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修曲阜縣文宣王廟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修曲阜縣文宣王廟記
作者:賈防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88

皇帝御寓之十年,歲在己丑,夫子三十九代孫魯國公節鎮汶陽之三載。秋霜共凜,冬日均和。里閭無桴鼓之聲,耆艾有袴襦之詠。道已清矣,政已成矣。於是瞻故鄉以徘徊,想廟貌而怊悵。乃謂僚佐曰:「伊予聖祖,實號儒宗。英靈始謝於衰周,德教方隆於大漢。爰因舊宅,是構靈祠。粵自國朝,屢加崇飾。文榱繡桷,雖留藻繪之功;日往月來,頗有傾摧之勢。故老動淒涼之思,諸生興嗟歎之音。今忝鎮東平,幸邇鄉里。雖無由展敬,而敢忘修營。」既而飛章上陳,請以私俸葺飾。由是命工庀事,飾舊加新。浹旬之間,其功乃就。

門連歸德,先分數仞之形;殿接靈光,重見獨存之狀。晬容穆若,更表溫恭;列侍儼然,如將請益。丹楹對聳,還疑夢奠之時;素壁高標,宛是藏書之後。槐影疏而市晚,杏枝暗而壇孤。不假大夫,幽蘭自滿;無煩太守,刺草全除。稷門之舊業俄興,闕里之清風再起。既可以傳芳萬古,亦可以作範一時。

且開闢以來,霸王之道,言其德也,莫逾於湯、武;語其功也,無尚於桓、文。墳土未乾而邱隴已平,子孫縱存而蒸嘗悉絕。夫子無尺寸之地,微一旅之眾。修仁義者取為規矩,肆強梁者莫不欽崇。生有厄於棲遲,歿居尊於南面。而樵蘇莫采,廟貌長存。道德相承,簪裾不絕。則夫子之道,既可章於積善;魯公之德,實無愧於聿修。防目睹靈蹤,躬尋盛績。仰聖姿而如在,歎休烈而難名。承命紀功,讓不獲已。刻諸貞石,深愧菲才。謹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