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通考 (四库全书本)/卷03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九 文献通考 卷三十 卷三十一

  钦定四库全书
  文献通考卷三十
  鄱 阳 马 端 临 贵 与 著
  选举考三
  举士
  梁太祖开平元年𠡠近年举人当秋荐之时不亲试者号为㧞解今后宜止绝 又𠡠礼部贡院每年所放眀经及第不得过二十人
  乾化元年以尚书左仆射杨渉知贡举非常例也开元时以礼部侍郎专知贡举其后或以他官领多用中书舎人及诸司四品清资官唯㑹昌中命太常卿王起知贡举时亦检校仆射五代时或以兵部尚书或以户部侍郎刑部侍郎为之不专主于礼侍矣
  后唐庄宗同光三年𠡠今年新及第进士符䝉正等令翰林院覆试升王徽桑维翰居魁亚降符𫎇正第四今后礼部所试委中书门下子细详覆奏闻
  三年工部侍郎任赞奏请诸色举人不是家在逺方水陆隔越者逐处选賔从官僚中艺学精博一人各于本贯一例分眀比试如非通赡不许妄给文解
  眀宗长兴三年𠡠今后落第举人所司已纳家状者次年便赴贡院就试并免再取文解
  长兴四年礼部贡院奏新立条件如后
  一九经五经经眀呈帖由之时试官书通不后有不及格者唱落后请置笔砚将所纳帖由分眀却令自阅或者试官错书通不当与改正如懐疑者便许请本经当面检对如实是错即于帖由上书名而退一五科常年驳榜出多称屈塞今年并眀书所对经书墨义云第㡬道不第㡬道粗第㡬道通任将本经书疏照证如考试官去留不当许将状陈诉当再加考较如合黜落妄有披述当行严断 一今年举人有抱屈落第者许将状披诉于贡院当与重试如贡院不理即诣御史台论诉请自试举人日令御史台差人受举人诉屈文状并引本身勘问所论事件或知贡举官及考试官已下敢受货赂升擢亲朋屈抑艺能阴从请托及不依格去留一事有违请行朝典一懐挟书策旧例禁止请自今后入省门捜得文
  书不计多少准例扶出殿将来两举 一遥口受人回换试处及抄义题帖书时诸般相救准例扶出请殿将来三举 一艺业未精准格落下耻见同人妄扇屈声拟为将来基址及他人帖对过场数多者便生诬玷或罗织讴骂者并当收禁牒送御史台请赐𠡠鞠如知贡举官及考试官事渉私徇情屈塞艺士请行朝典若虚妄者请严行科断牒送本道重处色后仍永不得入举场同保人亦请连坐各殿三举奉𠡠宜依
  又奏准㑹要贡人至元日列在方物之前以备充庭之礼近来直至临锁院前赴应天门外朝见今后请令举人复赴正仗如旧法或以人数不少请祇取诸科解头一人就列其馀续到者俟齐日别令朝见奉𠡠依
  石林叶氏曰唐末礼部知贡举有得程文优者即以已登第时名次处之不以甲乙为髙下也谓之𫝊衣钵和凝登第名在十三后得范鲁公质遂处以十三其后范登相位官至太子太傅封国于鲁与凝皆同世以为异也
  后周太祖广顺三年𠡠礼部贡院于引试之前精加考校逐场去留无艺者虽应举年深不得饶借场数有艺者虽遭黜落并许陈诉祗不得街市省门故为喧竞及投无名文字讪毁主司如有故违必行严断配流邉逺同保人永不得赴举主司不得受荐托书题密具姓名闻奏其举人不得就试 又令今后举人湏取本乡贯文解若乡贯阻隔秪许两京给解
  南唐设科举既而罢之
  先公曰按五代通录自梁𨳩平至周显徳未尝无科举而偏方小国兵乱之际往往废坠如江南号为文雅最盛然江文蔚韩熙载皆后唐时中进士第宋齐邱冯延已仕于南唐皆白衣起家为秘书郎然则南唐前此未尝设科举科举昉于此时耳頋以江文蔚一言罢之如以文蔚之言前朝进士公私相半为讥则文蔚固亦前朝进士也然眀年以徐铉建言复置科举暨我朝开宝中唐之为国不一二年将亡而犹命张佖典贡举放进士可悲也已
  世宗显徳二年敕国家设贡举之司求俊茂之士务询文行以中科名比闻近年以来多有滥进或以年劳而得第或因媒势以出身今岁所贡举人试令看详果见纰缪湏至去留其李覃何曮杨徽之赵邻㡬等四人宜放及第其严说武允成王汾闾邱舜卿任惟吉周度张慎微王翥马文刘选程浩然李进等一十二人艺学未精并宜黜落且令苦学以俟再来礼部侍郎刘温叟失于选士颇属因循据其过尤合行谴谪尚示寛恕特与矜容刘温叟放罪将来贡举公事仍令所司具条理奏闻 其年五月尚书礼部侍郎知贡举窦仪奏其进士请今后省卷限纳五卷以上于中虽有诗赋论各一卷馀外杂文歌篇并许同纳祇不得有神道碑志文之𩔖其帖经对义并湏实考通三已上为合格将来却覆试俟考试终场其不及人以文艺优劣定为五等取文字乖舛词理纰缪最甚者为第五等殿五举其次者为第四等殿三举以次稍优者为第三等第二等第一等并许次年赴举其所殿举数并于所试卷子上朱书封送中书门下请行指挥及罪发解试官监官等其诸科举人若合解不解不合解而解者监官试官为首罪勒停见任举送长官闻奏取裁监官试官如受赂及今后进士如有倩人述作文字应举者许人告言送本处色役永不得仕进同保人知者殿四举不知者殿两举受倩者如见在官停任选人殿三选举人殿五举诸色人量事科罪従
  又奏诸科举人所试墨义第一场十否者殿五举第二场第三场十否者殿三举其三场内凡有九否殿一举
  按贡举而以墨义之通否为升黜浅陋殊甚有同儿戏然否之多者殿举亦如之犹略有古人简不率者示罚之遗意云
  窦仪又奏乞依唐穆宗时考试及第进士先具姓名杂文申送中书请奏覆讫下当司与诸科一齐放榜五年右谏议大夫知贡举刘涛于东京试士放榜后率新及第进士刘坦已下一十五人来赴行在以其所试诗赋进呈上以其词多纰缪命翰林学士李昉覆试退落郭浚赵保雍等七人涛坐责官
  五代登科记总目
  梁太祖开平二年进士十八人诸科五人
  三年进士十九人诸科四人
  四年进士十五人诸科一人
  五年进士二十人诸科十人
  乾化二年进士十一人诸科一人
  三年进士十五人
  四年停举
  五年进士十三人诸科二人
  贞眀二年进士十二人诸科一人
  三年进士十五人诸科二人
  四年进士十二人诸科二人
  五年进士十三人诸科一人
  六年进士十二人诸科三人
  七年停举
  龙徳二年进士十四人诸科二人
  三年停举
  唐庄宗同光二年进士十四人诸科二人
  三年进士四人
  四年进士八人诸科二人
  眀宗天成二年进士二十三人诸科九人
  三年进士十五人诸科四人
  四年进士十三人诸科二人
  长兴元年进士十五人重试落下八人诸科一人二年进士四人
  三年进士八人诸科八十一人
  四年进士二十四人诸科一人
  愍帝长兴五年进士十七人诸科一人
  废帝清泰二年进士十四人诸科一人
  三年进士十三人
  晋髙祖天福二年进士十九人
  三年进士二十人
  四年五年停贡举
  六年进士十一人诸科四十五人
  七年进士七人
  八年进士七人
  九年进士十三人诸科五十六人
  开运二年进士十五人诸科八十八人
  三年进士二十人诸科九十二人
  汉髙祖天福十二年进士二十五人诸科一百五十五人
  隐帝乾祐元年进士二十三人诸科一百七十九人二年进士十九人诸科八十人
  三年进士十七人诸科八十四人
  周髙祖广顺元年进士十三人诸科八十七人二年进士十三人诸科六十六人
  三年进士十人内落下二人诸科八十三人
  世宗显徳元年进士二十人诸科一百二十一人二年进士十六人诸科一百十六人
  三年进士六人诸科二十九人
  四年进士十人诸科三十五人
  五年进士十五人内落下七人诸科七十二人六年进士十人诸科五十人
  按五代五十二年其间惟梁与晋各停贡举者二年则降𠡠以举子学业未精之故至于朝代更易干戈攘抢之岁贡举固未尝废也然每岁所取进士其多者仅及唐盛时之半土宇分割人士流离固无怪其然但三礼三𫝊学究眀经诸科唐虽有之然每科所取甚少而五代自晋汉以来眀经诸科中选者动以百人计盖帖书墨义承平之时士鄙其学而不习国家亦贱其科而不取故惟以攻诗赋中进士举者为贵丧乱以来文学废坠为士者往往从事乎帖诵之末习而举笔䏻文者固罕见之国家亦姑以是为士子进取之涂故其所取反数倍于盛唐之时也国初诸科取人亦多于进士盖亦承五季之弊云
  欧阳公什邡陈氏荣乡亭记曰什邡之吏特不喜儒必摧辱中伤之民既素饶乐乡里不急禄仕又苦吏之为故未尝有儒其业与服以㳺者甚好学者不过专一经工歌诗优㳺自养为乡丈人而已逮陈君岩夫始为进士然亦未尝敢儒衣冠谒县门出入闾巷必乡其服已而州下天子诏书索乡举秀才岩夫始改服诣门应诏吏方相惊既州试之送礼部中丙科以归省其父曰噫吾始恶进士之病已而不知其可以为荣也迺筑亭以旌之鼂归来子序张穆之触鳞集曰五季文物荡尽而鲁儒犹往往抱经伏农野守死善道盖五十年不改也太祖皇帝既定天下鲁之学者始稍稍自奋白袍举子大裾长绅杂出戎马介士之间父老见而指以喜曰此曹出天下太平矣方是时厌乱人思复常故士贵盖不待其名实加扵上下见其物色士𩔖而意已悦安之此儒之效也愚尝读此二篇而后知五代之时虽科举未尝废而士厄于离乱之际不得卒业或有所长而不䏻以自见老死闾阎不为少矣
  宋朝礼部贡举设进士九经五经开元礼三史三礼三𫝊学究眀经眀法等科皆秋取解冬集礼部春考试合格及第者列名放榜于尚书省凡进士试诗赋杂文各一首䇿五道帖论语十帖对春秋或礼记墨义十条九经帖书一百二十帖对墨义六十条五经帖书八十帖对墨义五十条三礼对墨义九十条三𫝊一百一十条开元三礼三史各三百条学究毛诗对墨义五十条论语十条尔雅孝经共十条周易尚书各二十五条眀法对律令四十条兼经并同毛诗之制各问经引试通六为合格仍抽卷问律本科则否皆本贯发解若有乡贯阻越及在化外得于开封府投牒奏俟朝㫖诸州以本判官试进士录事参军试诸科或不晓经艺即选以次官充诸科并本判官监试试纸长官印署面给之帖经对义监官试官对考通否逐场定去取凡试日懐挟所业经义及遥口相授者即时遣出所试合格取通多业精者为上馀次之解文首具元请解及已落见解人数所试经义朱书通否监官试官署名于其下进士文卷诸科义卷帖由并随解文送贡院其有残废笃疾并不得预解或应解而不解不应解而解监官试官为首罪停所任受赂以枉法论长官听朝㫖凡见任官应进士举谓之鏁㕔试所属官司先以名闻得㫖而后解既集贡院十人或五人同保不许有大逆人缌麻以上亲及诸不孝不悌隐匿工商异𩔖僧道归俗之徒家状并试卷之首署年及举数场第乡贯不得増损移易以仲冬收纳月终而毕将临试期知举官先引问聮保与状佥同而定焉凡就试禁挟书为奸进士试词赋惟切韵玉篇不禁进士文理纰缪者循旧制殿五举诸科初场十否殿五举第二第三场十否殿三举第一至第三场九否并殿一举殿举之数朱书于试卷送中书门下诸已发解及进士虽有挟书之禁而不搜索
  太祖皇帝建隆三年诏及第人不得拜知举官子弟弟侄及目为师门恩门并自称门生故事知举官将赴贡院台阁近臣得举所知进士之负艺者号曰公荐上虑其因縁挟私诏禁之
  干徳元年诏曰一经皓首十上千名前史之眀文昔贤之苦节悬科取士固当优容按旧制九经一举不第而止非所以启迪仕进之路也自今一依诸科举人许令再应
  按自唐以来所谓眀经者不过帖书墨义而已愚尝见东阳丽泽吕氏家塾有刋本吕许公夷简应本州乡举试卷因知墨义之式盖十馀条有云作者七人矣请以七人之名对则对云七人某某也谨对有云见有礼于其君者如孝子之养父母也请以下文对则对云下文曰见无礼于其君者如鹰鹯之逐鸟雀也谨对有云请以注疏对者则对云注疏曰云云谨对有不䏻记忆者则只云对未审盖既禁其挟书则思索不获者不容臆说故也其上则具考官批凿如所对善则批一通字所对误及未审者则批一不字大概如儿童挑诵之状故自唐以来贱其科所以不通者殿举之罚特重而一举不第者不可再应盖以其区区记问犹不䏻通悉则无所取材故也艺祖许令再应待士之意亦厚矣
  干徳五年卢多逊知贡举上复诏参知政事薛居正于中书覆试皆合格乃赐及第
  先是陶谷子邴擢上第上曰闻谷不䏻训子邴安得登第乃诏食禄之家有登第者礼部具析以闻当令覆试
  开宝三年诏礼部贡院阅贡士及诸科十五举以上终场者具姓名以闻至是籍到司马浦等一百六人并赐本科出身此特奏名恩例之始
  五年初岁取进士不过十数人知贡举奏合格人姓名而已至是礼部试到进士安守亮等十一人及诸科十七人上召对讲武殿始下制放榜新制也
  六年李昉知贡举取宋凖等十一人上以进士武济川三𫝊刘睿材质最陋黜去之济川昉乡人也上颇不恱㑹有诉昉用情取舎者上乃令籍终场下第人姓名得三百六十人皆召见择其一百九十五人并凖以下乃御讲武殿各赐纸札别试诗赋命殿中侍御史李莹等为考官得进士二十六人五经四人开元礼七人三礼三十八人三𫝊二十六人三史三人学究十八人眀法五人皆赐及第又赐钱二十万以张宴㑹昉等寻皆坐责自兹殿试遂为常制
  是岁新修开宝通礼成诏乡贡开元礼宜改称乡贡通礼本科并以新书试问
  江南进士林松雷说试不中格以其间道来归并赐三𫝊出身
  是岁诏贡士之下第者特免将来请解许直诣贡部
  八年亲试举人得王嗣宗等三十六人
  按殿前试士始于唐武后然唐制以考功郎中任取士之责后不过下行其事以取士誉非于考功已试之后再试之也开元以后始以礼部侍郎知贡举送中书门下详覆然惟元和间钱徽为侍郎知贡举宰相假文昌言其取士不公覆试多不中选徽坐免官长庆以后则礼部所取士先详覆而后放榜则虽有详覆之名而实未曽再试矣五代以来所谓详覆者间有升黜人宋太祖干徳六年命中书覆试则以帝疑陶谷之子不䏻文而中选故覆之亦未尝别为之升黜也至开宝六年李昉知举放进士后下第人徐士廉等打鼓论榜上遂于讲武殿命题重试御试自此试始昉等所取十一人重试共取二十六人然于昉等所取十一人内只黜武济川一人馀十人则髙下一依元次而续取到二十六人不过附名在此十人之后共为一榜然则是年虽别试而共为一榜亦未尝有省试殿试之分也至八年覆试礼部贡院合格举人王式等于讲武殿内出试题得进士三十六人而以王嗣宗为首王式者礼部所定合格第一人则居其四盖自是年御试始别为升降始有省试殿试之分省元状元之别云
  九年诏翰林学士李昉等阅诸道所解孝弟力田等人试问所业毋可采乃悉退去诏劾本部官滥举之罪见孝廉门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上初即位思振淹滞頋谓侍臣曰朕欲博求俊彦于科场中非敢望㧞十得五止得一二亦可为致治之具矣于是礼部上所试合格人姓名上御讲武殿覆试内出诗赋题赋韵平仄相间依次用命李昉扈䝉定其优劣为三等得吕䝉正以下一百九人越二日覆试诸科得三百馀人并赐及第又诏礼部阅贡籍得十举以上至十五举进士诸科一百八十馀人并赐出身九经七人不中格亦怜其老特赐同三𫝊出身凡五百馀人皆赐绿袍靴笏赐宴开宝寺上自为诗二章赐之第一第二等进士及九经授将作监丞大理评事通判诸州其馀皆优等注拟宠章殊异历代未有也薛居正等言取人太多用人太骤不听
  唐朝有𠡠赐及第以表特恩至是御试中第者皆称之其后文学之臣有不由科第者或献文别试亦𠡠赐进士及第
  按是年诸道所发贡士得五千二百馀人赐第者共五百馀人为十取其一
  石林叶氏曰国初取进士循唐故事每岁多不过三十人太宗初即位天下已定有意扵脩文尝语宰相薛文惠公治道长久之术因曰莫若参用文武之士是岁御试题以训练将为赋主圣臣贤为诗盖示以参用之意特取一百九人自唐以来未之有也遂得吕文穆公为状头李参政至第二人张仆射齐贤王参政化基等数人皆在其间自是连放五榜通取八百一人一时名臣悉自兹出矣
  三年九月上御讲武殿试礼部贡士举人进士加论一首自是以三题为凖故事礼部惟春放榜至是秋试非常例也是冬诸州举人并集会将亲征北汉罢之自是毎间一年或二年乃贡举
  按选举志言是年试进士始加论一首然考登科记所载建隆以来逐科试士皆是一赋一诗一论凡三题非始于是年也
  五年覆试进士得苏易简以下一百二十一人并分甲乙之第赐宴
  时颜眀逺刘昌言张观乐史等四人皆以见任官举进士上惜科第不与特授近藩掌书记
  是岁有赵昌国者求应百篇举谓一日作诗百篇不设此科求应者即试之上出杂题二十字曰松风雪月天花竹鹤云烟诗酒春池雨山僧道柳泉各令赋五篇篇八句逮日旰仅成数十首率无可观上以此科久废特赐及第以劝来者仍诏有司今后应百篇举约此题为式
  七年诏诸州长吏解送举人取版籍分眀为乡里所推仍十人为保保内有行止逾违者连坐不得赴举八年诏曰岁千秋赋是曰彛章爰自近年遂隳前制止一偕于计吏许常赴扵贡闱岂足程功颇容徼幸复归旧贯允叶至公宜令诸道下第举人依旧重请文解是年试进士始分三甲第一甲并知县
  雍熙二年令考官亲戚别试是年亲试举人初唱名赐第得梁颢以下一百七十馀人诸科一百馀人李昉吕𫎇正之子皆入等上以势家不宜与孤寒竞进罢之左右言尚有遗材复试又得洪湛等七十馀人诸科三百馀人并赐及第
  四年先是上阅试举人累日方毕宰相屡请以春官之职归有司如唐故事乃诏岁命春官知举
  端拱元年礼部放进士程宿以下二十八人诸科一百一十人榜既出而谤议蜂起上意其遗材遽召下第人覆试扵崇政殿得进士马国祥以下及诸科凡七百人以试中为目用白诏纸书其名氏以赐之令权知诸县簿尉 六月又命右正言王世则等召诸下第进士及诸科于武成王庙重试得合格数百人上覆试诗赋又㧞进士叶齐以下三十一人诸科八十九人并赐及第容斋洪氏随笔曰太宗雍熙二年端拱元年礼部放进士之后虑有遗材至于再试再放雍熙复试凡百七十六人端拱复试诸科因此得官者至扵七百一时待士可谓至矣然太平兴国末孟州进士张雨光以试不合格纵酒大骂于街衢中言渉指斥上怒斩之同保九軰永不得赴举恩威并行至于如此
  二年亲试举人有中书吏人及第上令夺所授敕牒乃诏禁吏人应举
  淳化三年是岁诸道举人凡万七千馀人苏易简知举殿试始令糊名考校内出卮言日出赋题试者不能措辞相率叩殿槛上请有钱易者日未中三题皆就以其轻俊特命黜之得孙何以下三百馀人诸科八百馀人就宴赐御制诗三首箴一首又诏刻礼记儒行篇赐近臣及京朝官受任于外者并以赐何等初内殿䇿士例赐御诗以宠之至陈尧叟始易以箴至是诗箴并赐旧制三史通礼各试三十场每场墨义十道制自今只试墨义十五场馀十五场抽卷令面读能知义理分辨其句识难字者为合格不合者落
  自端拱元年试士罢进士击鼓诉不公后次年苏易简知贡举固请御试是年又知贡举既受诏径赴贡院以避请求后遂为例
  容斋洪氏随笔曰淳化三年太宗试进士出卮言日出赋题孙何不得知所出相率叩殿槛乞上指示之上为陈大义景徳二年御试天道犹张弓赋后礼部贡院言近进士惟钞略古今文赋懐挟入试昨者御试以正经命题多懵所出则知题目不示以出处也大中祥符元年试礼部进士内出清眀象天赋等题仍录题解摹印以示之至景祐元年始诏御药院御试日进士题目具经史所出摹印给之更不许上请
  按艺祖太宗皆留意于科目然开宝八年王嗣宗为状元止授秦州司理参军尝以公事忤知州路冲冲怒械系之于狱然则当时状元所授之官既卑且不为长官所礼未至如后世荣进素定要路在前之说也至太平兴国二年始命第一第二等进士及九经授将作监丞大理评事通判诸州其次皆优等注拟凡一百三十人淳化二年试士第一甲至三百二人皆赐及第太宗时惟此二年科目恩数最为优渥涑水记闻言太平兴国之事以为太祖幸西都张齐贤以布衣献䇿帝善之归语太宗曰吾幸西都得一张齐贤我不欲官之汝异日可收以自辅是榜齐贤中选适在数十人后及注官乃诏尽与超除如此则是通榜恩数之厚是太宗欲曲为张齐贤之地马永卿语录载淳化二年之事则以为武当山道士邓若拙尝出神见二仙官相语曰来春进士榜有宰相三人而一人极低如何对曰髙低不可易也独甲科可易不若以第二甲为第一甲道士觉以告人既而唱名上适有宫中之喜因谓近臣第一甲多放㡬人言止则止遂唱第一甲上意亦忽忽忘之至三百人方悟是年榜三百五十三人而第一甲三百二人第二甲五十一人丁谓第四人王钦若第十一人张士逊第二百六十人后丁谓王张皆为宰相如此则是黄甲人数之多是神物欲曲为张士逊之地二说颇渉偏私诡异故李大性所著典故辨疑深言其不然愚以为太宗寤寐英贤如恐不及时出特恩以示奖励故初无一定之例有如太平兴国二年三年第一等第二等并授通判而五年则前二十三名授通判八年则第一甲授知县雍熙二年第一等为节察推官淳化三年则止前四名授通判则累科授官之崇庳无定例也分甲取人始扵太平兴国八年然是年第三甲五十四人第二甲一百五十七人反三倍于第三甲之数端拱元年二年则又不分甲淳化三年第二甲五十一人第一甲三百二人反六倍于第二甲之数则累科分甲人数之多少无定例也好事者徒见二张致身宰辅而不擢髙科而二科恩例适尔优厚故必以为曲为二人之地耳
  真宗咸平元年诏礼部放榜得进士孙仅以下五十人髙丽賔贡一人自淳化五年停举凡五年至是始行之其年密州发解官坐荐送非人当入金特诏停任因诏告谕诸路以警官吏
  容斋洪氏曰按登科记孙仅榜五十人自第一至十四人惟第九名刘煜为河南人馀皆贯开封府其下二十五人亦然不应都人士中选如是其多疑外方寄名托籍为进取之便耳
  二年诏天下贡举人应三举者今岁并免取解自馀依例举送
  三年亲试举人上临轩三日无倦色得进士陈尧咨以下四百九人诸色四百三十馀人又试进士五举诸科八举及尝经御试或年逾五十者得进士及诸科凡九百馀人共千八百馀人其中有晋天福随计者较艺之详推恩之广近代未有也
  诏曰孔门四科徳行为贵言念近岁偷薄成风务扇朋㳺以圗进取潜相诟病指摘瑕疵有玷士伦颇伤俗化自今两京诸路所解举人宜先廉访行实或艺文可采而操履有亏投书匿名饰词讪上之𩔖并严加惩断勒归乡县课役永不得就举如辄敢解送所由官吏必当论罪仍令御史台觉察之
  又亲试河北贡举人赐进士齐革等十三人诸科三百四十五人及第同出身既下第求试武艺及量材录用者又五百馀人悉赐装钱慰遣之命礼部叙为一举
  容斋洪氏随笔曰国朝科举取士及太平兴国以来恩典始重然各出一时制㫖未尝辄同士子随所得而受之初不以官之大小有所祈诉也太平之二年进士一百九人吕䝉正以下四人得将作丞馀皆大理评事充诸州通判三年七十四人胡旦以下四人将作丞馀并为评事充通判及监当五年一百二十一人苏易简以下二十三人皆将作丞通判八年二百三十九人自王世则以下十八人评事知县馀授判司簿尉未㡬世则等移通判簿尉改知令录眀年并迁守评事雍熙二年二百五十八人自梁颢以下二十一人才得节察推官端拱元年二十八人自程宿以下但权知诸县簿尉二年一百八十六人陈尧叟曽㑹至得光禄丞直史馆而第三人姚揆但防御推官淳化三年三百五十三人孙何以下二人将作丞二人评事第五人以下皆吏部注拟咸平元年孙仅但得防推二年孙暨以下但免选注官盖此两榜真宗在谅暗礼部所放故杀其礼及三年陈尧咨登科然后六人将作丞四十二人评事第二甲一百三十四人节使推官军事判官第三甲八十人防团军事推官
  四年诏淄青齐州及河北经蕃寇蹂践处贡举许免取解此泛免之始
  五年亲试举人得进士王曽以下三十八人九经诸科百八十人是岁贡举人集阙下万四千五百馀人陈恕知贡举所取士甚少进士诸科共取二百一十八人约六十六人取一人诸州举送官被黜责者甚众
  景徳二年亲试举人得进士李迪等二百四十馀人特奏一百馀人诸科五百馀人诸科特奏七十馀人先是迪与贾邉皆有声场屋及礼部奏名而两人皆不与考官取其文观之迪赋落韵邉论当仁不让于师以师为众与注疏异特奏令就御试参知政事王旦议落韵者失于不详审耳舍注疏而立异不可辄许恐士子从今放荡无所凖的遂取迪而黜邉当时朝论大率如此虞部员外郎知郑州王矩上书自荐求进士第上以矩自燕蓟归化居官清白而自强学业特赐及第驿召赴闻喜宴上以去岁河朔用兵民甚惊扰其乘城捍寇多出士人故广示甄采
  诏应试进士诸科同出身试将作监主簿者并令守选故事登科皆有选限近制及第即命以官上初复廷试赐出身者亦免选至是䇿名之士尤众多设等级以振淹滞虽义不及格悉赐同出身试秩解褐故令有司循用常调以示甄别 又诏贡举之门因循为弊躁竞斯甚缪滥益彰宜令权住二年庶使服勤更专学问无失大成之术式符虚伫之懐仍委礼部贡院自今科场务精考试无容滥进用革浇风比又有州郡全无解送是谓旷官其诸路府州将来秋赋当职官如依前頋避全不解人致有上言必行朝典
  礼部贡院上言请诸色举人各归本贯取解不得寄应及权买田产立户诸州取解发寄应举人长吏以下请依例科罪犯者罪亦如之有乡里遐逺久住京师许扵国子监取解仍湏本乡命官委保判监引验乃得附学发解日奏
  三年诏进士就试不许继烛自今开封府国子监诸路州府据秋赋投状举人解十之四如艺业优长或荒缪至甚则不拘多少今岁秋赋止解旧人新人且令习业川广旧取解人并许免解
  翰林学士鼂迥等议令诸州约分数解送或自来举子止有三两人欲听全解或其间才业卓然不群者别以名闻其文武升朝官适亲许附国学此胄试之始
  贡院言昨详进士所纳公卷多假借他人文字或用旧卷或为佣书人易换文本是致考校无凖请自今并令举人亲自投纳于试纸前亲书家状如将来程试与公卷全异及所试文字与家状书体不同并驳放之或假用他人文字辨认彰露即依例扶出永不得赴举其知举官亦望先一月差入贡院考较公卷分为等第如事业殊异者至日更精加试验所兾抱艺者不失搜罗躁进者难施伪滥
  四年令礼部糊名考较先是上尝问辅臣以天下贡举人数王旦曰万三千有馀约常例奏名十一而已上曰若此则当黜者不啻万人矣典领之官必湏审择鼂迥兢畏当以委之且谓滕元晏少交逰命迥等知贡举元晏等封印卷首凡封卷首及㸃检详试别命官皆始此先糊名用之殿试今复用之礼部也初陈彭年举进士以轻俊为宋白所出于是彭年与迥等更定条制设闗防不复㨂择文行虽杜绝请托然寘甲科者多非人望自彭年始也
  大中祥符元年南省下第举人周叔良等百二十人讼知贡举官朋附权要抑塞孤寒列上势家子弟四十馀人文字浅近非合奏名上曰贡举谤议前代不免朕今召所谓势家子弟者别坐就试既而叔良等所陈皆妄命配隶许州
  二年礼部贡院言凖诏议定国子监两京诸路以五次解到举人内取一岁数多者自今解十之三永为定式诏令于五年最多数中特解十之五庸振淹滞以广搜罗
  三年亲试东封路服勤词学经眀行修赐进士梁固以下三十一人
  四年亲试祀汾阴路服勤词学经眀行修赐进士张师徳以下三十一人
  按自雍熙端拱而后取士之法省试之后乃有殿试已为定例独此二年㑹要所载乃停贡举年分礼部未尝放进士然则此六十馀人者迺是封禅特恩所试如后来免省到殿之𩔖是也
  四年开封府进士郭颜孙硕等同保赴举硕预荐颜被黜诣府自首有服纪不当赴举欲以累硕上恶其险躁无儒行令配颜蔡州勿齿儒籍 又诏曰如闻河朔诸州解送举人难于考核颇多黜落宜令转运使于落解举人最多处内有显负苦辛者遣官别加考试及格人送礼部
  五年上闻贡院监门官以诸科举人挟书为私悉解衣阅视失取士之体亟令止之又令贡院录诸州发解试题以闻以将廷试虑或重复自是用以为例 又诏令自今贡举人曽预南省试者犯公罪特听罚赎
  先是挟书赴试者并同保人殿一举是岁试诸科以挟书扶出者十八人计同保九十三人而十二人当奏名有司以闻上特令赴殿试乃诏礼部裁定殿举之制礼部言诸科懐挟书䇿比对义十不词理纰缪者情理稍轻其进士所挟未必全是所试文字请自今挟书犯者依条殿举其同保殿举指挥更不施行奏可
  八月诏诸卫将军诸司使副三班知州处贡举人令通判幕职录事参军及考试官发解知州止同署解状所解不当亦免其罪
  七年诏诸州解送举人内黜落多处宜令本州选官覆试取艺业优长者送礼部以二月一日为限进士诸科其曽经殿试并河北陕西诸科曽至终场及他州两至终场下第者悉免取解
  容斋洪氏随笔曰天禧三年京西转运使胡则言滑州进士王世质等诉本州黜落即取元试卷付许州通判崔立看详立以为世质等所试不至纰缪已牒滑州依例解发诏转运司具析不先奏裁直令解发缘由以闻其试卷仰本州缴进世质等仍未得解发及取到试卷诏贡院定夺乃言词理低次不合充荐复黜之而劾胡则崔立之罪盖是时贡举条制犹未坚定故有被黜而来诉其枉者至于省试亦然如叶齐之𩔖由此登第后来无此风矣
  八年始制誊录院
  时懐卫濵州以部内官属少进士登科者因聚数州进士都试之乃诏自今诸州发解如乏试官宜令转运司选邻州官充不得移举就他州并试
  天禧二年诏自今鏁㕔应举人所在长吏先考试艺业合格者始听取解如至礼部不及格当停见任其前后考试官举送长官皆重寘罪至天圣时除其法
  二年诏以近年开封府举人稍多屡致词讼令翰林学士承㫖晁迥等议定条制迥等上言诸州举多以身有服制本贯难于取解遂奔凑京毂寓籍充赋人数既众混而为一有司但考其才艺解送之际本府土著登名者甚少交构喧竞亦由于此欲请自今举人有期周卑弱以下服者听取文解寄应举人实无户籍者计召官保任于本府户籍人数外别定分数荐送诏从之













  文献通考卷三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