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紀元
作者:李大釗 1919年

1919年

新紀元來!新紀元來!

人生最有趣味的事情,就是送舊迎新,因為人類最高的欲求,是在時時創造新生活。

今日是一九一九年的新紀元,現在的時代又是人類生活中的新紀元,所以我們要歡欣慶祝。

我們今日歡祝這新紀元,不是象那小兒女們喜歡過年,喜歡那燈光照舊明,爆竹照舊響,魚肉照舊吃,春聯照舊貼,恭喜的套話照舊說,新衣新裳照舊穿戴。那樣陳陳相因的生活,就過了百千萬億年,也是毫無意義,毫無趣味,毫無祝賀的價值。人類的生活,必須時時刻刻拿最大的努力,向最高的理想擴張傳衍,流轉無窮,把那陳舊的組織、腐滯的機能一一的掃蕩摧清,別開一種新局面。這樣進行的發軔,才能配稱新紀元。這樣的新紀元,才有祝賀的價值。一個人的一生,包含無數的新紀元,才算能完成他的崇高的生活。人類全體的歷史,聯結無數的新紀元,才算能貫達這人類偉大的使命。

一九一四年以來世界大戰的血、一九一七年俄國革命的血、一九一八年德奧革命的血,好比作一場大洪水——諾阿以后最大的洪水——洗來洗去,洗出一個新紀元來。這個新紀元帶來新生活、新文明、新世界,和一九一四年以前的生活、文明、世界,大不相同,仿佛隔幾世紀一樣。

看呵,從前講天演進化的,都說是優勝劣敗,弱肉強食,你們應該犧牲弱者的生存幸福,造成你們優勝的地位,你們應該當強者去食人,不要當弱者,當人家的肉。從今以后都曉得這話大錯。知道生物的進化,不是靠著競爭,乃是靠著互助。人類若是想求生存,想享幸福,應該互相友愛,不該仗著強力互相殘殺。從前研究解決人口問題的,都是說馬爾查士說過,人口的增加是幾何的,食物的增加是算術的,人口的增加沒有限制,地球的面積隻有這一定的大小,若不能自節生殖,不是釀成疾疫,就是惹起戰爭。這也是無可如何的事情。所以強大的國家都要靠著兵力,擴張領土﹔自尊的民族,也多執著人種的偏見,限制異種的工人入境。種種不公平背人道的事情,都起於這個學說。從今以后,大家都曉得生產制度如能改良,國家界線如能打破,人類都得一個機會同去作工,那些種種的悲情、窮困、疾疫、爭奪,自然都可以消滅。人類的衣食,沒有少數強盜的侵奪暴掠,自然也可以足用了。從前的戰爭靠著單純腕力,所以皇家、貴族、軍閥、地主、資本家,可以拿他們的不正勢力,驅使幾個好身手的武士,作他們的爪牙,造出一個特別階級,壓服那些庶民,庶民也沒法子可以制裁他們,隻有受他們的蹂躪。從今以后,因為現代的戰爭要靠著工業知識,所以那些皇家貴族等等,一旦爭斗起來,非仰賴勞工階級不可。從前欺凌他們侮辱他們,現在都來諂媚他們。奪去他們的工具,把武器授與他們。他們有了武器在手,就要掉過頭來,擁護勞工的權利,攻擊他們的公敵。勞工階級有了自衛的方法,那些少數掠奪勞工剩余的強盜,都該匿跡銷聲了。從前在資本主義的生產制度之下,一國若想擴充他那一國中資本階級的勢力,都仗著戰爭把國界打破,合全世界作一個經濟組織,拿他一國的資本家的政府去支配全世界。從今以后,生產制度起一種絕大的變動,勞工階級要聯合他們全世界的同胞,作一個合理的生產者的結合,去打破國界,打倒全世界資本的階級。總同盟罷工,就是他們的武器。從前尚有幾個皇帝、軍閥殘存在世界上,偷著作鬼祟的事情。秘密外交是他們作鬼的契約,常備兵是他們作鬼的保障。他們總是戴著一副鬼臉,你猜我忌的陰謀怎麼吞並、虐待那些小的民族。雖然也曾組織過什麼平和會議,什麼仲裁裁判,但在那裡邊,仍舊去規定些殺人滅國的事情。從今以后,人心漸漸覺醒。歐洲幾個先覺,在那裡大聲疾呼,要求人民的平和,不要皇帝,不要常備兵,不要秘密外交,要民族自決,要歐洲聯邦,做世界聯邦的基礎。美國威總統,也主張國際大同盟。這都是差強人意的消息。這些消息,都是這新紀元的曙光。在這曙光中,多少個性的屈枉、人生的悲慘、人類的罪惡,都可望象春冰遇著烈日一般,消滅漸淨。多少歷史上遺留的偶象,如那皇帝、軍閥、貴族、資本主義、軍國主義,也都象枯葉經了秋風一樣,飛落在地。這個新紀元是世界革命的新紀元,是人類覺醒的新紀元。我們在這黑暗的中國,死寂的北京,也仿佛分得那曙光的一線,好比在沉沉深夜中得一個小小的明星,照見新人生的道路。我們應該趁著這一線的光明,努力前去為人類活動,作出一點有益人類工作。這點工作,就是賀新紀元的紀念。

一九一九年元旦

1919年1月5日

《每周評論》第3號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