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第01卷/第1號/通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國內大事記 新青年
通信
記者
世界說苑

通信

記者足下。別後聞在滬主持青年雜誌。必有崇論閎議。喚醒青年。惟近有驚人之事。則北京楊度諸人發起籌安會。討論國體問題是也。以共和國之人民。討論共和國體之是否適當。其違法多事。姑且不論。倘討論之結果。國體竟至變更。則何以答友邦承認民國之好意。何以慰清帝遜位之心。何以處今總統迭次向國民之宣誓。更可懼者。此邦官民。對於吾國國體變更。莫不欣欣然有喜色。口中雖不以為然。心中則以此為彼國取得利益莫大之機會。幾如歐戰發生時同一度態。此誠令吾人不寒而慄者也。切望大志著論警告國人。勿為宵小所誤。國民幸甚。國家幸甚。(後略)

王庸工 白

按籌安會諸人所持國體變更之理由。一曰。共和國家。不若君憲國之易致富強。使此理而果真也。則西班牙義大利之富強。應駕法美而上。予覺諸人主張君憲。猶屬過崇歐化。不若辜鴻銘之勸歐人毀壞憲章。改奉中國孔子春秋尊王之教。更覺切中時弊也。一曰。按諸中國歷史國情。前此未有民主。今之共和。倉卒定之。未經國民之討論也。竊以事物變更。必有其朔。亦未聞何國之共和。乃國民從容討論之所改定也。一曰。人民程度。不適共和。欲救中國。厥惟君憲。立憲非君主不可。君主非立憲亦不可。竊以立憲政治。非易業也。人民程度。果堪立憲。而謂之不適共和。誠所不解。救中國非君主不可。謹聞命矣。公等皇皇。當不逾三月。惟「非立憲不可」五字。望楊度勿忘今日之言。一曰。國人迷信共和。當以葡萄牙墨西哥及南美諸邦為前車之鑒。不知南美諸共和國。均有蒸蒸日上之勢。其國民之自由幸福。猶在西班牙土耳其日本之上。即葡萄牙墨西哥之國力民智。亦豈吾國所可望塵。竟引以為戒。不慮葡墨人之竊笑也耶。一曰。共和國元首改選。易至爭奪釀亂。不若君位確定之長享太平也。嗚呼。諸人多通相坼書者。試展卷稽之。其爭奪殺戮之慘。有以加之否邪。籌安會諸人所持上列之理由。均未能令人滿足。諸人而欲行其志也。必別尋他項之理由。或不必待理由之討論。亦無不可。尊欲本志著論非之。則雅非所願。蓋改造青年之思想。輔導青年之修養。為本志之天職。批評時政。非其旨也。國人思想。倘未有根本之覺悟。直無非難執政之理由。年來政象所趨。無一非遵守中國之法。先王之教。以保存國粹而受非難。難乎其為政府矣。欲以鄰國之志警告國民耶。吾國民雅不願與聞政治。日本之哀的美敦書。曾不足以警之。何有於本志之一文。 
記者

記者足下。皖省自二次革命後。學校全毀。韓使來稍規復十之一二。今韓去李來。學界又恐此殘喘莫保。

青年學子。悵無所之。滬上學校如林。何者最優。希示一二。即當負笈往遊也。余續白。
章文治 白
滬上學校。率有規模。非內地可比。究以外人設立者。校規較善。而畢業可期也。就中以德人之同濟學校。美人之約翰書院。法人之震旦學院。最知名。三校尤以同濟之科學最精。分醫工二科。預科二年。正科三年。預科之前。尚有德文學校。學程四年。上海北京皆有之。中學畢業生。且能聽德文講義者。亦可考入預科也。敬複。
記者