約六十六人取一人諸州舉送官被黜責者甚衆
  景徳二年親試舉人得進士李迪等二百四十餘人特奏一百餘人諸科五百餘人諸科特奏七十餘人先是迪與賈邉皆有聲塲屋及禮部奏名而兩人皆不與考官取其文觀之迪賦落韻邉論當仁不讓於師以師為衆與注疏異特奏令就御試參知政事王旦議落韻者失於不詳審耳捨注疏而立異不可輒許恐士子從今放蕩無所凖的遂取迪而黜邉當時朝論大率如此虞部員外郎知鄭州王矩上書自薦求進士第上以矩自燕薊歸化居官清白而自強學業特賜及第驛召赴聞喜宴上以去歲河朔用兵民甚驚擾其乗城捍宼多出士人故廣示甄採
  詔應試進士諸科同出身試將作監主簿者並令守選故事登科皆有選限近制及第即命以官上初復廷試賜出身者亦免選至是䇿名之士尤衆多設等級以振淹滯雖義不及格悉賜同出身試秩解褐故令有司循用常調以示甄别 又詔貢舉之門因循為弊躁競斯甚繆濫益彰宜令權住二年庶使服勤更專學問無失大成之術式符虛佇之懐仍委禮部貢院自今科塲務精考試無容濫進用革澆風比又有州郡全無解送是謂曠官其諸路府州將来秋賦當職官如依前頋避全不解人致有上言必行朝典
  禮部貢院上言請諸色舉人各歸本貫取解不得寄應及權買田産立戶諸州取解發寄應舉人長吏以下請依例科罪犯者罪亦如之有鄉里遐逺久住京師許扵國子監取解仍湏本鄉命官委保判監引騐乃得附學發解日奏
  三年詔進士就試不許繼燭自今開封府國子監諸路州府據秋賦投狀舉人解十之四如藝業優長或荒繆至甚則不拘多少今歲秋賦止解舊人新人且令習業川廣舊取解人並許免解
  翰林學士鼂逈等議令諸州約分數解送或自来舉子止有三兩人欲聼全解或其間才業卓然不羣者别以名聞其文武升朝官適親許附國學此胄試之始
  貢院言昨詳進士所納公卷多假借他人文字或用舊卷或為傭書人易换文本是致考校無凖請自今並令舉人親自投納於試紙前親書家狀如將来程試與公卷全異及所試文字與家狀書體不同並駮放之或假用他人文字辨認彰露即依例扶出永不得赴舉其知舉官亦望先一月差入貢院考較公卷分為等第如事業殊異者至日更精加試騐所兾抱藝者不失搜羅躁進者難施偽濫
  四年令禮部糊名考較先是上嘗問輔臣以天下貢舉人數王旦曰萬三千有餘約常例奏名十一而已上曰若此則當黜者不啻萬人矣典領之官必湏審擇鼂逈兢畏當以委之且謂滕元晏少交逰命逈等知貢舉元晏等封印卷首凡封卷首及㸃檢詳試别命官皆始此先糊名用之殿試今復用之禮部也初陳彭年舉進士以輕俊為宋白所出於是彭年與逈等更定條制設闗防不復㨂擇文行雖杜絶請託然寘甲科者多非人望自彭年始也
  大中祥符元年南省下第舉人周叔良等百二十人訟知貢舉官朋附權要抑塞孤寒列上勢家子弟四十餘人文字淺近非合奏名上曰貢舉謗議前代不免朕今召所謂勢家子弟者别坐就試既而叔良等所陳皆妄命配𨽻許州
  二年禮部貢院言凖詔議定國子監兩京諸路以五次解到舉人内取一歲數多者自今解十之三永為定式詔令於五年最多數中特解十之五庸振淹滯以廣搜羅
  三年親試東封路服勤詞學經眀行修賜進士梁固以下三十一人
  四年親試祀汾隂路服勤詞學經眀行修賜進士張師徳以下三十一人
  按自雍熙端拱而後取士之法省試之後乃有殿試已為定例獨此二年㑹要所載乃停貢舉年分禮部未嘗放進士然則此六十餘人者廼是封禪特恩所試如後来免省到殿之𩔖是也
  四年開封府進士郭顔孫碩等同保赴舉碩預薦顔被黜詣府自首有服紀不當赴舉欲以累碩上惡其險躁無儒行令配顔蔡州勿齒儒籍 又詔曰如聞河朔諸州解送舉人難於考覈頗多黜落宜令轉運使於落解舉人最多處内有顯負苦辛者遣官别加考試及格人送禮部
  五年上聞貢院監門官以諸科舉人挟書為私悉解衣閲視失取士之體亟令止之又令貢院錄諸州發解試題以聞以將廷試慮或重複自是用以為例 又詔令自今貢舉人曽預南省試者犯公罪特聼罰贖
  先是挟書赴試者并同保人殿一舉是歲試諸科以挟書扶出者十八人計同保九十三人而十二人當奏名有司以聞上特令赴殿試乃詔禮部裁定殿舉之制禮部言諸科懐挟書䇿比對義十不詞理紕繆者情理稍輕其進士所挟未必全是所試文字請自今挟書犯者依條殿舉其同保殿舉指揮更不施行奏可
  八月詔諸衛將軍諸司使副三班知州處貢舉人令通判幕職錄事參軍及考試官發解知州止同署解狀所解不當亦免其罪
  七年詔諸州解送舉人内黜落多處宜令本州選官覆試取藝業優長者送禮部以二月一日為限進士諸科其曽經殿試并河北陕西諸科曽至終塲及他州兩至終塲下第者悉免取解
  容齋洪氏随筆曰天禧三年京西轉運使胡則言滑州進士王世質等訴本州黜落即取元試卷付許州通判崔立看詳立以為世質等所試不至紕繆已牒滑州依例解發詔轉運司具析不先奏裁直令解發緣由以聞其試卷仰本州繳進世質等仍未得解發及取到試卷詔貢院定奪乃言詞理低次不合充薦復黜之而劾胡則崔立之罪盖是時貢舉條制猶未堅定故有被黜而来訴其枉者至於省試亦然如葉齊之𩔖由此登第後来無此風矣
  八年始制謄錄院
  時懐衛濵州以部内官屬少進士登科者因聚數州進士都試之乃詔自今諸州發解如乏試官宜令轉運司選鄰州官充不得移舉就他州併試
  天禧二年詔自今鏁㕔應舉人所在長吏先考試藝業合格者始聼取解如至禮部不及格當停見任其前後考試官舉送長官皆重寘罪至天聖時除其法
  二年詔以近年開封府舉人稍多屢致詞訟令翰林學士承㫖晁逈等議定條制逈等上言諸州舉多以身有服制本貫難於取解遂奔湊京轂寓籍充賦人數既衆混而為一有司但考其才藝解送之際本府土著登名者甚少交構喧競亦由於此欲請自今舉人有期周卑弱以下服者聼取文解寄應舉人實無戶籍者計召官保任於本府户籍人數外别定分數薦送詔從之













  文獻通考卷三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