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修曲阜县文宣王庙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修曲阜县文宣王庙记
作者:贾防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88

皇帝御寓之十年,岁在己丑,夫子三十九代孙鲁国公节镇汶阳之三载。秋霜共凛,冬日均和。里闾无桴鼓之声,耆艾有袴襦之咏。道已清矣,政已成矣。于是瞻故乡以徘徊,想庙貌而怊怅。乃谓僚佐曰:“伊予圣祖,实号儒宗。英灵始谢于衰周,德教方隆于大汉。爰因旧宅,是构灵祠。粤自国朝,屡加崇饰。文榱绣桷,虽留藻绘之功;日往月来,颇有倾摧之势。故老动凄凉之思,诸生兴嗟叹之音。今忝镇东平,幸迩乡里。虽无由展敬,而敢忘修营。”既而飞章上陈,请以私俸葺饰。由是命工庀事,饰旧加新。浃旬之间,其功乃就。

门连归德,先分数仞之形;殿接灵光,重见独存之状。晬容穆若,更表温恭;列侍俨然,如将请益。丹楹对耸,还疑梦奠之时;素壁高标,宛是藏书之后。槐影疏而市晚,杏枝暗而坛孤。不假大夫,幽兰自满;无烦太守,刺草全除。稷门之旧业俄兴,阙里之清风再起。既可以传芳万古,亦可以作范一时。

且开辟以来,霸王之道,言其德也,莫逾于汤、武;语其功也,无尚于桓、文。坟土未干而邱陇已平,子孙纵存而蒸尝悉绝。夫子无尺寸之地,微一旅之众。修仁义者取为规矩,肆强梁者莫不钦崇。生有厄于栖迟,殁居尊于南面。而樵苏莫采,庙貌长存。道德相承,簪裾不绝。则夫子之道,既可章于积善;鲁公之德,实无愧于聿修。防目睹灵踪,躬寻盛绩。仰圣姿而如在,叹休烈而难名。承命纪功,让不获已。刻诸贞石,深愧菲才。谨记。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