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卷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新書
卷第五
作者:賈誼 西漢
卷第六

傅職連語[编辑]

或稱春秋,而爲之聳善而抑惡,以革勸其心。教之禮,使知上下之則宜。或稱詩,而爲之廣道顯德,以馴明其志。教之樂,以疏其穢,而填其浮氣。教之語,使明於上世而知先王之務明德於民也。教之故志,使知廢興者,而戒懼焉。教之任術,使能紀萬官之職任,而知治化之儀。教之訓典,使知族類疏戚,而隱比馴焉。此所謂學太子以聖人之德者也。

或明惠施以道之忠,明長復以道之信,明度量以道之義,明等級以道之禮,明恭儉以道之孝,明敬戒以道之事,明慈愛以道之仁,明僩雅以道之文,明除害以道之武,明精直以道之伐,明正德以道之賞,明齊肅以道之敬,此所謂教太子也。

左右前後,莫非賢人以輔相之,摠威儀以先後之,攝體貌以左右之,制義行以宣翼之,章恭敬以監行之,勤勞以勸之,孝順以內之,敦篤以固之,忠信以發之,德言以揚之,此所謂順者也。

此傅人之道也,非賢者不能行。

天子不諭於先聖人之德,不知君國畜民之道,不見禮義之正,不察應事之理,不博古人之典傳,不僩於威儀之數,詩書禮樂無經,天子學業之不法,凡此其屬,太師之任也。古者齊太公職之。

天子不恩於親戚,不惠於庶民,無禮於大臣,不中於刑獄,無經於百官,不哀於喪,不敬於祭,不直於戎事,不信於諸侯,不誠於賞罰,不厚於德,不彊於行,賜予侈於左右近臣,𠫤授於疏遠卑賤,不能懲忿忘欲,大行、大禮、大義、大道,不從太師之教,凡此其屬,太傅之任也。古者魯周公職之。

天子處位不端,受業不敬,教誨諷誦詩書禮樂之不經不法不古,言語不序,音聲不中律;將學趨讓,進退即席不以禮,登降揖讓無容,視瞻俯仰周旋無節,咳唾數顧,趨行不得,色不比順,隱琴肆瑟,凡此其屬,太保之任也。古者燕召公職之。

天子燕業反其學,左右之習詭其師;答遠方諸侯,遇貴大人,不知大雅之辭;答左右近臣,不知已諾之適;僩問小誦之不博不習,凡此其屬,少師之任也,古者史佚職之。

天子居處,出入不以禮,衣服冠帶不以制,御器在側不以度,雜綵從美不以彰德,忿怒說喜不以義,賦與噍讓不以節,小行、小禮、小義、小道,不從少師之教,凡此其屬,少傅之任也。

天子居處燕私,安而易,樂而湛,夜漏屏人而數,飲酒而醉,食肉而飽,飽而彊食,饑而餒,暑而暍,寒而懦,寢而莫宥,坐而莫恃,行而莫先莫後,帝自爲開戶,自取玩好,自執器皿,亟顧還面,而器御之不舉不臧,折毀喪傷,凡此其屬,少保之任也。

干戚戈羽之舞,管籥琴瑟之會,號呼歌謠聲音不中律,燕樂雅頌逆樂序,凡此其屬,詔工之任也。

不知日月之不時節,不知先王之諱與國之大忌,不知風雨雷電之眚,凡此其屬,太史之任也。

保傅連語[编辑]

殷爲天子三十餘世而周受之,周爲天子三十餘世而秦受之,秦爲天子二世而亡。人性非甚相遠也,何殷周之君有道而長也,而秦無道之暴也?其故可知也。

古之王者,太子初生,固舉以禮,使士負之,有司齋肅端冕,見之南郊,見於天也。過闕則下,過廟則趨,孝子之道也。故自爲赤子而教固以行矣。昔者周成王幼在繈褓之中,召公爲太保,周公爲太傅,太公爲太師。保,保其身體;傅,傅之德義;師,道之教訓;三公之職也。於是爲置三少,皆上大夫也,曰少保、少傅、少師,是與太子燕者也。故咳㖷,三公三少固明孝仁禮義,以道習之,逐去邪人,不使見惡行。於是皆選天下之端士,孝弟博聞有道術者,以衛翼之,使與太子居處出入。故太子初生而見正事,聞正言,行正道,左右前後皆正人也。習與正人居之,不能無正也,猶生長於楚,不能不楚言也。故擇其所嗜,必先受業,乃得嘗之;擇其所樂,必先有習,乃得爲之。孔子曰:「少成若天性,習貫如自然。」是殷周之所以長有道也。

及太子少長,知好色,則入於學。學者,所學之官也。學禮曰:「帝入東學,上親而貴仁,則親疏有序而恩相及矣。帝入南學,上齒而貴信,則長幼有差而民不誣矣。帝入西學,上賢而貴德,則賢智在位而功不遺矣。帝入北學,上貴而尊爵,則貴賤有等而下不踰矣。帝入太學,承師問道,退習而考於太傅,太傅罰其不則而匡其不及,則德智長而理道得矣。此五學既成於上,則百姓黎民化輯於下矣。」學成治就,是殷周所以長有道也。

及太子既冠成人,免於保傅之嚴,則有司直之史,有徹膳之宰。太子有過,史必書之,史之義,不得書過則死;過書而宰收其膳,宰之義,不得收膳即死。於是有進善之旌,有誹謗之木,有敢諫之鼓,瞽史誦詩,工誦箴諫,大夫進謀,士傅民語。習與智長,故切而不愧;化與心成,故中道若性。是殷周之所以長有道也。

三代之禮:天子春朝朝日,秋幕夕月,所以明有敬也;春秋入學,坐國老,執醬而親饋之,所以明有孝也;行以鸞和,步中采薺,趨中肆夏,所以明有度也;其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其死,聞其聲不嘗其肉,故遠庖廚,所以長恩,且明有仁也。食以禮,收以樂。失度,則史書之,工誦之,三公進而讀之,宰夫減其膳,是天子不得爲非也。

明堂之位曰:「篤仁而好學,多聞而道順。天子疑則問,應而不窮者謂之道。道者,道天子以道者也,常立於前,是周公也。誠立而敦斷,輔善而相義者謂之輔。輔者,輔天子之意者也,常立於左,是太公也。潔廉而切直,匡過而諫邪者謂之拂。拂者,拂天子之過者也,常立於右,是召公也。博聞彊記,捷給而善對者謂之承。承者,承天子之遺忘者也,常立於後,是史佚也。故成王中立聽朝,則四聖維之,是以慮無失計而舉無過事。」殷周之所以長久者,其輔翼天子有此具也。

及秦而不然,其俗固非貴辭讓也,所上者告訏也;固非貴禮義也,所上者刑罰也。使趙高傅胡亥而教之獄,所習者非斬劓人,則夷人之三族也。故今日即位,明日射人,忠諫者謂之誹謗,深爲之計者謂之妖言,其視殺人若艾草菅然。豈胡亥之性惡哉?其所以集道之者非理故也。

鄙諺曰:「不習爲吏,而視已事。」又曰:「前車覆而後車戒。」夫殷周之所以長久者,其已事可知也;然而不能從,是不法聖智也。秦之亟絕者,其軌迹可見也,然而不避,是後車又覆也。夫存亡之反,治亂之機,其要在是矣。天下之命,縣於太子;太子之善,在於蚤諭教與選左右。心未濫而先諭教,則化易成也;夫開於道術,知義理之指,則教之功也。若其服習積貫,則左右而已矣。夫胡越之人,生而同聲,嗜慾不異,及其長而成俗也,累數譯而不能相通,行有雖死而不相爲者,則教習然也。臣故曰:「選左右、蚤諭教最急。」夫教得而左右正,則太子正矣,太子正而天下定矣。書曰:「一人有慶,兆民賴之。」此時務也。

連語連語[编辑]

紂,天子之後也,有天下而宜然。苟背道棄義,釋敬慎而行驕肆,則天下之人,其離之若崩,其背之也不約而若期。夫爲人主者,誠奈何而不慎哉?紂將與武王戰,紂陳其卒,左臆右臆,鼓之不進;皆還其刃,顧以鄉紂也。紂走還於寢廟之上,身鬬而死,左右弗肯助也。紂之官衛輿紂之軀,棄之玉門之外。民觀之者皆進蹴之,蹈其腹,蹶其腎,踐其肺,履其肝。周武王乃使人帷而守之,民之觀者搴帷而入,提石之者猶未肯止。可悲也!夫埶爲民主,直與民爲仇,殃忿若此。夫民尚踐盤其軀,而況有其民政教乎?羞甚!臣竊聞之曰:「善不可謂小而無益,不善不可謂小而無傷。」夫牛之爲胎也,細若鼷鼠,紂損天下,自象箸始。故小惡大惡一類也,過敗雖小,皆紂之罪也。周諺曰:「前車覆而後車戒。」今前車已覆矣,而後車不知戒,不可不察也。

梁嘗有疑獄,羣臣半以爲當罪,半以爲不當,雖梁王亦疑。梁王曰:「陶之朱叟,以布衣而富侔國,是必有奇智。」乃召朱公而問之,曰:「梁有疑獄,吏半以爲當罪,半以爲不當,雖寡人亦疑焉,爲吾決是奈何?」朱公曰:「臣鄙人也,不知當獄,然臣家有二白璧,其色相如也,其徑相如也,其澤相如也。然其價也,一者千金,一者五百金。」王曰:「徑與色澤皆相如也,一者千金,一者五百金。何也?」朱公曰:「側而視之,其一者厚倍之,是以千金。」王曰:「善。」故獄疑則從去,賞疑則從予,梁國說。以臣誼竊觀之,墻薄咫亟壞,繒薄咫亟裂,器薄咫亟毀,酒薄咫亟酸。夫薄而可以曠日持久者,殆未有也。故有國畜民施政教者,臣竊以爲厚之而可耳。

抑臣又竊聞之曰,有上主者,有中主者,有下主者。上主者,可引而上,不可引而下;下主者,可以引而下,不可引而上;中主者,可引而上,可引而下。故上主者,堯舜是也,夏禹、契、后稷與之爲善則行,鯀、驩兜欲引而爲惡則誅。故可與爲善,而不可與爲惡。下主者,桀紂是也,雖侈、惡來進與爲惡則行,比干、龍逢欲引而爲善則誅。故可與爲惡,而不可與爲善。所謂中主者,齊桓公是也。得管仲、隰朋則九合諸侯,任竪貂、易牙則餓死胡宮,蟲流而不得葬。故材性乃上主也,賢人必合,而不肖人必離,國家必治,無可憂者也。若材性下主也,邪人必合,賢正必遠,坐而須亡耳,又不可勝憂矣。故其可憂者,唯中主爾,又似練絲,染之藍則青,染之緇則黑,得善佐則存,無善佐則亡,此其不可不憂者耳。詩云:「芃芃棫樸,薪之槱之;濟濟辟王,左右趨之。」此言左右日以善趨也,故臣竊以爲練左右急也。

輔佐連語[编辑]

大相上承大義而啓治道,總百官之要,以調天下之宜,正身行,廣教化,修禮樂,以美風俗;兼領而和一之,以合治安。故天下失宜,國家不治,則大相之任也。上執政職。

大拂秉義立誠,以翼上志;直議正辭,以持上行;批天下之患,匡諸侯之過。令或鬱而不通,臣或盭而不義,大拂之任也。中執政職。

大輔聞善則以獻,知善則以獻,明號令,正法則,頒度量,論賢良,次官職,以時巡循,使百吏敬率其業。故經義不衷,賢不肖失序,大輔之任也。下執事職。

道行典知變化,以爲規是非,明利害,掌僕及輿馬之度,羽旄旌旗之制,步驟徐疾之節,春夏秋冬馬之倫色;居車之容,登降之禮,見規宜諭,見過則𧬘。故職不率義,則道行之任也。

調訊典博聞,以掌駟乘,領時從,比賢能,天子出則爲車右,坐立則爲位,承聖帝之德,畜民之道,禮義之正,應事之理,則職以箴;刑獄之衷,賞罰之誠,已諾之信,百官之經,喪祭之共,戎事之誡,身行之彊,則職以諗;遇大臣之敬,遇小臣之惠,坐立之端,言默之序,音聲之適,揖讓之容,俯仰之節,立事之色,則職以証;出入不從禮,衣服不從制,御器不以度,迎送非其章,忿說忘其義,取予失其節,安易而樂湛,則職以諫。故善不徹,過不聞,侍從不諫,則調訊之任也。

典方典容儀,以掌諸侯、遠方之君,譔之班爵、列位、軌伍之約,朝覲、宗遇、會同、享聘、貢職之數;辨其民人之衆寡,政之治亂。率德道順、僻淫犯禁之差第;天子巡狩,則先循於其方。故或有功德而弗舉,或有淫僻犯禁而不知,典方之任也。

奉常典天,以掌宗廟社稷之祀,天神地祗人鬼,凡山川四望國之諸祭,吉凶妖祥占相之事;序禮樂喪紀,國之禮儀,畢居其宜,以識宗室;觀民風俗,審詩商,修憲命,禁邪言,息淫聲;於四時之交,有事於南郊,以報祈天明。故歷天事不得,事鬼神不序,經禮儀人倫不正,奉常之任也。

祧師典春,以掌國之衆庶、四民之序,以禮義倫理教訓人民。方春三月,緩施生遂,動作百物,是時有事於皇考祖考□□□□□□。

問孝[编辑]

原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